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愛情
悲劇
雅瑞爾之歌:起源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蔡貓貓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18 閱讀
7 喜歡
1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雅瑞爾之歌:起源
1 書籤
A - A - A
#2
第二章 錯誤的相遇
蔡貓貓
Sep 6, 2017
1
0
15
8 分鐘
No Plagiarism!ARpIk85kiKmV8frN48cRposted on PENANA
  今天的太陽還真是大,大地都變成自然的烘烤爐了,連天生對熱免疫的我都有點快融化的感覺。明陽神也不知在玩什麼把戲,存心想把所有人界的生靈都拿來烤肉。
  或許是人類自找的,但他難道就不能管管?雖說現在是七月,夏天最炎熱的時候,但也太誇張了,愚蠢的人類把這現象解釋成什麼?全球暖化?真是夠了。
  這不是說管就能管的。心中某個聲音提醒我。
  是是是,我明白,原因我比誰都清楚,只不過是發個牢騷罷了。我向那聲音頂嘴。
  大街上幾乎沒什麼人,在這種天氣人類在蠢也不會跑出來讓自己被曬死,我獨自坐在公園一個樹蔭下的石椅上,陰影中加上我全身黑的打扮讓我看起來比較像個影子而不是一個人。
  我的銀色長髮太顯眼了,所以我把它們藏在帽子下,但有幾根髮絲很不聽話的垂在外面,我也懶得去理會,反正沒人看。
  我穿的是黑色的套頭、夾克和長褲,凡人可能會覺得我瘋了,但他們不知我一年四季都這樣,基本上我就是一塊永不融化的冰,自然不怕熱,這是眾多詛咒中的唯一一個好處。
  我閉著眼思考著我這趟旅程到底有無意義,我即將做的事能帶來什麼改變?還是依舊如以往一樣?想著想著,手不自覺的握緊胸前掛著的藍水晶,藍中帶些翠綠,外觀是兩個月牙相連,那是艾娜送我的,對我來說是一個教訓,亦是一個回憶。
  “噢!”突如其來的撞擊使我叫了一聲,我趕緊抓住椅子的邊緣才不至於跌落。
  是哪個白癡不長眼!
  我張開眼睛,撞到我的是一個深黑色頭髮的女生,我以為她會道歉,但她反而緊緊抓住我的手,用極度緊張的口氣向我求救:“幫我們,拜託!”。
  四目相交的時候,我們都同時愣住了。
  我首先看到她的眼睛,她有非常明顯的雙眼皮,一雙大眼有著長長的睫毛,眼眸如黑珍珠一般烏亮,鼻梁高挺,很美,儘管這臉孔現在被恐懼覆蓋,我還是能輕易認出她鼻頭上的一小個紅點,那個老是另她懊惱不已的小胎記。
  這張臉勾起我的回憶,過往像電影在眼前閃過,這麼多年了,我幾乎都快想不起她的長相,但這一刻她卻活脫脫的在我面前。
  我差點就脫口說出她的名字,但還是硬把話吞回去,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就算真的是她,那些記憶也不復存在,該消失的,早就消失了。
  我們似乎就這樣望著彼此過了好久,直到她身後一個聲音將我們拉回現實:“姐姐!牠來了!怎麼辦!”。
  我把身體往側頃,想找出所謂的“牠”。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後面還有一個年紀輕一些的棕髮少女,兩個女孩最多不會差超過兩歲,她們都有微弱的神族氣息。是半神半人!
