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動作
反烏托邦
動物共和國
作者 Henry Chung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66 閱讀
27 喜歡
5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動物共和國
5 書籤
A - A - A
簡介 1 2 3 5 6 7 8 9 10
#4
動物共和國
Henry Chung
Sep 12, 2017
1
1
10
8 分鐘
No Plagiarism!aaWVcPvI0LCSG3hfOomBposted on PENANA
小說【動物共和國】(四)   (逢周二、五刊登)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dnshFTzon
作者︰貓仙人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zyhuK6Zt7
(前文提要︰少年進入荒廢教堂,遇上一隻懂說話的狐狸。兩個成為朋友。狐狸得知少年身世。一年前,媽媽失蹤,從此被關到孤兒院。)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5Zq8gGXE2
狐狸伸出舌頭,在少年雙眼下輕柔地舐,「謝謝你。」「鹹的!可以當鹽用!」「哈哈哈哈~~」自從媽媽失蹤,少年第一次向人傾訴,對方雖然是狐狸,但少年很感動。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9fWCwBv50
狐狸突然從少年肩膊跳下來,在少年面前蹦來蹦去,速度很快。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qzsI3dP2G
「你不累嗎?這樣跳?做運動嗎?吃飽不要做運動。」
「我想起什麼!又忘記想說什麼?就是有些東西好想說出來!什麼呢?什麼呢?」
少年不急,他覺得好像看一場網球比賽。狐狸是網球,兩邊有兩個隱形的球手。
「想到沒有?」
「哇!」狐狸又縮成一團毛毛球,彈上彈落,然後慢慢停下。網球比賽結束。
「搞笑!」
「別吵我!快想到了!」毛毛球皺起雙眼,停在地上,用功集中。
未幾,毛毛球彈到少年懷中,手腳腦袋竄出來,站到少年肩膊上。
「你媽媽是否長頭髮?喜歡穿泡泡的鬆身褲,藍色碎花,衣服就只一件紅色背心?」
「你……怎麼知?」
「還有,她喜歡載頭巾,手錶粉藍色的?是不是?」
少年驚喜地抱著狐狸。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NMWeUdUSR
「她呢……可能被惡龍捉了!」
「什麼?!」
「一年前,有人類來幫我們,與動物們開會,我記得她就是那個樣子。後來大象總統決定開戰,我不敢,就跟其他也不想的離開。」
少年愣住。
「三天前,惡龍找到我們。我們躲到預先挖好的地洞。我探頭出來,看著牠摧毀家園,我很驚,盡量令自己定神。我留意到惡龍翼上面有好多動物的臉孔。於是我數起來。一二三四……直到我數到九百四十三。現在我想起了,裡面沒有一個人臉,都是動物的。」
「即是媽媽沒有被吃?」少年高興喊出。
「嗯。」
「我要救她!」
「怎麼救?我們自身都難保。你一個,如何成功?」
「不試過怎麼知道?」
「別傻啦!返孤兒院好過!你帶路,我去跟院長打招呼,看他收不收容我。」
「那裡不好,你會後悔。」少年搖頭。
「……」
少年抱起狐狸。
「求你!帶我去動物共和國,我會想辦法對付惡龍!」
「你是小孩子,辦不到的。」
「我不是小孩,是少年!更是個勇者!」
「不要去啦!我們可以一起生活。孤兒院不好的話,我們留在這裡?我教你釣魚找生果?這不更好?」
「那媽媽怎麼辦?」
「她都未死。」
「怎麼知道惡龍幾時吃她?」
「不會的。」
「怎麼知道不會?」
「要吃,早就吃了。」
「如果太好味,可以是留到最後!我喜歡可樂糖,每次都留到最後才吃。」
「我……估人肉不好吃的……」
「你肯定?」
「我……不肯定……但……」
「你不陪我,我自己去。謝謝你的堅果。再見。」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r1cnDIZ9O
少年孤身上路,狐狸垂下耳,無言地看著小小身影在叢林間消失。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3fyvYBJNE
*****
少年穿梭在長草之間,有時又走過一些泥地,其實他不知道,如何走到動物共和國。
他來來去去,都是在孤兒院範圍,這裡很大,似迷宮。
他翻開長草,見到前方的草地,看到的,只是連綿不絕的圍欄。
「是城牆嗎?」他幻想。
動物共和國在何方?他毫無頭緒。難道要放棄?媽媽怎樣?
