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時間終結者【季一】時代更迭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飯神啊,白飯不夠多啦!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57 閱讀
3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時間終結者【季一】時代更迭
1 書籤
A - A - A
#1
#0 西元2083年
飯神啊,白飯不夠多啦!
Aug 12, 2017
0
0
34
19 分鐘
No Plagiarism!V6VcWRYUiBkDjNAE5pAdposted on PENANA

  「是時候了。」一個低沉的聲音緩緩開口。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C1ync5bUug

  黑暗的小房間中,一名男子坐在角落,房間一整面的螢幕牆在他正對面,藍光隱約勾勒出房裡的人物,約莫有五六個身影一動也不動地坐在各自的角落。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XqnTDjKBe2

  其中一名男子推了下眼鏡,但沒有採取其他行動。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cyGvmh9rGJ

  「我還是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另一名男子的聲音說,他的聲音有點顫抖。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EiLdFYiRSN

  「我知道這是個艱難的抉擇,畢竟這將影響這世界百年以上,而我們的這個決定也將改變這個世界上億人口的命運。」沉穩的聲音這麼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7QduJQOus2

  沒有任何人應聲,也沒有任何人反駁,只是沉默地盯著螢幕上顯示駭進了世界各國會議室監視器的畫面。這五個人每天都在盯著畫面,每天都在看著世界各國領袖在這些會議室討論著彼此利益分配問題,每天都在拿自家百姓的生命當作籌碼談判,每天都在上層圈子裡把玩全世界的經濟利益。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wEBdaXvkpb

  「就讓我們來終結這一切的苦難吧。」他重新開口,語氣中帶著微慍。他站起身走到電腦牆前,雙手操作著機器,其中幾個閒置的螢幕轉換播放過去他們曾看過的幾個影片片段。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44uQh9Oz0H

          *       *        *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m8xADgrrKT

  「安科斯總統,我想你我都不願意見到彼此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就算你坐擁再多金錢,國家窮困你也無處可揮霍。」一名頭髮灰白但卻看起來神采洋溢的中年男子站得直挺挺,高級西裝在鏡頭下反射的燈光可看出他高級的材質。正對著另一名肥胖男子,他也同樣穿著深藍色西裝,打著天藍色格紋絲質領帶。兩人容光煥發、面露微笑,這是一場在歐洲深山一處官邸裡私下談判的高級會議。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uhy5vJ303s

  「先生的顧慮我相當明白,但恕我直言,這樣的說法就像在指責我現在世界各國的困境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似乎在表達我是個絲毫不在乎底層人民的庸君?」肥胖的男人面不改色地說,一名女傭端著高級盤子放在兩人面前,安科斯總統順手拿起女傭剛斟滿的威塔斯紅茶,小小啜飲幾口。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b8wGYNQMnR

  「我並沒有這樣的意思,不過我認為我們彼此心照不宣。」中年男子柏金斯也拿起一杯茶啜飲,嘖了兩聲,不甚滿意地放回茶杯。他一直都不怎麼喜歡茶這種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tKZ0lChM31

  「現在就連歐洲各國都蠢蠢欲動,我不認為你能置身事外,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和美國當地的商會聯手,國家的概念滅亡是大勢所趨,未來政治人物都將成為商人的附庸,不再是官商聯手。」安科斯輕敲著茶盤,小眼睛精明地打轉。「就算是為了你也好,為了這片土地上的人民也好。」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GxjfDOYGO2

  柏金斯不發一語,作為掌握最高權力的人,和商人合作統御一個國家是再正常不過的,但成為商人附庸的政治家讓人感到深刻的羞辱。更別說在過去的歷史以來,這個位在歐洲大陸最內陸的山上小國家,從不曾跟世界妥協,他們強悍的意志與堅定的民族性,就連希特勒的徵召都不曾讓自家國土內的日耳曼民族跟國家反目。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80aFG8twVR

  瑞士就是一個這麼強悍的國家,柏金斯在心裡默默得意著。即使二零七六年以來環太平洋區都淪陷成為商會統治國家的情形了,甚至許多商人的勢力漸漸滲入歐洲大國,使得歐洲國家時不時有零星動武的消息,唯獨瑞士就跟一九三九年的那場戰爭一樣,人民的團結一致讓他們遠離戰火。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noBnpWZGJ3

