×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寫作交流討論
寫作交流討論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14905)
關於《乳房果實樹》的相關問題。
 ‎‎‎‎‎‎‎‎‎‎‎‎‎
‎‎‎‎‎‎‎‎‎‎‎‎‎1 year ago
我想請問一下,你們在看的真實感受?

雖然我私底下有推薦給朋友、陌生人看過,
但反應都各不同......
涵義方面,有些人冷靜下去、看懂意思;
還有人特地來問我剩下的部份。

但我發覺對第一次觀看、還不是很熟悉「狩獵魔女」的讀者來說,
好像要寫不同的版本幫助讀者入門;有位朋友隔著螢幕跟我說他吐了四次。


關於被提出「過於寫實」這點,讓我考慮要不要分別原版、修改版本。

另外,如果也因此而嘔吐的朋友,先跟你們說聲抱歉了。
風格方面我還是會保留原版本的風格;
另一種風格我會在其他版本表現,但需要其他人手幫忙。

最後提到一點,我寫這部作品之前也經歷過莫名其妙的難受、嘔吐期。
夢之彼
夢之彼1 year ago
@ ‎‎‎‎‎‎‎‎‎‎‎‎‎, 哼嗯…要看人吧?像是...那種大腦感情方面比較沒有發展的,可能就感情比較不會反應那麼大?
 ‎‎‎‎‎‎‎‎‎‎‎‎‎
‎‎‎‎‎‎‎‎‎‎‎‎‎1 year ago
@小魚SmallFish(喵魚MeowFish),投入寫作的副作用有點麻煩。
夢之彼
夢之彼1 year ago
@ ‎‎‎‎‎‎‎‎‎‎‎‎‎, 基本上...我已經把你出到現在的進度看完了,事實上我完全沒有感到不適,我只覺得你竟然能夠寫出這麼黑暗的故事我還真是佩服,要說有什麼反應的話,頂多就只有心跳加速吧?
 ‎‎‎‎‎‎‎‎‎‎‎‎‎
‎‎‎‎‎‎‎‎‎‎‎‎‎1 year ago
@小魚SmallFish(喵魚MeowFish), 有時渴望被人理解故事內容;但被許多人理解時,已經得意、忘記寫作目的。

我有想過寫大眾傾向的故事,迎合他們、轉換他們心情;但也希望能表現出深刻的、底下的「那些」。

讓那位朋友嘔吐,也許是我的私心表現過頭而沒有顧慮到他能不能接受;但他也感謝了我給他的衝擊。

而另一位朋友,每天看著我表現著希望他人理解故事內容涵義,而變相殘害自己;可能已經唾棄我這種行為了。

如果只能讓人心跳加速,而沒有讓人碰觸故事的「底面」;坦白說,我對自己感到很失望。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P站很多專畫這種本的啊(?
夢之彼
夢之彼1 year ago
@ ‎‎‎‎‎‎‎‎‎‎‎‎‎, 嗯…我有碰到低面喔~從這種方式對待女人來看,我可以深深的感受到當時被虐待的人的感受,也能體會到男人的...總之你所想傳達的弦外之音我非常確實的接收到了喔!
夢之彼
夢之彼1 year ago
@InDeeeer, 嗯…這文的目的不是本,而是傳達歧視的嚴重性吧?
 ‎‎‎‎‎‎‎‎‎‎‎‎‎
‎‎‎‎‎‎‎‎‎‎‎‎‎1 year ago
@InDeeeer, 我考慮文繪問題,也許晚些時間會有個答案結果。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小魚SmallFish(喵魚MeowFish), 其實獵殺女巫和歧視沒什麼關係吧@_@ 通常在探討的是一整個群體的無知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
‎‎‎‎‎‎‎‎‎‎‎‎‎1 year ago
@InDeeeer, 這方面的歷史記載不夠仔細,但是女巫獵殺風潮的最初,好像有關「愛與恨交雜、得不到而摧毀」。

