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神話/仙界
網遊
仙塵
作者 十九尾狐狸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458 閱讀
11 喜歡
5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仙塵
5 書籤
A - A - A
#5
第四章 踏入煉氣境
十九尾狐狸
Sep 2, 2017
2
0
36
17 分鐘
No Plagiarism!cvDp1Z3n3eBeDGiie3Ypposted on PENANA

        窗外傳來不絕於耳的鳥鳴聲,這棟華廈的後方是一座環湖而建的公園,花草樹木種植的多,鳥類也就跟著多了起來。王澤雨脫下遊戲頭盔,盡情的伸展一下身體,雖然進入仙塵玩了一整夜了,卻彷彿沉沉睡著做了一個夢而已。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Knt2c3h0dC

  王澤雨洗漱完畢後,來到了廚房開始張羅早餐,一般來說,就算遊戲進入疲勞狀態被迫登出遊戲,但王映晴還是會繼續賴在床上睡個回籠覺,所以早餐什麼的都是王澤雨負責準備的,準備好了再去叫醒他的姊姊吃飯。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Up8yO9xSxB

  「今天早餐吃啥好呢?有蛤蠣、蟹肉條,嗯還有一小朵的花椰菜,那早餐就來做清炒天使海鮮義大利麵好了,噢對!還有早餐必備的蛋,今天就吃水波蛋好了。然後配上一杯香醇的焦糖瑪奇朵,今天的早餐依舊完美!」王澤雨打開冰箱看看食材,一邊決定好今天早餐的菜單。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79QKP834b1

  在廚房傳來陣陣咖啡香後,早餐總算是搞定了,王澤雨收拾好一切並叫醒了王映晴,兩人開心地坐下來享受早餐,聊著昨晚的遊戲心得。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tWpXYC1gDe

  「姊,妳進入星劍門後被什麼海浪滔滔的收為不傳弟子了?」王澤雨喝了口咖啡,向王映晴問。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SxE15tbDlI

  「是星劍門門主月海濤!什麼海浪滔滔啦!你也很厲害啊不是?被玄陽閣太上長老收為不傳弟子嘛!你的功法有這麼強?」王映晴一邊說著,一邊若無其事的叉走王澤雨盤裡的蟹肉條。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fsS5dHegLq

  「簡單說吧,玄陽閣的煉器真訣只是我那煉世訣的第一部,後面還有兩部是當年玄陽閣祖師諸葛傾雪沒有得到的。光第一部的煉器真訣就能讓玄陽閣有如今屹立不搖的地位,妳說我的煉世訣厲不厲害啊?」王澤雨一邊說著,一邊理所當然的又叉了幾個蛤蠣放到王映晴的盤子裡。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ifmIclldBY

  「呿,我以為我的洗煉轉生訣就已經夠厲害了,原本還打算跟你炫耀的,沒想到跟你比簡直氣死人。」王映晴又挖了一口王澤雨的水波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suv6vBAGfV

  「九星的功法已經超強的啦,別人還不一定有呢!妳看不就我們兩個有被世界廣播嗎?而且我們兩個不管誰強都一樣啊,我煉器強,就可以給妳煉一堆靈劍仙劍什麼的給妳隨便玩玩啊哈哈哈!」王澤雨又將自己盤子裡的幾條蟹肉條,放到了王映晴的盤子裡。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ouogABYPSK

  「好吧,說的也是!」王映晴繼續低頭吃著那盤滿滿都是配料的義大利麵。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fb0BUcWfqx

  酒足飯飽之後,姊弟倆休息了一陣子便一同開車出門前往市區的一家健身房。畢竟兩人的工作都是職業玩家,都是宅在家裡的工作類型,況且仙塵還是一款完全潛行的遊戲,只需要躺著玩,身體不活動活動會不健康的,所以他們姊弟倆每天都會上健身房運動一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dT2J0xlAdA

  這家健身房也是當初拉他們姊弟倆成為職業玩家的張玄和林瑩如介紹的,他們建議工作之餘也要記得運動,更要出門走走,身體健康才有命花錢。而這家健身館叫做薇風健身館,二十四小時營業,是林瑩如她家開的,王澤雨姊弟倆進去會員費還打了不少折。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wC5UTFwRvp

