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冒險
愛情
僅此一生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漪嵐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0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僅此一生
0 書籤
A - A - A
#1
第一章:人界
漪嵐
Sep 10, 2017
0
0
10
10 分鐘
No Plagiarism!nE1ltERL4yLrGq2JLukFposted on PENANA
「伊,絕對不可以!」「我說行就行!」在會議室之中,一男一女分別站在會議桌定額兩端。
女孩子有著漂亮的金黃色頭髮,和如海水般清澈湛藍的眼睛。
……如果不提那眼瞳裡滿溢著的怒火的話…
男孩則擁有火紅色的短髮,彷彿從未被主人好好整理般的雜亂。
同樣火紅的眼睛裡有著跟女孩不相上下的怒氣。
旁邊還有著兩位青年,一位正頭痛的看著他們,一位則坐在椅子上樂呵呵的喝茶觀望。
「我說,兩個人都先冷靜下來,吶?」銀色長髮的青年才剛開口便惹來兩人的怒罵。
「「休伊斯你閉嘴!!」」休伊斯瑟縮了一下腦袋,求救似的看向旁邊喝茶的同伴。
「吶…月…幫幫我啦…」月淡定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呵呵,年輕人嘛,不用擔心,不如你也來點薰衣草茶怎麼樣?能夠放鬆神經哦。」看著那近在眼前滑順的奶油色頭髮,休伊斯勉強忍住想伸手摸個一兩把的衝動,現在該做的可不是這個啊…
看著快拿出武器互砍的兩人,月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
「唉…小伊,小炎,如果再把會議室砸壞,就罰你們兩個綁在一起三個月。」聽到這句,伊跟炎武同時抖了一下。
這是多麼恐怖的一句話啊,尤其對他們這種相處起來水火不容的來說更是…
終於有可以插上話的空間了,休伊斯呼了口氣,難得的露出嚴肅的樣子看著伊。
「伊,妳…真的打算到人界去嗎…?」「非常確定。」
「那裡多危險啊!我不準妳下去!」炎武拍桌說道。
「我什麼時候是需要人保護的存在了…?」近乎威嚇般的說道,她緩緩將手移往劍柄上。
「……好了,小伊,收手。還有…」月柔和的笑了一下。
「…這裡作主的,是我呦。小炎。」「可是…!」
「我說,作主的,是我。」月重複著與剛才相同的話語,炎武只能不甘心的閉上嘴巴。
「小伊,妳真的打算親身前往人界,是嗎?」「是的,月。」月看著眼前女孩堅決的樣子,沉默的閉上雙眼。
不久過後,月終於睜開眼睛。
「…去吧,一切都是注定好的。」「欸?!」「什!?」休伊斯跟炎武不敢置信的看向月。
「我就知道你會同意的!」伊放鬆了下來,轉過身,歡天喜地的離開會議室準備出發。
炎武衝到月前面,狠狠的揪住對方的領子「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啊!?」
月靜靜的看著對方,沒有動彈,也沒有阻止。
「哈啊…炎武,你先冷靜點。」休伊斯撐著額頭,無力的說。
「萬一她…」「我們又能護她多久。」月打斷炎武未滿的話。
「這一切本就注定好該發生,你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去阻止。」月的話,終於讓對方鬆開了手。
「……這就是我討厭你的地方。」炎武僅僅丟下句話便也離開會議室。
「哈哈…看來發展成最糟糕事態了呢…」休伊斯乾笑著,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沒辦法,阻止嗎?」「這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東西。」月輕輕的說,輕到話語像是溶解在空氣中一樣…
「這是,她注定的……」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GfUc5ytWG
另一邊,伊站在一扇巨大的門前,純白的,潔淨的…
十分符合他們天使身分的巨門。
「結果每次都是因為戰爭嘛…」伊忍不住碎唸了一下。
要到下界去,一定會經過這扇門,不如說,一定要。
這扇門唯有五名天使可以打開,其中一位就是自己。
而除了任務之外,其他天使是不得隨意出入下界,如果有沒有經過同意的天使隨意出入的話,天界會將其視為叛逃者,也就是墮天使。
所有天使會被勒令對其進行『進化』,但那也不過是說好聽的,真正的意思就是,殺了那名墮天使。
可是…這樣真的是對的嗎?