以上,疑似某位教宗有過的經歷,意外的成為獵殺魔女的起因之一。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 ‎‎‎‎‎‎‎‎‎‎‎‎‎, 你的作品滿短的所以我花了幾分鐘稍微掃過了,不過我先不多做評論。

不過關於你說沒有讓人觸碰到故事「底面」而感到失望,我是覺得不必要。

拿恐懼為例子。美式恐怖片專撒番茄,從暴力下手,日式恐怖片則是專注於氛圍,還有將兩者融合起來的泰式恐怖片,或者是單純給予絕望的克蘇魯系。

有些人就對美式恐怖片的暴力很沒抵抗力,但也有擁護日式恐怖片的人直呼美式恐怖片只是單純給予噁心的感覺,但不論那一方都有其擁護者,抗性、喜好的頻率也不一樣。不同的人生際遇也有影響,像我以前覺得很多很唬爛的事情,長大接觸很多不同階層的人之後,也開始能夠理解了,但回頭對從前的我來說不見得能感同身受。

所以也不用為其他人沒有那麼感同身受而失望,就像我看恐怖片我也會害怕,看到噁心的東西也會覺得噁心,但我通常就只是皺皺眉頭就過去,不會真的有噁心想吐或是晚上嚇到醒來,當然可能只是沒有敲到我內心裡的那個點而已,像我之前看到尹清楓命案的屍體照片我就失眠了好幾天,但我朋友就沒什麼影響。

當然呈現的技法是可以磨練的,磨練到讓所有人都能因為你的恐懼而恐懼,不過不需要對自己的故事感到失望,那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
‎‎‎‎‎‎‎‎‎‎‎‎‎1 year ago
@InDeeeer, 以上閱畢,明白了。雖然我還要再調整下自己的心態問題。
夢之彼
夢之彼1 year ago
比如說寫甜文的人,就是想讓觀眾感到甜,寫刀片的人,就是想讓觀眾有被虐到的感覺,所以你寫的文我也有感觸。
 ‎‎‎‎‎‎‎‎‎‎‎‎‎
‎‎‎‎‎‎‎‎‎‎‎‎‎1 year ago
了解,還有謝謝你。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一個「他人可能不熟悉」的概念,作品的義務就是要把它說到人能懂。

  所有作品都應該以「懂」為指標;文字深奧或符合大眾,這種事不應該是「風格」,不應該是老梗般的思維內核,迷宮大的亂數假文艱澀填字遊戲龐雜炫學(誠如柯南反派們令人詬病的仇恨翻山倒海,卻源於鼻屎大的動機),或者為宅而宅、為梗而梗,博君一笑,犧牲超出此界的其他意義--而是目標所在的「懂」的層次。

  然而,「懂」與「共鳴」會呈反比形式增減,因此也不是一味深掘便是好,看你要什麼。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作者,讀者更是愛莫能助。

  有些文字深奧是因為想要觸及的「懂」,層次原本就極高,到了稀薄的餘韻的程度,誠如夏宇詩所言:

風是黑暗
門縫是睡
冷淡和懂是雨

  我承認我是來亂的(滾
 ‎‎‎‎‎‎‎‎‎‎‎‎‎
‎‎‎‎‎‎‎‎‎‎‎‎‎1 year ago
那最後那句,我可以當成有感而發嗎?
直接講出來沒問題的。

另外立場表現算是符合大眾方向創作的角度?
因此能產生「共鳴」、因此能「懂」的情況?

「所有作品都應該以「懂」為指標......」等後續那些。

像是為了某一位伴侶而寫的作品,也要「懂」、「迎合大眾」什麼?

某些作品的性質是刺激更多的思考跟問題;別因為你忙、沒興趣就貶低或者「標準」設限那些作品的存在意義。那些作品就是有存在過而有其價值;則價值任由各類人定義。

作品的義務?

讀者因為可以隨性翻閱,而作品為了給「大眾」觀看而需要定出義務?讀者可以沒有義務看懂、看理解,又要怎麼談到每個人不同心態的「懂」?

