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校園
幽默
休息中
靈.未命名
標籤(Tags)
作者 幾時茗月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7322 閱讀
342 喜歡
28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靈.未命名
28 書籤
A - A - A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37
豪華的晚餐 (洛)
幾時茗月
May 12, 2017
1
2
22
12 分鐘
No Plagiarism!P6UqX7kHSzwFyBjcU1dFposted on PENANA

多禾倫的事情算是解決了,一半吧。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IPJtNd92i5

現在就剩末瑰猊和開會的事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N8cHz9OTRG

只是當初和阿月約好六點半的,現在已經是七點多了。阿月說還要睡一下,這樣子算來,是幾點才要開靈.送的集合大會?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tnm1YGdTIr

遲到沒關係嗎?還是開會時間是在半夜,那,叫我六點半來是要做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yqgiU4v46O

「請問,是不是餐點不合先生的口味?」一句關心帶點提醒的話,讓我從自我世界醒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9UWlCvuqom

「不好意思,我是在想事情,不是你們的餐點……」我趕緊回神,向站在一邊的男子說聲歉。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7SJuTIa7BS

說才出口一半,我就呆住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yajOseSYiZ

滿滿地,真的是滿滿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MsUINweiXD

我望著眼前的長桌,華麗的西式料理,從前餐、主食、副食、配菜、湯點……等,連餐用酒就擺了三瓶,唯一沒上台面的,我看只有甜點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E5vozp7KwJ

「這……會不會太多了?」我吞了口口水,轉身向一旁的男子,吶吶地問說。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D5TXUmbNku

男子輕鬆地笑著,「這些本來就是準備用來招待先生和其它客人們的,這還是只有一半而已。小姐後來又說,估計只剩洛先生會留下來用餐,要我們停下製作,這還少了餐後茶和甜點。」男子從三瓶酒裡先選一瓶,用一口式的玻璃杯,倒了一杯給我。「洛先生,先用餐前酒漱漱口,再開始用餐。」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M6WHPKd33b

「什麼?!拿紅酒漱口?」看著擺在我右手處,一個琉璃般只有一口量的小高腳杯,和一個寬口小桶子,黑色的玻璃桶子。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GHgc6QBeB8

「是的。利用酒的青澀味來洗去口中多餘的氣味,酒香滿口更可以增加品嘗時,食物的風味。請洛先生,將漱好的酒水吐在黑色的小桶裡。」男子解釋說。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XfdQc7coUw

「呃……哦,好。」我戰戰競競地開始用起了高級的西式料理,還是有專人股務的那種。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SHDPosACwD

如果現在打電話給老爸和老媽,我敢肯定一定馬上被掛電話,然後還會被懷疑是不是快畢業了,課業壓力失衡,或是得了畢業前尉症後群,產生了幻想。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Ndl4prU1Gv

結果就是,一回到家馬上被帶去醫院做全面性的檢查。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9DKnuXuGlp

漱了口漱後,男子把用過的洒杯和那個用來吐酒水的小玻璃桶先收走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de7R4wjE9Q

「我想先生會喜歡這個輕式的熟食沙拉。」邊說,男子已開始替我從長桌的中央,那盤我以為是觀賞用的插花盆栽裡,用小盤子取了一些花瓣和葉子還有一些紅紅又綠綠,也有幾小球白色的泥狀物,拿過來給我。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iW3D1s5VtL

「請用。」餐盤置好後,男子便像個執事的樣子,店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用餐。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rDoc0T9vzv

「謝謝。」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VNK2FOzYtI

我想用叉子先叉顆白色小丸子來吃看看,結果叉子才壓下,白色小丸子就散了,原來是馬鈴薯泥做成的泥丸子阿滿這下真的散成泥了,我只好用湯匙吃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PLFSpGlvCP

