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愛情
春紫苑盛開時
作者 星野蒼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978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春紫苑盛開時
0 書籤
A - A - A
14 15 16 17 18 19 21 22 23 24 25 26
#20
20.BabyMetal
星野蒼
Dec 11, 2016
0
0
24
10 分鐘
No Plagiarism!VRVxf7q6enybjgGFmmGZposted on PENANA
『你說的我都知道』
『不,我沒有要回去』
『這種事不要再說了好嗎,當初我離開時就已經跟你說過了』
『合作是可以的,但我絕對不會離開我的朋友們』
『不.....不用拿爸出來壓我.....』
『好了,答應給你的歌會盡快給你的.....其他的就不要再說了......』
手裡拿著資料的星野蒼在事務所走廊的轉角聽到了轉角另一邊傳來的談話聲,放慢速度的星野直到對方不再出聲了才走了過去。
轉過了轉角後,只見眼前的男子微靠在牆壁上右手將額前的長髮撩往後方,下垂的左手還拿著手機。
當星野將手上的文件拿到男子眼前時,男子很顯然的被嚇了一跳。
『幹嘛這樣看著我,我又不會吃人....』星野笑了笑對著眼前人說道。
『怎麼了日村?』看到日村依舊只是看著自己的星野將文件袋搖了搖。
『好了,不要繼續瞪我了,不想說的話就不要說,等你想說了再說』星野笑著搖了搖頭『說點正經事,之前你讓我幫你填的詞,還有寫的歌都弄好了』
從星野手上接過了文件袋的日村微嘆了口氣後說道『抱歉...』
臉上略顯尷尬的日村就像是在尋找能夠轉移氣氛的事情一樣將手裡文件袋裡的文件拿了出來。
『 Gimme Chocolate?子Q?抖Q?』日村看著歌詞一臉的這是什麼鬼....
『你叫我寫個符合偶像的詞的,不過這個babyMetal?揉合偶像與重金屬的樂團....好像挺有趣的』星野兩手一攤一臉的怪我囉~
『為了符合偶像,我還特地的研究了一下到底偶像是做什麼的』
兩人邊說著話邊走著,日村快速的看了一遍歌詞後略微的沉思了一下又再次從頭開始看起了歌詞,腦海中也開始模擬了歌曲。
不得不說,第一次看歌詞時真的覺得這歌詞超腦殘的.....但搭上曲子以後第二次再看竟然非常的洗腦,日村一遍又一遍的在腦海裡將歌詞搭上曲子撥放,最後將那三個將要表演這首歌曲的女孩子聲音放了進來以後,日村傻了.......自己竟然對這首歌有點上癮了。
看著日村表情由沉思者變成癡呆者,星野開心地拿起手機喀嚓喀嚓的對著日村拍了幾張後上傳到Twitter,日星粉們想必再來有可以好好調戲日村的話題了。
『沒想到這曲子配上這歌詞後會讓人有上癮的感覺....』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的日村對著身旁的星野說道。
『嘿嘿嘿,我可是特地找了許多女偶像團體的歌來觀摩以後才寫出來的』
放回了Gimme Chocolate文件後,日村再次拿出了另一份文件,這份文件相較於剛剛的明顯厚了許多。
『紅月』日村輕輕的念出了抬頭名稱。
仔細的看了遍歌詞的日村這次沒有了剛剛的腦殘歌詞感,而是流露出了濃濃的孤寂感。
『這歌詞....寫的真是不錯,不過曲譜....是鋼琴嗎?我對這還真是完全不懂.....』
『恩...是鋼琴沒錯』星野側頭想了一下後拉住日村走往另一個方向『這樣好了,我邊彈邊唱一次給你聽,這樣你比較好編曲』
『你....』差點脫口而出你的手不是有傷的日村想起了廣瀨請他保密的話語,趕緊改口『你有學過鋼琴?』
『嘛....小時候練過』
兩人一路走到了擺著鋼琴的練習室,此時裡面正有兩人在收拾著東西看似準備離開。
發現了在室內兩人的星野與日村趕忙的鞠躬對著兩人打著招呼『設樂桑,日村桑你們好』
剛好練習完之後節目要弄的鋼琴梗的日村勇紀與設樂統發現了門外打招呼的兩人,設樂統揮手讓兩人進門『進來吧,我們已經結束要離開了』
『阿,你是小勇紀吧』香蕉人的日村勇紀對著日星的日村勇紀說道。自從日星確定與Horipro事務所簽約後,香蕉人的日村就知道了有著這麼一個與他同名長相有型的後輩,只是平時工作繁忙很少在事務所裡出入,所以兩人也就一直沒有碰過面。而事務所裡的工作人員為了區分兩人也就常用大小勇紀來劃分。
『是的前輩,我是日星的日村勇紀』小勇紀對著大勇紀(不管年齡資歷還是...體重)點了點頭回答。
『那旁邊這位就是星野囉,果然跟傳聞中的一樣漂亮阿』眼睛一掃小勇紀身旁的人,設樂統的腦袋裡已經搜尋出了大致符合人選的資料。
『看你們倆這樣子是打算討論新曲?』還沒等星野回答設樂統看著兩人手上的資料就已開口問道。
『是的,這是準備交給babyMetal的新歌』
『不知道我們能不能留下來聽一下新歌?』與設樂統二十多年的老搭檔,大勇紀聽出了設樂統的另一番用意順勢對小勇紀提出了詢問,畢竟一般來說新曲是不對外人公開的。
