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黑暗
驚悚
《人魚的救贖》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柴峻貓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R
級別
91 閱讀
11 喜歡
4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人魚的救贖》
4 書籤
A - A - A
#4
第四章 瘋老人
柴峻貓
Sep 13, 2017
1
0
8
18 分鐘
No Plagiarism!urnmcNJQWZnMtwcb8Gewposted on PENANA

   「──你剛剛一直再大叫呢,讓我沒辦法繼續專心畫畫。」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2ozoBm8sj
  黎昕往聲音的方向轉頭望去,發現說話的正是嫣嫣。頓時間他如夢初醒。嫣嫣此時已經放下了鉛筆和畫本,看著自己的目光中帶著幾絲擔憂:「瑋徹剛剛才回來的,看到你一邊做夢然後一邊大叫,他就乾脆把你搖醒了。你剛剛在做噩夢嗎?怎麼叫的這麼悽慘,跟殺豬似的。」嫣嫣問道。她把鉛筆放和畫本放到一旁的小桌上,然後起身倒了杯水給他。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P6CmiNvZ1
  黎昕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兩人一會兒,「我……我剛剛的確做了噩夢。」他從床上慢慢地坐了起來,接過嫣嫣遞過來的水杯。他並沒有馬上喝。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rLdHWx4p5
  「身體有任何的不適嗎?」嫣嫣問道,「要去叫護士來嗎?」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B8qaw1xFt
  黎昕緩緩搖頭,「我沒事,只是做噩夢而已。真的沒事。」他揮揮手表示不用。但是那張模糊的臉龐還繚繞在腦海中,有如影子般揮之不去,黎昕知道,那只不過是噩夢裡的殘影罷了。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OjWqGfebe
  只是個單純的噩夢。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cF1qnXXrn
  「你已經在床上躺了一個星期囉,該去透透氣了。」瑋徹走到窗邊,把窗簾拉了開來,金色的陽光瞬間灑了進來。黎昕透過紗窗看見了一座公園,由於遠看的關係,在公園裡的人顯得非常渺小,就如同螞蟻一樣小。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tYbT8HVFn
  黎昕把雙腿從床上移開,準備下床。他覺得待在這間封閉且充滿藥水味的醫院裡久了,讓他的心情有夠鬱悶。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vcIsDoHRA
  「我在這兒等你們回來。」嫣嫣向兩人微微一笑,然後繼續拿起她的鉛筆與畫本,開始進入她的精神集中狀態──不鳥人。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7NB8dY6aq
  黎昕一邊穿拖鞋一邊淡淡地嗯了一聲。接著推著吊點滴的桿子,與瑋徹一同離開病房,準備離開醫院去公園好好散心。當黎昕一推開房門,他發覺醫院的走廊上都安安靜靜的,沒有其他人在走廊上走動,那種感覺就像是來到了鬼屋似的,無聲勝有聲。瑋徹從他身後走出,「喀」的一聲直接關上房門,這道聲音在一片寂靜中反而顯得響亮。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dTroNz6Jf
  「昕,你的身體真的沒事嗎?」瑋徹的開口打破了寂靜。他和黎昕同時邁開腳步,肩並肩地和黎昕一起走在走廊上。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8LGRdkfVb
  聽言,黎昕看向他,對他點點頭,「沒事。我剛剛只是做噩夢而已。」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RjDsrQry1
  瑋徹黑色的眼眸緩緩轉了過來,兩人的視線交會,他看了他一會兒,才又開口說出兩個字道:「是嗎?」他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屬於喃喃自語,而並非提問。過了幾秒,瑋徹再次看著他說道: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1fMtDz2Kj
  「昕,你知不知道當我們看見你被醫護人員抬在擔架上的時候,我和嫣嫣有多緊張?你被送往醫院時,我們都在旁邊等你醒來。這一星期我和她都吃不好睡不好。」他語氣加重,接著像是要為了證明似的,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框下方,「你,過來給我仔細看一看,有沒有看到黑眼圈?多虧了你的福,我在這短短一星期內成功瘦了五公斤,一切都是拜你所賜。」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fr3Vihfyd
  「……」黎昕聽言,保持了沉默好一陣子。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o4K2xcSZK
