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存在 - Chapter 8. 為克勞德祈禱-5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愛情
心靈
已完成
你的存在
標籤(Tags)
作者 蘭櫻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155 閱讀
9 喜歡
6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你的存在
6 書籤
A - A - A
28 29 30 31 32 33 35 36 37 38 39 40
#34
Chapter 8. 為克勞德祈禱-5
蘭櫻
Jan 25, 2017
0
0
23
4 分鐘
No Plagiarism!z6IBdtnlMHiaNyjesIn1posted on PENANA

時間:西元1801年5月5日 星期一下午5點13分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rOGU8VJYKf

地點:英國 英格蘭 巴斯 閱兵大街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BklkWyNjTz

婉靜左右勾著老奧絲汀夫婦,與珍的舅舅、舅母――雷•佩羅特夫婦沿著運河散步,走到盡頭轉彎處時,舅母提議該回家了。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1cJPK23dLq

「我……」婉靜看向遠處的尖塔,大家都好奇地等她繼續說下去。「想去逛逛修道院附近的書店,你們先回家吧!」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ecfV7oQQnB

「唉?不要吧!都這麼晚了……」老夫人搖搖首勸女兒別去。「也沒熟悉的男人陪在妳身邊。」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5YVrjRZ6bT

「爸爸?」婉靜看向父親。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Gc5q1Qt43f

「嗯。記得回家吃晚餐。」老奧絲汀先生招呼眾人離開,妻子卻不解地來回看著他們,好像兩人之間有著她所不知道的祕密。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virLdz93pw

「每個人心中,」老奧斯丁先生突然開口。「都有一塊不想被他人觸碰的記憶。」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EvvAWOrWVC

「珍沒事吧?」她看女兒孤獨地走向修道院。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PCPV3QLwVP

老奧斯丁先生凝視被夕陽渲染的穹頂,微微一笑。「突然有點想吃燉菜。」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Mr7dckNmnc

「……今晚麻煩女傭煮點燉蔬菜吧!最近吃太多牛肉了。」舅舅附和妹婿。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T2IoDFd5B9

兩對夫婦漫步在大街上,而婉靜腳踏沉重的步伐來到修道院。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IqMxmPo7mj

橙色溫煦的光線穿射彩色玻璃落地窗,巴斯修道院內的白色主調也被渡上一層淡淡的粉橘,平時白天天花板上看似典雅貝殼般的雕刻;此時像是雨滴拍打水面營造出波光粼粼的效果。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W8L4mXo9kM

這個時間神父正準備要歇息吃頓晚餐了,手持聖經轉身離開之際,卻發現婉靜不之何時坐在第一排長椅上。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mdP5CsKPyl

神父面露微笑,輕聲詢問她:「妳是來告解的?」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ZgMLN8BcgX

「……」婉靜不知從何說起,只是望著神父。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vd6ghseFCz

神父看得出她此時腦袋比十字軍東征的時代還混亂,於是在走道另一邊的長椅與婉靜比肩而坐。「妳認為自己犯了什麼罪?」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sZMh4oKOei

「如果我說……我來自未來,您會相信嗎?」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9eyV0m4Byk

「嗯……」神父思索一會兒,「這我得聽完妳的故事之後再下定論。」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z4xGlO9AuL

「我來自兩百多年後的未來,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來到這裡,也無法理解來到此刻的意義。對於這附身軀,我自以為很了解,其實一無所知。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9WKWdPlXDz

  我遇見了一位青年,我對他而言是如此地熟悉,但他對我而言十分陌生。可是不知為何……在內心深處、某段遙遠的記憶裡,有個信念不時會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守護好他!我覺得自己有義務要守護好與他之間的感情,儘管他愛的人是這副身軀原先的主人。」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gNOPIOcMqL

她不爭氣的淚水緩緩滑過臉龐,「然而,這位青年也令我想起在未來初識的一個男人,語調、氣質、脾氣和……」語及至此,她抬起頭,好像克勞德•道森就在觸手可及之處。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70PEGbsPLW

望著他燦爛如金的雙眸,婉靜終於明白他占自己心中多重要的位置。「望著我的神情一模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BVSmR6bc4O

神父輕聲問她:「那位妳在未來認識的男子叫什麼名字?」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MkBA9kpl7P

「克勞德。」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6ePWSw8llU

「妳覺得他愛妳嗎?」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iXPajGhuTl

「他沒和我說過,我不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iFFUfPfEbm

「能冒昧請教一下妳的芳名?」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uiBkeuQnPc

「奧斯汀。」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h796isNzWG

「好的,奧斯汀小姐。」神父稍微側坐好面向她。「『愛』絕不是輕易就能用言語或文字就能表達的,加上人本身非常懦弱,有時明明在內心愛得死去活來,卻因為一點小小的因素而無法說出口,但這並不代表他不愛妳,只是他缺乏勇氣,只能在與妳朝夕相處時,以行動表達自己對妳的愛慕。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UflAaBqpgB

「我做了可能會危害到克勞德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LKTm58QWvG

「怎麼說?」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8MOiT6KGGH

「前陣子我得知那位青年遭人迫害,但我知道歷史上他平安地渡過了一生,我擔心自己改變了未來,而與那位青年關聯極大的克勞德……我擔憂他的存在已經消失了。」婉靜說罷,哭泣聲更甚。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mBXHb7jCwz

「我想……」神父遞給她自己的手帕,「妳多慮了。」婉靜接過手帕,不解地望著他。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dhj6EpevlK

「妳或許真的改變了什麼,但若是真的威脅到了克勞德的存在,妳怎麼還記得他?照妳這麼說,他應該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不是嗎?」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btx0Mq6w6M

她細細思考神父的話,覺得有理。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esobaAjtcP

「祈禱吧!為妳和克勞德祈禱這份橫跨兩百多年的愛。」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3p7mwMMLh7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copyright protection23PENANAvtB2tnsAUz

54.80.93.19

ns54.80.93.19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