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愛情
悲劇
凜冬之誓:起源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蔡貓貓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39 閱讀
4 喜歡
1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凜冬之誓:起源
1 書籤
A - A - A
#3
第三章 共犯
蔡貓貓
Sep 16, 2017
1
0
8
6 分鐘
No Plagiarism!HIKFSPpbHW3eDjRbtsKDposted on PENANA
 我看著窗外接近黃昏的天色,心想再不出發就太晚了,正當我思考兩個女生要去哪裡時,一個畫面自腦海閃過,它出現的瞬間我有些抗拒,但我從來沒有選擇,我沒有能力拒絕預視之力,幸好這次的預言裡沒什麼大事。
  畫面中,我、凱琳和凱娜坐在一個露天的野餐桌前,旁邊還有一堆我不認識的人,男女老少都有。一名金短髮的二十多歲女子在跟凱琳說話,看來是在聊天,我身旁是一個嬌小的黑髮少年,畫面很快就消失了,我只來得及看到他眼鏡框裡藍中帶紫的眼眸……
  “妳們要去神裔保護所?”我不假思索的吐出這句話,剛才看到的地方應該就是那裡。
  “嗯,對。”凱琳回答,從背上的背包裡拿出一隻尺寸超大又厚重的智慧型手機,就我所知那種型號已經停產,換句話說就是被時代淘汰了。
  她雙手捧著手機,兩隻大拇指上下跳躍,用虛擬鍵盤書寫某種東西,打字時間太長了,不太可能是簡訊。
  “我也要去,要一起走嗎?”在我的大腦反應過來前,這個內心的渴望就如猛獸般衝出嘴巴,儘管剛才我還在猶豫該不該去,但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只想和凱琳相處的時間多一些。
  想到她可能的答案,我的胃袋跳上喉嚨,不確定自己能否承受被拒絕的打擊,想想看正常人答應陌生人邀約的機率有多少?嗯,如果腦子沒懷的話,微乎其微。
  然而凱娜在姐姐回答前就搶著開口。
  “當然沒問題!”她說,顯得非常興奮,而且,似乎是不自覺的,她又在杯中放了一匙白砂糖。
  “那不會太甜嗎?”我的眉毛輕輕皺起,為她的怪異行為感到納悶,同時思索人類有哪種病需要一直補充糖分。
  “不會啊,就是要這樣才好喝。”她嘻嘻笑,喝了一口以印證自己的話。
  凱琳把頭從手機面前抬起,亮麗的黑眸閃過擔心,她以母親責備孩子時才會用的語氣警告:“妳會吃懷肚子。”。
  “不會啦。”凱娜朝她翻了個白眼:“妳管太多了。”。
  凱琳本想再說些什麼,但她只是嘆氣後又把頭低下,繼續打字,顯然這個話題她們已經討論過很多次,而每次都不怎麼愉快。
  “所以……?”我清清喉嚨,看著凱琳,試圖提醒她我還未得到的答案。
  “喔,抱歉……當然好。”她說完還不忘瞪凱娜一眼,然後又開始做自己的事。
  不管她是不是因為凱娜已經答應所以不好意思說不,這些都無所謂了,我只知道自己的嘴角向上揚,直到露出白牙,我很久沒真心笑過了,都快忘了這種感覺。作為回應,她也向我微笑。
  我瞥向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針、分針通通指向正下方:“我想我們該出發了,保護所在旁邊那座明山的接近最高處,我一點都不想趕夜路,天知道路上還會遇到什麼。”。
  “好。”凱琳把手機塞回背包裡,草草的收拾一下桌子上的垃圾。
  我站起身,轉頭對凱娜輕喚道:“凱娜,該走……”,說到一半我突然禁聲,因為凱娜做出了讓我倍感錯愕的舉動。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凱娜的動作有如專業的小偷,不注意看,實在很難發覺在這短短幾秒內咖啡廳微小的損失。
  凱娜先抽了一張衛生紙攤平放在桌面,接著拿起桌上某個罐子,把裡頭的白色細小結晶全倒到衛生紙上,並快速將紙包好,緊緊握在手上遮掩,還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凱娜順著我的目光看去,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搶先開口:“凱娜,妳知道偷東西是不對———”。
  “基本上來說這不算偷,它放在這本來就是讓人自由拿取的。”凱娜插嘴,兩頰帶微微紅暈,眼裡燃燒怒火,因為被說成是偷竊而氣憤。
  “我不是小偷”她低吼。
  “那就不要做出類似行為!”凱琳厲聲責罵。
  凱娜的怒氣還未完全消退,但仍小聲咕噥了句:“對不起。”。
  結束了小鬧劇,我在大街上為我們攔了輛計程車,聽到我說要上明山後,中年禿頭司機來回打量我們三個人,然後面露難色。
  我懂他的疑慮,三個十幾歲的青少年在黑夜即將來臨的傍晚,前往一座基本荒涼無人的高山,任誰看了都知道準沒好事,但他不知道的是,我已經老的可以當創世神了,至少,對人類來說是如此。
  為了不浪費時間說服不容易說服的人,我低聲唸了幾句妖族語,禿頭司機便把頭轉回前方,從此不再多問任何一句一字。
  “你做了什麼?”車子發動後,凱琳在我耳邊悄聲問。
  “沒什麼,只是個小小的遺忘術罷了,他不會記得剛剛的疑慮,整體來說,他甚至不會記得自己載過我們。”我回答,一邊試著把散落下來的髮絲塞回帽子裡。
  “所以說他現在是無意識狀態囉?”凱琳問,我嗯了一聲表示正確,順便偷瞄坐在最左邊,還在生悶氣的凱娜。
  不知道她要氣多久?人類真是一種容易生氣的動物,而且一氣就可以氣很久。
  我不樂見憤怒的人類,有憤怒的天神已經夠糟糕了,我可不希望有另一個種族再做出可怕的事,就算是神族創造的,也不見得要變得跟他們一樣。
  我有時候會想,覺得世間凡人的一切爭奪、一切情緒造成的悲劇,通通都是神族害的,要是沒有他們掌管的事物、沒有他們的存在,這些感情都不會出現在世上,所有錯誤都不會發生。
  但每項天神掌管的力量都有它存在的原因,其中一項消失,就會為世界帶來無法想像的毀滅。
  這點只有我和奧麗克娜知道,甚至連天界之王都不知曉此事,也正因為他的無知,放逐了維持世界一切平衡的神,讓我不得不背負永生的詛咒,如若母親當時沒把神職傳位給我,後果不堪設想。
  撇開這不談,我何嘗沒想過要一路衝到天界,殺光所有神族,然後在自我進行了斷,徹底解決所有事?
  但不論我有多怪罪神族,我就是恨不了他們,因為我早已深陷其中。
  二十六億年前,我就已經成為帶給世人罪惡的一份子,帶來的還是兩大致命毒素中的“恨”,我早就無法脫身,神族錯的再多,我都不知不覺的,成為了共犯。

54.162.107.122

ns54.162.107.122da2
書籤! 提出編輯建議!
1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你已經到達故事的結尾。

故事主頁
你可能會喜歡: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