作品的類型好像沒提到其他,就已經既定在「大眾傾向」的「某類」了。在我看來,我可以直接坦白講,你的類型已經拘束在現時下「符合大眾」類型。

含有意義的那些作品在過去沒有被人「懂」,而當有人發掘、研究出來時,那不就用力的打臉說那句話的你嗎?

更何況其中涵義所表示的情景,再度重演的時候呢?

作品被人理解需要的各種因素結合,就算只有作者能懂;但早已讓作者受到影響了。

最後談到「大眾」,他們有沒有「懂」你創作的什麼?為了吸引人群而創作;但是那些群眾只看著你的高潮片段而聚過來時,你心情是先高興一下還是會先反思一下?

當理所當然的故事劇情,因為群眾聚散、符合大眾而受到壓力扭曲改變時,這已經變成另一種作品了;最後「懂」的人哪怕是一群盲目的群眾?

那作品也將會基於「盲目群眾」而扭曲存在。

這跟那些過去滿足自己精神心靈、寄託精神在奇怪的宗教信仰上的窮苦人民,有何不同?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其實簡單來說,小說的藝術在於追求「精準」,也就是以「適當」的字詞表現最符合內涵高度的作品,增減一分不得,所以將「故意寫得很艱澀」當成風格,是極為不及格的小說家。

  若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的精準度在於「意識」作為描摹對象(與直接共感),則書寫遣辭必然流動。這是精準,也就是直接通向「懂」的道路。

  也就是說,普魯斯特的技藝是否能引領超越時空的讀者進入「屬於普魯斯特的那種懂/意識的交疊/能從意義以上引發意義的共感」--

  於焉我們能說,《追憶似水年華》達成了它之所以為小說的義務;相對地,讀者需要花與之相當的力量進入它的完成,因此說,「懂」與「共鳴」成反比。

  而詩的藝術不同,在於「餘韻」;也就是力圖以最精鍊的文字說出量最大(因此具有一定程度矇矓)的內藏意義。然而深掘閱讀主觀,而朦朧了讀者與作者界線的作品,往往具有詩性,而不得不稱其為不精準了。

  明明在談小說,卻拿夏宇的詩《擁抱》收尾,可謂這是門深刻學問,我也掌握不好,只能從詩中取出具有意義深度因此文辭神秘的節錄作結,故自嘲是來亂的。

  對了,請別為我冠迎合大眾的帽子(如果我有誤會請見諒),我目前為止,除了我自己以外,還沒見過第二個寫陰謀論題材小說可以碼破幾十萬的作者(艾比索平台連載已達百萬字)(如果我孤陋寡聞求引荐)。

  如果我要迎合大眾,不如去寫奇幻。

  當然這是題外話了
 ‎‎‎‎‎‎‎‎‎‎‎‎‎
‎‎‎‎‎‎‎‎‎‎‎‎‎1 year ago
@墟女, 前兩段我就會注意跟思考了;但第三段的「碼破幾十萬」以及「不如去寫奇幻」......

有什麼關係嗎?

我說的有什麼關係,是指「所有作品都應該以『懂』為指標.......迎合大眾......」還要堅持你剛才的回覆那樣?

OK,題外話。

沒掛帽子;不過我感覺到你在自己身上掛鍍金鉛衣。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我不知道我面對的困境跟你是否類似,但我的小說類型為「陰謀論」--光是蒐集資料、歷史翻案、調查引用就耗掉大量的精力。

  比方說,這一章是歷史翻案:
  penana.com/story/16526/%E6%B0%B8%E9%81%A0%E7%9A%84%E5%86%AC%E5%A4%A9/issue/14

  這一章含科學翻案:
  penana.com/story/16526/%E6%B0%B8%E9%81%A0%E7%9A%84%E5%86%AC%E5%A4%A9/issue/103

  這一章含好萊塢翻案:
  penana.com/story/16526/%E6%B0%B8%E9%81%A0%E7%9A%84%E5%86%AC%E5%A4%A9/issue/63