  經過一個早上的揮汗健身,姊弟倆沖洗一身汗水之後,坐在休息室內小憩,正好遇到了無聊過來晃晃的林瑩如,三人開心的打過招呼,一起坐下來聊天。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CKBCmwPjLg

  「對了,你們兩個應該也有玩仙塵吧?昨天公測第一天,我和阿玄也有進去玩玩,昨天那個上世界廣播的月桂樹,應該是晴晴妳吧?」林瑩如笑著說道。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RZaTIaq3LD

  「嘻嘻,當然是我啦!妳跟阿玄的遊戲暱稱是什麼?我跟我弟都在南山那一帶,在地圖的左上角。」王映晴帶著一絲傲然的回答道。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EhgJc9pJ1U

  「果然是妳,估計全天下能夠叫月桂樹的人也就妳而以哈哈!我在遊戲裡叫默默,阿玄是玄天殤。我進了花語闕,我一開始拿到的功法只有兩星直接放棄掉,於是我就近的選了花語闕,花語闕是個專攻陣法一道的門派,等我修煉到一定程度就能夠獲得陣法師這個修仙百藝了哈哈,仙塵裡能夠大量賺錢的就是這個修仙百藝了,而且還不容易獲得!進花語闕的條件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他有一系列關於方位八卦等等問題考核,全部通過了才能夠加入,跟我同批參加考核的人有二十幾個人,最後連我才三個人成功通過嘿嘿。」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8DFKg1g6l2

  「阿玄他一開始獲得了一套不錯的水屬性功法,但我們兩個都在洪荒大陸北邊,那裏沒有一個適合他功法加入的宗門,於是只好放棄他原本的功法,進了雷冥宗改修一套叫紫雷離魂錄的功法。進入雷冥宗的條件只有一條,只要是天生靈力屬性是雷的就可以,但好像雷屬性的人少之又少,那時候阿玄去考核只有他一個人通過,真是狗屎運了!對了,小雨你呢?你的遊戲暱稱是什麼?」林瑩如滔滔不絕的說。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mc2w5KHwOs

  「嘿嘿,我叫樊少天,有沒有覺得如雷貫耳啊?」王澤雨一臉詭異的笑著。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9tKpcWzCFA

  「樊少天……靠!你們姊弟倆才是真正的狗屎運啊!遊戲開放第一天就只有兩個人上了世界廣播,而那兩個人就是你們!」林瑩如震驚的連連拍著桌子,一副不敢相信的說道。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xOeczueQAz

  「沒什麼啦,你這樣誇我,我也不會感到開心的啦哈哈哈!我加入了專門煉器的玄陽閣,而且我本來的功法就有附帶煉器了,所以我以後絕對不缺錢哈哈!我姊則是加入星劍門走劍修一路。這樣說來我們四個還算靠的近,不過要遇到也要過一陣子了,等遇到了再加好友吧,聯絡也比較方便。」王澤雨笑的甚是開懷。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TXMVuRFcnu

  三人又聊了一陣便各自散會,王澤雨姊弟倆回到家後,也是繼續進入仙塵修煉。這款遊戲有別以往,需要玩家高度的感悟力以及長時間的努力,才能在遊戲中有所成果。所幸,龍鱗只是將遊戲系統時間比在公測第一天調慢,為了只是讓玩家們能夠有一個深刻的體驗,第二天開始便將時間比調大,在遊戲裡一個月相當於現實中的一天,否則以人類的壽命根本玩不完這款遊戲。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ExXpXalwN1

  時間飛快,距離遊戲公測已經過了一個禮拜,王澤雨姊弟倆也都憑藉著自身的努力與宗門的龐大資源,很快地達到了煉氣境後期,只差將體內靈源凝實了,便可衝擊築基境。而他們的實力也能出外獵殺靈獸累積財富和實戰經驗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7kQlwqQLgr

