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寫作交流討論
寫作交流討論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13824)
【小說手記】:「囚人」
兀心
兀心1 year ago
【小說手記】
.
《北方記事》是INDEEEER公開發布在Penana上的小說集,《囚人》為其中一篇故事。

同為史書傳記體裁的長篇系列《北方記事》中的一篇,《囚人》依然以兩個角色之間的彼此互動為主幹,演繹出整篇小說的主幹和情感。

囚人顧名思義,即是囚犯,在故事中以低賤的身分贖清背負的罪責。

而其主子黛露娜大小姐則是領回主角的主人,對於囚人滿懷好奇的她時常主動接近身為主角,與之互動頻繁。


黛露娜展現其有別於其她同齡少女的成熟與穩重,與文初的幼稚表現相做反差,令得這個角色更為立體迷人。

然而比較怪異的是,在接近尾聲之處,黛露娜似乎並不因為自己父親的死而對主角提出質疑,也不悲傷。黛露娜在此處的應對只展現出了冷靜乃至於近乎童貞的好奇心,然而喪父之痛似乎也不是一個少女所能承受的事吧?抑或者她對於父親的愛並不如先前所表現得多?

順帶一提,雖然起初主角和大小姐之間的關係本就是傳統主僕關係,偶爾會增添一點戲鬧性質的層級踰越,但我本是認真猜想兩人之間產生更多的情愫,看來是我想到糟糕的方向去了。


在尾聲中的回憶裡,作者借年幼的黛露娜之口指出了囚人,憑藉著童言無忌的直觀感來指出囚人的無害,進而展現出一種成年人專有的虛妄。我不確定這種虛妄指向了什麼,但它似乎正在說:那些將異族打為囚人的權力和思維才是真正的危險之物。
而小黛露娜的純真卻恰恰能夠跨越這道藩籬,深入身心皆受封閉的主角內裡去。



文末,作者同樣按先前數篇的慣例,以歷史紀文的筆法從旁描述這段故事中的歷史及其文化背景,並以輕鬆的散文口吻評論並且總結囚人與伊蘇利德人的互動關係。



不過在我讀到前頭添加的那句「你省略了一段中間冗長枯燥得探討,直接翻到了後面」時,除卻哭笑不得的心情,心底也忍不住有些話想嘮叨。
雖然以放在總集中的單單一篇來看,《囚人》的篇幅的確顯得很長,可是別連作者都說自己為表現主題而虛設的情境「冗長枯燥」又做出比較不好的預期,這樣作品未免也太可憐了啊。


單以情節來看,《囚人》至少在佳作以上,以熟練務實的方式直指預定的主題著墨,所以幾個角色開口閉口都是自由,主角在井邊喝點髒水也會想到自由,連基本的生活所需都低賤至此卻仍不忘精神層次上的追求和思辨,雖然偶有抽離的漠然感受,但大抵上還是繞著主題轉,我想就算真的是生硬了點,最終主角為黛露娜犧牲唾手可得的自由,向她表以騎士精神般的忠誠,這段互動關係仍然可以使故事、人物和感情完滿,不至於誇張了點。


有時覺得主角這樣的人很愚笨,但正因為是受黛露娜真誠所動,這樣的投誠才更能顯現其珍貴的美感吧。

.
https://www.penana.com/story/23686/%E9%9B%B2%E7%85%99%E6%89%8B%E8%A8%98/issue/20?published=success
InDeeeer
InDeeeer1 year ago
其實中間「被省略」的那一段,其實我有寫出來哦……只是真的太長了,只是單純的講史,寫了三四千字之後我沉澱了一下故事的核心到底是什麼?才省掉了那一大段。
兀心
兀心1 year ago
@InDeeeer,
啊噗.......原來是遺珠嗎wwww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