  不一而足。由於資料與科普太多,導致內文篇幅極長。

  而華文世界卻連知道陰謀論是什麼的人,都很少;陰謀論者也因為看待主流歷史的方向與眾人不同,在西方國家經常直接被當成神經病。其實是滿不討好的。

  所以我對被明示暗示地被視作「迎合主流的作者」,會覺得哭笑不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你沒有那個意思當我沒說。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如果你一直覺得我「在自己身上掛鍍金鉛衣」,諸如此類,你可能已經為我設定了某種立場(雖然我不懂是怎麼回事,我只是提供想法而已),跟你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我的意見僅供你參考,就這樣吧。
 ‎‎‎‎‎‎‎‎‎‎‎‎‎
‎‎‎‎‎‎‎‎‎‎‎‎‎1 year ago
@墟女, 我只是感覺你第一個回覆打出來有點刺激到,我還猶豫要不要怎樣回應你。現在不應該顧忌什麼,直接用這種方式會比較好些。

另外,你用那種方式還是有利益得失問題;當然你把「那方面」縮小成難以注意,那我也沒辦法對你怎麼樣。

「迎合主流的作者」的問題,那你的第一個回覆中,理論是指?

「需要那樣作嗎?」

你最後那一句如果是有感而發,簡而言之說「開玩笑」就好了。但你也是經過思考才講過「懂」、「迎合大眾」,對吧?

為什麼「建議」中會加有那種方式呢?

你給的建議之外,你的「跟你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是覺得我不會因為你「最後一句」而去省思你的任何一句話?最後才用「我給你設定了某種立場......」這種方式對我產生印象感覺?

如果我真的是那種不在乎你留言的人,我也不會思考這些問題。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我第一個留言可能沒有把「懂」的定義是什麼說得更清楚,這應該是我的問題;而我後來的回應有說清楚了,你也接收到了,這樣就可以了。
 ‎‎‎‎‎‎‎‎‎‎‎‎‎
‎‎‎‎‎‎‎‎‎‎‎‎‎1 year ago
@墟女, 除這之外,最後那一句「我承認我是來亂的(滾」,真的讓我不知道是不是諷刺的意思。

估計我這篇開端就像是月經文吧;這大概是主要原因。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明明在談小說,卻拿夏宇的詩《擁抱》收尾,可謂這是門深刻學問,我也掌握不好,只能從詩中取出具有意義深度因此文辭神秘的節錄作結,故自嘲是來亂的。
^^^^^^^^^^^^^^^^^^^前文複製貼上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好吧,我以為那段夏宇詩作名滿天下,喜歡文學的人都「懂」梗是什麼。算我錯估形勢。
 ‎‎‎‎‎‎‎‎‎‎‎‎‎
‎‎‎‎‎‎‎‎‎‎‎‎‎1 year ago
@墟女, 喜歡文學的方式,應該不是完全你所想的那樣。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所以我說我錯估形勢不是嗎 =__=,而且我也向你解釋清楚請不要想太多沒有諷刺意味不是嗎。
 ‎‎‎‎‎‎‎‎‎‎‎‎‎
‎‎‎‎‎‎‎‎‎‎‎‎‎1 year ago
@墟女, 恩恩,抱歉。

我不擅長一心二用,有點狀況外;現在抓自己的BUG問題中。

肉粽現在充滿我腦海中;暫時理解不能。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墟女, 其實奇幻現在在台灣一點都不受歡迎,應該說是硬奇幻,只有國外夯,台灣夯的都是日式奇幻類的 QQ 難過
 ‎‎‎‎‎‎‎‎‎‎‎‎‎
‎‎‎‎‎‎‎‎‎‎‎‎‎1 year ago
@InDeeeer, 日式奇幻中還有分類,之前看過奇幻混合接近寫實、殘酷難度的類型,設計構造也很用心下去。

