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徵求故事中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維絲塔*
挑戰者 兀心
挑戰者 檸檬綠
挑戰者 Alex(阿木)
挑戰者 東方大我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言盡百生
挑戰者 塵上妘
挑戰者 我媽
挑戰者 iR
挑戰者 筆言
挑戰者 魆語莫殤
挑戰者 庫庫爾
挑戰者 湯加群島
挑戰者 李芳妤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陳昱霖
挑戰者 面具
挑戰者 亞盾
挑戰者 雪蓮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632 閱讀
68 喜歡
7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徵求故事中
7 書籤
截止
10 11 12 13 14 15 17
#16
奔月-3
魆語莫殤
Oct 8, 2017
1
2
14
15 分鐘
4,588 字
No Plagiarism!7YTsHKB6wYqxlKyE1jOxposted on PENANA
「他媽的……頭痛的要命。」嫦娥表情痛苦的揉著太陽穴,掀開覆住全身的衣物,嘴裡細碎的嘟囔:「都是吳剛惹的禍,沒事送那麼多酒來荼毒我們幹嘛……」嫦娥倏然一愣──青筋凸起,用兩隻手臂使勁跩住后羿的衣領,怒吼道:「啊幹,后羿你個混蛋做了什麼,我原本的衣服咧?」
對於嫦娥的怒氣,后羿不屑一顧的翻翻白眼,「醜八怪的身體誰想碰啊?也不看看是誰酒量爛到爆還連續灌了好幾杯,大半夜的酒瘋發作,還跳那種傷眼的脫衣舞給我這可憐鬼看?」后羿一面歪曲臉部表情說道,一面拎起木弓,背上箭筒子,瞥了眼外頭便步出門外。
「脫、脫衣舞?你胡說什麼,誰會幹出那種羞恥的事啊!喂……!又不聽我說話,到底急著要去哪裡啦,還有誰又傷眼了,我的身材可好的很好嗎?」嫦娥急急忙忙撿起落在一旁、已經沾滿灰塵與泥土的小型包裹,嘟嘴婆婆媽媽的逼問,起身跟在后羿的身後。
后羿一路上一直是不聲不響的走自己的路,嫦娥則是老媽子似的東扯西扯的,直至兩人周遭的空氣逐漸變為潮濕寒冷的狀態,嫦娥才忍不住拉回正題,「這又是哪裡啊?九彎十八拐的也能讓你繞到這種偏僻的不能再偏僻的深山裡,萬一等下出不去怎麼辦?你對這地方很熟?」
后羿沒有回答一句話,選了路邊一顆足夠攘兩人一起攀坐上去的大石頭,他彷彿只是靜靜的等待著某個時刻的到來,毫無波動的眼神察覺不出一絲情緒。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天空漸漸翻成魚肚白的顏色,濃厚灰暗的霧氣也隨之散去。
濃霧退開後,眼前亮晃晃的出現了一塊佔地巨大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出天際的蔚藍與與周圍樹林那深刻的翠綠。
無趣了近一個時辰的時間,見到這景象,嫦娥眼睛為之一亮,動作誇張的捂著嘴巴驚訝的喊,「后羿,這裡簡直是仙境啊。」
「你什麼時候知道這裡這麼漂亮的?我們下來凡間不過也就短短一年,你又是從哪個高人嘴裡套出這種人間仙境的標……唔。」嫦娥怔怔止住嘴,她感覺自己的唇被某種柔軟的東西給堵住了,一股透徹心扉的冷冽隨著喉間滑落,經過的地方無一不於下秒灼灼的發熱起來,后羿的臉蛋距她極近,她愕然的吞下一口唾液。
「你給我吃了什麼?」圓珠落入胃袋的瞬間,唇上那股屬於他的香氣也就此消失,望著后羿向後方退了幾步,她眨巴眨巴靈動美麗的杏仁眼。
「閉上妳的嘴巴,好好欣賞妳的景就好了,廢話那麼多幹嘛。」他趕忙一撇頭,但耳根子似乎不受控制的紅了。
「什麼嘛……真是奇怪的傢伙。」嫦娥賭氣的嘟起腮幫子,雙手插在腰間,見后羿仍然沒有轉過身的打算,她無奈的走上前,掰過后羿腳尖一掂──將香軟的唇瓣覆了上去。