他哭起來。
風又吹過。四面八方,長草及樹影,都向他招手。
「過來吧!過來吧!」彷彿妖怪在呼喚。
皎好的月光,頓成狡黠的微笑。
「過來吧!過來吧!陪我們啦?我們好悶!」好像周圍的鬼怪都如此說。
冷汗鬼風,令人心寒。
他漫無目的,想盡快離開,後方都是鬼!前方呢?城牆?怎算?怎算?爬吧!好不好?會不會跌死?跌死了鬼怪就拉你走了!但遲些拉走,總好過現在拉走?走吧!爬吧!這裡沒有你的路!爬吧!走吧!鬼怪快來了!我不想死!我想見媽媽!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LsbHG6UAY
他跳上圍欄,亂翻亂踏,好似非法入境者。
突然,有股力量拉住他,他的腳動不了。僵冷結冰一樣!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xpOKMssMC
鬼怪在後面發出低鳴,要召他到地獄。
「救命呀!我不想死!」少年嚇得叫出來。
「嗚~~嗚~~」好可怕的鬼哭聲。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LFwjbuVUi
力度很大,少年奮力掙扎。
掙扎越大,鬼力更大。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j32vLIBFj
「狐狸,你在哪裡?救我呀!有妖怪呀!」少年狂叫,希望新相識的朋友跳出來救他。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sRZgBMI4y
希望落空。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lj0SDbnz6
鬼力開始佔上風,少年慢慢被拉落圍欄。
「嗚~~嗚~~」
少年眼見距離前方圍柵外的大草地越遠,知道大限將至。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9qJcVuVwa
鬼力終於把他拉到地上。
「我要死了。再見狐狸……」他在驚恐中面對死忙來臨。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6D65TIRCM
他合上眼,等待妖怪發落。
一陣熟悉而溫暖的濕潤突然衝著臉上而來。
粗糙但濕潤的某種東西,在臉上掃來掃去。
「鬼要吃我嗎?」少年想。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X8JX0m9nW
等等,感覺很熟。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36FNiAid7
少年睜開眼。
「我被你嚇死!為什麼不出聲?」
「剛才我咬住你褲子,怎麼出聲?」狐狸道,「這圍欄外面是湖來的,不是我,你溺死了!」
少年驚訝,起身細看,「明明是草來,不是嗎?」
「那是長在湖面上的植物,底下是水來的。」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td6zi0i9C
少年跳上圍欄看,「簡直可以亂真!」他想。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zzdixdFGB
「怕你了!我帶你去動物共和國找老虎族試試。牠們可能肯幫你。」
「老虎?不是會吃人嗎?」
「放心,牠們……未必吃人的。」
「未必?!」
「哼!基本上牠們不吃人,牠們想吃我多點……」狐狸無奈。
「你真好……」
「對啊!所以當帶你去見到老虎長老之後,我就會走……」
「老虎長老就是好老的老虎?」
「嗯嗯。好老好老的老虎。」
「聽講好老好老的老虎喜歡吃人的!」
「牠……的牙齒都掉得七七八八……」
「……」
「你擔心的話,我說你是小鬼就行。」
「小鬼就不會吃?」
「當然啦!鬼就是鬼,人就是人。吃鬼好像吃空氣,牠該沒興趣。對不?」
「嗯嗯。」
「走吧!待會兒塗些泥上身,減少人味。」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VEIBr1cJf