我曾經想過要挑戰奇幻中帶有合理、接近寫實的構造;但看到《龍與地下城》以及設定感到困難。試過談如何講解史萊姆構造,或者自己創造出完整、不同的史萊姆,並賦予「牠」新的名稱。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InDeeeer, 我上面選擇舉例奇幻,國外的確夯奇幻沒錯~在華文世界寫陰謀論還算好,頂多是人家不知道這是什麼;同樣都是得查資料的硬東西,在國外寫陰謀論會直接被抓進龍發堂(或者入監wwwwww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墟女, 樹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癡,國外搞陰謀論的人太多,但多數論點都是沒有經過科學訓練,也不實事求是的詭辯,所以氾濫到已經讓人反感了,然後外國人又比較自我中心,應付起來非常、非常、非常讓人頭痛,讓人一秒就倒胃的功力練得爐火純青。

不過會去探究「陰謀」也是人的天性啦,只不過跟台灣的調調沒那麼合而已。(不過也是因為以前搞陰謀論的都被抓去填海了)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InDeeeer, 同意,所以我不混那圈,我喜歡的大約只有Joseph Farrell,牛津神學院博士,研究並大膽推論上古文明思想的奇妙作居多;另一個是Tom Bearden,有美國陸軍上校銜的物理學家,我十分仰賴這兩位的資料(Dr. Farrell書裡面是不會吝於提供資料來源的),硬學術底子,不像刻板印象中的陰謀論者wwwwwww

推推Bearden(全部的書都可以推乾脆推網站)-cheniere.org/images/EMfndns1/index.html
推推Farrell- amazon.com/Genes-Giants-Monsters-Men-Surviving/dp/1936239086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但是像廣播主持人Alex Jones 那樣實事求是的人也很多(他幾乎沒有一筆報導是空穴來風、缺乏來源的),其實主要還是因為....... 會被歧視,是完全沒有人會為你說話,大家都很理所當然地說你瘋、你反智,讓你自己去死的那種歧視,所有污名絕對沒有人來澄清,有色種族及同志族群都沒這麼慘。

其他自稱陰謀論者的不是湊熱鬧、來亂,就是幫補腳、落井下石,污名都是這些人弄的。Farrell沒有任何提出的學說,沒附標準論文出處,常常有智障說他書讀得多一定愛抄襲......這算什麼,只要人家想法不主流,可能會推翻你學校最喜歡的聖經與文明史,阿就不准寫論文喔?只因為Farrell在陰謀論圈裡?這些人有什麼資格說他,不然牛津神學院院士資格那些人自己去拿拿看啊!然後不知是否因為那圈的人在西方容易被歧視的關係,內鬥得也很嚴重。不如自己填坑。

反正很悲哀就對了。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其實我覺得西方人很賤,口口聲聲說想追查事實真相,說陰謀論者只會亂,結果說到底還是喜歡看頭銜。

Farrell是一般學者,就被污名往死裡蹧蹋;Bearden是陸軍上校,他說ET Whittaker的物理學說被陰謀打壓就沒人敢對他吱一聲。硬要說的話Joseph Stiglitz也是陰謀論者啊!天天都在逼逼次級房貸危機是一場金融陰謀,雖然說他現在被主流學界踢出,差不多只能靠賣書過活。但是因為Stiglitz當過世界銀行與IMF首席經濟顧問就沒人敢對他吱一聲。

對不起我廢話太多因為挑起痛處太生氣ㄌ。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墟女, 我想是東西方一般人對於頭銜這種東西的看法不太一樣吧?嘛……雖然論結果兩邊都差不多就是了@_@
一瓶樹
一瓶樹1 year ago
 我覺得你要把對自己的標準降低一些,你已經比那些別人平淡的滑過去,說一聲「喔」的人還要好多了。當然我舉這個例子並不是要你跟那些文筆比你差的人比較,只是想讓你知道你其實並不是不好。

 如果是別人跟我說我的作品令他反胃,不舒服,我會覺得這只是他自己的問題,如果看到之後不喜歡就不要看了,後面哪有機會讓他吐4次?

