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心靈
勵志
繁景堂的文森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滄藍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148 閱讀
17 喜歡
9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繁景堂的文森
9 書籤
A - A - A
#1
一、離開尼厄嫩的教堂(1)
滄藍
No Plagiarism!qYXhtHj8K2xWn7FjrBJDposted on PENANA

  與其說這是一場告別式,不如說是一場大型聚會。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sTASYCfn3L

  不僅是繁景堂各分店的重要幹部齊聚一堂,為繁景堂供應畫作的畫家們也都來了。不少平時穿著邋遢、或是身上總要偷渡幾片顏料的男男女女,此時無不身著黑色正裝出席,會場上的白花染上了陰影,雖仍完好卻像是枯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9tJ7LcO4ly

  除了繁景堂的人,還來了一些政商要人或社交名媛,在這應該靜默弔唁死去之人的場合,竟有幾分喧嘩是帶著歡笑的,反而讓肅穆的黑白色調成了舊時默劇電影,上演著一齣齣生者的鬧劇,而且無關死者。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7Tvv0bPsMy

  羅裕博手上持著酒杯,與方喪偶的樂瑞夫人打了聲招呼後,隱身到這小教堂的角落,遙望那幅掛在樂瑞先生肖像旁的畫作。畫中天氣清朗的模樣與今天近似,林子裡的樹葉都落了正是秋季,但事實上現在是春暖花開之時,即使如此,畫了這幅「離開尼厄嫩的教堂」的人似乎打算原畫呈現梵谷的手筆,一絲細節都不肯更動。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5erF6pimNm

  「樂瑞先生生前最看好的弟子竟然沒有出席這場告別式,還真是失禮,不知道樂瑞夫人心裡怎麼想?」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7WQR4B4SGq

  「有什麼好想的?人家看到那幅複製畫就欣慰了,哪輪到我們來說嘴?」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rOjWjk78MU

  身旁兩、三個年輕女子似乎沒認出羅裕博,自顧自地嚼起舌根,「但送恩師最後一程還畫梵谷的複製畫,不是很沒誠意嗎?」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GR88xfyQBl

  「你不知道嗎?一號店那個『梵谷』是不畫自己的畫的。」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dJi3AmEFfl

  「而且還聽說性子難搞,就跟文森‧梵谷一個樣。」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5G9pDsJLBw

  「好像名字也叫文森呢,姓什麼來著?勞倫斯?不,羅倫!對、是羅倫!」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FioOqV3YME

  「他到一號店也好幾年了,沒畫出什麼大作品,倒是只畫梵谷的複製畫。我看是樂瑞先生看走眼了吧?A大畢業生看來也沒多厲害,還不是只會畫複製畫?」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jZoC2YZHEe

  耳聞那些酸言酸語,羅裕博忍俊不住的瞥了那群女孩一眼,各個長相清秀,但臉上那些惡意嘲笑的表情卻讓她們的五官朦朧了起來,猶如無名亡靈,醜惡無比。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3KVc9yFTkg

  或是自己醉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pZyNNZJRXw

  「欸,聽說接手一號店的是那個羅貝多。」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vhvUTySTgx

  「什麼?那個完全不會畫畫的傢伙?不好吧,一號店可是我們繁景堂的頭號大據點吶,他行嗎?」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7kh3wqBckW

  「而且還是個亞洲人,我們西方藝術,他真的懂嗎?」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sJV1xJ0gAY

  「聽說一號店的人都叫他西奧耶,真不知道是奉承還是嘲諷,呵呵。」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M6fi09RT28

  嘖,樂瑞先生病倒的這幾個月裡,一號店的所有事物早就由他經手了,這些話聽來也真可笑。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qasIdZ8Pbs

  羅裕博聽不下去,轉身就要走開。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LEcHFJrG01

  無論到哪種場合,只要聚集人群就免不了這些耳語。繁景堂的成員就這麼多了,「一號店的文森」行事古怪又神秘,總會成為私下八卦的焦點,而同樣身為一號店的幹部,羅裕博也老是會被提起,倒也不是他作風如何,而是他媽的他就是血統不對!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EN8U693X36

  一口乾了手上剩下的酒水,遙望人海另一頭,丹尼爾與法蘭茨正在餐桌旁,也沒在用餐,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臉上顯而易見地時而尷尬、時而無聊。關於一號店的那些竊竊私語,也免不了會有關於他們的。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5ugycuxljI

