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校園
冒險
【日常搞笑】《設定狂之歌》
作者 筆言*
編輯 龍仁
作者團隊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98 閱讀
33 喜歡
10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日常搞笑】《設定狂之歌》
10 書籤
#2
第一章 - 青春疾跑與心靈蕩漾(2/2)
筆言
No Plagiarism!NlIgqKCM3mKqYCbUDBagposted on PENANA

「自古以來,創作便是人類生活的一部份。由遠古的原始人畫像,直到現在各式各樣的網上媒體。創作從來都沒有停止過。」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hHa4mwGRsd

  老教授用著高速素描的技術,在黑板上瞬間就描繪出一個原始人畫像,以及常見的面書介面。這課堂是叫作創作概念基礎,是教以一些創作的概念以及實際需要用上的技巧和心態。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4fzMvZx7LA

  龍仁和天秀列坐在講堂的第一行列的位置,但似乎並沒有虛心學習的心情。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uw0s9bmMNw

  「還是那麼誇張的速度。」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25dd9AJQrb

  龍仁在喃喃自語,儘管情緒上十分、十分討厭這位老是抓人遲到的老伯,但對於老伯的才能還是十分佩服。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4wqDjWCQ3o

  「欸——」天秀接過龍仁的自語,並擅自嘆了一口。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qxVqZ4CmQp

  「你又想說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STv66EHQv9

  「嘿,沒什麼。」天秀抱起手臂,托起腮,咪咪地向著龍仁笑了笑。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1zFscYpPOt

  「別這麼基吧,害得全班都以為我們是一對了,我可不想這個誤解擴散到全校!」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de08F0chm3

  「別這麼說啦,這是友情的表現。」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HfWcm3R4Tm

  「唉…」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dVWSo8RNXF

  龍仁自知面對天秀,說什麼道理也沒有用。因為天秀就是一個我行我素的怪人。伴隨一口嘆氣,龍仁將臉背向天秀,嘗試讓早上如此奔騰的精神,休息一下。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hbUhkzixRF

  「呀~啦。才早上,你倆就這麼火熱呢。」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AzVxMiBEmv

  同是剛才快將遲到的人,瀾海坐在與龍仁隔了幾個位置的同一行之上。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1AqXsP6jD3

  『嗚——嘩——』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ZUfTcztv7k

  龍仁在心中苦嘆著,在想是不是在前幾天和天秀沒有讓關愛座給別人坐,所以得來了報應。『不、不、不!那天我們的精神可受到重創呢,需要關愛的就是我們啊。而且是尾班車,根本沒有人可以讓!嗯嗯。』龍仁在心中作出名為反駁,實為安慰的心理活動,企圖讓自己的心神好過點,因為他面對的那個人是…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bHU6fGpQlM

  「啪—嗯嗯!」龍仁兩手拍著自己的臉,抖擻一下精神,強行逼出一個笑顏。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lmmMjPBp9f

  「嗯。瀾、瀾海…大小姐,你有什麼貴幹。」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t99J2miwRp

  龍仁在說出瀾海的名字時候,口吃了一下。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R27L9nszdN

  「就看看你兩個傻蛋,有沒有什麼樂子可以給我。」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lz9ImtxYTH

  「唔…」龍仁默不作聲。平時的話,他早已大吼著:「幹你媽的,你才是蛋。」但是在這位少女面前,卻不敢作出一絲反抗。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dmQn6TJopA

  「呵~呵~呵~」瀾海在生硬地笑著。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OgCW2Mjulx

  「王牌三段笑呢。瀾海你是在代入什麼女王角色之中嗎?這麼老梗的。這可吸引不了觀眾的哦,這樣老套的人物。」天秀冷不丁點地吐嘈,然後又補充了一句:「還有呀,我不是傻蛋!龍仔也不是蛋,但唯獨傻這一點你說對了。」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iG7sptVWrP

  「喂!」龍仁轉向天秀喝了一聲。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EFcv2ioLHO

  「咳咳…哼,總總…之你們就是給我樂子的小丑!」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mv4Ys7LMB6

  瀾海在模擬角色的想法是被天秀看穿了一樣,女王的鈍氣霎時被挫,泛起一道尷尬紅暈,紅著耳朵的瀾海,強行以咳遮羞。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jUNrmcVi9m

