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校園
幽默
休息中
靈.未命名
標籤(Tags)
作者 幾時茗月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7272 閱讀
342 喜歡
28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靈.未命名
28 書籤
A - A - A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56
畫門 (月)
幾時茗月
Oct 21, 2017
1
5
29
7 分鐘
No Plagiarism!oUHqxmpMx6Hdesr2Q5luposted on PENANA

「是的,我是沈讓……好的,請稍待。」沈讓還是將話筒遞了過來,打斷了我的動作。「小姐,是鬼梨姑姑找妳。」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92K4Pj9ODN

「伽訶梨?」我疑問地向沈讓確認。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w2HeteAT17

「是的。」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ZIleaNg1SB

確定來訊者是鬼母子神伽訶梨,我才接過電話。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v2Eg6tzgid

『月,我略聞妳的事,還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4OgL2J0DD2

一接過電話,那端便傳來一句關心的問候,是慈詳的女子聲。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LDL6RVT7WL

「好不了,也不死不了。」我回言,淡笑。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JsNnIURib9

朋友的關心總是來得及時。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vfYL11v1E8

對了,我怎沒想到她,由伽訶梨前去,比華夜去更加地適合。何況她還是這兩個孩子的乾娘呢。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4pLPvDLpLH

黑色的紙飛機還停在半空中,我邊說著電話,另一手臨空反掌,黑色的紙飛機便跟著在空中劃了半圈,轉變成一隻紙鶴,手一揮,牠便含信而去,飛過壁畫。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auaYSTTJb4

『妳還真是一副天蹋下來,有人頂著的樣子,好個不怕死的口氣……』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TGkRslTXnx

「天,自然是由高的人擋著。」我輕笑兩聲,話峰一轉,轉到她的身上,「就像妳總是為了孩子們頂出一片天……一般。我若倒了,也還有人會接著……除非無慾無求,東灣不會消逝,靈.送不會滅跡……時間還在走,一切、一切都不會停止……」我暗示著。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6rXSgsv1Rg

『我怎麼覺得……妳好像把我給賣了,正在數銀子?』算算時間,信鶴也該到了。『等等,似乎有訊傳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J2LU1EOUoZ

果真,準時到了。「好。」我為接下來的反應呵呵地笑著。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ZhGj98E262

『月!』話筒微微離開耳朵一些距離,『妳這死小妮子,還有沒有良心阿!』電話那端傳來一聲薄怒,『妳……等我回來,我回來去向妳討理去!』隨之,一陣低語,風吹過的聲音,電話便斷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Actx4K0AMR

鬼姑神,鬼母子神是接近神職的鬼后,也算是頂層的鬼怪,她若出場,眾鬼怪皆都需禮讓,等於是眾鬼怪之母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RwUCrVgfPE

百妖夜行,對由伽訶梨來說只是走一走,散散步而已,跟去了,還要像走秀一般,在群妖鬼間套情套禮的,很不自在,所以一直來她都鮮少出現在百妖夜行之中。即使要前往夜市,也是自己另開一條便道,直達,然後在處理完事情後,悄然地離開。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eOWV864M8a

「小姐……」沈讓接走了話筒,略為不安地看著我,想要說什麼,是提醒我沈默的事,但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靜,做一個專業的魔的侍僕。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PImigr3g1Q

「沒事。我讓你們乾娘去了。」我要來剛剛那杯溫牛奶,喝了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8Sm2vNXM2N

「是。」沈讓眨了眨眼,眼裡的那一射擔憂終於消失了。「但,洛先生的情況不要緊嗎?」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qhCndKthxC

「阿默應是撐得到。」我一口喝完溫牛奶,「出發前,我給了阿默一道保命咒,若是真的有異況,荊軻匕首會帶他們回來的。」秦王會幫忙出面的,因為那是他的記念品嘛。呵呵。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rmlOFBfJRh

「多謝小姐。」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z0aV2FJ0rM

「謝什麼?」我輕輕地笑著,「謝我如此護短嗎?」對於來別館服侍我的孩子,每一個,我都不會讓他們因為我而面臨失去或死亡,除非那是他們自己選擇的。「阿讓,我這不是仁慈,我不善良,我只是覺得你們的生死終究應該要自己決定罷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OS3qghbJyI

「是的,小姐。」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lZ5GOLi3ua

「所以說,命不要輕易丟阿。」我反問了沈讓一句,「你知道,為什麼我令阿默去,而不是你嗎?」起了身,出了房門,沈讓跟在我後面。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l3avYdbIdC

沈讓與沈默的程度其實是差不了多少的,但若真的要比一比,沈讓還是略贏沈默一些。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u1vysLPDvn

「……」沈讓沒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走到前方,幫我開了書房的門。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mRnsxbdQfH

「還想不明白嗎?」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0AKb6JohrB

進了書房,我走到最內側的一個角落,那裡置著一個竹簍,簍裡插著數卷的布卷和畫軸。我從中抽了一卷白色的布卷,是一卷由麻和綿互織而成的布卷,不盡是全白的,是帶點灰色的灰白色布卷,約有我半個人寬的畫布,我拉開上方的繫繩,一個扯拋的動作,將灰白畫布向空中一甩,等到整個畫布被全攤開時,是一條約半個人寬、長約兩公尺的綿麻布軸。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UWDpu5bjJG