如果你不想再讓這種事發生,你也可以在文章標題或簡介的地方先標明一下,請他們避雷。
 ‎‎‎‎‎‎‎‎‎‎‎‎‎
‎‎‎‎‎‎‎‎‎‎‎‎‎1 year ago
我就是發現了,覺得很需要省思;另外早些前你說的「我覺得你要把對自己的標準降低」,我花了點時間思考,但沒想到你現在已經編輯、更新了。

你這樣講的意思,我大概開始能理解一些了;早上吃太多肉粽,心情沒辦法平穩的思考你早上的留言。

吐四次的問題,我還會繼續思考下,先感謝你的回覆了。
一瓶樹
一瓶樹1 year ago
@ ‎‎‎‎‎‎‎‎‎‎‎‎‎, 抱歉,當時沒時間打完
 ‎‎‎‎‎‎‎‎‎‎‎‎‎
‎‎‎‎‎‎‎‎‎‎‎‎‎1 year ago
@緋月, 了解。
彧行
彧行1 year ago
老實說,我沒辦法寫出像樓上那些的長評,畢竟在下的文學造詣不是很好,沒辦法有條理的論述。
不過我看完了,雖然不知道你要傳達的是否和我看到的一樣,但是我看見了一些很深刻的東西,那是以我的角度看見的,就算不是本意,但我覺得我從書中收穫到了不少感觸。
這個版本也許有人懂,也許有人不懂,也許有人似懂非懂。我覺得怎麼解讀在讀者的本身,如果還要再去額外解釋的話,就失去作為文學的意義了。
最後,這部作品雖然很黑暗,但是我喜歡,請繼續加油!
 ‎‎‎‎‎‎‎‎‎‎‎‎‎
‎‎‎‎‎‎‎‎‎‎‎‎‎1 year ago
我就接受你的加油囉~我也會對自己的作品負起責任。
貓老爺
貓老爺1 year ago
個人覺得一樓那位小魚的說法有點錯誤,並不是大腦感情區塊發展不好所以感受力也差,而是看太多知道太多所以知道多做反應也不會改變甚麼

而且那位墟女說的,所有作品都該建立在『懂』這個字上,我能笑嗎?為什麼我要為了迎合大眾去改變應有的走向?

自己本身也是專職黑暗,所以常搜尋資料加腦洞來補齊可能的問題,或許吧,可能有把自己的小小私心給擺進去用自己的方式去抗議吧

另外,妳想傳達的意思我確實接收到了,腦中有畫面在跑有聲音在播放,不過是妳文字太溫柔了還是我風格太暴力同時能聽到子彈打到盔甲彈開的聲音啊哈哈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我將一些其他想法貼上來,看樓上是不是能有所得。

活用「懂」這個字就一定會被認為媚俗,好像變成只要講到回教,信徒清一色通通都是恐怖分子,卻不知道回教蘇非教派的思維是極受推崇的,而基督教、猶太教與回教相對和平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多元複雜文化,也是恐怖份子這種東西做不來的,許多人看國際新聞腦袋中的狹隘與無知我也是醉了。

之後還有人以為我推崇媚俗的,我不會再回應,就這樣吧。

想法正文開始:

  在創作時我總是老話一句,「小說的藝術高度在精準」。不是要寫作者抹殺感動,而是要把它們精準地捕捉下來,這需要沉澱、凝聚、理解與洞察力--全部都是爆發力的相反(或者說是平衡條件)。不然要是活人都會感動,拿刀捅一下誰都會嚷嚷,但能成為普魯斯特的少之又少。

  關於懂與精準,要我推薦書單的話,為了符合本樓樓主作品的爆發力,大致如下:

  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賈西亞馬奎斯《百年孤寂》、以及喬哀思的《尤里西斯》,或者最近的諾貝爾得獎之作《我的名字叫紅》。這些作品同時符合情感極度澎湃而用字精準。

  但是不建議讀《紅樓夢》與安貝托艾柯的《玫瑰的名字》。中國古典小說的筆法本來就太斂,艾柯想要塑造出強烈的中世紀宗教性,使得整個筆鋒很沉靜、很凝。

  想追求黏膩、暴力的體感一類的爆發力可以讀莫言的《生死疲勞》。這部瘋狂的五十萬字小說,莫言不出一個月就衝完了。但是莫言的文學根柢太厚,可以隨手用出典故與難字;此外,生死疲勞細寫中國共產黨大躍進政策時從上到下的瘋狂、集體乃至於近似物種的瘋狂,歷史殺過而船過無痕,令人不能想像的腥味的歷歷殘餘,因此從筆法、到寫法、到作者本人寫作速度的「暴衝」,都是精準、適切,而使人能夠徹底進入超越史料乾枯文字的「懂」的內核中。