  人民富裕,國家才富裕,國家富裕,就不會找政治人物的麻煩,然後再去賺國外那些不懂得保護人民的國家的錢,只要好好操控瑞士一直以來最驕傲的金融產業,沒有任何一個外國商會有辦法來歐洲內陸這塊金山挖錢,沒有任何一顆炸彈有辦法傷害他們半毛。不像眼前這個美國總統,為了錢出賣人民的幸福,為了錢把總統降格為商會的政客。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IpB1FePDUE

  柏金斯站起身,走到窗邊,從檀木櫃抽屜裡拿出一盆手工燒製的菸灰缸以及一個雕刻精緻的木盒。安科斯低頭又喝了口紅茶,滿意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像是沒在注意柏金斯的舉動。柏金斯從木盒裡抽出一根雪茄,剪開雪茄頭,拿起老式打火機點火,發現液態瓦斯沒了。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F3EPJlYcST

  他招來女傭,女傭急忙忙地接下打火機,帶到倉庫去補充。期間柏金斯只是望著窗外層層的山疊交在一起。三道飛機雲劃穿天空,柏金斯盯著那道雲繼續沈默。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3ghFDGBDnl

  門外官邸裡的電話鈴聲響起,幾聲後便聽見管家接起電話。女傭補充好了打火機回來,柏金斯這才終於點著了雪茄,將雕花的窗戶推開一點縫隙,輕輕吸一口菸,女傭默默退到房間角落待命。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G5Li6qwW3r

  「這麼說起來,您還是不願意和大勢妥協囉?我是看在現在的美國商會成員都曾受到貴國的照應,才前來和您提議對於雙方都好的方案。瑞士的淪陷也不是大家所樂見的。」安科斯放下茶杯,一隻肥胖的手搭上椅背,轉身對著窗邊的柏金斯說。「至少,武力是可以避免的。」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AIvfyeAwrs

  「我知道貴國的商會在做著怎樣的打算,也明白先生對我的一片心意。但我依然不認為這是一個國家該有的樣子。」柏金斯轉過頭,直挺身子對安科斯說,「也不是一個國家領導人該做出的決定。」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pvIHamoMZL

  柏金斯從會議開始從沒露出一絲鬆懈模樣,安科斯不禁佩服眼前的中年男子。他是個對自己相當嚴格的人,雖然也是那一點虛榮和一點勢利,這點可以從他官邸華麗的裝飾和身上的行頭看出來,但他是相當聰明的人,而固執就是聰明人的通病。安科斯知道自己此行已經是沒有任何希望。對於任何商人來說,可以掌握蘇黎世,就是掌握了全世界。而關鍵就在眼前的男人不願意將蘇黎世讓給任何人。他掌握了權力,掌握了金錢,掌握了全世界經濟的命脈。如果沒有將金融產業全部得手,擁有再大的土地,再大的商會,擁有再大的生意,依然只是人家手中的玩具。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7GRSYYjuUm

  如果談判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就只好用武力了。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Wv5rKEGka7

  安科斯在腦中迅速擦掉事先擬好的計畫,重新思考該如何攻防。他轉向柏金斯,然而此時柏金斯身後的窗戶突然滑下一個黑衣人,安科斯嚇了一跳,但努力抑制驚嚇的情緒不表露於外。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NACvhNSGzR

如果這是柏金斯安排的戲碼,而他身為全世界最大商會的政治家卻被一個無法正視時代的年輕總統給耍得團團轉,這場談判他無疑是輸得一敗塗地。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rHxjAwiT0c

  但柏金斯注意到安科斯的表情變化,還沒來得及反應,便感覺到身後透過窗戶縫吹進來的微風瞬間變大,將雪茄菸全吹回房間。一個力量粗暴地將柏金斯推倒在地,一隻手架著他的脖子,將他的臉抬高面對自己。對方穿著農場工作服,臉上裹著一塊白布,讓人無法辨認出面孔。只得從他的臉形和輪廓以及身上的氣味判斷是個男人。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gWImos04Nb

  柏金斯想伸手到口袋的警報器呼叫警備隊,但男子的速度更快,將他的手反壓在腦後,他無法做出任何反抗。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bAMO63BYKb

  碰地一聲,客廳大門被推開,進來了幾名類似裝扮的人,體型看起來有男有女,唯一共同的特徵就是身材都偏嬌小靈活的類型。他們壓著管家和幾名女傭男傭,將他們壓跪在地上。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QcSovsUNmV

