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彩禪(合著)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櫻雪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58 閱讀
0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彩禪(合著)
2 書籤
A - A - A
#3
第三章 愧 疚
櫻雪
Nov 8, 2016
0
0
37
9 分鐘
No Plagiarism!7a9upaE0gLUkm4TJlFLdposted on PENANA

來到保健室,一個在學校中,我比較喜歡待的地方,也是少數在逃課時可以待的地方。環顧室內四周無人在內,我便躺在其中一張病床上。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sgtbpKJTv5

基本上這一刻,除了校工,和少部份老師間中經過外,保健室內外都是寧靜的。我喜歡這種寧靜,這種寧靜不會使我感到孤獨;相反,當身邊都擠滿人群,但沒有任何人真心想關心我,跟我分享任何事時,反而讓我覺得孤寂,孤獨。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GDfP7E0MEh

我閉上眼睛,腦袋中不經意的想起前世的事;於我心中,除了星彩之外,還有兩個人,經常出現我的腦海中,一個是張姬,另外一個是黃皓,兩個是除了星彩外,我所虧欠的人,我對他們的債,即使經過千秋萬世,也還不了。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yzBUDvEZaq

想起黃皓,就想起今世所讀過的歷史書,而每次讀漢朝時的文章,至三國時期的文章,我也要忍耐著想放聲大笑的衝動。不知為何,現代的史書,總喜歡把一個朝代的滅亡,皆要在宦者身上算上一筆?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cDGGP5qyZV

或許前世是三國時代的人,所以特別留意關於三國的事,但讀過陳壽所著的三國志,當讀到我漢的內容時,只能套用現代人的話:「信他一成,雙目失明。」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DGyTwGywsd

黃皓,現代歷史指他是由陳祗推薦而進宮成為宦者,但實情卻相反,他是我前生在童年時開始,唯一待我最真摯的摯友;他會偷吃我的茶點,看到美食時,他真的會口水直流;由小時候,到青年,到繼位,到成位亡國奴,他是少數從沒有在我面前,戴上面具對待我的人之一。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O0MpVqUzp5

可惜,他被人賜死時,我沒有能力保護他,我承認,那一刻我懦弱了,看著黃皓的眼神、表情,我情願他帶著怨恨的眼光望看我,我情願他開口咒罵我,但他沒有,他反而帶著笑容說出安慰我的話,這使我更加……或許陳壽寫我是一個懦弱的人,也沒有錯!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0CIGixMI6M

不想再想下去,只想好好的小睡一會,但室內燈火通明,閉上眼也不能為我帶來寧靜的黑暗,於是提起手臂,想借助手臂把室內的燈光遮掩,但進入我雙眼的,並不是我預期中的黑暗,而是我右手掌背上的疤痕。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EKscDYScvl

看著這一道疤痕,使我想起另一個人——小紫,一個性格跟張姬有幾分相似的女孩。原來的張姬,開朗活潑,對任何人都誠懇真摯;可惜她嫁給我後,因為我的身份,我的性格,我身邊的大臣,令她慢慢變成一個不多說話、多疑的孩子,即使面對著他的兄長張苞,她都會在心中築起一幅又一幅的圍牆來自我保議。讓她在星彩死後,代替她姊姊來伴隨我,是我人生中,最錯的一個決定!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pjmbJhCDR1

但她對我無怨無悔,她只是對其他人變得猜疑,但對我,仍然是真摯的。每次我向她懺悔,對她說不該把她帶進宮時,她也會反過來安慰我,對我說:「能待在皇上的身邊,妾身已是最幸福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JRDsyW0kE6

就在我想起他倆時,我聽到在寧靜的環境下,出現了一把跟周圍環境格格格不入的腳步聲。一步,一步地,慢慢地靠近保健室;這腳步的聲音,由遠至近,而且彷佛是刻意放輕腳步似的,但還未到門外便停止了。會有這種步行方法,又會特意來保健室找我,全學校只有一個人,就是她!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7iQAvuyoG4

我對著門外的人說:「小紫,是不是你?」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J6o6i7nULf

門外的人帶著有點內疚的語氣說:「豪,你的手還痛嗎?」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Wv6zXFwX0a

我坐起來,睜開雙眼望向門外,但門外空無一人,只看到走廊燈光下的一個倒影,我相信那倒影的主人就是小紫,只是她不敢走進來,我刻意放輕鬆的說:「這點小傷不算甚麼。」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47tVHYpgn6

她仿佛聽不到我的說話,只是不斷地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從她的聲音,誰也聽得出,現在的她一定哭成淚兒。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l7dJdwRAqD

我打斷她的說話,溫柔地說:「無需要再道歉了,這點傷比不上次我踢足球時受的傷。來,別哭了,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Qm8WW6Cs4C

把受傷的手藏在背後,然後向她走過去,看著這個身形嬌小,高度只及我肩膀的女生,面對著她,即使生氣,也只是一會兒,過後,我已經忘記了當天她傷害我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D8J73r5tHt

只是當天同時間內發生的一件事我忘不了的,我終於忍不住開口說:「我受傷害,不要緊,但我討厭你自我傷害,平常你怎樣無理取鬧也好,我也可以接受,但你要是自殘的話,這是我不能忍受的事之一,知不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A2AOMNkDoK

小紫她抹去淚水,並勉強笑著點頭。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he7qb4wNwA

她說:「但你從小時候,每一次睡著,都會說著夢話,而每次的夢話,說得最多的,就是那個叫星彩的女生,然後就是皓和張姬!」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paJ9hMAngh

