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情心 - (二.從前.現在ㄧ)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君心情心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阿喵大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90 閱讀
9 喜歡
5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君心情心
5 書籤
A - A - A
#2
(二.從前.現在ㄧ)
阿喵大
Jul 29, 2017
2
0
34
8 分鐘
No Plagiarism!17AsQavNGl8EmWHyK8GVposted on PENANA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36D3gCefl
(二.從前.現在)
一回尚書府,月靈犀從馬車上緩緩下車,不等月世卿下車,就自個兒的要進尚書府。
尚書府的夫人們和女兒們都已經在門口候著,等著尚書大人的回府。
看見下車的人是月靈犀,她們的眼神瞬間變得凌厲。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htYKk9f7P
管家見到月靈犀,馬上抬手一揖,『四小姐。』
點點頭,示意著,管家一手向前伸,讓月靈犀往前走。
月靈犀頭也不回的正要踏入大門時,一直手攔下了她。
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了,正是她的大姊,月雲柔。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fuXcbwWkd
容顏美麗,沉魚落雁,窈窕姿態,而一雙眉眼正冷冷的瞪著她。
『四妹,可是越來越不懂規矩了。』月雲柔冷冷的說著。
『是啊,爹爹還在那,妳怎麼自己倒是先走了。』這會,二姊月雲雨也出聲附和著說著。
二姊姊雖沒有大姊的傾世,但也有傾城之姿,閉月羞花之容。
『這會讓人看笑話的。』三姊月雲彩也一起應聲著。
三姊姊的我見猶憐總是能讓男人心動。
月靈犀有些嗤之以鼻,撥開她的手獨自踏入尚書府。
月柔雲怒意上升,『妳……』話還未完,月世卿示意著,讓她去。
在各位夫人的攙扶下,月世卿慢慢的走入尚書府。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CgYfkeSyu
月靈犀剛步入尚書府,一名小ㄚ嬛已上前來了。
『小姐。』輕喚一聲,月靈犀看了她一眼,示意回小院在說。
主僕二人就這樣回到尚書府那偏靜的小院子。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WMHVx15N9
清風院。
位在尚書府的角落偏遠地方,看上去簡單樸實,沒有華麗的設計,一切就這麼自然,第一眼看來還有些老舊,這院子唯獨名字好聽,清風院。
院裡的小廂房就是月靈犀的廂房,如同這院子般,陳舊。
清風院有顆蜿蜒的老櫻花樹,盤落在庭園的角落,有時候,月靈犀喜歡攀坐蜿蜒處,享受這一刻的感覺。雖說是棵老櫻花樹,但是開花的季節一到,開的紛紛繁繁,美的讓人窒息。
花季一過,綠葉盎然,也可以遮蓋過烈的陽光,讓光線從葉縫見落下,也不失作用。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ooplAARxU
坐椅在櫻花樹的蜿蜒處,月靈犀想起了她剛甦醒的時候。
她,不是這時代的人,而一次的意外就像書裡電視上演的穿越,來到了這具身體。
,沒有哭鬧只是沉靜。
第一眼睜開時,看見了這古色古香的清風院,看見了身著古裝的小ㄚ嬛甜芯,才真的知道自己還穿越了,也才知道,當初的出國旅遊飛機失事,她連現代的屍身可能都變成巴比Q了。
只知道,她不像穿越的女主角們可以回去的。
她,回不去了。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oxlnNGCFe
來到這,她才知道,月靈犀是個可憐的孩子。
雖說,母親是夫人,她是夫人所生,理應為嫡女,但是,她的三個姐姐分別為姨母所生,老是欺負她,母親也是因為生了她後,母親沒多久就過世,所以二姨母上位後,對她,更是想置她於死。
尤其在得知她將來為定南王妃後。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TbTA7qCdd
十二歲那年,原本也只是感染風寒,卻被姨母的毒計下,半夜遭家僕丟進池塘,在溺水後,真的月靈犀已經消香玉殞了,享年剛好十二歲,而她就這麼佔據了她的身體活了下來。
原來,姨母是要殺害她,讓自己的女兒月柔雲代嫁定南王,成為定南王妃。
人算不如天算的情況下,月靈犀是死了,但是,在那一瞬,她卻活了,就這麼陰錯陽差的代替了她。
輕嘆,月靈犀沒想到的,是她的父親。
