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愛情
心靈
你的存在
標籤(Tags)
作者 蘭櫻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540 閱讀
6 喜歡
5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你的存在
5 書籤
A - A - A
12 13 14 15 16 17 19 20 21 22 23 24
#18
Chapter 5. 最優秀的愛德華-1
蘭櫻
Dec 5, 2016
0
0
9
9 分鐘
No Plagiarism!zVgxBuOWD88dpFP24aKNposted on PENANA

時間:西元1799年5月15日 星期三下午10點03分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EneqwRB9qA

地點:英國 英格蘭 漢普郡 貝辛斯托克 史蒂文頓 奧斯汀家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U0wbx7Fm4i

現在是晚上,柔和的銀白月光滲透窗玻璃照亮房間一角。婉靜總覺得太過靜謐了,連一點微風的聲音都沒有,她想著:珍被刺傷那晚是否也這麼寧靜;給人一種無法言喻的不自在感。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udwTSlWXvG

「真的不用我陪妳去嗎?」文茜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問,婉靜人躺在對面的床上。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Ka3ZAARbJh

「不行,得有女人待在史蒂文頓看家才行。」她閉上雙眼,一臉輕鬆答應。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MEiiPQqvcu

「……」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NGHkAAGxxb

沉默好一陣子,婉靜才開口:「婚禮……我是說安東尼和瑪莉的婚禮,一定非常盛大吧?」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eimihWS88C

「妳說呢?」文茜也搬出一副輕鬆的口吻。「安東尼有那位吝嗇的法官舅舅撐腰,而瑪莉又是男爵之女,怎會不盛大。」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qUgJd5zDBM

「……」婉靜開始傷心起來。「我真的好擔心湯姆。」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8ptQJ3qpBY

「放心啦!頂多被趕回老家作苦工罷了。」文茜似乎也感受到她散發出的傷心氛圍,拉高棉被轉身面向牆側睡,「早點睡,明天就要和愛德華一起出門玩了。」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BPgX8yT0H2

雖然這只是婉靜的猜測,但在心裡一直有一個聲音用非常肯定的語氣告訴她,告訴她湯姆和克勞德•道森之間的關係非比尋常。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C8WTRaZrNA

1799年,這一年珍•奧斯汀的書信集裡只有一封寄給卡珊德拉的信被保留並公開至今。而這唯一的一封信上記錄了珍與母親跟隨愛德華一家人前往巴斯旅遊,而這同時也是我們僅能知道珍在1799年所做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dWZGNJKd8l

接下來一直到1800年的11月,未來的學者也未收集到任何一封相關書信,人們也不太清楚珍在1799年5月至1800年11月之間發生的事件。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cJbtHk1BlJ

意思就是,只要情況不是很嚴重的事件都不會留傳給後代子孫知曉,婉靜也能盡力執行前往愛爾蘭找尋湯姆的任務。目前最棘手的便是旅途上盤纏方面的問題,加上這已經算是跨出大英帝國國界,如果沒有有權人士在背後當靠山的話一個女人家實在非常危險。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DXRARJKQay

婉靜不指望愛德華願意當自己的靠山(奈特家的權力在貴族中算小,所以大英帝國境外發生的問題也不怎麼能幫上忙),但至少得得到盤纏上的支持,而靠山,她自有對策,只是風險有些大,也正中了她不善交際的缺點。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rnuq4h9Ovi

等我,湯姆。我就要過去了,不論你在哪兒、承受了多少苦頭,再撐一會兒就好。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aI2mbJGdl1

翌日清晨,當天空還是魚肚白時,婉靜與母親共同坐上前往巴斯的馬車,一路上愛德華如往常一般非常體貼地照顧她們,伊莉莎白因有急事暫時無法與他們同行,只好等告一段落後再約定某處會合。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WYZOyRxjHI

在下午四點時眾人平安抵達迪法齊茲,肚子老早餓得響徹雲霄的姪子們哀聲連連,愛德華無奈之下只得先將工作暫擱一邊,麻煩旅館服務生煮了一頓豐盛的龍蝦大餐,在大快朵頤之時,婉靜特地請愛德華至餐廳外廊的角落,想與他商量愛爾蘭一行之事。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R95mAaEJYa

