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往知來(卷四)─河洛造神之開閩三祖 - 3-4、「民意」到「民粹」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戰爭
已完成
鑑往知來(卷四)─河洛造神之開閩三祖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甘仔轄‧鰲峰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635 閱讀
0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鑑往知來(卷四)─河洛造神之開閩三祖
2 書籤
A - A - A
9 10 11 12 13 14 16 17 18 19 20 21
#15
3-4、「民意」到「民粹」
甘仔轄‧鰲峰
Mar 23, 2017
0
0
19
11 分鐘
No Plagiarism!yhUnXoUh2NExe6biZmaSposted on PENANA

「原來他就是泉州刺史王審朝潮啊。幾年前,聽說他替泉州百姓,除掉那個貪官廖若彥。真正是了不起哦。啊想不到,原來伊王審潮,也是咱河洛人哦。而且跟咱樣樣,也是從光州固縣來的哦。這樣算起來,咱都是自己人咧...」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fCmkV0EwR
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uc9UQkZ6Y9

「是啊!是啊。咱河洛人就是了不起。咱河洛人,自古以來就是出能人。就像開漳聖王陳元光將軍一樣。自從聖王公開漳州,將咱河洛人帶來閩南。現在閩南的蠻獠,都不敢再做怪了...」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SQTzoQGVf
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3wqXUomOGo

「啊現在的泉州人,原來是幾年前,跟咱一樣從光州固縣來的義軍哦。今日,我才知道這件事。即然都是中原河洛人。現在泉州河洛人,在閩南被人欺負。啊咱漳州河洛人,怎能眼睜睜不管。這樣說不過去啦」...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ClWRr79rtk

聖公廟外的大土埕,當王審潮長跪,虔誠的朗聲祝禱,捻香祈神。黑壓壓圍觀的漳州百姓,已開始議論紛紛,流言傳佈,宛如風生水起,民意漸漸成形。「聖王公啊~~咱河洛人就要助咱河洛人,咱固縣人就要挺咱固縣人啊」尤其得知王審潮與泉州河洛人,亦同樣來自光州固縣,同是來自中原河洛人。且見王審潮對聖王公的叩首祈求,講至最後已是涕淚橫流。此時漳州百姓,就算鐵打的心腸,見自己的固縣鄉親,見自己的河洛手足,遭受苦難,又怎能不感同身受。正是開漳聖王陳元光,不但是漳州百性,共同崇拜的神明;亦是漳州百性心中,共同的祖先。簡言之,對開漳聖王陳元光的信仰,早已深植每一個漳州人的心中。因而對漳州人而言,聖公陳元光,也就有如自己的一部份一樣。而王審潮涕淚橫流,長跪祈求陳元光。。雖說王審潮拜的是神,求助聖公陳元光祖先。然這看在漳州百姓的眼中,事實上,卻是有如泉州刺史王審潮,長跪廟口,口口在向他們祈求,向他們求助。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kXxtRoORuM

「聖王公啊~~咱河洛人,不能在閩南寄人籬下,任人打殺啊。咱河洛人要硬起來,自己當家作主啊」「聖王公啊~~你的眼睛要睜亮啊。千萬不要眼睜睜的,讓咱河洛人在閩南,被欺凌糟蹋,被趕盡殺絕啊」聽得王審潮口口聲聲,對聖王公的祈求,怎能不句句宛如針刺一樣,打動漳州百姓的心。畢竟二百年來,自從陳元光率領漳州人的府兵祖先,來到閩南征伐百越,屯田開墾。此後一代又一代,漳州河洛人,置身四鄰言語異聲的閩南,亦始終有若一支流落蠻荒邊疆的孤軍。屈於人之下,處處委屈求全,宛如寄人籬下;處境亦不能不說不艱困。於是就在王審朝叩首涕淚,口口聲聲的祈求下。開漳聖王陳元光,沉睡了二百年的英靈,終於開始慢慢的甦醒。因聖王公的魂魄,就在每個漳州百姓的內心之中,開始慢慢的串連起來。由每一個漳州人,自我意識的投射,漸匯聚成了一個連結所有人的巨大共同意識。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1xjsvdQS2x

「民意」的驅動,只是個開始。古人有言「民意如流水」。但要整治高高在上,掌握權勢的狗官,民意如流水還不夠。若樣讓狗官臣服於我,遂我所願,那就須得加火添柴,將這民意的流水給煮沸。即將「民意」推向「民粹」。爾後,再將狗官丟入這鍋滾燙沸水的「民粹」當中,燙得他就像油鍋裡的豬,皮開肉綻。如此一來,就算再高高在上的狗官,那也非嚇得魂魄懼散,跪地求饒不可。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gFScwkkFMO