『前輩們願意幫我們鑑賞一下當然是我們的榮幸』小勇紀點了點頭回答大勇紀後轉身對著星野眨了眨眼用著氣聲說著『全力』。
對於日村突然的全力要求星野感覺到非常的納悶,因為經過團員多次的抗議後,在練習時星野一般都是盡量克制自己渲染情緒的能力,原因?因為其他人認為邊哭邊練團實在是太痛苦.....。
納悶的星野微微的看了看眼前香蕉人的兩位前輩後對著小勇紀點了點頭坐到了鋼琴前,深吸了口氣,星野久違的感覺到了一絲緊張,自從受傷後就再也沒有在任何人面前演奏過樂器,就算是橋本在他面前用著祈求的眼神希望他能夠彈琴給她聽也被他拒絕,原因無他....自從會偶發性的無力化以後,雖然表面上表現的不在意,但是心底裡早已被自卑的情緒填滿。
幾天前,無力化的情形就如同莫名的出現一樣再次莫名的消失了,當星野在創作這首紅月並錄音時不知不覺的彈完了整首曲子,開啟電腦打算如同過往一樣將中間停頓的空白剪輯掉時才赫然發現,曲子,是完整的。不敢相信的星野一次又一次的不停彈奏著,更換了許多種樂器後,終於能夠確定,自己....終於能夠再一次的在別人面前表演樂器了。
再次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星野,音符從跳躍的雙手間躍入眾人耳裡,被小時候練過這句話誤導了的小勇紀冷不防的被星野高超的技巧嚇了一大跳,而星野則是開口唱起了紅月的歌詞。
說實在的,星野的歌聲音色並非如同真正的聲樂家那般優美,至頂也只是一流歌手那階而已,但是星野的強項在於渲染聽眾情緒的能力,只要他想,要你哭,你就會隨著歌聲哭到停不下來,要你歡樂,你就會忘掉所有一切的煩惱,比催眠還有用,而且還能夠隨他心意調整力度。
一曲結束後,星野蒼獨自站了起身到小勇紀身邊用力的將其搖醒,現在的星野已經習慣了當自己全力以赴認真的將能力展開後其他人要好一陣子才會清醒的狀況,最快處理的方式就是....用力的搖一搖!
清醒過來的小勇紀對著星野豎起大拇指點了個讚,而讓星野意想之外的是設樂統清醒的速度非常的快,在小勇紀被搖醒的當下設樂統的眼神就已恢復清醒狀態。以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看著星野的設樂統嘴巴無聲的開合了幾下後閉上了眼睛似乎是在回味著什麼。
最慢醒來反應也最大的就是大勇紀了,雖然在搞笑藝人的路上已經成為一流藝人的他在感情上卻是一路挫敗,扮醜讓工作順利,卻讓許多他喜歡的女孩子對他卻步,紅月讓他沉浸在自己那以為已經消失不見的感情裡。
再次睜開眼睛的設樂統瞄了一眼正在狂哭的胖子後用力的搖了一把老搭檔,等大勇紀平靜後設樂統拖著老搭檔與兩人道別離開,隨著兩人的走遠不時還能聽到設樂安慰著大勇紀的話語。
『看來前輩也是個有故事的人阿』看著兩人離開,日村略有些感嘆的說道『欸....你確定這首好歌要給出去?』
『給阿,反正你之前跟他們談的不是有包含只要是我們的演唱會我們就有權可以演唱,而且版權也在我們手上,沒什麼大問題的』星野點了點頭『而且我們一直以來不都以演唱會或live為目標嗎?只是不能放在CD上出售而以,沒問題的拉』
『倒是改編成metal版本就得靠你了,我對重金屬真的沒什麼輒』
日村點了點頭,兩人一起走出了練習室,在兩人即將分開時,星野突然側過頭來看著日村說道『之前是你將我的狀況告訴娜娜敏的吧?』
被星野蒼的回馬槍擊中突然不知該做何回應的日村只能尷尬的呵呵笑兩聲。
『恩...應該還有廣瀨,畢竟只有她才知道我的症狀』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相反的我非常感謝你對我的關心』星野對著日村笑了一笑。
在過去,當同樣的事情發生時,週遭的人從沒有對自己產生一絲一毫的關心,直到症狀嚴重後才被處在不同班的廣瀨發現,而這次,日村發現了,這讓他對於日村感到十分的感謝。
『呃,我能夠很突兀的問一下,橋本到底是對你說了什麼嗎?』日村提出了這個對於他以及廣瀨兩人十分好奇的問題。
『她那天在我那睡了喔』
『what!!!!!!』日村此時真是不知道該做何表情了.....這進度也太快了點。
『我覺得你想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去了.....』摀著額頭,星野對於日村的聯想力實在太有信心。『娜娜敏那天睡眼惺忪的跑來敲我門,進了我房間後什麼話都沒說躺在我床上就睡著了......』
日村一臉你這禽獸~的看著星野。
『然後我坐在床邊看著她一整晚直到睡著為止......』
『就這樣?』日村眼神透露著我絕不相信!
『就這樣』星野兩手一攤一付不然你以為會怎樣的看著日村。
『嘖』日村再次露出了你連禽獸都不如的眼神。
『總之,這次謝謝你了....』
兩人分開時日村抓了抓頭想了想後覺得還是應該把這禽獸不如的情況說給廣瀨聽聽。

54.224.121.67

ns54.224.121.6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