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神話/仙界
狼與夢的魂之歌
作者 語莫笙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5446 閱讀
451 喜歡
44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狼與夢的魂之歌
44 書籤
打賞
A - A - A
22 23 24 25 26 27 29 30 31 32 33 34
這個故事已被隱藏。分享這故事前請先取得作者同意。
#28
第二十七章 夢回之境
語莫笙
No Plagiarism!RQG0qbrfxJdE3maEFCjYposted on PENANA

另一邊,丁宣將言淳的臉蛋清理乾淨之後,看著她安穩的沉睡著先是鬆了口氣,只是對她眼睛竟然流出了血來,很擔心她醒來之後會否失明。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jljqVcIBGg

而言淳的意識卻來到了一個四周幽暗的地方,雖然幽暗,可是卻能看見自己的全身,就像自己在發著光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tx7axxlYNS

彷彿走在時間的隧道,旁邊看著到閃耀的輪廓線條,有時候是某兩個人在對話的畫面,有些是某些人正笑著的畫面,在左右兩旁飄著,就像是用螢光繪出的線條圖,非常的漂亮。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I1wMnHr3jL

走著走著,前面有一張桌子,上面堆滿了文件,都是一些古老的竹簡,一卷一卷的堆在桌上,還有部分是攤開的,言淳走了過去,桌上有一盞油燈,裡面的火光正在輕輕的飄動,油燈的外觀是一個鐘形,鐘罩的上面是精緻的白瓷雕花,玻璃就像由頂端一朵花盛開後,花瓣朝向四面八方,猶如瀑布一邊傾瀉而下罩住裡面的燈火,上面沒有一絲的灰塵,可是卻又讓人覺得有一種古老懷念的感覺。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2D6l41xMDe

『來我所托之物已經送到了。』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36MahkHCjv

聲音從言淳的身後傳來,來人是一名男子,穿著素白官服,脫下了官帽之後露出了一張蒼白卻清秀的臉龐,一雙桃花眼,眼下有淚痣,從領口看的見紅色的紋身,像是藤蔓一樣繞著他漂亮的頸間,在右耳下盛開了一朵彼岸花。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v2w1OUJgX3

「你是誰?你說送了東西給我?」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1ZH7kL8SxM

言淳看著眼前男子,這人有著一張非常漂亮的面容,只是臉色過度蒼白在配上了鮮豔的紅唇,看起來就不是生人,而這個地方有著說不出的沉重感,感覺像是在夢境裡面,不知不覺言淳倒退了一步。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6ASTK9dsMw

『我是執掌生死的判官。』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Yhyvjnp2Dm

判官很簡單的說明自己的身份。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6ElNLGyUy5

只見言淳臉色一陣刷白:「判官?是陰間那個判官嗎?」我死了?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GFGzyrJLUv

判官看著她,先是笑了出來,接著又嘆了一口氣,表情有些遺憾的吐出了幾個字:『看樣子妳還是不記得我,能保住的還是有限...』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iSNRo7eNaR

判官說的是不記得,並不是不認識。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agvw3hcBbL

『也罷,這樣也好,乾乾淨淨的從頭開始,這或許也是我的私心期望的吧...』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HSrnrZOaLJ

判官漂亮的桃花眼,就這樣瞅著言淳望著,正在思考怎麼說,才可以不要驚嚇到眼前這個小女孩,相較於他的年齡來說,很小的小女孩。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G4CuV0B9OL

『放心,妳還活生生的,我是先確保妳的安全才讓人送東西給你。妳剛剛是不是收到了三顆玻璃珠?那是我送的。』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1Y2xu5OGH0

判官說著,或者先從比較不太激烈的話題開始,會比較好。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soSTLkTAuF

『這三顆玻璃珠,會給妳日後的生活一些幫助,讓妳不用害怕看不到的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jbJWFEWhOK

言淳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正在思考,對了珠子,是有三個珠子沒錯,然後她好像就不記得了,後來發生了什麼事?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3PJ5mdaaUR

剛剛走在內院裡...然後呢?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bmg3g1o9CS

對了我是什麼時候到這裡來的?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OW4ySJdP11

一邊想著,言淳發現現在視野的範圍之中,只剩下自己跟判官,判官的眼睛盯著自己看,好像帶著一股期待跟熟悉感,可是具體她又說不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A4Qj9dwkoq

