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情心 - 六.條件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君心情心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阿喵大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98 閱讀
9 喜歡
5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君心情心
5 書籤
A - A - A
#6
六.條件
阿喵大
Oct 19, 2017
0
0
24
5 分鐘
No Plagiarism!y9l61RI7DFC31gvAhnd2posted on PENANA
六.條件
大廳上,月靈犀對楚墨殤開出了條件,楚墨殤依舊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喝著茶,聽著她開出的條件。
「一,我月靈犀還是尚書府的小姐,尚未成婚前,你不能管我,當然,我也不會管王爺要做什麼,這條件可以嗎?」
月靈犀看著坐在一旁的楚墨殤,他依舊喝茶,點點頭,表示同意。
「二,如果感情依舊不合,那就別拿著這張婚約勉強湊合。」月靈犀又踱步到他面前說著。
楚墨殤笑意深了,點點頭表示同意。
「三,我暫時還沒想到,到時候我在告訴你。」月靈犀見他什麼都點點頭,有點挫敗,轉身不看他,又繼續踱步走了幾步。
「所以,基本上目前只有兩個條件?」楚墨殤笑的很是燦爛,起身,捋了捋下擺,很是有趣的看了一地的人,「好,我都答應,可以走了嗎?」
「現在?」月靈犀有點訝異,現在就入定南王府?
「擇日不如撞日,今天算是好日子啊!」楚墨殤轉身就準備要起身離開的樣子,又轉身看向月靈犀一眼,半瞇起眼,打趣的問:「妳怕?還是?有什麼需要收拾的行李?」
深呼吸,充盈了整個胸,為自己撞個膽,說道:「走吧,甜芯。」
二話不說就邁出尚書府,楚墨殤有趣的看著她的背影,在瞥了一眼依舊跪伏在地的月世卿,冷冷道:「不用送了。」
「臣,恭送王爺。」月世卿頭不敢擡,只能聲音回覆。
而一雙大眼冷恨的眼神就看著月靈犀和楚墨殤雙雙步出尚書府。
2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HyeyOu5wH
月靈犀徒步就這麼要走出尚書府,楚墨殤基本是跟在她身邊,眼見尚書府前停了輛馬車。
雖然沒有很花俏,但是也算是有品味的,深色的布幕感覺就像他的人一樣,深沉,永遠看不透黑布下有什麼,既危險又神秘。
「月姑娘,請上車。」一名侍從自馬車上下來,有禮的一揖。
該來的還是要來,月靈犀大方的踏上了馬車,甜芯也跟上去。侍從正要駕車時,月靈犀看看楚墨殤一眼。
「你不跟我們一起坐?」
這一問,月靈犀忽然下意識的想咬掉自己的舌頭算了。
「喔~」楚墨殤以為自己聽錯,怎麼忽然他的未婚妻會邀他一同乘車了,他打趣的看了看她。
「不了,本王習慣騎馬。」
語落後,只見一名侍從牽了一匹高大的黑馬,黑馬的黑的發亮,讓月靈犀看得很是喜歡,機靈的大眼轉轉,牠呼嚕呼嚕的聲響,讓月靈犀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匹馬看。
楚墨殤看了看月靈犀,在看看自己的愛駒,有點被人覬覦的感覺,加上那小妮子那種愛慕的神色,這麼對他的馬,讓他很是不悅。縱身一躍,騎上了馬,倏然的離去。
馬車也跟在楚墨殤後,緩緩而行著。
「可惜,那匹馬很漂亮的說。」月靈犀有點洩氣,轉過頭來。
「小姐,搞了半天原來妳在看馬啊,是在看王爺騎的馬啊?」甜芯似乎明白了,原來小姐喜歡馬啊,怎麼她以前不知道。
「不然,我會喜歡他嗎?」月靈犀找個舒適的位置坐好。
「可是,小姐剛剛不是邀王爺一起同乘……」甜芯剛剛不是有聽見那段對話嗎?
「甜芯,妳百分百是聽錯,絕對的幻覺,知道嗎?」月靈犀忽然狠狠的又加上點冷笑和眼角的抽緒,這麼看著甜芯,甜芯秒懂了,點點頭。
2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5RlbTdT0Q
下了車入了府,在楚墨殤的的帶領下,就這樣進入定南王府。
直到他帶領著月靈犀來到一處偏院。
偏院雖然不大,卻是讓月靈犀很喜歡,是個偏僻的靜雅之地,比起清風院好太多了。
庭園有棵老樹,算不是挺筆直的,蜿蜒的讓她喜歡,而且老樹的懸空處,還繫綁著個鞦韆,這下子庭院裡總算有個不無聊的東西了,但是月靈犀卻有個想法的看了看鞦韆。
而大樹下還有塊草地,月靈犀喜歡那茵茵草地,感覺脫了鞋踩在那會挺舒服的。
「妳就暫時先居著。」楚墨殤一邊打量著她的神情,一面噙著笑意的說著。
2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DTATpabMn
她,似乎很喜歡這庭院的擺設,眼眸裡透出的那光亮神采,讓他覺得很有趣。
2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X5McEBHJ8
「這,沒有名字?」月靈犀看了看四周,沒有匾額之類的,為這小院命名。
「沒有,妳喜歡什麼名字,就取什麼名字。」楚墨殤的眼神黯然,收回一絲笑意。
忽然,一名老者帶著眾多的侍女和僕人浩浩蕩蕩來到庭院。
「見過王爺。」老者雙手一揖,身後的眾多奴僕紛紛跪了下去。
「他是定南王府的管事,松伯。」楚墨殤睇了一眼,簡單介紹著,「府內有什麼事,或需要什麼都可以告訴他。」
月靈犀看了看松伯,他看上去大約也有六十來歲,歲月痕跡爬上他的臉,那皺紋卻是讓人覺得和藹,真像古人常說的,松柏長青。
「松伯,我是月靈犀,以後住著,請多指教。」月靈犀咧嘴一笑的介紹,有禮的一揖,倒是讓松伯很是驚訝,也讓楚墨殤有些蹙眉,甜芯倒是笑的很甜。
「月姑娘,松伯不敢當。」松伯在一揖,緩緩起身,順勢打量著她。
大約十三、四的年齡,雖然身子纖薄,但骨骼均勻,雖說偏瘦,這不是難事,一雙大眼水靈,加上那愛笑的模樣,挺是討喜,個性看上去也挺不錯的。
松伯像是爺爺在看孫女般的喜歡這小ㄚ頭。
「靈犀先休息,有什麼事,等明天再說。」楚墨殤轉身要出這小院,一刻也不想停留的走了。
(待續)

54.162.171.242

ns54.162.171.242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