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校園
幽默
休息中
靈.未命名
標籤(Tags)
作者 幾時茗月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7281 閱讀
342 喜歡
28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靈.未命名
28 書籤
A - A - A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34
神之子的交易.複製 (月)
幾時茗月
Mar 5, 2017
1
0
30
11 分鐘
No Plagiarism!p1sproL7DELxxXR5qNqUposted on PENANA

「那位已不屬於西天了。留下的名字也只能是傳說了。」多禾倫笑得很輕鬆,看向我,「也許,在場的,也只有妳找得到他。」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mhSDVT2RNr

在西天仍留有名字,即是未被除名。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Bct3BVsn26

源自於西天卻不屬西天,且擁有強大能力的天使,莫非……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1NEzLvFci6

「路西非爾。」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6FoYjjSlaF

「法西涅。」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NLSgOtbgRe

多禾倫和我同時說出,兩個名字雖是不同,但都是同一個人。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nT11sNw8ZP

因為多禾倫身份的關係,連說話都必須何有西天的潔癖性,不便直稱地獄魔王的名,所以唸出的仍是那人在天堂時的神聖之名。而我所說的則是,放棄光明大天使進入黑暗後,世人所稱之名。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e5vC4OVW95

曾是西天唯一的光明戰神,大天使路西非爾,如今西方地獄的魔主法西涅。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CXRvdFZpWQ

「多禾倫,你怎能確信復製的碎片與法西涅無關?」看著他一點也不害怕複製靈魂術可能被濫用的問是,「說不定這是當初在天堂的他所製,所留下的晶片,被天父取來復製成我的碎片而已。」我就是想反駁多禾倫那副極為保握的推斷,剌剌他滿懷的信心。真是染到魔的惡習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DjJFlcsRks

「原因有二。一是時間點的問題,二是天父與路西非爾所製出的,感覺有所不同。我曾經見過路西非爾所製的,與不久前,妳被控制時所溢出的靈氣,有很強烈的不同。」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HyxcaB06ya

「哪不同?」我只是感到一股令人作噁,有過份潔淨的靈能。那種乾淨程度大概是東灣裡的蛙蛙乘上白素後再給它個四次方左右的潔癖程度。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bb73GlIFKF

「嗯……」多禾倫思考著,大既是在想如何形容兩者之間的差異吧。「過份的完全……不,應該是說完美的虛假和殘缺的真實。」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voZf4krxcL

「虛假與真實?」阿洛滿臉問號,吃著餅乾含糊地問。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ZTkw6v87BG

我也挑著眉,表示難以理解。這句話不太像是會從多禾倫口裡出來的話呢。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hNSpQyKzev

沒空之間的魔能突然增加,相互流動間形淡淡輕風,有一陣沒一陣地吹著。「哈啾!」感到有點涼,我忍不住打了聲噴嚏。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fJTeZYzqvL

「小姐。」沈默一聽見,便停下記錄的作動,立馬脫去他的外套,蓋在我身上,才又接著書寫記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cuFx1L29SD

「阿月,妳家冷器開太強了。」阿洛找到縫,便打趣地說,「這不是涼風,是冰風了。」還配合地做了個寒冷的動作。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QarIzhhkRv

白素趕緊為自己添了杯熱茶,喝下暖身。「怕是魔主或是魔少回來了。」說著,她便也引出靈能護在周身。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P6fJkeHTFc

阿洛因為有著後知後覺的技能,現下並沒有多大的感受,只是覺得有風在吹很涼爽而己。因沒空之間內的魔能凜烈突然所針對的目標並不是他,阿洛仍是一派悠哉樣。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FRHkpI6rRZ

多禾倫的清聖之光自動護身,其身後的雙翼再度顯現,擋住魔能的冷冽之氣。「天父所製的很完美,甚至比原本的還多了三分的純淨,而路西非爾所造的則是少了分質地,比原本的還缺失了一丁點兒。我問過路西非爾,他說有光的地方必有影,光有多大,影就會有多黑……任何東西……不完整才會有美。」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5I9wqJNH3E

「不完美才是美。」我仔細地品味那句話,體會法西涅當初想要傳達的意思。「原來如此……既然他覺得殘缺才是最接近真實的美,那麼他就算擁有高等的復製技術,也是無意義之事。」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dTKsC5GjZl

我想,西天的原意是利用復製術來改銀、修正靈魂的缺失,或是補填、消去其邪惡黑暗的一面。然,法西涅卻認為有殘決才是最原始的美麗。因此,他決不會亂用複製之術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wFdd0CW64O

我為天界與人間擔的心放了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59wfFXYtF2

「沒錯。」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8SVTkxZ0RY

「天父要我的碎片做什麼?」這才是問題的核心。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mnEABEdxLh