當我用完一種食物,他便用新的盤子裝來一份新的餐點,有魚類、有肉類、也有少許的麵食和米類小點。原本舊的盤子則是收了下去,被放在餐車上。偶爾他發現我的目光停留在某樣餐點上時,也會再一次取來相同的菜色,在餐間也換了兩種紅酒,說是搭配不同的肉類食物要用不用的酒。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g4sFgtyqZ8

又是一小塊檸檬薰桂魚,「阿,謝謝。」這樣一次吃一點,好像反而吃得比平常多。「對了,不是有說應該還有其它人,阿月有交待他們幾時會來嗎?」我想起剛剛他有提到這些食物是拿來招待我和其它人的,應該就是指靈.送的其它店主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WUWGXBvwAZ

「不清楚,小姐沒交待。小姐只說過,約莫只有洛先生會留下來用餐……」男子又解釋一次,看見我反應後稍稍頓了一下,換了話客氣地問說,「洛先生,有另外想吃什麼,或者是餐後想吃哪種甜點?」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epLUhaADFc

「呃……不用了,這些很多了。」開玩笑,這一桌子可是比之前千斯在店裡準備的,被華夜掃光的,還要多出整整三、四倍之多。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sWgUCxobXn

「真的不用?」男子帶點疑惑和微微的遺憾再問了一次。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kTigAgS5Mt

「不用……」這桌都喀不完了,還要煮新的。為什我我覺得他好像非常失望,「呃……請問,有茶嗎?我吃飽了,想喝點茶……沒有的話……白開水也可以。」這種菜色應該沒有一般的老人茶,唉……我好想念東灣裡的那包龍井茶。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41SPWa0wNG

「是的。」男子聽到我的話,扯開笑容應著聲先離開了。「洛先生請慢用,我去取茶,一會便來。」說完,男子以倒退的方式退出了房間。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JfD0afxyrv

為什麼要用倒退嚕的方式離開?不怕撞到門嗎?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WLpe2ZvU5h

在他關上門後,我長長吐了一口氣。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najgZfr0Mf

終於可以放鬆吃東西了。一自在起來,我就覺得胃口再度覺醒,剛剛吃進去的好像是空氣,根本不算數,一整個飢餓都上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GvujvFz3e0

我用著自助餐的吃法,拿著食盤從桌頭夾到桌尾。跳過桌子中央的那一整隻烤雞、一大塊不知是豬還是牛的大肉排,還有一塊弄得像石塊模型的東西,上面都是鹽塊,看形狀可能是魚,鹽烤的什麼魚。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yaLXpOXUI2

實在不知道怎麼切割那幾樣肉品,索性就不拿了,反正盤子也放不下了, 早就疊疊滿滿的幾層食物了,我邊吃邊走回位子上。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c6cwncMOdy

剛剛那位男子說阿月告訴他們,只有我會留下來吃飯,帶我來時還吩咐他給我一間房間休息,是要我住下來吧?那靈.送大會應該會在半夜開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3T4ydAdNEr

叉著最後一口羊小排,思考著,「這樣的話,為什麼叫我六點半過來集合?」我咬著叉子碎碎念,把這塊羊排吃完也飽得差不多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NcCza1n8W6

「阿~~弄不懂阿!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把刀叉一丟,用手梳爬著頭髮,我還是想不出來阿月原本叫我六點半來是要做什麼?倒是讓我想吼來,剛剛領我來用餐,服侍我的男子,他的名字好像叫做……叫做阿瑟的樣子,阿月是這樣叫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a8dnFAAroN

叮~鈴~叮~鈴!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0sH40VFeIj

除了原本停在我右方的餐車,剛剛離開,疑是叫阿瑟的男子,又用倒退嚕的方式拉了一台餐車進來,上面佈置了一整套西式茶壺茶杯和一組中式的泡茶茶具。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Gwwi5HktPh

接在他之後,又有另外兩人也各拉了一台空餐中進來,奇怪的是,他們也是用倒退嚕的方式進門。他們真的不怕踩空,還是相撞嗎?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A0pNo4nYwM

「請問洛先生喜歡紅茶或是綠茶?」男子再一次用白布邊拭淨泡茶的器具,一邊客氣地問。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MwftBfohu6

