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懸疑
黑暗
計劃中
神偷與千金
作者 白琪*
作者團隊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61 閱讀
1 喜歡
0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神偷與千金
0 書籤
#5
第五夜-家族的秘密
白琪
Sep 17, 2017
0
0
6
11 分鐘
No Plagiarism!EjhTKO6cAynCTEWRhp3Tposted on PENANA

        " 你現在槍口指的,就是伊莎貝拉,維奇公爵的第一千金。" 我冷靜的說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WeVQYJWak
        " 伊莎貝拉? " 父親的聲音漸漸靠近。" 快放下!你這個沒腦的,要是你打傷我女兒,就算獻出你的生命也不夠還。" 父親大吼到,男人將拿槍的手放下。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yXocTfuij
        " 伊莎貝拉,那個巫師呢?你有看到他的長相嗎? " 父親在我跨下馬車的同時,雙手緊緊抓住我的肩膀。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tLrZlkS7C
         " 我被他下咒了,根本對之前的事沒有印象。" 我故意擺出一副苦惱的樣子,手摀住頭。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Kz0GpZqla
         " 果然,那個人沒對你做什麼吧,啊? " 我沒看過父親這樣驚慌失措的模樣,我對他微笑了一下。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PIHdVBtpU
         " 沒有喔,我沒有怎麼樣。"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NoyfnUzf1
         " 太好了,約翰可是很擔心你啊。"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2ML2sa2Sv
       約翰? 啊,就是那個沒見過面的未婚夫嗎。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DlUlzQX2g
        " 快,快帶小姐回車上。" 我被一個侍女攙扶著朝遠處的馬車走去,眼角瞄到一個在地上的男人,他頭部後方有一灘血,我驚恐的移開視線,看來父親早就打算把所有人都給殺掉,這就是做出侵犯貴族財產的人該有的下場,但我想那位車夫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無辜的喪命了,啊,連解釋的餘地都沒有,這就是沒有地位人的下場。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P4fojDiSS
        " 小姐您還好嗎? " 我對侍女揮了揮手,自己上了馬車。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4U6PXzZZs
        " 怎麼辦公爵? 那個巫師連人影都沒見到,剛剛應該先留那個車夫活口,這樣好歹能知道他經過了哪裡,還可以打聽一下有沒有人看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b5Q6rpXos
        " 我只是怕那個車夫就是巫師,總之我的消息管道可是靈通的很,走吧,趕快回去了,我已經受夠那些街頭的低賤小卒談論我女兒被拐走的事情,更不想被其他人同情,他們其實心裡都樂得很。。"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gihwGA9Zt
        我在車內聽著父親跟他那些不知道哪來的男人們的對話,不一會馬車開動,我們一路回到了維奇家的宅邸。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kyWqnT0nT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S5yJcZ89o
         " 喔,我的寶貝,你有受傷嗎,啊? " 一回到家,我的母親就在他的貼身侍女的攙扶下來到我面前,她厚重的妝容下帶著假惺惺的擔憂。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mFTEbzfkz
         " 沒事,母親,我很好。" 我走過她身邊,準備前往樓上的房間。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mTgjkEdk1
         " 伊莎貝拉,妳母親可是擔心你到這幾天都躺在床上無法起來,妳這是什麼態度。" 父親一邊脫去身上的外套一邊在我背後說著。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NUclDolLy
       我知道母親是真的擔心,但我也知道在柏德家族跟我們提親之前,她根本就不曾管過我,應該說她根本不想的跟我有更多的交流,平日裡她忙於社交活動很少能見上一面,就算見了面,她那厭煩的面容我怎麼樣也忘不了,只會問一旁的瑪莎我有沒有做好我該做的事情,就僅僅是這樣,而且我還知道,我的這頭黑色頭髮還有綠色眼睛,不是遺傳自她,也不是遺傳自父親。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mUpfzAPOV
         " 不用擔心了,母親,我真的沒什麼事。" 我轉頭說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wijNBDrOY
         " 太好了,我們已經請人通知約翰了,他等等就會過來看妳。" 母親微笑著說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VMn880xuM
         " 如果父親跟母親沒什麼事,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我回到樓上將自己鎖在房門內,換掉從那個男人家借來的裙子,看來大小姐的衣服多到數不清,誰會知道這件衣服是借來的呢? 我躺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氣,胸口似乎又被什麼給壓住,看來我得花點時間去習慣它。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e80Eozfen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DUtWI5A9U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在睡夢中被瑪莎的聲音給吵醒。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CPlZYt0vX