  一片茂密到幾乎見不到光線的綠林之中,有一男一女肩併著肩,時時留意四周小心翼翼地前進著,他們正是走出宗門出外歷練的樊少天與月桂樹。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l9o74TYK6m

  「看來我們今天的運氣不太好,都走了大半天了,還沒遇上一頭靈獸。」樊少天隨意地揮幾下手中的靈劍說道。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fLUdaSnwoa

  此時的樊少天已經算得上是鳥槍換大砲了,從窮的叮噹響的修仙菜鳥,搖身一變成了滿身好裝備的前線玩家。手中的那把靈劍雖然還是一開始送的那把御靈劍,但身上那件噬雷流光甲可是四品的防禦法寶,為了這件防禦法寶,樊少天可是不惜砸下五千點門派貢獻才換來的,噬雷流光甲不只造型帥的不要不要,屬性也與自身靈力相配,而且質量輕盈防禦度卻一點也不馬虎,他曾經拿著三品的御靈劍全力一砍,噬雷流光甲上一點痕跡也沒有,可見當初萬寶樓的掌櫃沒有說謊,四品以下的攻擊法寶是不可能對四品的防禦法寶有所損傷的。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ywvoR2OHN4

  已有多年的遊戲經驗的王澤雨,他的戰鬥風格向來是不顧一切的瘋狂,但狂也要有狂的本錢,而這本錢當然就是有足夠支撐他瘋狂的防禦力,所以對他來說,攻擊法寶可以弱一點,但防禦法寶一定要下重本,不然哪天一個照面就被打死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88exfire3x

  而剩下的五千點貢獻,樊少天全拿來換了一件名為水晶飛鷹的飛行法寶,這件飛行法寶也是四品,飛行法寶雖然也可以使用自身靈力來驅使,不過大部分說都是有著以靈石來驅動的功能,所以飛行法寶的品階跟使用者的修為沒什麼多大關聯,所以當然是越高級越好。每每出外歷練,也都是樊少天坐著水晶飛鷹去星劍門接月桂樹的,來往的時間減去不少。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iivvtnTZM

  一些基礎的消耗丹藥,想要多少盡管找師傅葉伊婷討要就好,這也讓樊少天省下不少靈石花費。現在出外歷練,一方面為了累積實戰經驗,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累積貢獻值和材料,他打算晉升築基境後,要開始試著煉出一把稱手的攻擊法寶。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3xizWaBKRo

  「是啊是啊,不過還是小心為好,別一不注意就衝出一頭靈獸攻擊我們。」月桂樹讓一把流竄著火焰的靈劍在頭頂御空飛著,時時警惕四周。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P0x3yMm01p

  那把流竄著火焰的靈劍,乃是月桂樹的師傅月海濤賜給她的入門禮──一把四品的流光殞鐵劍!以火星殞鐵打造,自帶的火焰屬性也是與月桂樹的火屬性靈力相匹配,在她手上威力更是增加不少。雖然星劍門的靈器資源略遜玄陽閣一籌,在等價的貢獻值下,樊少天能夠在玄陽閣換到的靈器法寶硬是比月桂樹在星劍門換到的高一個品階,但在靈劍這部分質量卻不輸玄陽閣,畢竟星劍門因為功法的緣故,向來門內弟子都使用劍系的攻擊法寶為主。這四品的流光殞鐵劍威力不凡,甚至可以與一些較弱的五品攻擊法寶一戰而不落下風。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xCHQ8djv6j

  也因為資源上的落差,月桂樹不急著換一件防禦法寶,而是積累著貢獻值,等樊少天能夠煉製法寶後,在兌換材料給他製作,反正有樊少天這個高級肉盾在,她也不怕什麼。不過心疼姊姊的樊少天,自己用貢獻值在玄陽閣換來一雙四品的火雲靴送給她。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iaRAJNKkxC

  這火雲靴是屬於輔助類的法寶,以烈火角犀的皮革製成,可以讓身形速度加快,光這一點就可以讓月桂樹施展劍訣更加暢快凌厲,在戰鬥上有了更好的優勢。而且火雲靴造型美觀,穿在月桂樹的腳上,簡直是為她量身訂做的一般,全力伸展的狀況下,彷彿火靈少女現身,在大地上優美華麗的奔馳著。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InDgrb2Ob4