  「在我看來,你更像小丑哦。」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7O1jj4BHPi

  在瀾海語畢,天秀突然一句語意深長的話,成為了一道有力的反擊。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vbOAagHV2j

  「你倒是否認我們是小丑啊喂。還有我也不是傻蛋!」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2mdQOA2JSc

  「呵呵呵,兩個傻…傻蛋,真是可笑的樣子。」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5Z07ijbU11

  瀾海正想在嘴角架起蘭花手,發出典型三段女王笑,嘗試以女王的霸氣取回埸面的主導。但實際的畫面中,大家只見一個面都紅透的小女生,以弱微的呵呵地笑,及掩著臉頰遮羞。然後以吃了一口沙般口吃程度,說著一口中二台詞。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dxd17niPjk

  而三人的互動早就吸引了全班的注意,連教授也…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9mHncwXffP

  「啪!」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rlPrt8LF2M

  教授把手上粉筆彈向三人,確實地擊中龍仁的額頭。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GgjThrhzhB

  「咳。」教授咳了一聲,肅靜了全班的私語討論,接著又開腔再說:「龍仁同學,我想必你已經十分用心地複習了我的講義,你不如解釋一下,這一句說話。」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UqXCOa8Mpn

  教授指著黑板上的一句: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CRJrjcA4RD

「遵四時以嘆逝,膽萬物而思紛;悲落葉於勁秋,喜柔條於芳春。」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RxTbraCJKU

  這是古時中國人的創作理論之一。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kElih9spVS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龍仁捂著內心的不甘,低聲地喃喃自道。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NxJwZ2Jz6A

  「龍仁同學。」教授像是嚴刑逼供的審問者似的,又咚的一聲把拐杖往地面一敲,把龍仁的心逼得更慌。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cY859AgMj0

  「啊啊。」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GEF1XWapm6

  龍仁坐在位子上抖動,心感不妙,轉而望向天秀,用眼神求救。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iaE1HD3qda

  『天秀老大,救救我吧。』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1p99viJL43

  龍仁展現出求救的眼神,並在枱底,展示出幾張餐券,那些券是他打工的餐廳發給員工專用的。面對龍仁的低聲乞求,原本只打算看看龍仁被教授訓話的天秀,也霎時於心不忍。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MKHrLEoW4L

  『我寫什麼,你說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2mVHoDks3y

  天秀在枱面上遞過一張白紙,這樣寫說。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C4XMet4Xe8

  「嗯。」龍仁點頭示意。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10TIsFnQBs

  「遵四時以嘆逝,膽萬物而思紛,就是…就是在看見四季萬物什麼都要管,管完之後又覺得很多煩惱、思緒,在積累到某一個節眼點上,思…思緒就會爆發,然後就會成為創作。簡單而言,就是說創作像打O機一樣的自慰行為呢!」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BEPxldaGFe

  「呃…」龍仁在讀畢全段之後,才發覺讀一些不應該讀出口的事情,猛然轉身向天秀「喂!」的吼了一聲。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eijc4xF8vU

  「嘛,我真的是這樣想的嘛。」天秀「呃—欸—」的吐了吐舌頭,右手抬高輕輕敲了一下自己頭頂裝傻。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hwUafnQDdr

  本已肅靜的講堂,現在更為靜寂,連後排眾人的呼吸聲也能清楚聽見,還聽到一兩句說「下流。」「賤格。」的女子聲音。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5P5Umr7x7N

  「啊啊!」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Ll54xaCdj7

  龍仁一時崩潰了。龍仁在全班的名聲本來就有點微妙。在開學之初,就因為天秀的奇怪舉動,被冠上「基佬」、什麼什麼「受」的怪異名銜。還經常大咧咧地感受到身後的女子向自己投來異常熱熾的眼神,那可不是愛慕的熱情,而是來自心底裡某種屬於獸性的自然欲望…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7AE2LTpBwC

  『完了完了。怪我沒有靠自己溫習…我錯…』龍仁心中自怨自艾,甚至連自己的新稱號也想好了。『啊,就不如叫飛機佬吧,還挺好聽的。有點陳年小混混的感覺…不錯呢…啊我的未來大學生涯啊…盡情打O機吧…』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3Cs8wPAEmH