  安科斯盡力保持冷靜站起身,看著眼前的形勢。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0CRIYgbZkY

  「安科斯總統,一切都照計畫進行了。」壓著柏金斯的那名男子說,他從口袋挑出一把瑞士刀架在柏金斯的脖子上。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bwyXlF1XDL

  「什什麼計畫?」安科斯總統滿臉困惑。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8uX1SstMgQ

  「您忘記了嗎?前些日子我們的代表在哈梭商會會議室討論過的那件事。」男子說。哈梭商會是安科斯總統所隸屬統治美利堅地區現今最大的商會。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HhszZrQbrb

  「啊,是的,我想起了確實有這件事情。」安科斯警戒地微微低下頭,眼神緊盯著男子不放。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9CHIz3nA01

  就在這場會議不久之前,安科斯在紐約哈梭商會會議室接待了一組自稱是來自亞洲商會的代表,當時他們談了一些事,不過不是非常順利,但詳細到底談了什麼,他怎麼樣就是想不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l9vjaoMEb2

  「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柏金斯難受地擠出問題。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uSjXsjpiuQ

  「這可以由你們的管家先生回答,就在剛才他收到了消息,為了避免他壞事,我們的人就先堵住了他和這些傭人們的嘴。」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tEsbm2fKCf

  柏金斯眼角勉強看到自家傭人一排排跪在地上,嘴巴沒被封起來,但卻因為被槍抵著身子而不敢發出任何一點聲音,只是默默地啜泣。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LYphhAF3eQ

  管家先生雙唇顫抖,但柏金斯聽不到他說的任何一句話。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6JJqHcJ6ue

  「你現在被賦予說話的權利,所以儘管大聲說,讓你們家固執的主人了解事態。」抓著管家的那名入侵者用一口粗魯的美國腔說。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XYSq9esoY4

  「先生,剛才接到伯恩傳來的消息飛彈隱藏飛彈穿過了我們的國防偵測系統落在落在伯恩市郊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EK341kEHoS

  「隱藏飛彈?怎麼可能?」柏金斯震驚地看著安科斯,後者依然不動聲色站在那裡。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yvCiVjuFqY

  「小小的瑞士妄想跟全世界最龐大的商會斡旋,以為你們掌握了金融系統就能那麼囂張?你們已經跟不上時代了,當我們提議要跟你們合作時就該乖乖答應了,現在你已經破壞了一切,瑞士的未來就葬送在你的手裡。」壓制著柏金斯的那名男子說,雖然隔著一層布,但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TnWMN60fvZ

  「你們這些混蛋!你們」柏金斯氣到脹紅了臉,五官扭曲。但他還沒能說第二句話,男子便一刀斷了他的氣。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kaKoeMITt7

  男子站起身,順手撿起柏金斯的雪茄。柏金斯癱軟在地上掙扎,不出幾秒,他已經全身浸滿血,沒有了生命跡象。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M2CokxIOc8

  「雖然傳統物理上的傷害是遠遠低於現代科技和幻力造成的傷害,但用來處決卻是最爽快的。死亡前的掙扎比較久。」男子邊打量著小刀邊淡淡一笑。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M6wJSjQTzm

  在旁邊看著的女傭與男傭們眼淚在眼眶打轉,其中一名女傭已經忍不住哭出聲。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TUxDiMp1FT

  「這些人怎麼辦?」架著管家的那名男子問。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9rVLPfjx3w

  「他們已經目睹全程了,傳出去對商會不太好,殺了他們。」男子冷淡地說,扯下五斗櫃上的桌巾把瑞士刀上的血液擦乾。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GQDcAvwrp6

  「不,大人求求你!大人我們只是在先生家打工的學生求求你放過我們!」其中一個男傭哀求著下命令的男子,但後者只是默默走到安科斯面前,男傭女傭們紛紛被架出門。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Oi0lVj7llM

  「先生,該走了。直升機已經停放在山上小機場等待您了。附近的警備也解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eud9g3pABt

  「總統大人,求求您放過我們吧!我們絕對不會把事情傳出去的,大人求求你」眼見男子無視自己,男傭抵抗著試圖將他拉到門外的人,對安科斯總統乞求,但安科斯只是蒼白著臉死盯著他們。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7hkKtUg0mF

  男傭女傭們以及管家的哀號,在幾下乾淨俐落的槍聲後一切重歸平靜。安科斯總統鐵青著臉,看著男子,男子將臉上的白布拉下,露出嘴巴,悠哉的挑出柏金斯抽到一半的雪茄大口大口接著抽。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6aY7vTqDeM