「拿畫筆來。」眼微閉,我思考著等一下要如何下手。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H6x5y5gLWw

「是。」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sW6d8cXwto

「藍子盒裡的……墨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7okLOPQZ9A

「是,知道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GQGeVekc0g

沈讓替我從書架的某個書格子裡,取出一個淡藍色的水晶盒,打開盒子端著過來給我。在我說出墨筆兩個字時,他便從盒中拿起那最粗的那支黑毛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ItdPGl1DSv

接過畫筆,提氣雙足一點,兩腳便離了地面,浮在空中,從畫布的最頂端,橫筆畫下第一筆,左右等距在中央處往內彎,在雙邊卻是直筆而下,到最底,「和阿默比起來,你的能力還勝他一些,為何卻派阿默前往,幫忙阿洛引出體內靈能和靈質轉換?」我把畫筆往後遞,沈讓接了過去。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2ZUnKIcBIl

「細朱砂!」一支細豪,鮮紅色的極細毛筆被放罝我掌中,沈讓依舊無言。「你少了一份『仁』,不是對別人的心,而是對於自己。阿讓,有決心是好的,你也一直做的很好,除了蓮,家裡就屬你最是絕意要做好魔侍者的角色,不要命也要做好。不,正確的說,你從未要過你的命……」我盯著自己畫作好一會兒,還算是滿意。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cocTD87Yl8

「當我得知是小姐接生了我和阿默,親自取名、安養至過了危險期才將我們送回本家時,我便希望有一天能被選上……」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f3BtTiPVWH

「你想是還恩情?」我又飄至畫布的頂端,從最上方開始書寫起咒和術。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rYHlmr3y3L

「不,最一開始只是好奇。」沈讓接住我下落的身子,「在見過小姐,開始陪伴小姐之後,在知道每年我和阿默的心絞痛時,都是小姐入夢來解化時,我便決定交出生命,做個真的侍者……但,不為魔的,只為小姐的。」咚的一個輕聲,沈讓在我身後跪下。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Uga69OehMz

唉,又是一個以死相隨的粉絲嗎?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p1D1vwjkrg

「我不喜歡這樣,一直一來都不喜歡……你懂得,蓮也懂的,為什麼你們還是要如此呢?」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1SeIeBah9e

「因為……因為……是小姐阿!」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33ueaE3oVP

在我寫完咒文後,轉身,沈讓沒有因為我的挑眉和微怒而起來,只是將筆盒往上舉,讓我把筆放回去。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YlRCmm8GHA

「不,我和蓮並不完全相同,小姐。」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WItbrHMCZV

「哦?有哪不同?不都是不要命了嗎?」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R3Zli90lyV

「蓮是自小便跟著小姐大的,他和我提過,從他跟著小姐那天起,便決定不論上天入地,甚至是化為無,都會伴在小姐左右,若是小姐入了魔他便跟著入魔,若是小姐變妖了,他便會練成妖,因為小姐是他唯一的親人。」在我經過沈讓身邊後,他才起身,將筆盒放回原位。「而,我只是……只能在有限的生命,做為人類時,為小姐頂命……如果,未來兩人要犧牲,我希望阿默能夠留下命。」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bxg29Cphj7

「你的意思是把我當吃命的主人了嗎?還是,你認為阿默的命……他需要你來替他保命嗎?若是需要失去一個人,那也不會是你,別忘了,你紅鸞已入住,爾今往後你的顧忌只會增多,不會少。」我拍拍沈讓的肩,「我在人間的好朋友不多,我可不希望我的的好友每天都要試想著自己的丈夫明天可能沒命的情況。」在沈讓的心口處畫個咒,帶入點靈能。「去沒空之間睡吧,在阿默回來前,就在那呆著吧。」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SfQlqh2cU2

「小姐……小……姐。」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8L577nh7IP

「去吧。你得傳點力過去幫忙……」走出書房,我阻止他繼續跟著我。「命,自己的自己要負責,誰都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3UmjWwWmNf

忽然想到,我只顧著唸他,卻忘了吩咐。「將那幅畫門收好,交待小緗,待阿洛回來,讓她把畫給送去……困了,去吧,做完事就去沒空吧。」我擺擺手,讓他離開。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tGuj1VB47v

「是,小姐。」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6fhcmoAEwj

「哈~呼~~」打了個哈欠,我自個回房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tzdQT9mPwa

入魔,還是修妖呢?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50QAkSvWWD

只會說嘴他們,我面對自己的命,倒是軟弱了點阿……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r3SJff7QTE

我是不是也要為自己未來的命,做個打算了。copyright protection29PENANA9ndme6wBW2

54.198.205.153

ns54.198.205.153da2
留言 ( 5 )

幾時茗月 - 哪一個?(一直對角色設定很煩的作者

10 個月前回覆

筱飄 - 伽訶梨😳😳
沒有注意到回覆😵😵
10 個月前回覆

幾時茗月 - @筱飄,最近發懶,放文......明明就有存稿,就是懶

10 個月前回覆

筱飄 - @幾時茗月,😂😂   我也懶懶的😳
10 個月前回覆

筱飄 - 每次看到新的特殊角色出現都覺得很新奇😳

10 個月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