  龍仁突然想通了,既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倒不如爽快承認,龍仁心底裡的一個名為自尊的糾結,已經隨風消散…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s83xdAIPN1

  而正當龍仁獨自在消沉下去,坐如死灰一樣正尋求自我解脫的時候,後台的細語,愈發起勁,大多是批評龍仁說得輕浮,侮辱了創作這回事的說法。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WVBAXnumZ0

  「啊,簡直是人渣呢。」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Z2Drb9gLOD

  「跟千萬個作者對歉!」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sgLvOY6wNU

  「………」龍仁已在低聲地不知在自言自語什麼,不成語言了。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xKP9lMxP8w

  龍仁身旁的瀾海眼見情況如斯,內心的某道心弦似乎有所牽動,儘管不是完全對這個說法完全反對,畢竟創作不是讓自己開心的話,也就只是一件只剩下無奈的事,但是…但是…不應該完全是這樣的。而最重要的是,龍仁那落魄的傻笑,很讓她火大。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Q7ztzKDQvr

  「啊…你這個白…!」正當瀾海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氣,要想替龍仁說幾句的時候,天秀搶了先機,站了起來,對著教授說。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tYIeuwdB31

  「所謂,創作一直都是一件名為創作實為自慰的一回事呢。你說對不,教授。」天秀冷冷的聲線,少有地展露認真的神情。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vALlK67hWg

  天秀自知現在的埸面持續下去,好可能破壞了龍仁的某點什麼,而說實話他亦對後台的那些自覺清高的所謂創作者有所不滿,於是乎選擇稍微認真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OMonfX7SND

  全班剛才熱哄哄的吵鬧,頓時又回到原本肅靜之中。講台上的教授眼見天秀這樣的舉動,稍稍遲疑了一下,然後走下講台,向天秀方向步進。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khC2w6zJHC

  「天秀君。對於以前的作者而言,你其實是說得正確。」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KddwyXDGfz

  教授走到天秀的面前,拿起天秀剛剛寫給龍仁的字條,再看了一眼。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W3mlqBiyu6

  「但這個說法未免有點粗暴簡單。對於作者而言,作品無疑是一種自慰的途徑,在你的作品中,你可以隨意改變作品中的一切呢。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想的。」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bPoNRUUqDC

  教授閱畢字條,再補充道:「但事實上,當創作進行的時候,我就不單單是我這麼簡單。天秀君,我想你也知道這個心情吧。尤其是,當作品失控的那個時候。」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3oPgVoey4u

  「嗯…是我說得有點直白。」天秀聽到作品失控的時候,心中頓然一沉,霎時語氣變得些許遲緩,然後慢慢地坐回自己的位置。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71xumY5FwA

  「天秀君你的這個說法很值得留待日後討論,但今天的時間也差不多了。還有啊,天秀君,下次請不要再玩弄你的同學。」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MIpawh4qII

  教授用著後台同學聽不到的聲量,面向天秀說了幾句,天秀亦回復日常的狀態「嗯嗯」的咪咪笑了笑。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2L7S22ghAl

  「咳咳。各位同學,現在是下課的時間了,希望大家對剛才課堂上的講解有所得著。而今天,我留了一題問題給你們,請回去後,細心思考,下堂再作討論。」教授在說話的同時,在黑板上寫了幾個字: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LInicJhipO

「你為什麼創作。」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Scwim2zrth

  「這將是你身為創作者,一生都要面對的問題,慢慢思考吧。下課!」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av2ho5jFmT

  在教授語畢之際,班上的同學們開始收拾東西。而在第一行例的那三個人依然坐著。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07CoqO7H7x

  「下次多點溫書吧。」教授伴以一個微笑,拍著龍仁的肩膀,向他溫柔說道,然後就提著拐杖,滿步躊躇地步出了講堂了。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v0J2i64Rxx

  經由教授的耳語,龍仁的魂魄開始回到身上,雙眼亦回復神緒,白灰的頹氣亦在身上漸漸褪去。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8I3bZrgi7C