  「嘿,西奧!」法蘭茨個子小,金髮綠眼睛,年紀不小了但看起來還像個小夥子。他發現羅裕博走來便親切的招手,臉部神采瞬間飛揚了起來。「怎麼樣,樂瑞夫人還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O5m0M2KdIK

  「一時半刻應該還是放不下。」羅裕博垂眼把玩著手上的酒杯,他不太喜歡在外頭被以這綽號稱呼,但在這樣的場合,也不想對法蘭茨太過苛刻,於是嘴邊糾正的話語又吞了回去。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fnxohDxkBB

  「那是自然,」一旁高挑的丹尼爾表情還是一樣臭,那雙總是閃爍精光的深色眼珠與整齊的紅髮似乎就像在彰顯他的為人,表裡如一。「只有羅倫無感吧,樂瑞先生可是我們大家的恩師。」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qH5HficMDw

  「別這樣說他,他或許只是遲到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vrBRsnTcBC

  「別傻了,羅貝多。要是遲到,告別式也快結束了,他在哪裡?」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XQZvfg9NBK

  「他沒接我電話。」法蘭茨補了一句,但口吻比較像是擔憂,而不是丹尼爾那般尖銳。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o2suJHMWuq

  「你也聽見那些風聲了?他缺席讓我們一號店丟了多大的面子,真以為他是招牌就能這樣不成體統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s0R3RjrLw2

  丹尼爾越說越激動,羅裕博原本毫無動靜的神情才有了些許變化。他皺了皺眉,心裡與法蘭茨一樣,擔憂比對耳語的煩躁感還多一些,有些心不在焉,「三號店那種拉斐爾前派據點,也就米雷名聲響亮,什麼耳語沒有?我們一號店的還沒三號店的慘澹。」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ntTnY8D7We

  不像繁景堂一號店,專門產出知名印象派畫家們的複製作品,丹尼爾與法蘭茨自個兒的作品也總能獲得非常好的評價,三號店主打的拉斐爾前派真的對一般百姓太過冷門。那幾個女孩他只看了幾眼,就認得那些是今年剛到三號店去的U大畢業生,店長「米雷」可是出了名的嚴格,與「米勒」樂瑞先生又是世交,好惡分明,可是討厭死了這些八卦,說不定沒幾個日子,那些女孩就不會再是繁景堂的一員了吧?羅裕博心想著。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SkhkP12BXx

  「身為繁景堂一號店未來店長的你,不用去交際一下嗎?」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1pxTspdTaJ

  丹尼爾老是愛用嘲諷的語氣對羅裕博說話,不,興許是特別針對他?對法蘭茨說話又收斂許多,是錯覺嗎?但這錯覺出現的很頻繁,感覺再怎麼出錯都要成真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WydQWbYzjV

  「如果你想交際,那麼店長的位置交給你如何?」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Ocf5x56zG4

  「不了,你才是那個只會賣畫的工作狂,我不是。我是個畫家。」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7ItEBW4OPf

  羅裕博挑挑眉,一把搶過法蘭茨手上的酒杯,害對方措手不及的「哇」了一聲,「你酒量不好,別喝了。」沒管法蘭茨抗議或是丹尼爾無言的白眼,一口喝乾那杯酒。外人怎麼說都好,但同是一號店的人也這麼說讓他心裡不很甘心。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yMNLCJXBjh

  「只會賣畫」。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w8tMe0RlAx

  對,他只會賣畫,但眼光可很獨到,樂瑞先生就曾誇他很懂怎麼將對的畫推薦給對的人,這些「只會作畫」的人又怎麼懂這些?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pHgSmSPqHE

  正在為心底無處發洩的苦悶哀愁,他看見那女人來了。雖然遲了,但還是來了。這對羅裕博來說是雪上加霜。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Ffrt13dYEx

  二號店的「卡拉瓦喬」一身剪裁合適的黑色晚禮服,高雅素淨,隱隱間又勾勒出誘人的曲線,是繁景堂中有名的大美女畫家。她的出現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丹尼爾與法蘭茨也不例外。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fbFJXUJOfk

  「嘿,『林布蘭』沒來呢。」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mF1CyovnOc

  「白癡!」丹尼爾咋了聲嘴,手肘頂了頂還有些呆愣的法蘭茨,目光有意無意地飄向羅裕博。「羅貝多今天肯定會出席,林布蘭就肯定不會出席的嘛!」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2ustXtxbsc