        " 小姐,約翰先生來了,您得改快換好衣服下去。"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AcVAQka5y
         " 啊啊,我睡了多久。"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gbtK8bPIl
        " 沒多久,小姐,柏德先生很快就趕來了。"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iXzDXx7Y3
        " 是嗎。"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LDiGe91oe
        我故意拖了很久的時間才下去,才走樓梯走到一半,就看到一個男人急匆匆的來到樓梯底端,仰頭用熱切的眼光看著我,他的樣貌看來應該有三十多歲了,但也算是相貌堂堂,一頭往後梳的棕色頭髮有點過於服貼,他穿著襯衫外加鐵灰色的背心,襯托出他高壯的身材,我走到樓梯口收伸出一隻手,他輕輕扶住我的手心,低頭親吻了我的手背。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XvLqgTB5B
         " 太好了,您平安無事,我還擔心要是我的未婚妻出了什麼事我該如何是好。" 他抬起頭一臉抱歉的笑著,眼角的魚尾紋讓他的笑容有種特殊的魅力。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PUUoxSWFQ
        " 謝謝您,柏德先生,為了我的事這麼操心,但那個巫師並沒有對我做什麼。" 我微笑著看著他。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LBD3iRcjg
        " 是嗎,那就好,可以叫我約翰就好。"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TdXEEdxgj
        我跟著他來到宅邸外,在附近的小路上走著,一路上他都在跟我說這幾天為了找我到處奔波的事情,雖然才第一次見面,但這個人的情感能強烈傳達到我的心中。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c837xBZuh
        " 真的很謝謝您,但要調查那個人的下落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t2s76KZj4
        " 所以伊莎貝拉小姐有知道些什麼嗎?他的長相或住所? "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LXtJB8W9o
        " 不,我很抱歉,他似乎對我施了巫術,所以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苦笑著,他皺起眉頭停下了腳步。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iBomJWXIq
        " 什麼? 那這樣萬一他對妳做過什麼,妳都不記得了? " 他激動的說著,抓住我的肩膀,表情猙獰,我被他的反應嚇的不敢動。" 妳有沒有哪裡受傷或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喔天,誰曉得他會不會在你身上施了什麼可怕的巫術。"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zUi11oL0I
         " 我並沒有哪裡受傷,要是他真的在我身上施展巫術,我想我能感覺到有什麼不對。" 我堅定的說著,他鬆開我的肩膀,轉頭表情凝重。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gtNKcpS9y
         " 要是他是個男人,又還會這種巫術,真的很擔心會對妳做什麼骯髒下流的事情......要是讓我抓到他,絕對饒不了他。" 他並沒有對著我說,像是在喃喃自語,看著他的樣子我並沒有感到高興,而是一種可怕的感覺。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pRSOdBLbk
        接著我們話題轉向輕鬆,聊了聊彼此喜歡的事物還有家族的事情,他也是他們家的長子,目前有在接手家族管理的農田跟工廠,看來他父親,也就是公爵很信任這個兒子的管理能力。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rU5JV77H7
         " 伊莎貝拉小姐,我知道我們的婚姻是父母親之間的決定,但在此之前,我還是想告訴你我對你的心意。" 他突然說到,但他的心意早就表露無遺,我們四目相視,他握起我的雙手認真的看著我,我也沒有迴避他的目光,他跪了下來。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xojl9wK2G
         " 伊莎貝拉小姐,我能否有這榮幸娶妳為妻呢? " 我驚訝於他突然的求婚,猶豫著不知道該如何開口。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j6acUoOFA
         約翰用熱切的目光看著我,這次見面他給我的印象比我想像中要好上許多,但"我願意"這三個字不知道為什麼卻講不出口,但認真想一想,不管我答不答應,這婚事不是老早就決定好,不都是得結的嗎?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R13WLY4TG
       " 約翰先生,我想您這是多此一舉,我們不已經是未婚夫妻了嗎? " 我笑著回答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JdA3yJzjL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C4mNhhc5W
        約翰先生回去後,父親跟我說他打算在我們宅邸舉辦一個宴會,為了慶祝我平安回來,也順便跟大家正式宣布我跟約翰之間的婚事。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eOOiKAgOt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0caBfIkP2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6EassrJEx
        遠處的宅邸裡,男人旋轉旋鈕,桌子上黑色盒子裡的聲音消失不見,他往椅子後背一倒,閉眼沉思著一些事。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rMug4fQl4
        " 維若妮卡! " 他手握著一個黑色的東西說到,不一會老婦人就來到了房間。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h4vsGLa0B