「民粹」也者。即以單一的意識形態,煽惑群眾的思想,鼓動其集體情緒,進而掀起激進行為的狂熱。意識形態越強烈,則人在集體情緒的感染下,置身民粹中,越加的盲目與喪失理智,且與現實脫節越遠。當「民意」形成了滔滔洪流的「民粹」。則這夾帶群眾集體狂熱情緒的「民粹」,恰就有如一條鋪天蓋地的毒龍。於是當個人,置身民粹的群眾當中。恰就有如個人騎於毒龍背上,立刻權力自我膨漲,感覺自己的力量倍增。乃至能扭轉天地,無所不能。甚是因個人騎於民粹的毒龍背上,群眾稀釋了個人的罪惡感,所以個人所做所為,亦再不會有罪惡感。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06LyzDWovq

民粹的毒龍,翻江倒海,噴灑意識形態的毒液,不從我者死。渺小的個人,如何膽敢對抗民粹的毒龍。於是見民粹的毒龍,鋪天蓋地而來,渺小的個人,為保身家性命安全,亦只好選擇加入狂熱與集體情緒的民粹之中。正是二十一世紀的民主台灣,無論政黨或政客,無不個個擅於操弄民粹。或利用傳播媒體,或利用網際網路。極盡煽惑鼓動之能,藉著狂熱集體情緒的民粹,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政治翻轉,或所謂「成王敗寇」的轉型正義。而來自二十一世紀民主台灣的顏程泉,耳濡目染下,豈又怎會不知「民粹」之厲害。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awYtYuHPnK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Hr2ltKKeZ
聖王公的魂魄,沉睡二百年後,終於甦醒。「聖公啊~河洛人要挺河洛人啊。你要睜開眼....」就在王審潮的叩首泣訴,祈求聲中。聖公廟前的大土埕,黑壓壓圍觀的漳州百姓,已是人人感同身受,情緒沸騰。一個巨大的陰影,就這麼在漳州城成形,且恍若鋪天蓋地的烏雲般,不斷向四方擴散。鋪天蓋地的烏雲所籠罩之處,頓是漳州城,風雲變色。因為那是幾千、幾萬、幾十萬漳州河洛人,內在自我意識的投射,藉著開漳聖王陳元光的信仰,彼此意識識串連,情緒集體互相感染;而形成的巨大力量。所以甦醒後的聖王公的魂魄,集數十萬人而成,其鼎天立地於漳州城,何以巨大。甚至置身廟前大土埕的顏程泉,都感到受到聖王公,神威凜凜的威武氣勢;幾壓得讓人喘不過氣,卻又血脈噴張。圍觀百姓的情緒既已沸騰,於是顏程泉知道,是自己該出手的時候了。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mDpfQVAbBm

聖公廟口的大土埕,但見顏程泉置身黑壓壓的群眾間,握緊拳頭,即對圍觀的漳州百姓,喊口號般的高呼:『各位漳州的鄉親父老,咱河洛人的兄弟姊妹啊。河洛人要挺河洛人啊。聖王公,若有靈驗,絕對不會讓人欺負咱河洛人的。汝說對不對啊!』。問聲才出,情緒沸騰的群眾,無不異口同聲,震天響的齊聲回:『對哦』。民主台灣的選舉造勢景象,鼓動民粹,煽惑群眾集體情緒的戲碼,就在顏程泉的言語操弄下,在漳州城聖王公廟口的大土埕上演。事實上,這種置身狂熱的群眾之間,站在萬人之前,以叫囂的言語,鼓動群眾情緒;並以意識形態互相激盪的集體歇斯底里,就像吸毒一樣,還真是會讓人上癮陶醉。無怪台灣的大小政客,對於煽動民粹,樂此次不疲。而民主台灣的百姓,對於沉溺於民粹,更是有如參加嘉年華狂歡派對般,總是盲目而狂熱。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ZCsLa2o6qU

至於鼓動「民粹」,最最有力量,最有效的,無非就是就是能直接,去觸及每一個人內心自戀,與自我意識的「我族義識形態」與「我族中心主義」。於是乎,顏程泉煽動漳州百姓的集體情緒,自當也要從「我族意識」上,大做文章。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xBrw4q0Mfo

『咱河洛人的鄉親父老,兄弟姊妹啊。泉州的河洛人,站在最前面,正在為了咱閩南的河洛人,跟福州人相拼相殺啊。若是泉州的河洛人,被殺死了了。再來范暉那些福州仔,就會來殺漳州的河洛人囉。泉州的河洛人,是犧牲自己站在前面,在為漳州的河洛人拼命啊。聖王公‧若有靈驗。聖王公,甘會眼驚金金,放泉州河洛人的死活不管。汝說會不會啊?』一語方罷。漳州百姓,群起響應:『不會哦』。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wC1WSSRs3t