  「喂,說話。」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RM9DfNdiy
  黎昕從來沒見過瑋徹這副模樣,他一向都是健談、大而化之的朋友.不過在當他聽完瑋徹這番一大長串的話後,黎昕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只能望著他的熊貓眼。現在的瑋徹面無表情──不,確切來說是冷若冰霜,他的語氣冰冷的如同零下十度,與平常面帶笑容的樣子差了十萬八千里遠。尤其是那雙熊貓眼此時對他投射出的視線,足以跟卡通裡的冷凍光波媲美,讓黎昕不知道要做出什麼反應才好。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ANYEJgVYP
  黎昕在國中時代就認識瑋徹了。瑋徹不像他一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他這副拒人於千里遠的表情,如果是陌生人,他可能會因為黎昕冷漠的外表而不敢隨意靠近或是攀談,但是瑋徹是他的國中同學,兩人現在國中畢業了也依舊照樣常常見面,相處了五年的時間說明了他們並不是點頭之交的表面關係。過了好半晌,黎昕左思右想才終於說出幾個字:「謝謝你。我不知道你為我付出這麼多。」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qedbgLo9K
  「──下次還敢不敢出事?」瑋徹聲音壓低,冷冷地問了一句。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3CVdga1tt
  黎昕馬上識趣得回答道:「原諒我。」他說:「下次再也不會了。」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03mZI5gD4
  這次恐怖的經驗讓黎昕一輩子刻骨銘心──大白鯊對他呲牙咧嘴的模樣仍然是個無法抹滅的記憶。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Mvj0GzL4J
  難怪黎昕總是在海灘上看到大人不厭其煩地警告著自己的孩子,不准一個人下海去遊玩。美麗的大海下原來蘊藏著看不到的致命陷阱。黎昕想起每逢暑假時,新聞總是會報導著在海邊發生的溺水事件──每年至少都會有幾名貪玩的孩子溺死在海中。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dM980pj1T
  幾天前媒體才報導過有個正值叛逆期的少女不聽父母的話,自己跟朋友跑到海邊遊玩,結果沒想到在玩耍的途中,少女忽然被大浪給捲走,而她的朋友們只能錯愕地站在遠處,並且兩眼無助地看著她從他們面前消失。黎昕現在還記憶猶新,那名少女消失的幾個星期之後,才終於被人找到,只不過她早就已經變成了一具毫無溫度且冰冷的屍體。而且還因為泡水再加上魚蝦大駕光臨過的關係,她完全變得面目全非,無法看出原本的樣子來……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ATQXSy38c
  黎昕想到這裡,一陣酸甜從喉頭湧上,感到一陣噁心。那味道嚐起來像是過期很久的牛奶。他腦中的想像畫面讓他忍不住毛骨悚然。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eYDxZk7Kp
  還好他現在正活生生地站在這裡,一想到自己在海中被魚蝦給啃食,成為那些生物身上的血肉,黎昕就起了一陣雞皮疙瘩搭,完全無法接受──他從很久以前就已經打好算盤要將自己的遺體給大樹做為肥料.他覺得這樣的方式起碼讓自己對大自然有點貢獻。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hCEqLEP5F
  「你說你瘦了五公斤,我想我還瘦的比你更多,我們扯平了。」黎昕每踏出一步,就清楚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有些虛弱,才走沒幾步就開始氣喘吁吁起來。或許是昏迷在床上、被流質食物餵食的關係,導致他的體重和體力下降了不少。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RgCIevghD
  「你還有五十公斤可以瘦。」瑋徹想也沒想地直接回答。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qSr4qqoyb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ptq3UcHJh
  兩人在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電梯前,黎昕伸出手,用指間關節來去按電梯鈕,而不是用自己的指腹來去按電梯的按鈕──這裡是醫院,他深知這裡到處都瀰漫著肉眼看不見的細菌,他可不想像瑋徹說的一樣,感染疾病再瘦六十公斤,他可沒有那個閒功夫,家裡還有堆積如山的稿子等著他去寫完呢。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s9D5RRA89
  「你的社群網站已經有一星期沒有進行更新了,我看到很多人都在你的塗鴉牆上留言討論你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應該去看看,你的粉絲都在時時刻刻關心你這名暢銷作家呢……」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Bz62Ext25