  「真是個好雪茄對吧!這傢伙口口聲聲為了人民,事實上在這樣的時代卻一個人獨佔這些奢華的生活,真是個偽善的傢伙,對吧?不過我喜歡,政治人物就該這樣。」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pthDDyH29i

  安科斯沒有回答,只是站在那邊看著眼前陌生的男子。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vgzQ13Li37

  「都解決了。」其他人回到房間報告,男子點點頭,示意安科斯總統。後者跟著男子,其他人則跟在安科斯總統後面,一群人搭上黑色廂型車,廂型車開下山腰的小機場,那裡早有一台戰機戰機在等著。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XaiVhOPIr4

          *       *        *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uRxLvbkcdt

  飛機飛過瑞士上空,安科斯緊張地不斷探頭看向窗外。如果他們是非法入侵,那麼不久之後應該就會被瑞士的國安相關單位給打下來;但如果他們是合法進入瑞士國土,那麼柏金斯官邸事件應該就會留下痕跡,這樣全世界就都知道柏金斯總統是他們殺的。不過事實上這群人跟哈梭商會並沒有任何關係,不過就是一次的會議室面談,怎麼樣都不會和哈梭商會扯上關係吧?而且在場的人全被殺了,安科斯這次拜訪柏金斯也是秘密進行的,甚至出入境是透過商會的特殊科技使用假身分,也就是說在瑞士的官方紀錄中此時安科斯是認分地待在美利堅地區,一步都沒有離開。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uJJ4zL7k3b

  所以就結論來說自己並沒有給哈梭商會帶給太大的麻煩。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s1lKXCyNk0

  安科斯手指敲著飛機窗緣,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他想不透對方的目的,如果是要讓外人誤會這一切的事件都是他策畫的,那麼為什麼他要把在場的其他人都殺光了?還是說哈梭商會已經知道他偷偷跑到瑞士?而商會已經和這群人達成協議,所以他們才會協助出任務,接他回去。那麼幫助他用假身分跑來瑞士的研究員一定已經被商會以擅用商會秘密器材偷渡人員的名義給懲處了。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RPRpBmAVyO

  飛機上的其他人員不發一語,但是坐姿輕鬆,不像是才剛殺了一整房子人的樣子。而帶頭的那名男子已經將雪茄捻熄,塞在丹寧外套右胸口前的口袋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o3x877UesX

  想起離開前那群躺在門邊的無辜屍體,安科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qUZLFWneJI

  一縷一縷的煙從底下往上飄,安科斯注意到他們已經飛過伯恩上空,而底下是因為隱藏飛彈的突襲造成的破壞,人們在四處逃竄。安科斯一直覺得隱藏飛彈是個非常沒有人性的發明,因為他可以躲過任何一個國家高科技防空飛彈的偵測,毫無跡象的落在一個無辜的小鎮上,一個瞬間就把上千上萬人的性命給帶走,威力大概是僅次於核彈。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eBx618tC31

  安科斯再度打了個冷顫,不斷告訴自己這是在這個戰爭時代的必要之惡。可是事實上瑞士並未做出任何危害他人利益的事情,而且實際上從過去數場戰爭以來,瑞士一直都是置身事外的。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qs5YAc6ury

  但是他們掌握了金融命脈,而且不願意讓給我們。安科斯心底的聲音這麼說。但是那本來就是他們國家的產業,不願隨意讓出也是很正常的。安科斯搖搖頭,試圖把胡思亂想甩到一邊去,此時他正坐在一群不知道目的的組織的飛機上,他應該先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才是,現在那些被拋在後頭的瑞士人民他也愛莫能助。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sRtrC8o0n8

  飛機航程已經過了不知幾小時,安科斯漸漸感到疲倦,就算自身處於危險的狀態,只要像這樣長時間『暫時』沒有任何異狀發生,緊繃的神經都會開始放鬆,即使安科斯不斷提醒自己現在絕對不能睡著,但倦意還是不斷朝他的精神襲來。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IBJfHLnanr