擁有復製靈魂的技術,天父想要怎樣的靈魂大可自己做,可必費心思動到我身上。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lRqS66P5Au

「我的推測是……封印。」多禾倫揮去纏在身上的寒氣,漫不經心的,「天父想用碎片來增加撤森默得的封印。」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7Im2CGABHr

相傳咒術休的靈魂本身便含有咒之能,而其中又以禁咒和封咒兩脈,其咒師之魂所含的咒能最強且穩定。天父會想利用碎片來增加封印,也是有道理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A4PeEqTRYE

「那好吧你說的這些我都同意……」我換了個姿勢,用手撐著頭,偏著說,「不過,製造假碎片也要有段時間……這是預計著連我的身也要偷取,這事你怎看,又怎解釋?」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9kvAcBG1Hg

我回憶後終於明白,當初執行西天交易後,西天那方為何遲遲不付給約定好的物品、要件了,而是變相地用了不等值之物或是絛件,強迫取代,要靈.送接受。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vOZSRByrdg

當時除了老頭要求的碎片外,還有三五樣的物件西天也未給付,給用別的條件替了過去。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TNkI2Y9VQ8

那些失了約的物件,恐怕是和撤森默得的封印,或是復製碎片少不了關係。也許多禾倫與我交好,天父必不是不知情,而是故意地默許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zZs4zFGgGn

「我想一開始天父真的只是想利用碎片來增加封印而已。但,因為你的身份不被承認,而且長期待在闇城或是靈.送,在西天的傳文也就只知道在東方天庭,女媧造人時所另創的咒術師一族,其中的封咒血脈因某些原因有瑕疵,在收回時又逢了意外,靈魂碎而四散……」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xccw438Dvm

「是如此沒錯。」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To9d7bch72

「西天不知道意外正什麼,而失了兩魂的妳仍活著。」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pG1SLBxrRe

「等等。」阿洛疑問滿格,舉了手發問,「我有個小問題。」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Ooq0Vv438z

「店主,洛先生請說。」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p1Yzf5LrnS

阿洛看了我一眼,吞了口口水,有點怕怕地用極小聲來問道,「失了魂魄不是變成白痴而已,怎……呃,民間劇場不都這樣演。」因為我回了他一眼,阿洛又乖乖的保持沉默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tNyuGj6eLX

「咳……咳……實在是有點涼呢。」我打斷沈默的關心,撫上他的手,發現他的手冰得可以。「你這孩子,凍成這樣……咳……不說。」又不是女孩子那個人,學人家手腳冰冷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szlTAgoFkw

「小姐,我沒事。」沈默閃身脫離我的關心,繼續做著稱職的侍者,寫著記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eKycjNi4eG

我呼出一口靈氣,在我和沈默的位子形成一道保護,隔離這魔氣的冷冽。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XHtwc9QinB

「阿洛,你剛說什麼?」我又問了一次。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gQbBJLS8rc

奇怪,為何我的記憶消失了幾秒?難道……真的……不妙阿。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FFWdSg1bkf

「呃……」阿洛看著我,以為我是故意問的,可能發現我的眼眸中並無嘲諷之意,才以正常的音量又說了一次。「我是說,電視上,古裝劇不是常演,少了一魂又或是幾魄的,都是變成白痴而已阿……不會死的呀。」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RiXkOauEtR

我給阿洛一個讚許的笑,「設定是這樣沒錯阿。」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fJIqlrcdzD

因為剛剛的記憶有點失落,腦子有些糊了,我便向沈默要了個小玩具醒腦。「可是,咒術師的魂魄不能沿用這個設定,何況我是一口氣飛散了兩魂,加上當時這個身有殘缺,一但少了魂魄,不用一個小時,便會消散而死亡或成了無。」我邊把玩著魔術方塊說。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pejmscCtnX

「哦。」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JefHz4S4Il

「月的魂不只是飛散而已,恐怕是碎散了。」白素難得又開口補充我的話,「在死神鐮刀之下即使沒消散,也會碎散吧。只是不知為什麼,當初要消毀的是容器,精魂應該是要回收的……怎會成反了的?」淡淡的一問,白素不像是好奇或是疑惑,只是單純的說著一件事。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WY5Epr5CEF

「不知道,或許要等我另外兩魂歸返才會知道。」轉出一面青色的了,我仍專注在魔術方塊上。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g4UzrnL3Q9

「月,妳和天父見過面嗎?」多禾倫忽然一問。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0AoghYk923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想了一下才說,「有,曾有一次,到森默得時。」利用青色色塊,我又拼好相對面的紅色色塊區。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vY2BCr3I3I

「那就是了。天父肯定是在那次識出妳,猜測出妳的身份,便開始施行碎片復製,才有後面的想法。」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ojNiTeGFiw