慢慢的,她好像知道了...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czNsD3u1d6

判官卻搶在那之前開口了:6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084TjIlqP
『讓我先教妳一件事,不要輕易的說出那個字...在這裡是個忌諱。』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U23YAWINLJ

「為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PlNGEXTbhh

只見判官漂亮的桃花眼彎了彎,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CuQpWttquH

『因為會導致兩種結果,一種是直接脫離之後醒來,也許妳以前都只有經歷過這種,但另一種,就要碰碰運氣了,看誰的精神狀態比較強。』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xpJBnkx68i

說著,言淳就發現自己不能動彈,就像以往那些時候一樣,言淳也嘗試著要往後逃、往後退,想脫離這個”鬼壓床”的夢境,卻發現毫無效果,毛骨悚然的感覺爬上了腦門,背脊發涼頭皮發麻。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QXEDEjBxvS

『妳不需要害怕,我是不可能傷害妳的。』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O7mExj80KD

判官有些失落、有些愧疚,但好聽的聲音在耳邊迴盪,他並不想嚇到眼前的女孩。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Ii2sTqNqwV

『只是我還有話必須跟妳說,所以妳還不能走。』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JnTo0xHC4c

言淳強壓著心裡的恐懼,最終只能強迫自己放鬆、放棄掙扎,就在意識放鬆的瞬間,身上的束縛感也忽然的消失了,似乎就像這個人說的,不要強行抵抗的話,就不會有那種壓迫感。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uTkRyRbGSV

於是她抬頭看著判官,表情像是在等他繼續說下去:6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5ZB0kS7se
『那三顆玻璃珠,分別是『視魂珠』、『傀儡珠』和『鎮魂珠』,每一樣都是讓妳可以成為優秀靈媒的靈物。不過,妳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很優秀的靈媒了,只是天眼未開,妳之前才會什麼都看不到,不過視魂珠已經打開你的天眼,起初會有些不適感便是。』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jAdm27NPxk

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LhHFFHdnji

當言淳每每想起這句話的時候,都不免要吐槽一次,有些不適?有些不適!?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zObUGJLSqD

會過意來的言淳臉色不太好看了,「你是說,我之後都能見到鬼?那豈不是非常可怕嗎?這能不能關起來不要開阿?」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NKd16g8T6G

『恩...妳覺得我看起來可怕嗎?』判官好像有些在意這答案。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dSXUxCCLZW

言淳看了看眼前的白面男子,長相是挺不錯,如果不要在這個烏漆抹黑的地方見面,換成個風光明媚的地方的話,應該會是女生都很喜歡的豔遇首選,於是便搖搖頭,至少這個人不在自己認知為看起來可怕的東西之中。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3zLftsZfkp

判官看起來心情挺好的,笑的像朵花一樣,『那就不會看到可怕的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S8969fmi9t

他的邏輯是很有趣的,因為鬼魂都會怕他,也就是說他把自己列為『比鬼魂還可怕』的東西,如果看到他不害怕,那應該看到鬼也不會害怕了吧。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YnlViSyUDy

遙遙的聽到了一聲鐘鳴,判官回頭看著不知道哪裡的遠方,說著:『我們的時間有限,看來今天只能到這裡了。』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RH8DWC5VRp

垂下漂亮的桃花眼,判官的眼神逐漸黯淡。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kKyuQHKd0T

『我要讓妳離開了,妳只要記得,這三樣東西會保護妳不受陰煞之物傷害,所以不管妳未來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不要害怕,但是你會具備什麼能力、發揮到什麼程度,這我無法保證。』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GYh1UzUtuy

“但我希望在我能到妳身邊之前,妳能照顧好自己”,只是這句話,判官終究沒有說出口?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2lfaYcN48F

噢,又是這連續劇裡面老梗的對白,言淳本要開口再問些什麼,卻看到判官的影像正在縮小,如同剛剛走過來的時候看到的一樣,正變成發光的輪廓逐漸消失,言淳像是開始往上方被抽離。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ttp1XgJHtK

「我還能再見到你嗎?」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BaITbDs67W

言淳急問出口,卻只剩下高頻的聲響,沒有聽見任何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E9iUkh78lf

最後,在一片黑暗之中停頓了一下,直到輪廓線的殘影完全看不見了,才在正前方看到光線,後看到丁宣坐在床前,她醒了。copyright protection61PENANANPIdRGuBoX

54.81.197.24

ns54.81.197.24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