  「──你可沒看見我身為暢銷小說家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突然間,黎昕直接打斷好友的話,他垂下肩膀,以沙啞的聲音說道:「我現在真懷念以前默默無名的時光,可以自由自在地在網路上寫自己喜歡的東西,享受十隻手指在鍵盤上飛快敲打的聲音,不用顧慮別人的眼光來寫出作品。」黎昕說,「不像現在隨便用滑鼠一點,隨處都可以看見那些網路酸民惡意批評的留言……有時候,身為一名沒沒無聞的無名小卒也是一種幸福。」他將滿腹苦水頓時宣洩而出。黎昕頓了頓,繼續往下說道:「我跟一般人一樣也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裡也會吃喝拉撒睡,敵不過疲倦,也會受傷害,會放臭屁也會打飽嗝,看到網友和媒體過分關注我,把我神人化或是妖魔化的留言,我真的是哭笑不得,百感交集。拜託,你就別跟我說那些惱人的事情了,自從成名之後我就被八卦詛咒纏身了。」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Qu9hx3teN
  「不招人妒是庸才。」瑋徹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撫:「你就別為不值得的人事物傷神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總是有人忌妒那些比自己過得好的人,把自己的懦弱怪罪給別人的強大。」就在瑋徹說出這句話時,空氣中緊接響起了清脆的「叮」一聲,接下來電梯門口為兩人敞開門來。他們不約而同地準備往電梯裡走去,但是下一秒,兩人反而卻停下了動作,並且齊齊往後退後一小步,對著電梯保持著安全距離。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CgTflL7WT
  裡面有人。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auRhxvO1y
  電梯內有一名身穿白色睡衣、擁有亂糟糟的灰白短髮的老人。他屈膝抱著頭蜷縮在電梯角落,而且身體還在不時微微顫抖著。似乎是衣服穿得太少,又或是冷氣開太強引起的。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GpoQGVTaa
  黎昕和瑋徹很有默契地同時對彼此對視了一眼,用眼神交流:這是怎麼一回事?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UMWO2izae
  兩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對於老人的出現不知所措──畢竟這老頭一看就不是正常人.他們現在看著那名老人如同剛出生的嬰兒一般蜷縮在地上,而且還若無旁人、不停地自言自語著:「別、別別別殺我!求求你!住、住手!不、不要在折磨我了啊啊啊啊!閉、閉嘴!別在對我唱歌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閉嘴閉嘴閉嘴──」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rpXjHuOwv
  聽著老人的高分貝驚聲尖叫,黎昕和瑋徹再次各自交換了眼神,心中無比肯定:這名老頭絕對不是正常人。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qcMO2sJVC
  因為絕對沒有正常人會趴在地上瘋言瘋語。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CxHzmKRWU
  「我記得八樓是精神病患專屬的樓層。」瑋徹看著地上的老人,忽然飄出一句,意有所指。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omwmFdQuK
  黎昕靜靜思量了一會兒,老人身上的確穿著病人專屬的白色制服:「所以,我們要叫護士來處理嗎?先讓護士給他注射鎮定劑在把他帶回八樓的瘋人院去?」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RaxEYz6Iv
  瑋徹點點頭,「好主意。在這裡等我,記得看好他,別讓他又到處亂跑。」離開前,他又特別叮囑:「我去去馬上就回來。」他轉身邁開步伐,沒幾秒就消失在十字路口的轉角,留下黎昕一人獨自在原地。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D7hkGD4yz
  正確來說,現在的黎昕並非獨自一人,因為此時還有一名瘋老人在陪伴著他。黎昕現在看著那名還在不斷自言自語的老人,發現這名老人身形單薄,整個人像是鬧飢荒、營養不良的難民似的,單調的白衣在他身上顯得鬆鬆垮垮,他的一雙腿就像是竹竿般細瘦,幾乎可以站在電線桿後面都不會被人給發現。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FYlbk1paw
  黎昕仍然在暗中打量,忽然間,像是感覺到黎昕的視線似的,老人倏地抬起頭,兩人霎時四目交接,有了目光接觸──黎昕看見皺紋像蜘蛛網一般爬滿老人的眼角,皺紋極深,一條一條地刻印在他的臉上,讓他看起來既蒼老又憔悴。除此之外,他還看見老人還留著難看的鬍渣,讓人覺得很邋遢又頹廢。不知道為什麼的,黎昕只覺得老人那雙綠色的眼睛越看越熟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從黎昕心底隱隱約約得湧出來,逐漸填滿了他的胸腔。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wok32iD91
  我是不是曾經在哪裡看過這個人?黎昕感到疑惑.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SEgaZXN3v