  「教授,我不是想打O機的!」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c7KPvaEDSL

  龍仁突然一下子彈了起身,強勁的力度都快把枱子震開了。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boLVq31uVz

  「呃?!教授呢?」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23h6fgxvzE

  龍仁仍未搞清楚情況,還活在上課的時間之中。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8MMSBi2fWV

  「走了啦。」瀾海擺著一款不滿的表情,在抱怨著什麼似的。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08jM3JP4eK

  「哈,剛才真是個名埸景呀,龍仔!」天秀突然讚嘆。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EgOVm4cUzL

  「吃屎吧你。」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zIxmA8FDoC

  「嘻嘻,下次不玩了。」天秀還笑咪咪的樣子,令龍仁心感煩躁。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zoKSaNB0SP

  「啊,都是跟你的孽緣!知道你的脾性還相信你的鬼話!」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Lw6AstEEoe

  龍仁狂抓自己的後腦袋,抓亂了自己的頭髮,龍仁現在恨不得回到剛才的時候,索性說不懂就好了。不過,他也知道剛才的天秀寫給他的字條,是他真心的想法。天秀是個自由自在的人,也不受外物受約束,是盡情盡性的怪人。所以,龍仁心中也明白,天秀心目中的創作也就是放開一切束縛盡情地抒發心中所想,所以這某程度上,跟打O機也是同一回事。可是……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qXWYkx7Zbv

  『那一刻的他確實是想作弄我而已啊!!!!』龍仁狂抓中。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CKUmC5ae62

  「嘛,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管吧。現在大家都餓了,吃飯去吧!瀾海來不?」天秀打了個圓埸。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4Rzar2E6G2

  「呃…好…好你個頭。哼,才不跟你們這些賤民吃飯。」瀾海一口教科書的台詞,總覺得是在什麼漫畫經常出現的。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k70g6kNdkZ

  「你的女王模式還要玩多久呀。」天秀道。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JWJEjmJtAP

  「就不要管她了,走吧,天秀。」龍仁收拾起枱上的筆記,背起揹包。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wEH6P98tfP

  「嘛,我們會在轉角的那間家庭餐廳呢,畢竟也騙了龍仁的餐券,你想吃免費的就來吧。」天秀拿著剛才龍仁給我的幾張餐券,硬塞了瀾海一張。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vzWwP3RDgb

  然後,天秀就被龍仁抬著走了,而抬到講堂門的時候。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D08mEsIoWi

  「你還真是愛我呢,龍仔,其實我是懂得自己走的。」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esXVyM4Hgj

  天秀咪著笑,有點噁心。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wMTtiJw9nN

  砰的一聲,天秀被拋在地上,一整個大字型姿勢平躺在地。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l0NumsW5QS

  「哈…還你狠。」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o4kl0T84Ao


  在兩人都出走了講堂後。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o7ahAt06Cn

  「那兩個人,真是…」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TXoHsL9oQ0

  女王終於鬆下了一口氣,輕輕地捂著小嘴笑了一下。回想剛才的畫面——龍仁的被作弄,天秀的辯護、教授的反應,以及那句說話——「創作就是自慰」…儘管瀾海不甚認同,但卻激起了瀾海內心的反動:『我要證明這是不完全正確的。創作應該是更加正途更加…更加…』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gf5BB5vJa6

  瀾海想盡千言萬語也不能直接形容心中所想,那只好讓一切都化成神思的波瀾,在心中蕩漾,然後…成物。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8zdiRNLSTo

  「嗯!」瀾海鼓起心胸,看著枱面上的畫紙提起鋼筆,胸有成竹的樣子,在心中決定了什麼似的,然後揮動幾筆,畫紙成了一副草稿的模樣。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fNmEuOpEcf

  『這就是我的答案!』瀾海心中激盪的千思萬緒頓化成一草稿,而草稿畫上了是兩位人物的皺形,以及幾行設定。但現在瀾海依然心盪未止。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FtuK55QAP1

  「小姐,是下課的時間…」管家在門口叫道。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GXBUgsH2kB

  「知道啦!」瀾海在講堂下方,大聲喊著,讓管家聽見。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qAoNeTCDyP