自幼與兄弟對妹妹們寵愛有加的愛德華自然是即刻駁回此項提議。「珍,妳一個女孩子家怎麼可能有辦法自行到愛爾蘭旅行?先不論妳在抵達愛爾蘭之前是否捱得過海上生活,下了港口之後人生地不熟之下妳要如何度過第一晚?這可不是到遊客中心買份地圖即可了事的,中途被騙、誘拐或是搶劫都有可能。」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29S4v4Och9

婉靜微抿嘴不說話。老實說她從初中開始就經常在父母無法陪同的情況下獨自從英國前往中國回家鄉探望親戚,21世紀過機場海關對她而言得心應手,就不信18世紀的入境有多難。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ee8e2H5A0N

待愛德華的長篇大論告一段落之後,婉靜才緩緩開口:「愛德華,關於入境之後的事你都不用擔心,我自有打算。不過出國是件非常花錢的事,麻煩你借我一些錢在路上充當盤纏,你只需幫我這一點。」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iSWofxyTgx

最後在加上一點撒嬌:「拜託嘛~~你最優秀了愛德華。」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4jGXoc1cpi

「……」望著妹妹可憐楚楚的雙眼,愛德華在幾番天人交戰之後狠下心,「不行!妳在怎麼求我都一樣,哥哥是為妳好,乖嘛!」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mExuSzbYac

面對他的好言好語婉靜沒有一絲打道回府的念頭,反而露出狐狸尾巴。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Ms4JRkgpdx

「好吧。」聽見這句話他先是鬆口氣,可惜還沒高興多久婉靜就丟出一句令他瞬間站在火坑邊的一句話。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WiQCffPgre

「我只好去和伊莉莎白說你瞞著她為了躲避一件非~常麻煩的工作才計畫這次到巴斯的旅行,如此一來對方會因為一時找不到你而放棄這門生意。」婉靜一邊用平淡的語氣說著,一邊偷偷觀察愛德華的表情。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zOS6iLGuJQ

「不行!」他跪下扯著婉靜的裙襬苦苦哀求,「求求妳別和莉茲說,不然她一定會命令我馬上收拾行李滾回家見客,然後我今年接下來都別想再出門旅行。況且目前出門遊玩還不到三天就要求我回家這真是太慘忍了。」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HwjMfa6wzk

婉靜臉上出現一絲狡猾的壞笑,「所以你願意幫我出錢囉?」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4wCU9RaY8B

「嗚……」一定是筆不小的數目。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cHq5OIQudA

久未聞他的回答,婉靜俯下身在他耳邊輕聲地說:「要我現在寫好信馬上派人限時送到大嫂手上也不是不行。」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kV6EHmONTo

「好!妳要多少;我就給多少。」愛德華忍痛喊道。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8XUKS4C22L

「這才像話……不過,只是口頭承諾似乎沒什麼保障。」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Efs4lgNbL1

愛德華點點頭,一臉認了。「等吃完晚餐我就立一份契約書。」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L6WSKDfyr9

「那就好辦啦!」婉靜扶起愛德華,幫他拍拍褲子上的塵土。「走,我們回去吃飯吧!免得全被孩子們吃光了。」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XA6SkZWX1Z

「好……」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IGebKzsxLd

一回到餐廳,老夫人劈頭就問:「你們去了哪裡?」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yxjvq38FCA

愛德華和婉靜坐回原位重拾刀叉。「喔,珍的行李有一箱不見了,剛才我陪她去找車伕。」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OzaVrvUnsW

老夫人聽了不免唸了一會兒女兒,「就和妳說別帶那麼多書就是不聽,妳可是來度假的,不是來讀書的。」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mbCBmmbOUW

「但我就是離不開書本嘛~~」婉靜撒嬌道。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1ttlYTo7z0

老夫人搖搖頭,「受不了妳。」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IozTj0oeoR

龍蝦餐婉靜吃得津津有味,這都要多虧文茜平時的訓練才有可能談成這筆交易,雖然有些對不起愛德華,但這一切全是為了湯姆以及遠在21世紀的道森。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aL2Nmpaxd4

道森……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tfyXAwQZEq

「珍,這麼快就吃完啦?」老夫人見婉靜起身便問。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ZmOzf8ADmY

「我有點暈車,想先回房洗個熱水澡。」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vxKyk6XvEb