  ……還真多謝你的好意提醒啊。羅裕博嘆了一口氣,他並不想與那女人碰面。「我要走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IInorkib9y

  「可、可是……」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vvdw8LVE8J

  法蘭茨驚覺自己說錯了話,還以為羅裕博想走是因為他哪壺不開提哪壺,但羅裕博打了個手勢讓他別說了。他整了整領帶與衣領,「文森應該是在畫室睡著了。他為了那幅畫也是不眠不休了幾天,我回去店裡順道看看他。」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QaejDcManf

  「這邊交給我們了。」丹尼爾沒有阻止,但當羅裕博提及文森的時候不悅地皺眉、皺鼻子。他對文森的不屑態度總是讓羅裕博匪夷所思,這就是所謂的高手之爭嗎?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m6XKup4NAe

  文森‧羅倫的畫技是繁景堂所有畫家裡,算起來是最好、最精湛的。羅裕博看過他以前的畫才敢這麼肯定,但自他從二號店被調派來一號店時就聽說,文森‧羅倫已經很久不畫自己的畫作,轉而專心畫製梵谷的複製畫。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l5JyCSjxws

  至今也已經五、六個年頭,文森‧羅倫還是沒變。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hnCvGgHtr5

  他也沒變。仍然是個工作狂。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JObGyF6DtG

  邁上被夕陽染得有些金黃的石子路,羅裕博心裡想著的是沒有現身告別式的文森,心知肚明那人就討厭這種人擠人、互道感傷互相安慰的場合,但樂瑞先生──繁景堂的創辦人──與文森情同父子,他是真心不明白為什麼他沒有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ROMBnptGX0

  街燈隨著夕陽西下,接替般的一一點亮了教堂門前的景色。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9foML42syu

  羅裕博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纖瘦身影在對街,那頭有些昏暗,他看不清楚那人是什麼表情,淡金色的髮絲在風中輕微擺動,也吹得微醺的他無法分辨虛實。但他又能看清楚那人的每一根頭髮,就是那張臉看不清、猜不透,像被水漬暈染開來,顏色糊成一塊。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yhiJYQp4tS

  想起文森動手開始畫「離開尼厄嫩的教堂」的那晚,他對羅裕博說:「這幅畫原本與喪禮無關,是梵谷察覺父親將逝,才讓農婦們穿上喪服。」文森談及這典故的時候,話語中平靜毫無情緒上的動搖,讓人無法捉摸,就像他的身影被黑色吞噬了。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KlGxW3XpKU

  就只有黑色在那裡,似乎也凝望著羅裕博。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qUaOGVTJor

  那人難得裝束整齊,漿好的黑色西裝讓他看起來不像是來哀悼,而是來商談公事。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dWIvFGm5KP

  「文森。」他輕輕低喃。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XvaE37I0wt

  黑影似乎聽見了呼喚,形體卻沒有更加清晰、更讓羅裕博確定那是否只是喝醉後的幻影。他只是靜靜地轉身離去,毫無聲響,猶如鬼魅、猶如穿上喪服而無臉的農婦。羅裕博凝視那抹背影,無法解讀影子肩上停駐的是專來送行的黑色,還是哪一種被黑消融掉的其他色彩。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VXn5L30EMo

7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MtfRfjRU5
​ 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6ZkPv0vR5g

copyright protection66PENANAH2MSHQZpQw

54.158.248.167

ns54.158.248.167da2
留言 ( 47 )

羅倫亞 - 老實說……看不太懂……你想要表達的東西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呃,才第一章也還沒完結,能看懂我想要在這部作品表達什麼才是很可怕的事吧XD
真要我說的話,這篇的「表達」是在鋪陳人物與背景。看不懂就請左轉囉~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我猜一下,該不會是文森察覺到恩師會死所以才穿喪服但又不敢去確認(怕會成真或是接受不到)🤔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文章中有提到樂瑞先生病一段時間了,所以沒錯,文森的確察覺到了恩師會死去。
「不敢確認」是很不錯的揣測方向,這關乎文森‧羅倫的性格特質,之後會慢慢著墨,這邊就先保留答案啦XD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聽完你的回答,我似乎想到更多了😂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居然嗎XDDD
嗚,能想到這麼多種可能讓我有點感動啊(?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你要聽嗎😂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都歡迎XD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不XDDDDDD

請容我喊你一聲大師(滾
我覺得你後面可以不用讀了,根本神算XDDDD
大致上是這個走向沒錯,我鬆了一口氣,呼(?