溺水獲救,她的ㄚ嬛甜芯鬧上,說小姐是被二夫人丟進湖裡的,卻遭二夫人的一記耳光。
看不慣動手打人的她,起身,上前就這麼向二夫人踹那麼一腳,讓她疼痛捧腹大罵。
而他的父親卻深信姨母的話,認為她只是因為風寒跌落湖裡,所以也沒有懲戒,草草了事,認為,女兒只是病糊塗了。
但是,卻因為她以下犯上踹那麼一腳,要教訓她這個女兒,卻被突然的暗衛給甩了出去。
想起來,也是心寒。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7BaxXL7Pi
『小姐,甜芯拿了妳愛吃的糕點來,小姐要吃嗎?』
ㄚ嬛甜芯將手上那盤點心托高,月靈犀伸手接著那盤小點心,放置在大腿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
『甜芯,妳覺得,要是出了這裡,妳會想去哪?』
月靈犀想帶著這個和她相依為命的小ㄚ嬛一起離開這。
雖然身體是月靈犀的,但是,多少還是有點記憶存在,當她入了這身體後,她慢慢發現的。
當初,月靈犀的娘親收留了這可憐的小ㄚ頭,讓她給月靈犀做個伴,而這小ㄚ頭也挺忠心護主,什麼都想到她這個小姐,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她。
『小姐去哪,甜芯就去哪。』她甜甜的笑著。
月靈犀見她傻氣的模樣,不禁也笑了,拿著小盤子從樹上滑下來,佇立在院子,一塊糕點塞進甜芯的嘴裡,說道:『賞妳的,嘴巴還真甜。』
甜芯見月靈犀笑,她也開心,也吃起糕點來。
『小姐,這次進宮,皇上可答應妳的要求?』甜芯問著。
月靈犀話還沒回答,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妹妹,若不想當這定南王妃,倒不如讓出來也好。』
月靈犀的笑意變的淺,緩緩的轉身,說道:『是啊,應該讓出來,但是,也要聖旨一道改寫名字,這樣姊姊才不用這麼費盡心思。』
『妳……』月柔雲的臉色鐵青,氣的咬牙。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UHzg4mWH1
她沒想到,原本唯唯諾諾,柔順如鼠的妹妹,居然這麼伶牙俐齒,還會咬傷人。
身為長女,卻因為是姨母所生,即使母親上位了,也改不了她不是嫡女的身份,只能覺得嘔。
還好,她的母親過世,她又膽小如鼠,所以一直沒把她當回事。
可是,今非昔比了,她不但換了性子,又是未來的王妃,連父親也得讓她三分。
連定南王還為她添了暗衛,就是要守護她的安全。
現在,誰都動她不得。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OVmHvu88H
『姊姊,來到清風院不是來講這些事的吧?』月靈犀的笑意雖淺,但是,卻讓人能咬牙切齒無名怒意。
『若不是父親找妳,我一步也不會踏上清風院。』月柔雲氣的跺腳,轉身離去。
月靈犀不禁笑了,一旁的甜芯卻不懂小姐在笑什麼。
難道,小姐聽到大小姐的話,不生氣嗎?
『甜芯,咱們出去走走吧。』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UPX4mUPuK
大廳之上,月世卿焦急著。
而大廳上的人卻是悠哉悠哉的拿起茶杯,杯蓋輕滑,吹著剛掀起冒出的熱氣。
杯蓋和杯子輕碰的清脆,讓尚書月世卿卻是如熱鍋螞蟻一樣焦慮。
才剛剛一下朝,回府沒多久,定南王就來訪了。
這時,一名女子的身影緩緩步入大廳。
女子的眼光注視,看向了定南王,在看向父親。
『柔雲,妳妹妹呢?』等不及月柔雲說明,直接問了問。
『柔雲見過王爺,見過父親,妹妹還在清風院。』不理會父親的焦慮,月柔雲依舊有禮的福個身,說明月靈犀去向。
定南王卻無視月柔雲的存在一般,依舊悠哉的喝著茶。
這時一名小廝匆匆跑進大廳,神色匆匆道:『大人,四小姐溜出去了,不在清風院。』
『什麼?!!』
『派人去找小姐回來,快!』月世卿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冷汗直流。
月雲柔看父親的模樣,她心裡有些不快,她的父親何時對月靈犀這麼上心了?不就是一個王妃的頭銜嘛,若沒有月靈犀做這王妃,她,月柔雲也行。
這時,二夫人緩緩從廳後步了出來,笑臉迎著定南王。
『不知道王爺駕臨,有失遠迎,還請王爺見諒。』
楚墨殤抿了口茶,眼睛緩緩看向尚書夫人,將手上的杯子放置小桌上。
『夫人客氣。』
『在等待的同時,讓雲柔陪陪王爺吧。』二夫人順勢提議。
定南王抬頭,朝月雲柔看去。
只見月雲柔嬌柔粉嫩的臉頰泛起紅暈,小女子的嬌羞之意染上眉梢,更顯的動人。
而一旁的月世卿也明白他的夫人想做什麼,示意想阻止,卻被夫人的眼神給制止。
楚墨殤有意思的看著月雲柔,也朝二夫人看去,不禁泛起笑意。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wEO6UTsQA
(待續)

54.198.195.11

ns54.198.195.1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