「……啊,我,怎麼可以這麼想…」伊搖了搖頭,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
天界的指令是必須絕對遵守的,我們,必須替神贏得戰爭才行。
正因為如此,現在的自己才會在這裡不是嗎?
為了消除人界的黑暗。
要不然,長達千年的戰爭又是為了什麼…?
又來了…伊皺了下眉。
最近這種想法越來越容易出現了…難道是她要墮落的跡象嗎?
…哼,怎麼可能啊,自己好歹也是天界的No.4,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墮落呢。
不再遲疑,輕輕的推開門,風便迎面吹來。
往下一看,只能看到一堆土塊在地上。
天界並不是位於真的天空上。
不如說是在另一個空間比較適合,要出去的話,門則是固定開在高空上。
為了防止他們被看到。
但要回來的話,只要隨便找個沒有人煙的地方,隨時都可以打開門。
代價是靈力。
沒有靈力的天使除了自身的武藝之外,基本跟個人類沒有兩樣。
從天界開門的話,可以仰賴這裡源源不絕的靈力。
但要回來的話,就必須犧牲自己的靈力來開啟,這也是為什麼,下級天使們不被允許自由出入的原因。
去哪兒好呢?
伊終於開始思考起自己的去向。
腦袋裡浮現的倒是一個總是藏不住情緒的黃毛丫頭。
『伊大人!伊大人!』伊闔上手上的書,無奈的看著眼前闖進自己房間的孩子。
『雪呀,跟妳說過幾次了,回來先去好好休息,明天再來我也不會跑掉。』這孩子今天剛結束任務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說話。
明明很累的說,看吧,打哈欠了吧。
『伊大人,雪這次去的是菲恩大陸呦!那裡有著好多好新鮮的東西呢。』
『呵呵,是嘛?雪這麼喜歡呀。』『嗯!喜歡到…想住在那邊…』雪直接跪坐在地上,頭趴到伊的腿上去
『雪真的很喜歡人界呢…』伊溫柔的撫著對方的頭髮,柔軟又滑順…像隻小貓一樣。
伊為自己想像笑了起來。
『伊…大人…雪……不想在,再戰鬥了…』伊的手停了下來,笑容也消失了。
『雪,不要再這樣說了,我們得為了神而戰鬥。』雪的表情也變得陰鬱起來。
『…明明有更好的辦法,不是嗎?明明…』伊聽不清後面的話,但出於上級天使的身分,她還是出言教訓了對方。
『我們必須為了神,將黑暗消滅殆盡。』……真的有其他辦法嗎?
這千年來,他們與惡魔不停的殺戮,以神的名義除去黑暗。
是啊,這就是真相。
我們,是對的一方,是正義的一方。
這是,不容質疑的。
從回憶中脫離出來,伊已經決定好了目的地。
菲恩是吧…?
決定好目的地,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一股作氣的跳下高空,一陣陣的墜落感讓伊興奮了起來。
啊啊,待會就可以到人界了!
這麼想著的她,在距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展開雙翼,翱翔起來。
在座茂密的森林裡降落後,伊立刻感到後悔了。
搞什麼啊……為什麼,偏偏是狼人居住的森林啊!!
伊偷瞄了一眼天空,剛剛還沒注意到,但人界現在是…滿月呢。
在滿月的夜晚降落到充滿狼人的森林,嗯,真是個好開始呢。
狼的鳴叫從不遠處傳了過來,傳來的還有人的吆喝聲。
…不對,不可能是人類…
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了,惡魔!