妳可以跟著一號店的大家喊未來店長西奧。XD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呃呃呃?!Σ(゜ロ゜;)為免爆雷我還是乖乖刪掉留言www

刪了www我才不要不讀 我要看好好看的心路歷程(我最不擅長寫的東東)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其實留著也可以啊XD
留言捏他爆雷什麼的我都沒關係的啦(反而很爽)


可是你動作好快QQQQQQQ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不,我不希望有人看到留言覺得被劇透了(劇透必須死www)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好吧QQ
那麼精準的猜測我私心好想留下,不過沒關係,之後還有機會(?)

這樣猜劇情就是閱讀樂趣嘛~
順便考驗一下我作品除了劇情之外還有沒有吸引人的地方......啊,我聽到我玻璃心碎了QQ(喂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有啊 首先文風就很吸引我了www文森的「不確定」是看簡介猜到
然後店長和恩師是考慮到角色定位而猜到(我知道藍不會寫花瓶角色 就是優點啦~)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啊,謝謝你orz
很感動,是今天聽到最振奮人心的話了QQ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還有就是畫的那裡我覺得這個伏筆很棒 而且有點「哀悼恩師的同時也哀悼自身的感覺」(假設文森覺得自己某部分跟著恩師死去或是現在這個狀態他是死的)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謝謝小鳥QQ
其實我伏筆好像都埋很隱晦的感覺,或是大家讀了不會說出來,所以我一直以為那些伏筆不常被看見orz

是的,畫是用來哀悼恩師的,但文森的心情要到後續才會一起進入「哀悼」的部分。超級大感謝小鳥QQ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 我覺得不算太難明 大概是因爲我的伏筆埋得也很隱晦😂碎碎念福爾摩斯才叫難明 還有柯南的殺人動機www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這倒是真的,名偵探科南的殺人動機很難猜,福爾摩斯有些我也猜不太透但最後會恍然大悟XD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才不會有恍然大悟這回事!只有腦袋轉不過來QQ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哈哈哈轉過來就恍然大悟了,快轉它(啥?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它、它、它太胖了轉不動QQ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不www
腦太胖也太有畫面www 戳它讓它減重了啦XDD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腦袋,藍叫你減肥(喂)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把點子寫出來可以瘦身喔(一個順便敲碗的概念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我、我、我正在碼字⋯⋯喂靈感君你別走給我回來!!!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不要再讓靈感君離家出走了呀,綁架它吧(不是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繩子、膠紙、鐵籠、密室(等等我在說甚麼?!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密室!我可以(眼睛亮
靈感君一起關密室吧(等等?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傳說中的小黑屋(等等我在想甚麼?!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聽你提起小黑屋……小鳥還在揣摩小黑屋嗎OAO!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揣摩完了www要我發我在網上刷到的小黑屋的文給你看嗎?

對了剛剛想到文森對恩師的感情可能是又愛又恨(欣賞與妒忌) 還有內疚(做不到別人或恩師的期望)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這是從歷史上梵谷對米勒下去猜的嗎XD?恩師其實並沒有佔那麼重的分量,不過文森對他的憧憬是有的,恨是沒有,愧疚較多。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米勒是誰?(以前上美術課沒好好聽書)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我要看小黑屋XDD

米勒就是個巴比松畫派的代表,著名作品是拾穗和晚禱XD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我有看過他的作品www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3695303/answer/216266235?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ZHShareTargetIDMore

https://wapbaike.baidu.com/item/%E6%84%9F%E8%A7%89%E5%89%A5%E5%A4%BA%E5%AE%9E%E9%AA%8C/2927973?fr=aladdin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懸掛在水中大槽那個也太可怕了啊啊啊(等等,那不是小黑屋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嗯嗯QQ等等為甚麼我找不到水中的那個?

知乎是一個找資料的好地方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第二條連結提到的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看到了,現實的科學家真恐怖QQ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真的,好抖……是說,這也是不錯的題材耶(想做啥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⁰ꈊ⁰● |||)有新故事看!!!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哈哈,還要再想想XD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好啊好啊等你www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可能要等陣子了QQ
2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好啊我等你 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2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好哇,謝謝小鳥願意等QQ
2 星期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