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新手介紹、宣傳、及故事推薦
新手介紹、宣傳、及故事推薦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17223)
如果惡魔被人類壓榨的世界
kokomila
kokomila8 months ago
2011年沃完成了一篇惡魔獵人但丁的同人小說,主角但丁當起學校老師的故事,主要是在講人類壓迫異族的故事

內文:
一群傭兵突然闖進魅魔的領地,打亂了她們姊妹倆平靜的生活。自從人類的科技和人口愈來愈多的情況下,惡魔所居住的地方愈來愈少,四次元界的魔界也因為人類科技影響,漸漸在人界中顯形,生存空間重疊的面積比以前還多。之類的衝突也愈來愈激烈,因為科技和知識,人類不在是弱者,而成為地球上的強者。













魅魔族的惡魔,卻成為現在強大的人類覬覦的對像。漢娜從小就聽自己的母親說過,人類將魅魔抓來之後,會強迫成為人類的玩物,有些運氣好的,也許會被有錢人家買走,有些也許會遇到真心相愛的男性,但是大多數的魅魔,下場就是被人類利用到毫無價值之後,殺死。













「漢娜!瑪莉莎!快逃!媽媽會沒事的!」漢娜的媽媽打算先擋下人類,她不希望自己心愛的女兒也被人類抓走。













「我不要!我要和媽媽在一起!」瑪莉莎哭了出來,哀求著,她好像知道,這一分離,可能就是永別。













「漢娜!先帶著妹妹跑!快啊!」漢娜的媽媽很急,人類這時從她們家門外,破門而入。













「喲~這隻有三隻,看起來品質不錯…」進來五六個男人,他們的表情像是對待畜生一樣。













漢娜嚇得說不出話來,但是她硬是振做起來,拉著妹妹先從後門逃了出去。













「那兩隻要逃了!」有個男人發現了,突然間,幾個男人身處在奇怪的空間,這是漢娜的媽媽製造出來的空間,目地就是要困住人類。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其中一位男人問道。













「這是魅魔的能力,對於你第一次來執行抓惡魔的任務來說,可真是一件好事。」經驗老道的男人說著,笑得好像要吃掉漢娜的媽媽一樣。













「這位過氣的老魅魔就算是你的吧~菜鳥。」













「真的可以嗎…老大!」菜鳥又驚又喜看著那位被稱為老大的男人。













「當然可以囉~我從儀器上查出來,她不算是第一次了,對常玩的老手來說,這種菜不新鮮囉。要怎麼玩就隨你囉…」他笑得很恐怖。













漢娜的媽媽非常害怕,但是她為了能讓女兒逃走,故意將他們困在這裡,現在只能任他們宰割。













五六個人一輪暴行之後,一旁從頭到尾都冷眼抽著煙的那位老大拿出了手槍,「喂!菜鳥!你沒玩過更刺激的吧?」「還有什麼玩法!?」菜鳥早已將道德忘去,現在的他,第一次就能吃到這種極品,當然不會放過任何的玩法。













「聽說死亡的一瞬間是最緊的哦…」













漢娜的媽媽最後一眼,毫無反抗空洞的眼晴,看到了那深黑的洞爆出亮黃色的火花。













「呯!」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傳到遠在逃跑的漢娜耳裡,這麼多雜亂的聲音,唯有這槍響讓漢娜失聲大哭了起來。













漢娜的媽媽,為了保護漢娜和瑪莉莎,喪生在人類殘暴的玷汙之下。

























不知道走了多少個小時的路程,一起和漢娜她們逃出來的其他魅魔,全都走散了,只剩下漢娜和瑪莉莎兩人。













「姊姊…媽媽她不會有事吧…」瑪莉莎泫然欲泣樣子,漢娜知道母親兇多吉少,但是為了安慰瑪莉莎,只好強顏歡笑的說:「瑪莉莎,不用擔心的,媽媽一定會沒事的…」說著說著,自己的眼框卻泛紅了起來。













「姊姊…沒事吧?」

「沒事沒事,只是姊姊有點累而已。」













過了一會兒,她們出了森林,看到了人類所居住的城市,她們擬態成人類的樣子,在城市中過著流浪的生活。













時空回到了保健室,但丁認真地看著漢娜,想不到漢娜有這樣的過去。漢娜回想著過去,有些被影響,她停了一下,整理了一下哭亂的黑色長髮,閉上眼睛,冷靜之後又慢慢的說:「當時,是我和瑪莉莎有生一來,最痛苦的一段時間…我們吃著人類吃剩的東西,勉強過活著…」