  在瀾海走到門口,將物品遞給管家時,管家懷著些微疑問的眼神。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TdioYnuPYj

  「小姐,今天可發生了什麼開心的事情嗎。」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RFhszxUhzf

  瀾海並沒有馬上回答,而像是小女孩般咿咿嗯嗯地自己傻笑著。這位所謂女王,在心底裡卻是一位小小的公主,就只是在對外的時候,在裝作強硬的外表,然而總是弄巧反拙地暴露了奇怪的形象。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S0PhO4bqHJ

  「才沒有開心!只不過好像抓到了兩隻螢火蟲了。嘻!」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fBXyZWWtLV

  瀾海在思考了一會,就對著管家咧嘴而笑,像是夏夜裡出外抓螢火蟲的孩子般,歡快地笑著。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MDA45aB0rb

  「小姐,這樣的比喻十分奇怪。咳咳,車已經到了。小姐請問要到哪…」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gkc5B0aNrS

  「你管我啊~威廉,我今天不坐車了。你就陪我到那間餐廳吧,剛好撿到了一張餐券。」瀾海揮動手上的餐券,一時得意的樣子。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wHttfsqbWb

  「了解。」管家一聲答應,兩人隨即就走出門口了。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6JPHNURpVj

  「今天我們就吃吃免費餐!」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AbDNhfNr2f

  伴著呼聲,大門隨即閉上,剩下無人的講堂,靜待著下次那熱鬧的課。copyright protection45PENANAkzWN3cgtod

54.80.26.116

ns54.80.26.116da2
留言 ( 40 )

季候鳥 - 不等等,照你這樣說不就是自慰給全世界的人看嗎www對我來說比較像是表達自己和滿足自己的表演欲 而我會把某部分的自己放進創作中
所以創作對我來說是言語+我自己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對的,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創作理由的。

所以在這本章「瀾海」這個人物對天秀「打飛機」論抱有質疑。

我相信其餘的兩個角色的創作理念與你比較近吧!(好像劇透了,,,,!!!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打飛機」論比較像是從前的我(因為那時沒想過要給別人看),還要不要劇透啊啊啊!劇透必須死www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我的創作思想歷程

初頭是真的打飛機,中間覺得不怎是打飛機,最後還是覺得自己在打飛機。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我會覺得既然都給人看了打飛機好像不夠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你還想幹什麼色色的事嗎 !?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我以為打飛機只是一個比喻,原來你⋯⋯

Σ(゚Д゚|||)才沒有想色色的事Σ(゚Д゚;≡;゚д゚)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Σ(゚Д゚;≡;゚д゚)

我什麼也沒有說!!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呃呃呃Σ(゚Д゚|||)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多謝留言! (逃!!!!!.....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作者把自己的孩子(作品)留在這裡逃走了⋯⋯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其實我也是角色的一員!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那、那作者呢?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角色本身就是一群作者啊!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一群???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我這個故事裡的角色本身就是一班作者來的!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哦哦,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一開始以為你在說你的ac有很多使用者www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我說話總是辭不達意....OTZ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所以你把你代入到其中一個角色裡?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裡頭的角色,都是我的分身來!

當然也有別人的影子滲透了進入

但說到底,每個角色最核心的思想部份還是自己的思想演變而來
3 天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他們對創作有不同看法,是你不同時期的不同看法嗎?
3 天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唔... 其實都是共時的想法

共時想法的意思是,當「人」面對不同的情景的時候,就會有不同的思維出現


因為人是一種「對景(境)」的動物。


例如,面對想增加讀者數量的時候,我會想將文字寫得通俗點,儘管會令到文筆看上去,不太好,但增加流暢度

但當面對另一個埸面——想寫一些用意深刻而不介意讀者多少時,我就會自顧自地寫自己的話,而不理會任何人感受。


所以,小說裡頭的他們,都是我自己,有些就如你所說是我不同時期的思考演變而分化,但更多的是,是在共時的思想矛盾所誕生出來的,這一點在人物關係上,會呈現出不同的思想矛盾的沖突。



3 天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原來如此,感覺有點像我在寫作時的狀況🤔
3 天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精神分裂 是作者的根本呀!
3 天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這句中肯我喜歡😂😂😂
3 天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喜歡就多看看《設定狂之歌》嘍