  這時候,老人還在微微顫抖,不過雙眼卻是動也不動地盯著他看。對於瘋老人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視,黎昕開始感到一股不自在,那種眼神就像是被X光進行從頭到腳的掃視似的,毫無隱私可言。黎昕吞了口唾沫,可是又不敢輕舉妄。他怕自己會刺激到老人,畢竟瘋子的言行舉止可不是正常人能夠思慮周全的。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3blomFqMQ
  一老一少就這樣我看著你,你看著我;詭異的氣氛開始瀰漫開來,安靜地幾乎落針可聞。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Wnlgroz4x
  兩人維持這樣僵硬的氣氛,沉默持續了幾分鐘,直到一道聲音打破詭異的寧靜:「她、她想要殺我……」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dqfuAeroh
  老人終於對黎昕開口說話。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Ll86JvMah
  黎昕首先是愣了一會兒,過了幾秒才有反應:「……誰想要殺你?」他問道。雖然他一點都不想回答。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8e0uurS4w
  「她一直在我耳邊唱歌,一直在折磨我,這麼多年來陰魂不散……她想要對我報仇!」老人說著,邊說還邊流下了眼淚來.淚水滴落在地板上。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EJRUer8FQ
  對於老人的瘋言瘋語,黎昕一頭霧水,大腦茫無毫無頭緒。儘管如此,黎昕還是開口:「不要緊的……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他握著吊點滴的桿子,慢慢蹲了下來,由高高在上的俯視姿態轉為平視:「沒有人會傷害你的。」他以男性低沉的嗓音重複著,同時清楚看見老人眼中搖擺不定的驚懼。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CBLKIvguG
  黎昕越來越肯定這雙祖母綠的眼眸他曾經在哪兒看過──只是他一時想不起來罷了。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8OL8igAbk
  「你說謊!」老人的反應變得激烈起來,聲音聽起來又尖又細:「她現在還在我耳邊唱歌!一直唱,一直唱,不斷唱歌,讓我發瘋……」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BZQsT4U1K
  黎昕環視四周,發現這裡除了他們倆個人之外,別無他人。為什麼這名老人一直說有個人在他耳邊唱歌?他明明連一個鬼影都沒看見。黎昕伸出手,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可是不料老人卻躲開了,顯然不願意受到他的碰觸。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smmd74Jny
  「她還在唱歌,一直唱歌,唱歌唱歌唱歌……」老人如同跳針般不停地重複著這句話。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VGdGPwXpH
  黎昕看著他再次蜷縮起身體來,頭埋進雙臂裡,像之前一樣顫抖著。這個動作直接讓黎昕見著他的後頸露出了一個杯口大小的硃砂痣。剎那間,黎昕被塵封的記憶在這一刻間像是被人突然打開了枷鎖似的──黎昕記得,他曾經認識一個人,他擁有祖母綠的眼眸,他的後頸也擁有這樣鮮紅的硃砂痣:「你是……葉海?」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wihnLbrGd
  這次,黎昕的聲音沒有任何猶疑。他想起來這個人是誰了。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qFyMSFRC3
  老人的身體突然有一陣劇烈的抽動。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1Y6eEWLCm
  看見這樣的反應,讓黎昕更確定自己的猜測:「你是說……清波現在正在你身旁不斷對你唱歌嗎?」當黎昕一說到「清波」這兩個字,老人像是被按了開關似的迅速抬起頭,雖然只有短短幾秒的時間,黎昕還是看見他眼中的恐懼正在一分一秒地擴大,「清波在好幾年前就被你給殺死了,不可能還在這裡對著你唱歌……」黎昕的語調漸漸轉為冷酷,眼中也蒙上了一層冰冷。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UTLbgwmIc
  話語未落,老人的模樣就像是受到驚嚇的小白兔連滾帶爬地往後退,可是他無路可逃,他背後是由鐵製成的電梯,所以他只能不停地揮舞著自己的雙手:「不,她還活著!她還活著!她並沒有死!」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UDfsq88hK
  黎昕不理會葉海的否認,逕自往下去說道:「十年前,你傷害了自己的女兒,然後還讓她一個人在大海自生自滅……」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HL9O0OLLq
  「──這裡交給我們就可以了,黎先生。」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el0ZwhwTZ
  突然間,一道女性嗓音打斷了黎昕正要說出口的話語。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tTmIlNRt4