他們走著,少年看到腳下旁邊有些泥,急不及待俯身挖。
「這些不好……」
狐狸說遲了,少年把泥濘都撲上臉。
「有什麼不好?」
「太遲了……」
「不如你都塗吧!」
「我不會塗自己拉的屎。」
少年驚愕,立即亂甩小腦袋,要揮盡「泥濘」。
「你神經病嗎?拉的屎沒味!」
「無味?我聞到很大陣味,你鼻子有問題……」
 
風吹來,一陣遲來了的糞香。倒胃非常。
月亮又看,這次是嘆氣。
*****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cIwihPizZ
虎紋開始退色、鬍子花白如雪的幾隻老虎長老,虎視眈眈凝望眼前一人一狐。
呼吸急速,口水吞,亢奮得瀑布般長流到地。
血盆大口微微張開,牙齒都甩掉了。幾個洞窿清晰可見,從中窺探到好似黑洞的深喉,那裡,就是年青時發出低沉深厚虎嘯的地方。
少年與狐狸苦笑。
「沒有牙齒又如何?牠們的利爪……」少年想。
閃閃發光,寶刀未老。
人狐全身抖顫,開始後悔來到老虎林。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EyvRR25xI
「你們……好……」少年說。
「你是人……嗎?」中間一隻風采不減的長老說。
「我是……小鬼……」
「你呢?」長老把目光移到狐狸。
「我是……狐妖……」
「狐妖?」
「我已經死了!就是狐的鬼魂……」狐狸頭腦好似熱鍋中的蒸氣,熱得連也不知說什麼,鬼妖不分,「總之不是活生生的狐狸!」
「到底妖抑或鬼?」長老問。
「鬼……」狐狸選定答案。
「為什麼好像有陣狐狸的新鮮氣味?」
「這個嘛……因為……」
「因為我們剛吃了新鮮動物!」狐狸隨機應變,裝出很兇猛的樣子,學著猛獸狂嘶,發出的卻是「狐~~狐~~」的叫聲。
老頭們被狐狸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動,一凜。少年見狀,也模仿喊出,卻是「人呀~~人呀~~」這樣地叫。
招數怪有用,老虎長老們驚魂過後,相互一看點頭,覺得人狐也是同路。
「吃不吃我們馳名的生雞?早上捉的。很新鮮,咬落去,雞肉即溶於口,鮮血嘩啦嘩啦噴出來,熱呼呼很香很純!老虎林的出產很好,跟外面不同。這些雞很有——」
「雞味!」幾隻老頭同時自豪點頭。
「不用了……」少年戰戰兢兢。
長老眉頭一皺,略過冷光。
「不給面子?」
「不……我們還很飽……長老別客氣啦……」狐狸連忙解釋。
少年裝作打飽嗝。老虎伯伯聳聳肩,人狐才舒口氣。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9ElSgMTsw
「對不起,我們不能幫手。」老虎長老道。
「你們可是戰士啊!」
「現在只剩下老弱婦孺。年青的公虎都不在了。不是死,就是失蹤……」
「我們不想再跟惡龍戰鬥了。你們走吧!」旁邊一隻雌虎開口。
在人狐與長老商量時,周圍陸續有其他老虎聚集。上了年紀的、老虎媽媽、大嬏、小孩們。的確沒有壯年公虎,而牠們才是共和國的戰士。眼前這些,都是等待兒子、丈夫、父親回來的老弱婦孺。等。等不到。討伐惡龍之戰後,沒有一頭壯虎回來。以前,當戰士們還在,老弱婦孺都曾經自信滿滿,好像牠們的兒子、丈夫、父親一樣,縱橫森林,受萬獸景仰。俱往已。短短一年,惡龍把他們打擊得像病貓。本來的自信,猶掉進喉嚨裡的黑洞。
「我想救媽媽……」
「我們同情你,但實在打不過惡龍的!放棄吧。」(待續)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MJQi188kI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gmGLexNj5

54.196.2.131

ns54.196.2.131da2
留言 ( 1 )

滄藍 - 以精神醫院為前提,後續的這些奇幻又童話般的冒險讓人不禁想起《羊男的迷宮》,幻想成分荒誕卻又有少年專有的邏輯,但倒映的是少年實際在孤兒院的遭遇,讓人不禁有更多的猜想了……
2 個月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