『鄉親啊,聖王公,既然最守護咱河洛人,不會讓咱河洛人被欺負。那為何聖王公的子孫,陳刺史卻放咱泉周河洛人的生死不管啊。汝說這樣陳刺史,對不對啊?』順水推舟,利用群眾的群情激憤,顏程泉逮到了機會,即劍指陳刺史。但聽得漳州百姓,響徹雲霄,群起高呼:『陳刺史,不對哦』。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O35hOfjdlJ

『鄉親啊。既然陳刺史,這個做子孫的,無情無義,毋顧咱河洛人。這樣他還有資格,做聖王公的子孫嗎?鄉親啊。既然陳刺史,無血無淚,違背聖王公的情義跟旨意,放咱河洛人的死活不管。現在還假病躲在家裡,不肯出面。這樣,我們就替天行道,去陳刺史的家把他拖出來,替聖王公好好教訓,這個不肖子孫。汝說好不好啊』公報私仇也好,私報公仇也好,總之高高在上的狗官陳刺史,讓顏程泉不爽,那他就該死。煽惑民粹之聲,漳州百姓,無不人人臉紅勃子粗,激情狂喊:『好哦!好哦』。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7SlypqZqcf

聖公廟前的大土埕,經得顏程泉的一翻鼓動煽惑,火上加油。這下子,那個不願接見王審潮,且讓顏程泉感到不爽的陳刺使,可真的要倒大楣了。而且也無需顏程泉動手去教訓陳刺史。因為聖王公的魂魄,已甦醒。聖王公自會出手,替顏程泉,去教訓陳刺史這個不肖子孫。這不,廟口的大土埕,已然有情緒沸騰的漳州百姓,從聖公廟中,抬出了開漳聖王陳元光的神像。爾後,開漳聖王陳元光就這麼坐在神轎上,被群情激憤的群眾,前呼後擁,一路吆喝,抬往陳刺史的府邸。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OJSPFKIwcM

聖王公的魂魄,巍峨如山,身穿鎧甲戰袍,腰繫長劍,頭戴閃閃發亮的鐵盔。一身英姿勃發,神威凜凜,宛如鋪天蓋地的烏雲般,巨大無比的,立於漳州城中。一個俯身,聖王公已然從聖公廟前的大土埕,一個拳頭,擊打到了半個城遠的陳刺史的官宅府邸。且聽得聖王公,如雷聲霹靂的怒吼斥責。就見陳刺使的府邸外,憤怒的漳州百姓包圍,扛著開漳聖王陳元光的神轎,叫哮聲此起比落,厲聲斥罵。『開漳聖王陳元光將軍,聖王公駕臨囉。陳刺史你還不出面接駕』『陳刺史,聖王公在此,你給我出來。你這個無血無淚的烏龜王八。你還有臉,當聖王公的子孫嗎?』『姓陳的。給我滾出來,虧你還是聖王公的子孫,真是丟聖王公的臉。聖王公會是最顧咱河洛人的。你這個聖王公的不肖子孫,還出兵助泉州』...。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01P5iDkBRF

聖王公烜赫神威的斥罵,讓漳州陳刺史,膽顫心驚,嚇得幾魂不附體。畢竟人,就算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官,卻又如何能與無窮巨大的神對抗。官宅被憤怒的漳州百姓所圍,叫罵聲如雷聲震耳,讓陳刺史更是嚇到足不出戶,恰入桑葉上的蠶蜷縮成一團,瑟縮於屋內。但這天怒人怨,來自神的憤怒,怎能不平息。倘若不平息聖王公的憤怒,那就算陳刺史是聖王公的子孫,怕這漳州刺史之位,恐也再坐不穩。於是「順應民意」「順天應人」成了陳刺史眼前,唯一一條可以走的路。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lYyGxX6woj

『聖王公神威烜嚇,威靈震天下。陳刺史雖然臥病在床。但陳刺史說:"河洛人挺河洛"。他將遵照聖王公旨意,傾漳州之力,出兵助泉州...』為讓聖王公的魂魄滿意。陳刺史雖不敢出門,卻還是趕緊派師爺,出了官邸,宣稱將出兵助泉州,以平息眾怒。正是「見風轉舵」乃是為政者所擅長。果然,開漳聖王陳元光的魂魄,在得到了滿意的答覆後,其巨大的陰影,終在漳州城凝結的空氣中,漸隨風而飄散。而漳州陳刺史,亦不敢對神食言,即趕緊派人到聖公廟前的大土埕。誠心誠意的邀王審潮到其官邸,以共商「河洛人挺河洛人」「自己人幫自己人」的出兵大計。...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Mc2E2IoKfB

54.196.98.96

ns54.196.98.96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