  黎昕轉頭往身後一看,發現自己的好友瑋徹和三名穿著粉色制服的護士站在一起,他還聽見其中一名護士小姐正在小聲低咕:「真是的,這名病患亂跑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為什麼要加重我們的工作量,是嫌我們不夠忙嗎?」那名護士正和她身旁的護士碎碎念著。她手上拿著針筒,裡面似乎是裝著要給病人注射的鎮定劑之類的透明液體。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EMnOAnCl9
  黎昕起身,「不好意思,給你們造成麻煩。」他向護士禮貌地道歉,接著扶著吊點滴的桿子離開葉海的身邊,讓護士小姐們接手這名到處亂跑的精神病患。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tnnumULSO
  當黎昕走到瑋徹身邊時,他看見瑋徹以眼神詢問:你剛剛在碎碎念什麼?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BiEX1ZKSt
  黎昕沒有理會。他用手指關節按下別座電梯的按鈕,緊接甩甩頭,想要把剛才湧上心中的那股不安給甩去,然而他的腦袋裡卻有著一道模糊的身影,不受控制地浮現在腦海中……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u8BRWcezy
  ──雖然是十年前的往事了,黎昕已經記不得那名女孩的的聲音和長相,但是兩人過去相處的過往片段卻是歷歷在目。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C1K0v7UhZ
  清波。一名死在罹患精神分裂症的父親的手下亡魂。同時也是一個從小受到父親家暴的女孩。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1B2Fz3FkW
  瑋徹靜靜看著黎昕若有所思的臉半晌,才緩緩開口:「昕,你怎麼了?剛剛那個瘋子是你熟人嗎?」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9qhLheXwN
  「稱不上熟人,」黎昕聽見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電梯門敞了開來,裡面沒有其他人,空空如也,他趕緊扶著吊點滴的桿子走進去,「我聽我媽說他本身就有一些精神病,時常不在家,有嚴重的酗酒習慣.他有一個女兒,我認識她,她是住在隔壁的鄰居。」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UpxFp3Mkk
  「有一個精神病的父親……那你那名鄰居的日子並不好受吧?」瑋徹問道。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4mn62W9Hg
  「你覺得呢?」黎昕說著,毫無情緒起伏,「自己的父親不僅本身有精神分裂症,而且還有家暴傾向,你覺得她日子能過得好嗎?」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Rqw9cNn9k
  電梯叮的一聲關上,電梯裡的鏡子反映出黎昕的臉,那是陷入回憶的表情。十年前,那名女孩已經葬身在大海裡,化為森森白骨,並且永久長眠……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FeAdT0gGl
  經過時光洪流的洗刷,黎昕已經想不起童年中那名青梅竹馬的臉龐,泛黃的記憶在他腦中有如雪花般飄落。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spWQvYMEG
  黎昕不知道今日有幸能夠再次見到葉海,與十年前比較起來,葉海蒼老也憔悴了許多,無法讓人聯想到之前一副萬人迷的模樣……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KxugGG44Q
  至於葉海剛才說一直有不存在的女孩在他耳邊唱歌,黎昕覺得,那是葉海自作自受。人們說自從發現清波出事的那天,他的精神病就開始日益加重,因此被送進了這家醫院。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fvDQJxQZe
  電梯門叮的一聲打了開來,他們來到了一樓。兩人經過路人身旁,走出病院門口,室外的空氣和璀璨的金色陽光是如此美好,可是他心中的不安卻無法煙消雲散。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zGBww6vjL
  黎昕從沒想過自己還會再見到他。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nwJRNqxSu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hKTVACtrC
❖FB粉絲團:白日夢裡的柴峻貓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DboeIUlde
您的支持是我繼續前進的動力。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oBD8tqy0i
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sJbgbkmtyX

54.198.247.44

ns54.198.247.44da2
書籤! 提出編輯建議!
1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