「哦,綠茶好了。」另外進來的兩位男子,一位幫我收走用完的餐具、杯盤,另一位則是在清理桌上用剩的料理,一道一道移放至餐車上,打算撤走了吧。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AaD7tJOOdE

「對了,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5NFvB3AZ26

「請說,洛先生。」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LOD0ifgGwK

「呃……那個……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如何稱呼……你?」我有點尷尬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N7Vrepa3dn

「呵、呵,咳。」男子輕笑了兩聲,咳了一下,清清喉嚨才轉身向我行了一個近九十度的禮。「是蕭瑟疏忽了。敞姓蕭,單名一個字瑟字,琴瑟的瑟。洛先生叫鄉蕭瑟即可。」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IjanOLroKt

「哦,好。」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vwi8xAnOhU

大概是聽到蕭瑟的自我介紹,原本背對著我奴拾餐點的另外兩人也跟著停下手上的動作,一一轉身自我判紹。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z51uwgUGk7

「我是展雲,展召的展,白雲的雲。洛先生如果想再吃點什麼可以告訴我。」戴著膠眼鏡,陽光般很有活力的男子,笑呵呵的說。「或是先要飯後運動,展朓也可以奉陪。說著,他還擺起了招式來,忘記手裡正拿著夾子,這一比畫夾子就朝著我飛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32qeqf0RDL

在夾子飛到桌子一半距離時,另一位正好在收捨刀叉,馬上就著一刀一叉,攔截住了夾子,然後很自然地繼續收放到餐車上。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k9hChPcFDu

放好餐具的另一位男子,轉向行禮向我說聲抱歉才自我介紹說,「在下姓沈,也是單名一個讓字,禮讓的讓。喚我沈讓或是阿讓就可以了。小姐很少有朋友來留訪的,剛才展雲有點太興奮了,洛先生別介意。 」再一次鞠躬,也是九十度的大彎身。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AczBH5SBLc

他一台頭我才看清楚,原來是剛剛跟在阿月身邊服侍的,那對雙胞胎兄弟之中的一位。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JPfa4Fp4w3

聽阿月喚另一個為阿默,照這一位取單名來看,那一位應該也是單字,叫沈默吧。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QRc7tuXGaA

沈讓看出我的驚訝,也看出我的想法,噘著笑說,「另一位,他叫沈默,默守成規的默,如先生所見,我們是雙胞胎。」說完又接著去收捨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bKNKmuPe5B

「長得這麼像,不就常常被認錯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qPrGZvloAS

蕭瑟泡好了茶,端來過來,整好聽見我的低語。「不礙事的。他們極少同時出現,即使同時出現,分不清楚也沒關係,只要得出他倆其中一個人的名字,仍會有效果的。」蕭瑟將瓷杯放在我右前方,還特地將杯耳轉至我伸手正好可握的角度。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sqJFydavUk

效果?笑果?什麼阿,我有點聽不太懂他的話意。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655TPsnFGt

「洛先生,您可以試著叫他沉默看看,很有趣的。」蕭瑟大概知道我懂他的意思,利用遞茶的同時,他低頭在我耳邊輕言。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g7iINhe9GO

見蕭瑟眼帶笑,點點頭,一副要我試試看的樣子。「呃……」好吧,試就試,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咳、咳、咳,有點卡痰,清了一下喉嚨,我假裝叫錯名字。「沈……沈默。」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19fKONXZjR

「是,請問洛先生有什麼事情?」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kqWpjMRHry

明明是同一個人,同樣的行禮,作動角度好像有那麼一點不同,沈讓的眼神與說出口的語氣也和剛剛自我介紹時不一樣,他的周身散發出的氣質和氛圍也略有改變。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aIFtqtLFCs

變身之前的沈讓有一種講究精確到位,連身那股淡淡的輕鬆感也像是計算過的樣子,漏一分太多、少一點又不夠。然,變身後的沈默身上的輕鬆感瀉出的更多、更明顯,是一種朋友般的自在,他的動作像是觀察後的體貼。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tDBJoqxlpQ