但丁知道,魅魔雖然不用吃人類的東西,但是對於那時候非常憎恨人類的她們,要吸取人類的精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只要和魅魔沒了能量來源,只能用另一種方式得到能源,也就是人類所說的進食。













姊妹倆後來還是被當地的警察抓了起來,原因不外乎,城市裡不能有流浪的惡魔,對造成治安上的問題。被關在警局的惡魔,會由政府分配工作,不適用的惡魔,將會被處死。













娜漢和瑪莉莎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怎麼樣,瑪莉莎看到人類的時候,會非常的害怕,娜漢雖然本身對人類恨之入骨,但是為了瑪莉莎的安全,她只好忍了下來。













在牢中的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剩下的惡魔,被處死的機率就愈大了,娜漢希望瑪莉莎能夠被選走,但是她不免擔心,沒有自己照顧的瑪莉莎,會不會被人類欺負呢?













魅魔這種族總是沒有什麼適合給她們的工作,眼看惡魔愈來愈少,後門出去外的空地,傳來處決的槍聲愈來愈頻繁。













娜漢幾乎要忍不住要反抗人類,但是,如果她失敗的話,自己賠了命也就算了,很有可能連瑪莉莎的性命就不保了。













瑪莉莎倒是不知道那槍決聲音是做什麼用的,只覺得很奇怪的是,帶出去的惡魔,在聲音響完後,就再也沒回到牢裡了。

























漢娜知道是怎麼回事,在瑪莉莎熟睡的時候,時常忍不住低泣了起來,她知道她自己也怕死,但是她不希望自己的妹妹---瑪莉莎先被帶出去。

















































「姊姊~他們出去要去哪裡?」瑪莉莎不懂,只會天真的問。

「他們…」漢娜很害怕,卻要裝成沒事一樣的對瑪莉莎說:「他們…找到工作了,可以離開這裡。」

























「好好哦~瑪莉莎也想要出去,這裡好無聊。」

「乖~總有一天我們可以一起出去的…」漢娜很清楚,被政府派走的惡魔,會走前門出去,但是瑪莉莎會問的是後門,為什麼出去了,會有陣很大聲的聲音。

























「這是為了…祝福他們重獲自由…」漢娜再也忍不住,到馬桶前嘔吐了起來。

























絕望,只有漢娜知道。





































直到有一天,一位長滿橫肉豬臉似,身著貴婦氣派衣服的婦人,來到了警局。













「哦!這是不瑪德比夫人嗎?請坐請坐。」員警拉了張椅子,倒了杯茶,請夫人坐下。













「聽說你們這邊有流浪的魅魔,是嗎?」豬臉婦人對於這窮酸的茶和椅子沒啥興趣,坐下前還拿出自己的手帕抹了好幾遍,才坐下,順手將剛剛的手帕丟了。













「是的,尊貴的夫人,有兩位魅魔,估計應該是姊妹。」

「我要看看她們的賣相怎麼樣。」豬臉婦人說話的聲音很沙啞,而且下巴的肥肉還會動,她身上掛著許多珠寶,而且很沒品位的大顆。













「好的,請随我來。」警員收了豬臉婦人一整個行理箱綠油油鈔票的贓款之後,就帶著婦人到警局後關惡魔的牢房。

























瑪莉莎一看到婦人,嚇得抱著漢娜緊緊的。漢娜則是對這婦人,回以警戒的眼神。













「喂!那邊比較大隻的!叫什麼名字?」婦人像叫狗一樣對漢娜叫道。













漢娜心想,應該是在叫我吧?如果這是個可以逃出這裡的希望,漢娜自然不會放過,當下就回答道:「漢娜.歐布萊恩。」













「聲音品質還不錯,長相也夠水準。」婦人回頭對警員道:「最近我那邊小姐缺得很兇,如果還有惡魔的話,要先連絡我。」













警員點頭之後,知道這筆地下生意幾乎算是做成,於是拿出了牢房錀匙,開了門,對兩姐妹道:「妳們就跟著這位夫人走吧。」

























瑪莉莎不肯,怎麼樣漢娜拉著她,她都不願意離開牢房。













「怎麼了嗎?瑪莉莎?我們要離開這裡囉。」漢娜溫柔地對瑪莉莎耳邊說,輕輕地摸著她的頭。

「姊姊…那位阿姨好恐怖…」瑪莉莎快要哭出來。