(Hard Selling
3 天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好哦(接受Hard selling 
3 天前回覆

筆言 - @季候鳥,

謝謝(´,,•ω•,,)♡
3 天前回覆

滄藍 - 課堂對創作的思辨很有趣,正好手邊有部正計劃要開始寫的小說也會觸及這個問題,早先讀過的書也有提及創作的目的之一,與天秀提出近似欲望發洩有些相似之處,包含私密性的面向也有契合,還滿有趣的比喻。

感覺上你是想藉較為日常的人物互動來帶「創作」本質的思考,這意圖很有意思,具有啟發性啊~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其實就想簡單的讓大家想想自己創作的本心是什麼而已,當中沒有對錯,只有迷惘。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我也沒提及對錯啊,只說與我的一些想法相契合而已。

若要詳細敘述我的看法也是可以的:
自身有在研讀深度心理學相關的書籍,曾讀過他們一派對於「書寫」與「文字」之間蘊藏療癒性的探討。
在觸及無意識意象的書寫的時候,的確會有天秀提出的類似現象:觀察到一些事,思索(煩惱),最後書寫出來。是自然而然的,偏向與天然欲望宣洩行為類似的一塊。
第一個步驟「觀察」,即是將一般意識會疏漏的背景,從無意識中轉成意識所能覺知的存有。文字與書寫的療癒能量由此開始,療癒的對象即是造成第二階段的深層緣由,書寫的過程思索問題的解答,有助於自我觀察,以達修正、或容納自身心理問題的效果。

所以對我來說,與其說是欲望驅使我寫,不如說我寫的原因是來自一種道德諭命性質的驅力,藉著寫作覺察到自身以及內部的其它自己,以完成統合與療癒過程。它們都是來自本能而有些相似的東西,但又與欲望不太相同。

這些概念我將會寫在自己的作品,〈繁景堂的文森〉裡。原本不想提早說出來,壞了讀者興致,不過提早說一下我的想法也不錯。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滄藍, 藍兄,「對錯」一句只是我一時口順,順道打了出來而已,沒有什麼意思的,別誤會!!(我有駢文的懷習慣...看古籍太多了...



回復你觀察成念的方面,這個說法中國也有!是叫作「感物說」,有位書法家(我忘了名字了)對這種思想歷程有個精簡的總括:「眼中物成了心中景。」當然,你的說法就細致得多了! 這個點讚!



而對於你個人寫作理由,感覺有種新儒家的感覺呢!道德諭命的說法,希望你最後亦能夠知行合一啦!



@季候鳥,來看看大劇透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筆言,為毛要標記我⋯⋯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新儒家我不熟,我只能照我所知的回答(抹臉

我這也是思考很久很久才找到的答案,對於我來說寫作是這麼一回事,是一種追尋或是療癒的過程,而這過程是累積到一個程度後自然而生,「靈感」一類也是屬於此類驅力。

就是這樣XD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滄藍,

我也是思考了許多個無眠的晚上呢

藍兄,可否告知我這本書的名字:

「研讀深度心理學相關的書籍,曾讀過他們一派對於「書寫」與「文字」之間蘊藏療癒性的探討。」


我想看看呢!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數目不是只有一本,提到類似的事是分散在每本書的角落,突然問我書目我只能回答是榮格與佛洛伊德,尤以前者「積極想像」以及後世延伸「積極深度寫作」兩個概念給我思考的角度影響較深,可以往這方向看看。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滄藍,

謝謝,我推介你看文心雕龍的神思、風骨、知音這三篇。感覺在現代也十分適用!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其實我對文言文不太拿手,目前應該還是會花時間研讀深度心理學,謝謝XD

對我來說寫作只是人生旅程的一部分,我追求的是生命而非僅僅是寫作,深度心理學目前較為符合我的需求。

不過謝謝推薦XD

然後我一直忘記跟你說,不用叫我藍兄啦,我是女的(艸
1 星期前回覆

筆言 - @滄藍,

藍兄這叫法比較有文人風味


還是叫「滄藍大姐頭」?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兄」是給男生用的,但重點是我不是男的XD
1 星期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