  「別怕別怕,有我在咧,現在的我除非遇到二階頂峰的靈獸,不然我都可以輕鬆的坦住。」樊少天哈哈一笑。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dJGVAO9Ukf

  正當月桂樹要說點什麼的時候,前方突然傳出一聲獸吼。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dCp4d8SYtp

  「吼啊─────!」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AcNesepv2B

  伴隨著怒吼聲,前方的樹林一陣劇烈晃動,一頭白毛的雙尾巨猿赫然出現,捶胸頓足的衝著樊少天兩人怒吼著,顯然是兩人走進了他的地盤。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zglgcV5mQp

  「你還真是烏鴉嘴,說曹操曹操到!雙尾白猿二階頂峰的靈獸,而且還是二階以下最難啃的靈獸,皮糙肉厚血氣旺盛,投資報酬率還很低,全身上下也就他體內的獸丹還有點價值。」月桂樹瞪了樊少天一眼說到。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3218fa0dD

  「哈……哈哈,好嘛,不要生氣嘛,我會扛好扛滿啦。」樊少天不禁尷尬一笑,隨即一馬當先的衝上去迎戰,手中的御靈劍更是早他一步射向雙尾白猿。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qOPe2itsNw

  「吼啊!」雙尾白猿憤怒地朝著往他飛來的飛劍以手掌一拍,樊少天的御靈劍立馬被拍飛。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3nMpDZkIla

  雙尾白猿拍飛御靈劍後,腳下一蹬正面迎上衝他而來的樊少天,地面頓時轟然的被巨力陷下一個坑洞。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8XeaYnq8oE

  樊少天面對擁有巨力的雙尾白猿渾然不懼,被拍飛的御靈劍立即被他收回手中,全力將雷屬性靈力灌進御靈劍,劍身立即纏繞著縷縷電光。樊少天大刀闊斧的持劍斬向雙尾白猿揮來的巨拳,雙尾白猿的拳頭包裹著強悍的土屬性靈力,硬是與樊少天打得不相上下,靈力間互相碰撞震盪出一圈圈的靈力波動,使的一人一獸的周圍飛沙走石、殘枝橫飛。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MPsC3vUwXI

  處在戰圈外圍的月桂樹也沒閒著,御動流光殞鐵劍,夾帶著滔滔火焰凌空朝著雙尾白猿的背後殺去。雙尾白猿雖然與樊少天打得不可開交,完全騰不出手來應付這殺傷力可觀的火焰飛劍,不過牠背後有著兩條如同鐵鞭般的尾巴,兩條尾巴靈活自如的交錯揮舞著,與身後的火焰飛劍纏鬥。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215PrJPLsb

  盡管雙尾白猿實力比樊少天兩人高出一截,可畢竟前後受敵,一次對付兩個人,實力再怎麼渾厚,時間一長也慢慢的敗下陣來,雙拳被樊少天的御靈劍砍的痠麻無比,兩條尾巴也被流光殞鐵劍灼傷不少。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WA8bL6zbfX

  雙尾白猿漸漸無法應付兩人的攻擊,開始出現了一點空檔,樊少天抓準時間鑽了一個空隙,右拳狠狠地砸在雙尾白猿的下顎,雙尾白猿愣是平衡失去了一剎那,但這種近距離的激戰哪怕只是一剎那都可能帶來致死的危機,樊少天與月桂樹兩人趁機御動飛劍,狠狠的同時刺進雙尾白猿的胸膛,給牠來個殺機滿滿的透心涼。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Q1NjDQOxnM

  雙尾白猿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眼神漸漸渙散,龐大的身軀最終不甘心的轟然倒下,再也沒有了一絲一毫的生命跡象。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gpOlff541x

  眼見雙尾白猿倒下,樊少天姊弟倆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對於雙尾白猿的難啃程度也算是心有戚戚焉了。樊少天在戰鬥過程中不免的也被揮中幾拳,雖然被噬雷流光甲完美的防禦住,但還是消耗不少,想也沒想的直接坐下,從幽蘭戒中取出一些補充丹藥,立即補充體內的損耗。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fY7n9SuJ4K

