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曾經做錯事的人,最難得到的不是別人的原諒,而是再也不能重來的人生 - 寫作交流討論 - Penana
×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寫作交流討論
寫作交流討論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12413)
一個曾經做錯事的人,最難得到的不是別人的原諒,而是再也不能重來的人生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面具最近有修文的障礙,所以拋個問題來討論一下。

        在完結篇後,面具重新思考對故事主角(華)的評價,結果發現一件事情,就是標題所寫的感想。
        面具一直再想為什麼主角始終不能從過往的回憶跟錯誤中清醒與體悟過來,為什麼主角的那些過錯會像繩子一樣不斷勒緊自己,讓他想吸一口氣都難。而主角每吸一口氣,每活著的一分一秒都會讓他一直憶起自己的罪,看著自己滿目瘡痍的身體與靈魂,他又要用多大的力氣才可以好好的站在愛人的面前溫柔對她。
        每次想到這,面具又多了一分對修文的懼怕了(眼神死)。
        但總而言之,不知道各位是否認同面具所言的:「一個曾經做錯事的人,最難得到的不是別人的原諒,而是再也不能重來的人生。」
季候鳥
季候鳥8 months ago
@面具, 我覺得這和心態有一點關係🤔不過寫作就是這樣,既糾結又痛苦,但我們仍舊深愛著。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季候鳥,
恩恩,這句話我喜歡。
季候鳥
季候鳥8 months ago
@面具, 忘了誰說過「作者要寫出感人的作品,首先要感動自己」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季候鳥, 認同+1
不過如果是面具的話,會把這句話改成「要寫出讓人哭的作品,首先要先虐哭自己」。哈XD
季候鳥
季候鳥8 months ago
@面具, 對啊要捅讀者刀先要捅自己(?
滄藍
滄藍8 months ago
雖然我覺得寫作都是作者在自捅沒錯......
季候鳥
季候鳥8 months ago
@滄藍, 自己捅自己刀QAQ
滄藍
滄藍8 months ago
@季候鳥, 直直往心臟來的那種方式
季候鳥
季候鳥8 months ago
@滄藍, 不能只有我一個被捅,讀者快來(不!
滄藍
滄藍8 months ago
↑ 讀者
表示:痛
季候鳥
季候鳥8 months ago
@滄藍, ∑( ̄□ ̄)
嚮往國度
嚮往國度8 months ago
多拉A夢表示:噠噠噠噠~~人~生~重~來~槍~ (咦?)

最難得到,也看該人的翼求吧。
若打從一開始就不奢望得到別人原諒,那就不適用在該人身上了呢。

不過,套老話一句,你終究還是要面臨修文的輪迴地獄wwww~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說的也是。
不過修文的輪迴真的是地獄:(
滄藍
滄藍8 months ago
不要害怕修文啊XD
雖然過程很地獄,但完成之後會很有成就感喔(真的!)

至於關於華的分析,我會覺得二者皆有。不過這就是作者在寫作時的心理活動,與讀者在閱讀時的心理活動,之間差異使然。華緬懷著不可重來的過去,但從我的角度(把某種程度的我自己放進這個角色裡),我想他還是奢求贖罪的吧QQ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其實連作者我也很難說華他是以何種心情來面對葉蝶,甚至是面對他自己。但可以確定的是最後結局的時候,華是真的有變得像"人",有感覺到他怕死了,而且他怕自己死。

雖然我寫得劇情沒有太多的描述在華的家庭背景,但讓他走向這樣的結果,最大的因素還是來自家庭(有人建議修文這部分可以在更多)。
我相信華還是很想要往前走的,但始終就是有這麼一個家族在反覆提醒他,他是不可以被原諒的。我也相信華是很想要贖罪的,但很可憐的事實是他要背負的是一整個家族的罪。
而且當一個罪人想要變好,又有多少人願意相信他是真的變好了。其實在劇情裡,華也是反反覆覆的一下溫柔又一下殘暴,他自己都無法控制。
面具也覺得好無奈,嗚嗚,一下子又囉嗦了好多,SORRY

修文面具會繼續加油,謝啦:)
滄藍
滄藍8 months ago
@面具,  哈別客氣

筆下小說故事與人物都是作者自身的投影,所以我想對於華是怎麼想的,你才是最清楚的人XD 只是以讀者的角度來試著說說華給我的感想w

修稿加油啦XD
霓詩
霓詩8 months ago
喔喔~越修文,越佩服自己(侵溺在自我良好裡,無法自拔)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霓詩, 羨慕( ̄∇ ̄)我都無法~~~
霓詩
霓詩8 months ago
@面具, 自我良好的觀感,太過強烈~這個朋友不可深交~
我都會改著改著,就會覺得這麼完美何須要改.....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霓詩, 唉啊~原來如此~~
霓詩
霓詩8 months ago
@面具, 對自己的作品要有信心。這樣不至於越改約惱人。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霓詩, 面具是還好啦,至少我覺得我寫的比以前好了。
只是在為角色與青春難過T_T
霓詩
霓詩8 months ago
@面具, 你本寫的就不錯,呵呵~這是自然的,我有時在寫文章,寫著寫著也會這樣,但牛得很,就是不想改~
嵐隱
嵐隱8 months ago
雖然跟你的主旨無關,不過我還是打一下我感想。
我認為一件事情,當它成為過去的時候,就已經過去了……已經過去的東西,就不能重來,這自然是必然的。既然過去已經成為了過去,何必糾結一個已經成為過去的東西?未來的事情我們無法去預測,也無法知道會變成怎樣。就算能預測,但是總有變化時候。


既然過去成為了過去,而未來是個未知數
那麼唯有現在,能掌握的就是現在

所以說把握當下,應該是角色最需要認清的一件事

還有套一句佛家所說的
當你想什麼,那就是什麼。

(偏題應該很嚴重……)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其實沒有偏題很嚴重啦。
只是很可惜沒人在故事裡提醒主角這些事,而且就算有也沒有確實的拉他一把,但這也許是因為他真的錯的太多了。
用現在的說法,如果在青少年時期沒有做好自我認同,那就會造成自我混淆。連為什麼要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都不知道,聽起來還滿淒涼的。
其實面具是很念舊的人,我想這個性格也不小心投注在主角身上了XD
霓詩
霓詩8 months ago
@面具, 正常,有時跌入主角環節
嵐隱
嵐隱8 months ago
@面具, 那讓角色進入佛門,依歸佛法吧!(誤

確實……,沒有引導的人,真的會陷入。想想新聞上的那些少年少女……(有的還已經是青年了

(不過個人認為道教的神其實只是在引導我們而已,至於成敗都是得靠自己的努力。這跟迷信無關,其實信仰也只不過是為了撫慰人心而已,這個是事實
面具
面具8 months ago
@嵐隱,
真可惜,面具的家族是信天主的。
但其實我更喜歡東方的佛教與道教,甚至到日本的神道教。但不好意思跟奶奶說,怕她傷心了,結果現在苦了我自己,哈XD
嵐隱
嵐隱8 months ago
@面具, 原來如此……沒關係,信仰是自由的
不過東方信仰的故事,真的很有趣!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