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寫作交流討論
寫作交流討論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14481)
交流!!再來一點點宣傳!!
日暮光
日暮光2 months ago
有人喜歡那種奇幻冒險類的嗎(ノ´∀`*)
加上一點點超能力,再加上一點點冒險戰鬥...噠啦!我最喜歡的題材!!
同好來一起交流哇,有喜歡畫畫的也可以!
然後我的文歡迎來看看喔(*゚∀゚)
小瓦
小瓦2 months ago
戰鬥超難寫...
日暮光
日暮光2 months ago
@小瓦, 對...雖然很喜歡那種的,不過通常想像力遠超越了文筆啊!
小瓦
小瓦2 months ago
@日暮光, 這種事很常見,力不從心。
日暮光
日暮光2 months ago
@小瓦,真可惜...
小瓦
小瓦2 months ago
@日暮光, 所以我都盡量避免寫有關戰鬥的故事。
蟲螢
蟲螢2 months ago
@日暮光,的確的確
日暮光
日暮光2 months ago
@蟲螢, qwq
王董(Erica)
王董(Erica)2 months ago
我也超喜歡奇幻冒險的,但戰鬥的不好寫,決定寫成戰略,然後戰爭就出來了,然後就gg了@~@
日暮光
日暮光2 months ago
@王董(Erica), 結果還是跟戰鬥脫不了關係(攤
人生真難XD
六初
六初2 months ago
動作場面真的超難搞.....不敢嘗試
小瓦
小瓦2 months ago
換成動作場面的話,那我恐怕就時常描寫到了...(遠目)
日暮光
日暮光2 months ago
@六初, 真的(;∀;)
六初
六初2 months ago
@小瓦, 真是好奇口味清淡的小瓦會寫甚麼動作場面呢!(´v`)
六初
六初2 months ago
@日暮光, (擊掌!!
小瓦
小瓦2 months ago
@六初, 口味清淡愛情動作?
六初
六初2 months ago
@小瓦, 這個操作我可以w
小瓦
小瓦2 months ago
@六初, 還有重口味的,沒有愛情的動作。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六初, 小瓦口味清淡似乎是有點誤會......
六初
六初1 month ago
@腥霜, 哈哈哈哈哈(噓w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六初, 小瓦是PENANA首席變態作者喔
六初
六初1 month ago
@腥霜, 有甚麼經典名作嗎(ಡ艸ಡ)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六初, 有, 那個h文, 我在Penana看過最好的作品, 沒有之一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整個樓都形成了一股歪風###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日暮光, 明明就是正風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腥霜, (*゚∀゚)
六初
六初1 month ago
@腥霜, 求連結!!(是創作挑戰嗎www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六初, 日文標題的,中文意思大概是這些女孩都愛H! 之類吧.....發了十篇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腥霜, 個人認為是Penana H文的標杆
小瓦
小瓦1 month ago
@六初, 在討論這個嗎?
https://www.penana.com/story/31456/この学校の女の子エッチ大好き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小瓦, 剛剛看了很多,你寫的真的好棒(๑•̀ㅁ•́๑)✧
小瓦
小瓦1 month ago
@日暮光, 謝謝。
小瓦
小瓦1 month ago
@小瓦, 不過小瓦認為,這對純潔的六初有不好的影響。
嚮往國度
嚮往國度2 months ago
奇幻冒險愛好者 +1  
自己寫的也是這種--...--

戰鬥方面自認為還可以應付@~@
日暮光
日暮光2 months ago
@嚮往國度, 這種風格真的很棒~~
那真是太厲害了(;∀;)
Alex(阿歷)
Alex(阿歷)2 months ago
我也喜歡寫奇幻類,不過不是西方異世界,而是較貼近現實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Alex(阿歷), 好厲害的感覺(๑•̀ㅁ•́๑)✧
嵐隱
嵐隱2 months ago
偶也是+1
雖然戰略不是很厲害,但純戰鬥動作還是可以寫的出來(一對一比較好寫一些,誤
小歐
小歐1 month ago
@嵐隱, 就是「阿囃!」

然後倒在地上ww(太弱勢了呶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我:「哈噠!!」(不要這樣#
夜魂
夜魂1 month ago
@日暮光,我是寫奇幻的~戰鬥部分是我最喜歡寫的,嘻嘻~但是有時候會卡住XDDD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夜魂, 我也是XD
Mis
Mis1 month ago
我也喜歡寫奇幻類 順便宣傳一下我的(誤
戰鬥超難寫,突然想起自己國中時犯中二寫的各種戰鬥場景,現在拿出來看滿滿的羞恥 RRR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Mis, 真的,雖然我國中不是寫戰鬥,但我還是了解妳羞恥中二的心情啊啊啊!!
嚮往國度
嚮往國度1 month ago
@日暮光, 可以互看一下戰鬥的寫法看看-..-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嚮往國度, 好的,感謝你//
嚮往國度
嚮往國度1 month ago
今天寫的戰鬥大略這樣~
一隻大黑貓跟蛇身女的打鬥www 不過剛開始是跟風鳥女妖對談。
是我故事裡的王女之路。