        " 少爺,有什麼事嗎?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6HRhajJTY
        " 妳之前說過的那些信,後來都去了哪裡?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zp33F7jvs
        " 信?怎麼了嗎? 難道現在少爺想要看那些信了? 自從您說都不要給你過目後,我都把信都堆放在我那沒拆封,但就在最近我把它們都燒了......""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OKskc86n8
        " 燒了? 不是說不能燒東西?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AfpswzMft
        " 不,我是把他們拿到離這有點距離的地方燒掉的。"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w29z6OHpj
        " 好吧,那如果最近還有信的話把它直接拿給我。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N8Tfs5nys
        " 是。" 老婦人站在原地猶豫的一下,接著又開口。" 少爺,話說上次您去維奇宅邸,並沒有讓那些人失去記憶吧。"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g3LFvifhy
        " 恩,走的太匆忙,沒來得及。" 男人躺在椅子上,伸手將一頭金色的亂髮往後一撥。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15LaFSZmi
        " 您......是不是沒有抹去那女孩的記憶。" 老婦人猶豫了一陣後問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v5rpkUvIs
        " 雖然我吩咐芬妮,但我猜想抹去也很難,她待的時間太長了,那只能抹去短暫又模糊的記憶,恐怕她對於這裡的一切記憶深刻,不過看來我想的是對的,她並沒有把我們的事說出去。"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eJ10pwjEO
        " 雖然不知道您怎麼知道,但既然您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老婦人苦笑了一下。" 虧您所做出的神奇的東西,讓我們能在不見面的情況下,對那個剛好路過的車夫下達指令,想必您早就想好了吧。” 說完後婦人收起笑容,歎了口氣。“ 雖然我們逃過一劫,但我們又累積一項罪行,那個公爵竟然是想殺人滅口,跟本沒拿出他的錢,少爺您之後做什麼之前得在更謹慎點才行,這次抓人回來真的是很魯莽的行為,因為我們而損失了一個人命,實在無法再承受得起。” 婦人表情嚴肅的說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nPX90C1ZY
         “ 啊,這倒是真的,儘管做多少補救,一開始不該做的事就是不該做……其實我也想過這種結果,看來我的罪行已經無法抹滅了……” 男人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好一會都不說話。“ 但我真的對奇怪新奇的事物沒有抵抗力......”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iuoKTJEpr
         “ 少爺……” 婦人看著在沉思的男人,表情轉為擔憂。“ 您今天還要去工作嗎,您昨天又沒睡了吧,看到您這樣真的很對不起老爺啊……要不是我腿腳不好,就可以出去幫忙賺點錢,少爺也不必這樣……”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nGQpGgWZV
    男人露出疲憊的笑容。“  別這樣,維若妮卡,我其實也樂在其中呢,反正是我要求妳打理宅邸就好,妳就別自責了,一直當個養尊處優的少爺恐怕不適合我......但我必須為另一件事現在跟妳道個歉。”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RiAOrBqtB
         “ 您是什麼意思?”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MTTbENUid
         “ 我打算以偉斯頓家族的身份,出席社交場合。”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pA1g0IxWI
        “ 什……什麼?少爺,事到如今,怎麼能露臉,我們都已經躲藏了這麼久,這……不行!您這是自殺行為啊!”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HzLindTOG
         “ 不會的,維若妮卡,那些信還會寄到我們家想必是有原因的,明明一直沒有信寄到的宅邸,卻在一年前開始收到各家族來的信件,他們恐怕早就發現我們了,要解決我們也早就該動手了,我想去看看他們到底在打什麼算盤,要是我出了什麼事,父親在柯林郡有一個小房子,反正這麼大的宅邸,對我們來說已經不需要了。”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dso7D2Vyl
         “ 少爺,不行啊!誰知道他們會出什麼手段,要是被他們知道你就是那個每晚去他們家偷東西的人……”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ULJW1JEyG
        男人站起來,慢慢走到老婦人身邊,將手放在她的肩上,眼睛就如同山裡的溪水一樣閃爍著清澈的波光。“ 請允許我這無理的要求吧,我不想一直躲藏起來過完我的一生,我也逃避夠久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要去了解父親到底發生什麼事,而且出席社交場合,想必也能再見到那位千金,我想她心裡,恐怕有藏著什麼秘密,我想要把這些答案都找出來。” 男人笑到。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1nVMFjZz8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3m8suMupk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xeAgaC0Ob
    1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bc47YKrYj
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as3vzTSLiU

54.225.57.120

ns54.225.57.120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