「不用擔心,那位阿姨是要救我們出去的好人哦。」漢娜安慰道。













但是漢娜心裡很清楚,這下子出來,能做的工作就是服侍男人,眼前這位胖女人,就是專門收小姐抽成的媽媽桑。













但是倘諾今天不離開這裡,可能只差幾個小時,兩人就會被槍決。













可以免於被槍決的命運,哪怕之後的生活會很痛苦,再怎麼樣也比失去生命好上太多。

























出了警局,晚上的月亮正圓,瑪莉莎高興得看來看去,對擬態還不熟悉的她,小惡魔的角和尾巴,也跑了出來透透氣。













被關了快一個月,漢娜連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都不太清楚了。

























「小妹妹,妳很可愛哦。叫什麼名字呢?」瑪德比夫人擠著肥肉笑著問瑪莉莎。













瑪莉莎嚇得跑到漢娜的背後,漢娜摸了摸瑪莉莎的頭,對瑪德比夫人說:「她名字叫瑪莉莎.歐布萊恩。」













「很可愛的名字嘛…」瑪德比夫人不知道是在笑還是有所打算似的瞇起眼睛,「我叫作瑪德比.法克特,妳們叫我瑪德比就可以了。」













瑪莉莎只敢從漢娜身後偷瞄她,漢娜就問了:「妳打算買下我們要為妳做什麼呢?瑪德比。」













「看來這行業名聲這麼響,連惡魔也知道啊。」

「我想拜託妳不要讓瑪莉莎也來躺這攤渾水。」













「不可能,我已經買下妳們的命了,要怎麼做要看我的安排才行。」她不懷好意地笑著:「更何況,像瑪莉莎這種小女孩,也是很受客人們的歡迎的哦。」













「為什麼這麼小的小孩也要這樣…」













「這妳就不懂了。」胖女人拿出一根雪茄,手摸摸口袋,拿出了打火機,道:「人類法律規定不能消費未成年的人類,但是如果對象不是人類的話…」













「我…我們快逃!」漢娜抱起了瑪莉莎,正想要跑,突然這時聽到砰的一聲,從自己的耳邊有陣不自然強風吹過,是槍決時常聽到的聲音。













瑪莉莎被嚇得說不出話來,原來她之前聽到的聲音,不是代表自由,而是她從族裡逃出來,人類手中的槍技所發出的聲音,這聲音給的只有死亡。













「妳們逃也沒有用的。」胖女人笑著:「在這麼大的城市裡,妳們又能活多久?就算是可以活下來,不久還不是會被抓起來,沒有工作服務人類的話,還有失去生命的風險…妳考慮一下就很清楚了吧?」













漢娜被槍回指著,護著瑪莉莎不動。













「想逃也沒有關係,沒生存能力的妳們,沒地方好去,也沒有身份證明可以找到一份工作,最後妳們還是一樣會被抓。」胖女人槍口放了下來:「只要妳們乖乖聽話,我不會殺妳們的,妳們是我花錢買的。跟著我走,就算這份工作妳不讓妳妹妹做,由妳來做也可以,工作量增為兩份。」













胖女人知道,漢娜是她所見過的魅魔中,算是高品質的貨色,這種貨要是被自己殺了,估計她妹妹也活不了多久,強迫她們只會造成自己的損失,用騙的好了…

























「漢娜小妹妹…」漢娜憤怒地看著她,「其實我算是幫妳的貴人,如果妳能為我賺夠了錢,我就會考慮放妳自由,而且啊,生活費不就有了著落?我還有提供房子讓妳們住呢。」

























漢娜屈於現實的情況,只好答應她。













「這樣才對嘛。」胖女人笑了,一台高級轎車停在她們面前,一位黑墨鏡,黑西裝的男子下了車,幫胖女人開了門。













「久等了,請夫人上車。」他說。













「上車吧…兩位小姐。」胖女人催著她們。













漢娜和瑪莉莎上了車,一切的命運權在這胖女人手裡。

























---------------------------------













但丁不太想再聽下去,他覺得有些對漢娜過意不去的感覺,漢娜好像把但丁當成自己痛苦的抒發機會似的,幾乎沒有保留地說給但丁聽。













但丁有些了解,漢娜的時間不多了,她希望能將自己最親愛的妹妹交給自己最信任的人,也就是但丁。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