  他隱約看到幾個模糊的身影,七嘴八舌不斷在說些什麼,但是他聽不懂。他想要叫他們安靜,因為他才是總統,他是擁有最大權力的人,為什麼這些人這麼不懂得尊重他?但是他發不出聲音,沒有人理會他。他們講話越講越激烈,其中一個人甚至伸手抓住他,但是他無法擺脫那隻手,另一隻手也抓住了他,安科斯開始感到害怕,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明明他只是想安安穩穩做他的政治家到退休安享晚年,他明明沒犯下什麼罪刑,但現在卻要在這邊遭受折磨。越來越多隻手抓住安科斯的手臂,一陣銳利的刺痛感從他無法掌控的右手臂傳來,他感到自己在下墜,似乎就要這樣墜出世界的外頭。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cNThMuuSZV

  然後安科斯張開了眼睛,看到窗外因為戰爭而被打斷手的自由女神像。他們已經到長島了,很快就要進入哈梭商會的領空,此時飛機急轉彎,繞過了紐約,轉往北方飛去。安科斯忍不住感到一陣作嘔,重力被飛機往後拋下,安科斯只得用力抓緊椅子邊緣,抵抗強烈的離心力。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rrNUTp3hqq

  他們最後在州立公園降落,原本安科斯預期的是一般飛機降落時還有長長的跑道減速,但這台飛機卻是平衡的停在半空中,垂直往下降落。在飛機上其他人的催促下,安科斯走下飛機,在草皮上停著一台黑色休旅車,一名黑衣男子站在車邊等待他們。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q82aoKVMUi

  帶頭的那名男子跟著安科斯走向黑色休旅車,其他人都在飛機邊等待。黑衣男子幫安科斯打開車門,安科斯坐上後座,帶頭的男子也跟著坐了上來。兩人安頓好後,黑衣男子便將車開下道路,離開州立公園。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d767pSBTLA

  「安科斯先生,您這樣真的讓我們很困擾。」男子率先開口,「要不是我們先發現您離開了美利堅地區並幫您的失蹤找了個藉口好讓哈梭商會不再追究,不然實在不知道您和那名研究員會有什麼樣的下場。」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Pc1D7V3adt

  男子重新挑出雪茄,跟司機要了打火機點燃,拉下窗戶繼續抽著。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BDCDN0nIMi

  「所以商會不知道我離開了紐約?」安科斯問。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10p77P0IJL

  「是的,但是我們趕在事態擴大前將您接了回來,現在您不用擔心了,這台車會穩穩將您送到哈梭總部。至少就離開紐約這件事情,商會就算知道了,也很快就不會追究這部分的責任就是。」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izYkc5gfft

  「什麼意思?」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JR6luTlSC8

  「您很快就會知道了,反正該來的是逃不掉,能幫的我們也幫了。而我們冒那麼大的風險,只要差一點,差一點我們就失去瑞士,然而那麼大的風險就只為了救您出來,總是需要給我們點報酬。」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aD8ALfpMY8

  「你要多少錢?」安科斯攪著雙手,肥胖的雙手不斷冒汗,雖然車內有開著冷氣,但安科斯無法感到冷靜。緊張感在下飛機後又重新回到體內。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xgHvBUBR9Q

  「錢?不,我們不需要錢。多虧了您,我們終於得到了永遠的金雞母。您的錢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已經不足掛齒了。」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kSHreclz4Y

  安科斯兩手指已經完全糾纏在一起,牙齒緊咬著下唇到發白。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IeCQPn6e94

  「不用這麼緊張,您只需要跟平常一樣回到總部就好,太陽才剛下山,上頭問起只須要說您是去巡視費城,看看那邊是否有重建的希望。」男子從前座椅背後的夾層拉出一疊紙,上面是手寫的筆記,紀錄費城的情形。安科斯接下筆記,訝異的發現筆記完美的模仿了自己的筆跡。「只需要把這張報告交上去,上頭就會相信您的話。」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nHl4dXZOO8

  安科斯點點頭,將筆記收好,現在他實在沒什麼心情看這份報告。車子突然停了下來,男子推開車門。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F91nBfzXPD

  「我就這邊先離開了,放心,您只要照著我說的做就不會有太大問題,剩下的司機會幫您處理好。」男子回頭說,「對了,如果您沒有照著我說的做,後果將會不堪設想,我想永遠都把自己放在第一地位的安科斯先生,絕——對不會做出不利於自己的決定,是吧?」說完男子便跳下車離開,車子繼續朝紐約的總部行駛。copyright protection34PENANAVxSxoHVvW5

3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jNVo0SnPH

54.198.205.153

ns54.198.205.153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