  由於雙尾白猿的攻擊都是樊少天一人扛下,月桂樹只是消耗了點靈力,看著樊少天坐下恢復,於是她先走向雙尾白猿的屍體,從牠的體內挖出一顆充滿土屬性能量的獸丹,以容器收好後,才取出補充靈力的丹藥坐下吞服。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GVLtepk3XH

  過了一陣子,消耗較少的月桂樹率先恢復過來,一邊以流光殞鐵劍將雙尾白猿切成一塊塊的肉塊打包好收進了空間戒。修仙者以靈穀獸肉為食。這雙尾白猿肉身氣血旺盛,經過一番料理,吃了也能夠補充一點氣血之力,拿去賣也還算有點靈石可賺。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Pd7EzmTErV

  不多時,樊少天也恢復了戰力,睜開眼看向坐在一旁為他護衛的月桂樹,開口道:「差不多也快進入疲勞期了,我們回家吧。」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HTi53bzMg

  月桂樹同意的點點頭,樊少天喚出水晶飛鷹,手拉著月桂樹往鷹背上一跳,穩穩的坐上去後,水晶飛鷹拍著翅膀拔地而起,朝著南山飛去。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jsb5Wquhtr

  ◎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ZjE6XetRSV

  王澤雨取下戴在頭上的虛擬頭盔,睡眼惺忪地拿著手機查看訊息。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M3CFmHIyhv

  「唔嗯,阿彬找我今天晚上去吃飯啊,吃什麼啊我看看,哦哦哦哦哦哦!是龍蝦欸!這一定要去的啊,而且也好一陣子沒見了。」王澤雨回復了訊息後,伸個懶腰,下床洗漱準備做早飯。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OBY0GUqbcU

  阿彬是王澤雨高中的同班同學,在班上就他和王澤雨感情最好,畢業後也有在連絡,爾偶也會約出去吃個飯聊聊天。阿彬後來繼續考上大學,大學畢業後自己創業開了一家調養健身館,有別於大部分西方式的健身館,屬於中醫類的,有一定的健身設備,也提供中醫類的診復服務,能夠依照個人需求開出運動處方,事業做得有聲有色。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CbdhibwM2o

  傍晚六點,王澤雨開著車來到了雨都市最繁華熱鬧的中區,他和阿彬約在這裏的一間百匯美食餐廳,王澤雨推開了餐廳的大門,從容地走了進去。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HPrjvN1eli

  「先生您好,請問有先預約過嗎?」服務生走上前向王澤雨詢問。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JaUHbACCMO

  「噢,我來赴約的,六點,周先生,兩位的。」王澤雨笑笑的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wp0KHiVd5Y

  「周先生兩位……有了,您的朋友已經入座了,我帶您過去,這邊請。」服務生伸手示意。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MN36iR8wc

  王澤雨點點頭,跟著服務生往餐廳裡面走去,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了比較靠內的座位區。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qfnlWyVzbI

  只見一位體格頗為精碩的男子,以背對王澤雨的方向坐在座位上,正低頭開心的吃著鮑魚,看起來似乎是墨西哥的八頭鮑。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nH7nrOGn1L

  這名男子津津有味地吃著鮑魚,渾然不知王澤雨已經走了過來,彷彿他的世界裡只剩下他和盤子中的鮑魚,已經吃到一種渾然忘我、超神的境界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lCx9FErwMY

  「嘿啦,講都兄弟,爽都自己啦齁,吃鮑魚吃得這麼開心啊!」王澤雨不客氣的拍了那名男子的肩膀。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Jde7ybGuKR

  「哦哦哦!你來噢!」男子終於放下嘴邊的鮑魚回過頭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c7yjv07bo9

  沒錯,眼前這位忙著吃鮑魚的男子,就是王澤雨的高中同學阿彬。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XKLuTr9lYV

23.20.7.34

ns23.20.7.34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