我突然覺得天父和法西涅兩位應該換一下位子才對,白的反而比黑的更加陰險。說不定天父原本就是黑的,是因為長期食用漂白水,才變白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Pi7dzpbUze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Y5c0GPrKyv

「對。」多禾倫在我抬眼時,指了他自身的心口處一下,「封在我這也是很久了。當初,天父並沒有和我說真話,也沒有預測到我們會遇見而成了……朋友。」停頓了幾秒,我喝了幾口茶,才又聽見多禾倫說,「我對於這次天父派我來東土收取善真之氣的事感到不解……加上封在心中的碎片總是很躁動,我便私下查了一翻,才有七皆的推斷,正想前來告訴妳並和你妳商討著。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天父可能是察覺了,在我要出天門的前一夜,便令我即刻轉生,成了白卓安。」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sWPffItVoM

一口氣說完,多禾倫才輕啜了一口茶。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sd5zrEYDzx

「所以拖到現在才有機會來?」想必是利用白卓安因某原因造成靈魂離體,可暫時魂遊,經由阿洛的牽引,才有了機會過來與我相商此事。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RxD4xjTY4s

但,即使離魂也不能離身體太久,除非是將死或是註定永生難醒之人。天父應該是有想過這一層的,且也是利用這個機會會,要鎖住多禾倫,讓他轉生為人也沒辦法找我,同時因為有神格的掩蓋,我也無法察知碎片在他身上,這就是為什麼他轉生為了卻保有明聖之光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uwojME2fzr

「他想讓你成為痴傻之人。」我肯定的說。只有痴傻才可以讓白卓安無法辨認、懂事,進而鎖住多禾倫的相關記憶。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22E7B6LAJk

「是的。只有封了白卓安的智慧之能,才能完全阻止我前來找妳的可能。」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8BRLFp5zo9

「那你又怎麼到得了東灣。」手上的魔術方塊只剩兩面還未歸位。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1SGpbs4eID

「死神,羅斯勒。我欠他一次情。」多禾倫拔下背後雙翼上的一根羽毛,「月,妳幫我個小忙,這予了他,算是謝謝他。」多禾倫放開手,羽毛便自動朝我飛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FKFkRhqCRa

「阿默,先幫我收一下。」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X0LPMreR0D

「是。」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11vHrH9vVR

語落,剛好一陣輕風吹過,羽毛轉了向,正巧落在沈默記錄的小冊裡,他更是巧合地翻了新的一頁,羽毛便被當成書簽,牢牢地夾在書頁之中。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8ABOUs5l5X

「好了。」魔術方塊完成,腦子差不多醒了,事情也聽了八九分,能夠推敲出始末了。「多禾倫,我必需休息一下。白卓安還有多少時間?」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v2YhSKI7CI

「約莫十多天。不過,我想天父可能會在第六至七天左右,派拉茲爾前來鎖住白卓安的智慧,封了我所有的意識。」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KDKfkbWuGS

不是天父親自下來,那就更好辦了。「六、七天阿……夠我休息了。」淡笑,我把方塊還給沈默,起了身,伸了伸懶腰。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lPsXEnpKIv

多禾倫看見我起身也跟著我站起來,彈彈纏上身的寒氣,「那就拜託了。」一臉平靜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IexGwqrex3

「這交易很划算。雖然麻煩點,討厭了點。」對於我的碎片封在他身上,我雖感到氣憤,但事終究不是他做的,比起守在外面的那人,我還分得清對錯。「走那吧!門那邊,工人正在修理空調呢。」我意有所指地說說。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XhHHw2TtwA

「呵,呵,呵……謝謝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lSqOP4bfPU

隨著我指出的方向,出現了一條道,特別寬敞的道,很溫暖的靈能所舖成的道。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Kx9ieFIGUf

因為沒空之間的魔能流動增加,我發出的言咒效果也就愈好了。「白素,請妳幫我送送多禾倫吧。」我找了個理由讓白素先行離開,以免魔氣太過強烈,待久了對她也不好,讓她去透透氣把身上沾染的給散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JSwrA3ttw0

「好的,我先離去了。月,請保重。」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4SSuGHzSXo

「嗯。」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NHWWZaCIRx

白素領先走進道,而後才是多禾倫。隨著他們的離開,阿洛灌下最後一杯茶,也跟著起身走來我這裡。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XAqu10xvu4

因為離開的離開,起身的起身,座位空了出來,椅子和茶桌在確認沒人使用時,慢慢地、輕輕地,淡化消失了。而原本在茶桌上的茶具,以及用剩的茶點,在桌椅消失的下一秒,便出現在餐車上,已被整齊收捨好,疊著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vyXn3D5Cw2

沈默將我扶上輪椅,朝著阿洛點了點頭,「洛先生,請。」然後推著我走在前,領著阿洛一起離開了沒空之間。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1jKYgK9Ts0

54.198.142.121

ns54.198.142.12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