貓=卓洛魔納
鳥妖=蜜兒
蛇女=麗麗安
  


  她忽然聽見自己以外的聲音,她知道是某種靈敏野獸攀爬在牆外,就像昨日那樣,那道不詳黑影再次從小型飛鳥的出入口躍入,蜜兒待在最高的樹枝歇息,那道黑影身手柔軟、俐落地四腳著地,彷彿算好了蜜兒的位子,出現在她眼前。

  雖然不想承認,但那股討厭的恐懼感又開始往她身上爬,對於那個異種的存在,風鳥的本能不停尖叫,她的雙翅不聽話地顫動,好像不好好克制就會隨時張翅拍打。

  光是用眼睛直視對方,也會覺得眼睛發疼。

  四處都是火光照耀,再怎麼躲,蜜兒都會被看見。

  雖然蜜兒覺得這位黑山貓的身影似乎……比上次小了一點,但她沒起太多疑心。

  黑山貓悠哉地往她靠去,移動四肢的肌肉曲線優美亦有力。但今夜這位黑山貓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高高翹著尾巴而來,對著蜜兒瞇細了貓瞳一會兒後,總算願意說話了。

  但說出口的話,卻讓蜜兒摸不著頭緒。

  「原來如此。」

  就這麼短短一句,卓洛魔納突然坐下來,彷彿正在欣賞蜜兒這位風鳥女妖在夜晚的美貌,她身上的金虹與粉色羽毛在火光之中依然動人,甚至更顯尊貴,照亮她圓潤、吹彈可破的小臉蛋,只可惜蜜兒甜美的臉如今也沒擺出什麼表情,她僅僅是無法理解地回應:

  「什麼原來如此?」

  她毫無戒心地疑問,不料黑山貓的回答讓她開始直冒冷汗。

  「妳身上的詛咒,真的很有意思。」

  「……」蜜兒強作鎮定,卻已經死咬牙關,她的雙目不敢有任何飄移,彷彿一移開,猛獸的利爪與尖牙就會直撲而來。

  令人發寒的恐懼感入侵骨髓般,最後寒澈心肺,讓她連呼出來的聲音都像在極北之地一樣困難。

  「你、騙、騙誰……你什麼都、都不會知道……」

  「呼喵,這簡直就像……精心設計的詛咒,是人工的?」

  「……」

  「妳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來說說看我在妳身上看見了什麼喵。一道有趣的詛咒,被設定像一種靈氣狀態,但特別的是不需要耗費妳的魔力就能保持發動,只要周遭一切生物『聞』到妳的氣味,就會被詛咒,而風鳥女妖的氣味聞名遐邇……中了這種詛咒,所有思緒一旦傾向『負面』,就會變得深信不疑,任何一小點的負面都會被逐漸擴大成更具威脅的事。不過喵,這麼大範圍的詛咒不可能立即見效,而詛咒終要付出代價……是誰替妳付了?又或妳付出什麼?」

  「……」

  蜜兒的眼神再也無法保持堅定,她頻頻發顫的身子害她移開了視線。她告訴自己好多次不能移開,但她做不到,敗給了害怕貓的天性。

  「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見黑山貓的陰影浮動,蜜兒再次抬頭正視,忍不住去想世上為什麼要有這種對她而言十分殘暴的生物?

  「你在想……要不要殺我?」

  「我連夜跑來,有點餓了。」

  「你要吃了身、身為使者的我、還、你還是騎士嗎!」

  就在她的身體快要輸給恐懼而震翅時,卓洛魔納突然往一旁位移,隨後他方才所處位子的粗大樹枝應一金屬鍊聲而綻裂開來,被肉眼無法捕捉的東西給破壞得木屑噴濺四散!