「……」這樣連從天空逃跑的選項也被封鎖了…
不,不是逃跑。
是戰略性撤退而已。
伊吐了一口氣,將劍拿在手上。
身邊立即傳來了狼的低吼聲,還有幾分帶著惡意的笑聲。
「這麼晚的晚上,這位天使小姐…在這裡做什麼呢…?」
這種像是要魅惑人心的嗓音,絕對不會錯,那傢伙是惡魔。
黑色的人影浮現出來,樹林太過茂密了,而導致月光無法穿透,沒辦法看清楚那傢伙。
狼群走在那個惡魔的前方不過幾步的距離。
不,後面也有…自己,被包圍了。
伊沒有猶豫便將劍刺向對方胸口。
似乎沒有料到伊會突然動手,惡魔雖立即退後了一步,但還是被劃上一道傷痕。
「咳呃!妳這…!上啊你們!」惡魔顯然被這個舉動弄怒了,指揮著狼群們開始攻擊。
「唔…」眼看著包圍圈被縮小,伊只能被迫開始戰鬥。
殺了一隻,又有另一隻補上來。
狼的數量太多,伊的身上也開始有了傷害。
多久了…?身體開始感到疲憊,不斷的使用靈力,自己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戰鬥經驗。
環視一下周圍,狼不再增加了,惡魔也離開了…
僅僅只是轉移眼神的空檔,小腿就被狠狠抓了一下。
「唔!」火辣辣的刺痛感傳來,身體開始鈍了起來。
還有三隻…嗎?
三隻狼包圍著她,低吼著,圍繞著。
刀鋒揮向正前方的狼的脖子,狼退後了一步,只是被刀鋒劃了一下,左右兩側的狼也撲了上來。
死定了…
這麼想著的她乾脆閉上眼睛等死。
卻聽到狼的哀號聲。
「啊…」原本撲上來的狼,被什麼外力粗魯的甩向樹木
,焉焉一息。
「搞什…!」有著什麼冰涼的東西纏上她的脖子。
「嗯…哦呀,這不是天界的No.4嗎?」男人的吐息自耳邊響起,伊不適的將頭扭向另一邊。
「呵呵,不過是個狼群而已,竟能讓您這麼狼狽呀。」
「天界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能了呢?嗯?」纏在脖子上的東西被狠狠往後拉,呼吸變得艱難。
「咳…誰…」感到空氣逐漸流失,忍不住丟下手上的劍,想扯開脖子上纏繞的東西。
冰冰涼涼的,還帶著紋路的觸感……鞭子?
「白、白零…?」幾乎是恐懼的問著,白零可是魔界的No.3。
實力上的差距是不容忽視的。
她曾經在戰場看到,他將背叛魔族的惡魔首級,用鞭子取了下來。
不過眨眼間的事而已。
「哼嗯…妳還記得我呀…」脖子上的鞭子鬆開了,伊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銀白色的短髮跟血紅色的雙眼,果然…是他。
「我可是救了妳吶,道謝都不會嗎?還是說…」他蹲了下來。
手緊緊捏住她的下巴往上抬,直盯著她的雙眼。
「你們天使是個無禮到被救了也不會出聲感謝人的種族呢?」
「不、不是…」痛,被他捏住的下巴很痛,腿上的傷口也是。
「謝…謝你,救了我…」幾乎是咬牙說完,被一個惡魔救了,還得跟他道謝…
簡直是種屈辱。
「哼…既然都道謝了,總得給點禮物不是?」面對再一次的要求,伊終於爆發了。
「你不要太過分了!」「…有了。」無視對方的怒火,白零露出愉快的微笑。
「陪我做個小實驗我就放妳走。」「……」「哦,對了,妳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力,呵呵。」
這傢伙!!
看到對方愉悅的笑臉,伊只想撕爛。
忽然間,嘴唇被堵住了。
「…!?」血腥味瀰漫在嘴裡,這傢伙,在餵我喝血!?
掙扎著想逃開,無奈靈力跟被搾乾差不多,力量上又無法戰勝對方。
掙扎途中,嘴唇忽然刺痛了一下,他咬我!?
到底在發什麼神經啊!
等到被放開的時候,伊狠狠甩了他一個巴掌。
「你!你到底在做什麼!」

54.225.26.154

ns54.225.26.154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你已經到達故事的結尾。

故事主頁
你可能會喜歡: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