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彩禪(合著)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櫻雪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57 閱讀
0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彩禪(合著)
2 書籤
A - A - A
#5
第五章 保護、重視
櫻雪
Nov 8, 2016
0
0
38
9 分鐘
No Plagiarism!UCmtiMIhylA2btajOQIDposted on PENANA

我站在保健室的門前,看著小紫慢慢地走到走廊的盡頭,看著她抬頭凝望著天空;從小時候開始,她己有這個小習慣,就是她每次傷痛過後,她會用緊定的眼神來望向天空,然後在不發聲下,用唇語說出她要說的話,仿佛在告訴住在天上的神,她不會這麼容易服輸,不會就這麼簡單被打倒!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x7xDmhmJJW

就是這個小習慣,讓我把張姬的身影跟她重疊。無論是前生的張姬,今世的小紫,她們都是不會輕易向失敗妥協的人,跟我完全是一個相反,一個在歷史上的失敗者。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SEzf8R1Q9z

課後離開學校後,我倆一同乘車回去元朗,在沒有太多人的西鐵車廂內,閉上雙眼聽著一首我喜歡的音樂,而小紫則輕倚在我的肩膀上。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cKBndMG1Cp

我相信,在其他人眼中,我倆會是一對小情侶,有時候,我會覺得人類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相同的一個動作,會因為年齡而給人的感覺不同;在我們仍是小學生時,周圍的人會認為我們是兄妹,一個疼惜妹妹的哥哥;到現左,別人會認為我們是一對小情侶;當看到對方是公公婆婆時,大家又會說出羨慕的說話;反而對方是成人的話,大家又沒有任何感覺。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EaxcNUt9Ed

就在我想著的時候,我感到肩膀上的重量沒有了,像是提示我目的地已到達。睜開雙眼,與小紫一同在朗屏站下車後,在站內的洗手間換過衣服後,我們便出發去髮形屋了。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6wRFL0xNQG

染髮過後,小紫亦回到體育館練習空手道,而我,則先行回到兒童之家。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n2qZqDM7Eo

坐在床上,我正在思考著前途,因為還有一年便年滿十八歲,按照規定,我必需要搬離兒童之家,現在是球會青年軍的我,如果成功簽約成為職業球員,按球會規定,我可以選擇搬進球會宿舍,但小紫呢?她還要留在這個所謂的家一年,我應該怎麼辦?我不願意破壞我對她的承諾,但我的積蓄、球會的薪金又不足以應付學費及房子的租金,放棄成為足球員當個普通的上班族?又使我沒時間在正常的學校上學,亦代表著我要離開星彩身邊……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xjz4wmZZwD

就在我為一年後的事而發愁時,我的房門被打開,而進來的人便是這個兒童之家的所謂父母!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dCa5hW5PJV

他們會主動進來,經驗告訴我,準沒有好事。果然,他們進來後,那個女的先說:「我是來提醒你,還有一年,你便要離開,最好,你把那個掃把星都帶走!」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v7YW7oATwf

而那個男的,雖然不發一言,但他的表情卻告訴我,他跟本不想看見我們,要不是政府及保良局的強硬規定,他必定會把我倆趕走。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i3zR75e74K

面對他們,我不會因這些話而動怒,我只是提起左手,作出請離開的動作,硬裝出無感情的表情請他們離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KhnUmFRsuA

在他們離開前,我淡然的說:「剛才的話,要是你們敢向小紫說,我不敢保證,你們的寶貝兒子會在你們面前,幹出甚麼事來,如果明白的話,請你們離開這個房間,謝謝!」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n0ImXPLxIh

聽到我的說話,他們臉色一沉,不發一言的離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M1klSsq7zv

在他們離開後,我繼續思考一年後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SkNffaV6Cq

「咯咯!」思緒被拷門聲中斷,抬起頭,不經意的望看窗外,發現已經是晚上。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G0qpmne7UX

打開門,看到的正是小紫,她拿著兩個在外買的飯盒進來。看著門外的飯桌,其他住在同一屋簷下的人,正快樂地用餐,而只有我倆,要躲進這間小小的房間內吃晚飯。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oHZJ3SctZM

直到小紫回到她的房間睡眠前,我倆都沒有說過一句話,這並不是我們之間發生問題,而是我們不喜歡在這個不屬於我們的地方說話!一切無需要說出口,我們只要一個手勢,一個動作,就會清楚對方想要的是甚麼!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ZR6M7lX2rz

翌日的早上回到學校的我,剛踏進校門,便被學校的老師叫住:「司馬豪!訓導主任要你到訓導室,想和你談談有關你和端木紫姬的事,你現在去訓導室吧!」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s8zTxVhM3c

我和小紫的事?如果是兒童之家的問題,應該由註校社工跟進,而不是訓導主任負責的,難道是上星期課室內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KsTKcWCoqB

踏進訓導室,訓導主任錢老師已坐在他的辦工桌前,我坐下後,他便對我說:「相信你應該估計得到,我是什麼事找你的。」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aptgcBC9E3

我試探地說:「請問張老師,是不是上星期發生在課室內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I7ci0Kehxh

他輕輕點頭,用凌勵的眼神望著我,然後把顯示屏轉向我, 而顯示屏內, 正在播放小紫誤傷我的影片。他用審問的語氣說:「我想聽聽你的解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tiKn2WjEkJ