***

  我後來仔細想想,樓主應該是想追求莫言的境界。莫言先不論他的政治傾向太官方,他的爆發力與實力,確實具有一派大家風範。《檀香刑》這作品跟樓主的一樣,也是吐N次型的。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InDeeeer, 我的「懂」是指精神傳遞上的精準度。硬要定義的話。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In大你怎麼跑掉了RRRRRRR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墟女, 忙著出門就先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在意境的共鳴,只是腦袋很空一下子整理不出個所以然,看到你自己解釋了我就先刪了。雨很大。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InDeeeer, 這樣拿出來明確定義一下也好,免得有人看到「懂」字,反而思考能力立刻堵塞,前面的回覆寫得一點意義也沒有。
 ‎‎‎‎‎‎‎‎‎‎‎‎‎
‎‎‎‎‎‎‎‎‎‎‎‎‎1 year ago
@墟女, 鬧爆。

妳要傳的時候跟我講一下R

還有只傳部分內容,會看不完全。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抱歉,冒犯了,我修掉好了
 ‎‎‎‎‎‎‎‎‎‎‎‎‎
‎‎‎‎‎‎‎‎‎‎‎‎‎1 year ago
妳說的那幾本有空我跟朋友借來看看,但最近又被塞了其他小說,我就要先重新安排。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在我的經驗而言有「懂」或沒有「懂」真的差很多。這些名著你只要大致上神會,對創作就很有幫助了吧。說不定以你的資質也不用全數細看。
 ‎‎‎‎‎‎‎‎‎‎‎‎‎
‎‎‎‎‎‎‎‎‎‎‎‎‎1 year ago
@墟女, 講到這些,突然想到《索多瑪120天》。


偶而從音樂中找靈感好像也不錯,只是我比較常找非主流的來聽,各類的也常拿來聽;但沒聽懂歌詞我會覺得很好奇。主流的偶而也會去聽聽看。

什麼奇怪的音樂大概都有稍微聽過,但就少數中追求不同以往、當代表現出眾的音樂,大概要從一堆之中慢慢找出就很費時間。

NieR - Shadowlord

也不是說隨便推薦一首音樂,而這首只有五分半左右。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莫言的檀香刑更糟糕。電影《索多瑪120天》中,即將被送入索多瑪的少女把自己牙齒打掉,變態有錢人們就放過她一馬了。

可看Lars Von Trier的敵基督《Antichrist》,找一刀未剪版,女主角最後自我閹割(拿剪刀剪自己的那裡)。當然重點還是在它的思維,可惜我對電影沒研究。

檀香刑是一種晚清對付反賊的刑罰。
read01.com/DGnoQJ.html
 ‎‎‎‎‎‎‎‎‎‎‎‎‎
‎‎‎‎‎‎‎‎‎‎‎‎‎1 year ago
@墟女, 好,我先把名字記下來。

有些電影已經被禁掉了,現在要重新來看要再找找。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推薦電影我真的滿無能的(推薦小說大概也只編派得出老貨)。暴力美學電影再來我就只知道《殺手阿一》。叫Indeeeer推你(亂扯人下水
 ‎‎‎‎‎‎‎‎‎‎‎‎‎
‎‎‎‎‎‎‎‎‎‎‎‎‎1 year ago
@墟女, 喔喔喔!!!!《殺手阿一》我竟然記得wwww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1 year ago
@ ‎‎‎‎‎‎‎‎‎‎‎‎‎,

《殺手阿一》我也有印象。很抓狂的電影。
 ‎‎‎‎‎‎‎‎‎‎‎‎‎
‎‎‎‎‎‎‎‎‎‎‎‎‎1 year ago
@多媒體廢作人, 妳/你好,這部好像也有漫畫。