「那晚一點肚子餓再請人做飯吧!」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A7r852EW1i

婉靜點點頭,用眼神向愛德華示意了一下才離開餐廳。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m1FaAUibyF

18世紀到19世紀初的貴族如果沒有例外的話,都是在要盥洗時命人把浴缸以及清潔用品搬至私人臥房內並架設一道屏風隔出一塊空間洗澡。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a3cUBx0z2E

嘩啦啦--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KCMbLSdqOf

婉靜沉入浴缸底部,過了十幾秒才將頭抬起,位於三樓的臥室十分安靜,除了婉靜的呼吸聲與水滴落下的聲響其他都聽不見。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IagnkQiD1Q

到現在她還是對於自己為何會如此擔心道森的確切原因百思不解,或許是因為湯姆離別之際在自己耳邊說的那句話吧!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ibTv6v2645

「我在200多年後的未來等妳。」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LOIy0treTf

至於道森對初次見面的人說出的那些話與問題,婉靜更是不懂。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tCpJ0KAjnC

「唉~那種一看就知道是從小接受菁英式教育的人思想真奇怪。」她忍不住嘆息,捧起一把肥皂泡沫向它吹氣。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9GO3bUye1C

晶瑩七彩的泡泡紛紛飄出她頭頂上敞開的氣窗,與窗外的弦月互相輝映有幾分美感,婉靜望著、望著開始恍神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jNr2lswMGq

也許一直待在這裡也不錯……她閉上微微發酸的雙眼想著。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293rT4btnz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累的關係,亦或是洗熱水澡實在太放鬆了,婉靜居然在浴缸裡頭睡昏了!教她醒來的是一身隱隱發涼的乳白色肥皂水。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5wfTzrN8FP

「真糟糕……」她有些昏沉。沒有人發現我消失很久了嗎?她在心中暗暗叫苦。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LZCd1XFyKm

她起身穿上睡衣,忍不住打個噴嚏和冷顫,當她來到茶几前正拿起水壺打算幫自己到杯茶時,突然傳來敲門聲。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YMw1ep5qTs

一陣清亮的女聲傳來,「奧斯汀小姐,我來幫您撤走浴桶。」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0ZZgTzHHHm

婉靜打開房門讓服務人員進來,一位女侍指揮兩位男士搬走浴桶,自己則留下來把地板拖乾淨。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wtl8Gn6mVR

「現在幾點啦?」婉靜突然覺得自己問這個問題有點蠢。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IUEfVSF1jy

「……」但女侍恍若未聞,繼續忙著拖地。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ujytzr2g8K

看來我真的問了個蠢問題。她決定自己走到火爐邊的掛鐘前看時間,但她立刻發現一件事,牆上掛的時鐘雖然發出滴答聲,卻沒有指針在跑。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DEdZNTnTgi

「這是……」扭頭打算問女侍這是怎麼一回事,對方卻不知何時已站在她的身後,嚇得她倒抽一口氣,「有什麼事嗎?」她不安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KYcoe8hT9A

女侍的雙眼始終盯著時鐘不曾移開,良久過後,輕啟朱唇:「時間從來不會因為任何事而止步,但並不代表他所走過的一切都不曾存在;看不見、聽不到,都不代表他不存在。」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sDU07tr9KA

「妳立下的承諾也是,珍。」她終於看向婉靜,「或該說林婉靜?」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Uof7n21KWh

婉靜不安地向後退,想逃出房間外去求救。「妳、是誰?」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3Ggg5uonny

「妳真的忘記一切了嗎?」她步步逼近。「那些承諾、約定。」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XQcRQjlht6

「妳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婉靜終於來到門邊,反手握住身後的門把。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Snu7vS9wC6

「妳是真的忘記,還是不願想起?」她用力抓住婉靜的手臂,不停搖晃。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OGM5WSzkfX

婉靜終於轉開門鎖,用力推開她之後拔腿狂奔跑向樓梯,眼看對方快追上自己時腳步卻不慎踏空,頭硬生生撞上欄杆倒地不起。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TdN55EoqVS

最後只記得一個男聲傳入耳內:「喂!妳在做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xOf1VLT5iw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b6cYb8RLt6

54.80.26.116

ns54.80.26.116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