變身後的沈讓,輕步慢動,移走到我左側,等待我的吩咐。「洛先生?」在抬頭詢問完後又微微的把頭低下。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dJha9AW1io

「沒……沒事。」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zt6fWxJIcl

聽見我說沒事後,沈讓疑惑地看了我一下,然後又在去收捨了。不過,在他要轉身之際身上的氣質又變換了原本,一股精銳的氣息隱現著,舉步時還送了一記冷眼給蕭瑟。雖只有一秒間,但還是被我不小心給抓到了,那眼神銳利得像是獵鷹,盯著蕭瑟,好像蕭瑟在他眼裡是一條小魚似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aGZLpncXJB

被盯了一眼的蕭瑟倒像是沒事般,幫我又倒了第二杯熱茶。「洛先生發現了吧。」一樣地,在我耳邊輕言說道。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NXl47uF4wX

「哦……好像真的感覺不一樣,我也學蕭瑟,側身在他身旁輕聲細語。「我覺得變身後的沈讓比較自然一點。」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t5qzln745k

「那就是沈默。」蕭瑟將指頭放在脣邊噓了一聲,然後又說,「洛先生也算是少數皆得出他們兩人的外人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qf1p1qNdox

「哦……」原本還好奇沈讓和沈默的事情,想要發問,卻收一支冷箭,是道冷酷的神光,我趕緊轉話題和蕭瑟打哈哈,「這什麼茶?好好喝哦……」拿著茶杯,喝了一口,裝作驚訝的樣子。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PcubhCGWHc

但,也不用裝,這個不知哪個高級品牌的綠茶……真的超好喝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UailKDISHN

「這泡茶名為夏夜初月。是利用春末夏初的月光來晒茶葉,並且收集剛入夜時青草上的露水一起烘培而成……」蕭瑟遞上一小盤餅乾,和剛才在沒空之間吃的不太一樣,之前那是圓且酥碎的,現在這是方的,表面上還有紫紅色的雲彩紋路。「這是莓果餅。」放下小盤,蕭瑟忽然補了一句,「搭配上夏夜初月正好……忘了一提,茶四分是用小姐五年前製的,六分是則是去年的新茶所調配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c83dx5Eli2

「噗!」嚇到我了,這茶是阿月做的?「咳、咳、咳。」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S8enjv0ZsH

「先生?」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bmStHC7qvP

「沒事。」好佳在我臨時摀了嘴,茶只噴在手上,擦掉嘴流下來的茶水。「阿月會做茶?」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eHXhVvmAQF

「是的。別館內珍藏的茶大多是小姐新手所製,每種茶口味都是獨特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DINR67n66Q

「不會連茶葉也是阿月自己種的吧?」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NicGMUjTlO

「以前是的……現在是交由在下負責管理了。」蕭瑟兩指在我的茶杯上輕輕搓動,撒了一點紫色的粉茉。「加了些薰衣草未,胝鎮定神經、讓人安適入眠的效果,可以幫助放鬆精神。」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JzvGQrcd12

「謝謝。」我試喝了一口,茶香依舊,多了點淡淡的花香和甜味,很淡。「這個餅乾……不會也是阿月開發的吧?」拿了一片,我分成兩口吃。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TELGwROUXU

「先生說笑了,這是沈讓隨手烤的小餅乾。」前方的沈讓忽地轉身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KLdXrZRKTc

「呵,呵,呵……」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yDM4jCwwQy

喝完三杯茶的時間,展雲和沈讓已經將桌上給清乾淨了,推著餐車離開,動作真的很迅速。copyright protection22PENANAyJdjqJbeE9

54.166.141.69

ns54.166.141.69da2
留言 ( 2 )

筱飄 - 好細膩@@
好棒!!就喜歡你的細膩😍😍
1 年前回覆

幾時茗月 - 謝謝你
1 年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