先去忙~等等會回來。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1 year ago
@ ‎‎‎‎‎‎‎‎‎‎‎‎‎, 哈哈~~

不好意思,突然留言,因為一直也有看大家的討論。
卻沒有什麼機會插言,當下以為自己也在參與其中,
突然留下這句說話。哈哈哈~~抱歉、抱歉。
 ‎‎‎‎‎‎‎‎‎‎‎‎‎
‎‎‎‎‎‎‎‎‎‎‎‎‎1 year ago
@多媒體廢作人, 電影版染金髮、切舌頭的那位我印象比較深刻;鎖鏈鐵鉤勾起皮膚,直接把人釣起的畫面好像有點印象。另外一個畫面是用那裂開大嘴直接把拳頭咬住。

不過那部劇情主要在講什麼沒太多印象了。

稍微想起金髮那位是有虐待、被虐傾向的角色。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1 year ago
@ ‎‎‎‎‎‎‎‎‎‎‎‎‎, 對啊~~因為重點於畫面的刺激,
所以故事內容也被嚇跑了。
 ‎‎‎‎‎‎‎‎‎‎‎‎‎
‎‎‎‎‎‎‎‎‎‎‎‎‎1 year ago
@多媒體廢作人,

另外《索多瑪120天》它電影之外也有小說,看到幾部份後會有些奇妙的想法出現。有時候,看到肯德基的家庭號炸雞桶餐會聯想到家庭號(?)條桶餐。

除這之外,也會有更多的聯想。
滄藍
滄藍1 year ago
@ ‎‎‎‎‎‎‎作者就是那位傳說中的薩德侯爵呀。而且他沒寫完。
 ‎‎‎‎‎‎‎‎‎‎‎‎‎
‎‎‎‎‎‎‎‎‎‎‎‎‎1 year ago
@滄藍, WEEEEEEEEEE──真棒。

不過已經要周末六日了,要先把一些東西搞好再去看那些。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暴力電影哦....快克殺手?
我只記得很汙而已,很B級,當時表姊表妹+我妹妹,夾我一個男生在看,看到很不好意思
 ‎‎‎‎‎‎‎‎‎‎‎‎‎
‎‎‎‎‎‎‎‎‎‎‎‎‎1 year ago
電影方面,我是不確定你們有沒有看過《攻殼機動隊2:無罪》,那部屬於劇場版;動畫版劇集、漫畫方面,在當時的年代應該算是前衛。故事劇情方面設定的很細,算哲學、推理、動作類型的作品。

會提到這作品是因為很久沒看電影,但聽到出真人劇場版的時候,才稍微想到。

對哲學、未來科技、推理那類感興趣的可以去看看;但是裡面的一些未來科技很多爭議的問題,短時間需要抓很多資料來對照比較。
墟女
墟女1 year ago
@ ‎‎‎‎‎‎‎‎‎‎‎‎‎, 真人電影致敬(?)的是1997版的攻殼電影《傀儡師》,《無罪》是2004版攻殼。無罪的主角實際上是巴特。片中的少佐已經完全數位化而沒有自己的身體,因此除了最後戰役中將自己下載到一具女奴義體以外,沒露過臉。
 ‎‎‎‎‎‎‎‎‎‎‎‎‎
‎‎‎‎‎‎‎‎‎‎‎‎‎1 year ago
@墟女,

有點意外。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攻殼還算有名吧?哈哈姆特有新的三集可以免費看,我記得我看的第一部是少佐完全數位化之前到選擇完全數位化那一段的故事,好像是跟某個完全數位化的意識結合了,滿久以前看的,有點忘了。
 ‎‎‎‎‎‎‎‎‎‎‎‎‎
‎‎‎‎‎‎‎‎‎‎‎‎‎1 year ago
@InDeeeer, 攻殼有些吸引力。

很早以前有瞄到,之後一看就入迷了。
 ‎‎‎‎‎‎‎‎‎‎‎‎‎
‎‎‎‎‎‎‎‎‎‎‎‎‎1 year ago
排版功能好像壞掉了?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