  一個巨大的黑色物體朝我們疾速奔來,形狀有點像獅子,但那是不可能的。
  第一:獅子不會有兩公尺高。
  第二:獅子不會閒閒沒事出現在街上。
  第三:牠身上散發著魔族氣息,但絕對沒有那麼高等。
  “哼,魔族失敗的實驗品,我還以為牠們早就死光了。”我自言自語。
  這些東西真煩人,三族大戰時魔族就喜歡搞一些實驗,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做出什麼,大概是生化武器吧,總之,魔界之門關閉時那些失敗品就被留在人界,牠們對我不算什麼威脅,但對凡人來說就不同了。
  我不會刻意去找牠們,但只要看到也不會留著,近幾年來很少看到牠們的蹤跡,沒想到這還有一個,算是漏網之魚吧。
  怪物已經跑到我們前面,我在牠咬到黑髮少女前把她拉開,然後對牠做出我的攻擊。
  一切都在一秒之內發生,前方三十公尺處,一個冰雕以四腳朝天的姿勢躺著,冰開始在我們面前爆裂,最終和裡頭的生物一起化為塵土。
  “走吧,警察等一下就到了,我不認為我們想被看到。”我丟下這句話就往前走,我知道她們跟在後面。
  幾分鐘後我們在一間擁擠的咖啡廳角落找到三個位子,三個人面前各放了一杯咖啡,我本來不想來的,但棕髮少女比她姐姐還要熱情,非常堅持要報恩,而我只能苦笑著被她拉來。
  “你幹嘛一直看著我?”黑髮女孩突然對我說,我才發現自己一直盯著她看。
  “喔,對不起。”我說,趕緊別開目光。
  淺棕色頭髮的女生打開桌上的糖罐,把一大匙糖倒進她的杯子裡。
  “嗨,我是凱娜·席拉維斯,這是我姐。”她說,眨了眨同樣淺棕色的眼睛,右手搭在黑髮女生的肩上。
  “嗨。”我回她,然後看向她姐姐。
  她用手順了順黑色長髮,禮貌的微微一笑:“凱琳·席拉維斯。”。
  原來她現在叫凱琳,這個名字在神族語中有“善良”的意思,很適合她,但就是沒有“艾娜”來的熟悉。
  凱娜喝了一口飲料,問:“你呢?名字?”。
  我回想著,試著在腦海深處找到答案,我的名字已經太久沒人提起,久到我自己都忘了,不過這很正常,一個死人實在不需要名字,尤其是連自己都不想被記得的我,現在有人還記得對我來說只會是個麻煩。
  “昭熙月。”沒過多久我有了答案。
  “很特別的名字,你姓什麼?”。
  “沒有姓氏,沒有中間名,就這三個字。”我回答。
  “你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嗎?”凱琳看來很吃驚。
  “不是不知道,是我本來就沒有。”我感到煩躁,說沒有就是沒有嘛:“妳會問神族他們的姓氏嗎?”,我換了個她們聽得懂的方式解釋。
  “你是神族!”凱娜的眼睛瞬間瞪大,似乎非常驚恐。
  “不是啦。”我覺得好笑,難道她認為我會因為她沒有對我畢恭畢敬而砍掉她的頭嗎?我又不是自大的神族,他們才沒有閒情逸致來這裡咧。
  “那你是什麼?”凱娜又問。
  “嗯……我跟他們有一點親戚關係,嚴格來說是半神,但神族只看得到我體內的妖族,所以我們憎恨對方。”我握緊手中的馬克杯,瞪視杯中淺金色的液體,輕輕朝它吹了一口氣,光滑的表面起了一層薄薄的霜。
  “憎恨?哪有有那麼誇張。而且妖族是啥?”凱琳同樣盯著我的杯子,看我對咖啡施的小小魔法。
  “哦,相信我,就是那麼誇張,妳不知道我們對彼此做過什麼。”我嚴肅的看著她:“我不想談這件事。”。
  她一定是“感覺”到我即將爆發的“寒氣”,尷尬的閉上了嘴。
  能惹怒我的事情真的不多,畢竟活了幾萬年本來就能看開很多事,但我生氣的時候,就會不自覺的釋放寒氣,究竟是多冷因我的憤怒程度而異,最可怕的情況甚至能一秒使周遭下降十度,凡人當然會對此現象感到奇怪,所以我很會控制情緒。
  就如我所說,我會壓抑自己,但當凱琳提到神族跟我之間的恩怨,就讓我幾乎失控。尤其是從她口中說出,想到他們過去是如何傷害她,我怒不可遏。
  “妳們是半神半人,對不對?”我開口,急著轉移話題。
  “你怎麼知道。”凱娜問,又再次在杯子裡加糖,數目還不少。
  “氣味,半神半人都有神族的味道。”,說完我摸摸鼻子,它比狗的還靈敏,能聞到更多東西。
  凱娜“喔”了一聲,開始和凱琳聊天。
  真是諷刺,前世艾娜是被神族殺死的,今生卻做了神族的女兒,這不是個好現象,不管是對她或對我。想著剛才沒說出口的事,她們身上帶著的淡淡海洋清香,如果我沒猜錯……
  喔,天……這簡直是雪上加霜。
  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錯誤的身份,命運捉弄人,又再一次的,錯誤。
  我更用力的瞪著杯中物,手握的更緊了,聽那清脆的微響,這次,裡面也結凍了吧。

54.198.246.116

ns54.198.246.116da2
書籤! 提出編輯建議!
1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