我自辦的說:「這只不過是夢話罷。」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QRkqF6eZJC

她有點激動地說:「我知道那不是單純的夢話,我很害怕,只要你找到她,你便會離我而去!就像那一對自稱是我父母的人一樣,狠心地把我拋棄到孤兒院外;而孤兒院的人又把我拋給兒童之家!在兒童之家內,只有你對我好,院舍的那些人,學校的那些人,都只把我當成生人物近的怪物。只有你,不會因為我眼睛和頭髮的顏色而遠離我,討厭我。我每次被人要求離開,到另一個兒童之家,也只有你願意陪伴我,保護我!」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K1RRr2WXQt

我理解她的心情,只因左右眼不同的顏色,天生銀色的頭髮,令她從小就飽受欺凌和岐視,欺負她的,不止普通人,就連那些所謂口說喜歡兒童,愛護兒童的人,也把她當成是是一個汽球般,拋來拋去。而我,實在看不過這些所謂現代人,他們經常口口聲聲說甚麼廿一世紀,但發生在他們身上時,便迷信得不得了,只要小紫在,即使只是發生一件細小如芝麻綠豆的事,也會歸疚於她的眼睛和髮色上。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ygDhpV3Zik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nPQo0LwoD
我輕拍著她的頭,安慰她說:「小紫,放心!我不會離你而去,於我而言,你就是我的親妹妹。」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h9bBAQHOQr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Ubzxc8ufR
小紫滴沽著說「我才不要當你的妹妹!」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rAsisTloQb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lgGkwXsSI
聽到這句話,我想反駁,但是,唉~~沒辦法,小紫她是我今生其中一個重要的人,我無奈地說:「小紫……算了,不要再說了,我們回課室去吧。」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RorvGQqJQI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V5ZLu0w0o
小紫聽到我的話後,她帶著一點點怒氣地說:「我不想再回去,裴瑋玲那班傢伙們對你說的話我都知道了,回去的話,只會讓我想捧她們,幸好我之前已經把那個裴瑋玲嚇個半死……」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48SfJs6rgW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YjlxQyGlN
我就是知道小紫的性格,亦知道星彩,即是瑋玲討厭我,因此我才裝著對她毫不再乎,裝成她身邊一個沒甚麼交流的同班同學,而且小紫跟本不知道,星彩就是瑋玲,我強忍著怒意說「你說甚麼?你對她幹了甚麼?」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SIwl0Yemn5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s8N9tk6Wd
我的雙手抖震,雙眼對望著小紫那一雙異色的眼睛,一隻綠色,一隻藍色的眼睛,腦海需然有一點混亂,但仍然不斷告訴自己:「冷靜,司馬豪,你不可以再跟上一次一樣,向小紫發脾氣!冷靜!冷靜!」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xeuZKaQaUH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68U5To6pp
此刻的小紫,她臉上流露出已有五年多沒見過的笑容,就是裝著開朗的笑容!我知道,每一次她流露出這種笑容,就是跟內心相反,她不是快樂,而是受傷到頂點了,而且,是傷得很痛。而看到她這種笑容,我的怒氣已經俏俏地、慢慢地散去。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TYPLeydkZu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AnOVVFtB0
她笑著對我說:「我就知道,你口中所說的星彩,跟本就是裴瑋玲,從你不惜一切都要轉來這間中學開始,接著來到學校後的所有行為,都讓我猜到,你已找到她了!」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gScMddLsA8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9tqXCUiJQ
我從來就知道,小紫的觀察力跟我一樣強,甚至乎比我更強;她跟我一樣,從小為了保護自己,不得不學懂觀人面色去對答,去做事。但我萬萬想不到,她竟然能夠從我日常的行為中猜中了。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x7n277dXi7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xWDr2xQ8X
我不作否認,強壓著內心剩餘的怒火對她說:「即使如此,你也不可以這樣對待她,你這樣做,於我而言,跟你自殘一樣,都會使我憤怒……」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Eb6tWk2aF1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DxDstz7Wb
我還沒有說完,小紫便輕吻向我的唇,然後離開我的身旁,走到保健室門口,用認真的語氣說:「司馬豪,我跟本不會當你的妹妹,我要當你的女友,不!我認為,我就是你的女友,我不會把你讓給任何人!即使現在,你承認裴瑋玲就是你的星彩,我也絕!對!不!會!退!讓!何況她跟本對你不好,對你不好的人,就是我端木柴姬的敵!人!可惜人家又不願意讓你傷心,所以呢,小紫會嘗試忍耐她,但她的兩位好姊妹,人家就……嘻嘻,哎喲!人家還沒有想到該怎樣做喔!」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FVUSI75tAF

她一邊說出這段話,一邊轉換語氣,由認真轉成俏皮,讓我無言以對,小紫知道我的底線,她每次總會避免觸及我的底線,而做出她認為合理的事,即使那些事,在其他人眼中,是不可理喻,是不能接受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C8N0aV8oSq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ekBEieyAX
看到我那無奈的表情,她背著我,用裝著開朗的語氣說:「豪,放學後去柔道班前,陪伴我去染髮吧!我的頭髮,又開始現出那該死的銀色了。」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vxCC1yX3JC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5ulJWnhNv
背對著我,一邊把玩著頭髮,一邊抬著頭望向天的習慣,就跟星彩的妹妹——張姬一模一樣,每次看到小紫這樣的背影,也使我不禁把小紫和張姬的背影重疊!我承認,我是把對張姬的一切,包括愧疚,都一一投射在小紫身上。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29LGBegJb
4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RpMt44IDF
copyright protection37PENANA5oyZgg7mKH

54.80.58.121

ns54.80.58.12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