  一個長條身影從上頭垂落,擋在蜜兒與黑山貓之中。

  「看來妳中咒很深了喵?麗麗安。」
  
  *
  
  麗麗安,手上所持有的是罕見的武器「連接劍」,娜迦蛇族戰士專用的凶暴武器。劍身被分成好幾塊,那是以鞭狀呈現的劍刃,麗麗安輕輕揮動手腕,連接劍隨即發出鞭打與金屬的高抗巨響,足以令聽者心惶逃逸。

  這位頭戴女僕帽的蛇女,原本表情和手上的金屬武器一樣冷面無情,突然她輕輕抿嘴笑了,卻笑得既愉悅又恐怖,彷彿因什麼事感到開心又能讓她發洩。

  「偉大的騎士長大人,你真的打算把我女兒送到娜迦之地?遠離我的身邊?」

  「送好送滿,歡樂地送去,還會附些贈品喵。」

  就連蜜兒也不曉得麗麗安是何時潛伏於此,又是為了什麼明確目的潛伏,但就如她曾所想,只要一個不小心說錯話,她這個冷血殺手必造訪。但麗麗安顯然有更在意的事情。

  「那是我的女兒,我的!不是你的!」她激動地弓起蛇身來威嚇敵人,深綠的蛇鱗在火光前粼粼,面目只為奪回女兒的怒容。

  「我幫忙接生她的時候,看得出來她沒有蛇尾巴跟毒牙。」

  「你沒有兒女,你什麼都不明白!」

  「我懂失去兒女的感受、我也懂母親的偉大能夠怒火燎原。」

  「……為什麼?」麗麗安開始吐著信舌。

  卓洛魔納懂得這句是在問什麼。

  「她自願成為王女,就需要大臣擁護。」

  「那是蛇窟!你就這麼想討好白蛇姬?好跟她聯姻?去啊!我祝你們有貓頭蛇身的兒子!」

  「沒想到中咒的妳想像力還真是豐富。」

  受不了這種對談的麗麗安輕輕扭動手腕,劍鞭遊若靈蛇。

  「我的女兒,我會自己保護。」劍鞭一時風而襲,又若靈蛇疾走攀咬,比起眼前模糊看見的揮擊,更能清楚聽見颼颼的刺耳聲。卓洛魔納只是稍微移動身子,以擦身而過般的巧妙機率一次次閃過蛇咬,吭啷吭啷的鐵鍊與劍聲則越來越頻繁與緊促。

  「妳十五年沒拿劍了,妳說過不會再拿劍的。」卓洛魔納還是試圖讓她回想,但他打從出生以來的天賦,很直接了當感知到麗麗安的心緒,那盤據在心結上的憎惡之心宛如毒蛇死死纏繞在骷髏頭上,不願離開,象徵著就算要以死來換回心愛女兒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隨著劍鞭越演越烈時,麗麗安從隨興扭動的上臂變成了有規律的舞動,揮擊與劈斬卻變得更難以捉摸,還在卓洛魔納正在解析麗麗安身上的詛咒能否直接解除時,麗麗安的身體也開始鼓動身子了。

  戰舞。

  娜迦蛇族最致命的殺戮戰法,除了以柔軟的手腕與臂膀控制連接劍來挑擊、斬、鞭打,現在她舞動起了上半身加大了她的攻擊範圍與揮擊軌跡。從側面向卓洛魔納襲去的可怕鞭擊突然消失,轉從上方的劍尖往下搓刺腦門,身經千百戰鬥經驗的卓洛魔納還在習慣這副新身體,閃過錯綜複雜的各樣凶險攻勢,身上多了許多擦傷、削掉的皮毛。

  但卓洛魔納確實地一步步逼近她。

  見此,麗麗安嫵媚地扭動那兼具柔軟與強韌的身體,任誰看了便會覺得是場豔麗舞蹈,殊不知那是由斜下往上揮擊卓洛魔納側臉的劍刃,忽然在他閃避的同時消失在視野中,連接劍在她身軀與手腕的旋轉間變成一道優美的弧形軌道,轉刺向另一邊的側臉,打算刺穿他的咽喉,渴望見他面露錯愕地噴出鮮血。

  這時卓洛魔納終於看個明白了,那道詛咒被設計的相當「完善」,直接侵入內心,就算解除了詛咒,麗麗安這種失去理性的狀態起碼會持續兩三天。

  就是在他確認的那一刻,他身上卻冒出無數像是荊棘的黑色影子來彈開了劍刃。

  似乎認定劍鞭模式無法傷及他時,麗麗安將連接劍定回劍刃模式,然後噴吐了毒液在上頭,空氣瀰漫刺鼻腐蝕味,與風鳥女妖的臭味又混為一體。她瘋狂扭動蛇身快速逼近,運用她那能夠自在伸縮的蛇身,如蛇咬那般猛速又凶狠,一劍刺向卓洛魔納。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嚮往國度, 有空行了
嚮往國度
嚮往國度1 month ago
以戰鬥來說,上面這段各位想像的出畫面來嗎?
日暮光
日暮光1 month ago
@嚮往國度, 嗯嗯,基本上可以想到
好厲害(ノ´∀`*)
腥霜
腥霜1 month ago
@嚮往國度, 我還是比較想看圍裙女王用圍裙捕縛術......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