我裝出真誠的眼神,及裝作無辜地說:「那只是件意外擺,因為我們在校外有一位朋友,是一個劇團的成員,他邀請我們參與,看看我們對畫劇有沒有興趣,所以當時我們只是在彩排及希望可以剋服在人群面前表演的緊張罷,只是最後,我們都不知道為何美工刀的安全鎖鬆脫了,亦因如此,端木紫姬才不小心弄傷我。」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gv9KMllovZ

「真的是這麼簡單?如果如你所說,你們的演技也十分精湛呢,但是,你們為何要拿美工刀,而不是其他道具?例如間尺、書本,又或是套了蓋的筆?」顯然,錢老師他在質疑我的解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se6Ew7oKpV

我仍是一臉誠懇,眼神充滿歉疚地望向他說:「對不起,這是我們一時疏忽,沒有考慮到安全的問題,以後我們會注意的。而且因為我們的不成熟,事前沒有跟同學們溝通,而衍生此一次誤會。真是十分抱歉。」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2SeMfgIzV3

看到錢老師流露出滿意的眼神,雖說這一關總算是誇過了,但是誰把那天的事拍攝下來,還要上傳到網絡?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jczsWlOiJj

跟據拍攝的角度,拍攝者肯定是我的同班同學,但究竟是誰,我卻毫無頭緒!我只是希望不是星彩便好了。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ibypP4wePV

剛回到課室,只見小紫呆呆地站在黑板前,而我輕輕地喊她:「小紫…」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aROoE4FnEA

聽到我的聲音,小紫轉身望著我,雙眼慢慢的滲出淚水,她強忍著淚水說:「豪……」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qXNZqJkf24

終於,小紫已經忍耐不住,她崩潰了,她依在我胸前哭泣著!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zkf7J5bgk0

而同一時間,一個映像進入到我的雙眼--在課室內的屏幕上,正放映著上星期的事,而我,則環視著整個課室,希望找到這件事的始作俑者。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buS0Tw5yTJ

在瀰慢著一片死寂的氣氛下,只有一個人,流露著勝利者般的笑容,她就是游梓清!她,就流露著勝利者般的笑容,仿佛想全世界都知道,這件事,是由她所策劃般。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9kGWk7GFmI

我輕撫著小紫的頭說:「小紫,就算妳在別人面前哭,人家也不會可憐妳的啊。」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JV3Z2N5e3p

小紫抬頭望向我,她的眼神跟我接觸,而這一刻,我用唇語跟她說:「我會保護你,我會讓使你受傷的人,得到應得之後果!」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efT7fNDkmw

雖然看到我所說的唇語,但是小紫仍然難以平靜下來,但我既然向她作出承諾,她也只好回到座位上,靜靜地坐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4vRKsbS9Re

而我,則拿出手機,偷偷的發出一個短訴,然後,亦靜待接下來的課堂。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RB9VAcIFqL

放學的時候,我看到游梓清邊哭邊找星彩,看到她哭得比小紫還要厲害,我就知道,我的行動成功了。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4F1YMhMpC8

而我,亦跟小紫離開課室,在途中,小紫一臉不解的看著我,我用唇語說出三個字:「查子俊!」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WGEOr70jgR

小紫仿如大悟,然後輕輕地唱著一首我最喜歡的歌曲:「在萊茵河畔,貝多芬的悲傷在躺佯,詼諧夜晚,遺留在波恩城的淚光,維也納,推開窗,風景卻如此委婉,黑白琴鍵上,譜寫華麗的樂章……」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y8sI33UMIl

享受著小紫的歌聲,我跟小紫二人慢慢地離開學校;而我,由於今天有足球比賽的關係,因此小紫跟我一起去到比賽場地--九龍仔公園足球場。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yN0zMNQyds

而在球場上,有一名金髮白人向我們走來,他用純正的廣東語跟我們說:「豪!結果滿意嗎?」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Ha9lYAsYUI

「十分滿意!報酬……」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QsQiaUl5G4

在我還沒有說完,他便插口說:「可樂一罐。」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qeSrNEeEdr

小紫聽到我們的對話,忍不住說:「如果讓那個游梓清知道,她的事只值一罐可樂,我想她必定會被氣得死去活來。但豪啊,你和子俊這樣對付她好嗎?她是裴瑋玲的好朋友啊!」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7UBgfAQIyK

我不俏地說:「除了你們和星彩之外,暫時沒有任何人,可以讓我身邊人受傷而安然無恙,即使那人是她的好朋友。」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qodhHnc3sS

而站在身旁的子俊,他則一臉不解地說:「夠了兩位,又星彩又裴瑋玲,讓我這個電腦天才都混亂了!時間也差不多,豪,我們快去更衣室準備比賽吧,嫂子則在這兒等會吧!」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8S60jUEyyR

我正相澄清時,小紫已搶先一步說:「子俊你每次叫我做嫂子,不知為甚麼,我都覺得十分動聽呢!那麼快點去更衣吧!今天的比賽,也要勝出喔!」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ZGLBW1bNJK

他們二人一唱一和,我只有無奈的走進更衣室去。copyright protection38PENANAxa9LsQ8EUB

54.80.58.121

ns54.80.58.12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