「自戀狂,你真是莫名其妙。」她掩藏不住因愉悅而向上彎曲成美麗弧度的眉角,柔聲的附在后羿耳旁。
后羿表情一僵。
隨即扯開一道苦澀不堪的笑容。
「妳有什麼資格說我啊。」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NkOM7mbbx
****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qPtzzOsVf
嫦娥洋洋灑灑的趴在后羿的雙腿之上,接受他輕柔的撫摸自己那烏黑秀麗的長髮。
清風拂過,醒腦卻又舒適的令人陶醉,此處山水秀麗,是個杳無人煙的極致仙境,說是值得花上一天的時間去細細欣賞也不為過。
兩人已經維持了同一個動作有一兩個時辰,但卻絲毫不感無聊。
嫦娥臉頰泛紅的抿嘴輕笑,抬頭望向后羿俊俏的側臉,平時剛硬的態度此刻變得異常柔軟,那櫻桃似的嘴也掛滿笑意。
他也笑了笑。
碰──
天際互忽傳一陣巨響。
笑容硬生生的被截斷,后羿愣愣的一轉頭。
赤眸瞬間被名為驚愕的情緒佔據。
但隱隱約約的,眸子裡卻又有股瞭然於心的安定。
他比誰都明白,該是時候離開了。
「……自戀狂、自戀狂?你到底在看什麼?」嫦娥拉開僵硬的手臂在后羿視線前方揮了揮,試圖奪回他的注意力,無奈這個舉動對他似乎無任何作用,他仍舊紋風不動的站在原地。
嫦娥喊的不耐煩了,躬著咳嗽不止的腰間,伸手乾脆的往他背部一推。
手中緊握的長弓倏然落地,后羿猛然將武器朝旁邊一扔,在嫦娥尚未反應過來的短時間衝回她身邊,將她大力一抱,連同臉頰埋入自己的懷中。
烈風倏然而起,衝破天際,挾帶著黑壓壓的軍隊氣勢萬鈞的從天降下。幾乎是同一時間,嫦娥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向上方漂浮,后羿也順勢鬆開手臂,對此毫無意外以及攔阻。
「欸?自戀狂?喂喂,為什麼……?」嫦娥思緒混淆的晃著腦袋左右張望,身體微微的向右下方傾斜,但仍然在持續上升。
唯見后羿頭也不回,默不作聲的隨手一揮,從背後的簍子裡勾出三把利箭,置於弦上,手臂後拉。
接著倏的鬆開。
三支弓矢筆直飛向由烈風構成的漩渦中心。
數秒後,三道影子應聲而落。
隨著風聲漸息,數量明顯增加的天庭大軍由遠處聲勢浩大的奔來,高大卻顯枯乾的樹木被連根拔起,一陣威壓掃蕩全地。
嫦娥尚未反應過來,那驚愕無比的神情就這樣僵在原先笑容滿面的臉蛋上方,「后羿,我、我怎麼……」她表情僵硬且錯愕,看著逐漸離地的雙腳……眉頭猛然一崩。
被算計了。
她竟然……被后羿給算計了。
「喂,死自戀狂,你到底在想什麼?把我放下來!」她揪著衣襟奮力朝視線下方嘶吼。
但眼前的人影彷彿失去聽覺,硬是將那撕心裂肺的吼叫聲給忽略。
她努力撐開眼皮,四肢倍感慌亂的在空中舞動,由蠶絲所變編制的袖衣揮動四面八方的空氣,形成一陣陣細小卻猛烈的疾風。
「玄霜殘員……速速降罪!」一聲滔天怒吼貫穿耳膜,漆黑如鴉鳥的大軍步步逼近。輝映著銀白月光的利刃刀光凜凜,數把銀槍同時朝瞄準后羿的要害猛烈刺去。而他只是左閃右躲,時而挪動木弓抵擋攻擊,頗為輕易的避開各天將的劍刃。
「智障后羿!白痴后羿!你給我過來!」嫦娥激烈扭動身體,焦急的試圖喚回后羿的注意力。
無奈那傢伙似是刻意將她的話當作了耳旁風,只是面無表情的再次舉起木弓,反手抵擋朝他進攻的劍尖。
數道殘酷而凜冽的劍氣朝他毫不留情的襲來,他雙腿一躍,接著一個偏身向下,以敏捷的山手閃過敵方攻擊,將木弓反手一握,木弓於手心前後翻轉,一道尖銳的白刃乍然閃現,瞬即往前人的肩上直直刺去。
鮮紅的血液猛然爆出,那人反射性的想要捂住肩頭,無奈那散發著冷冽寒光的工矢卻絲毫不饒人,一個飛身,雖未人頭落地,但單單挨上一刀就足以致命的脖間卻早已鮮血四濺。
空氣瞬時凝結,待回過意來時,眾神將便蜂擁上前送出武器與劍尖,從四面八方瘋狂夾攻。
「唔。」手腕猛然一股撕裂般的劇痛,促使他鬆開手中的木弓。清脆的落地聲格外清晰的響遍全地,他將腰部倏然往右方帶去,快速抄回武器,同時躲過兩把朝自身的劍尖。
面對無數敵人,再怎麼強健的體力終有極限,他肩上的箭筒也被甩飛了老遠,現在的他只不過就是個硬撐著應付最不擅長的近距離戰鬥的無用弓兵。
眼看后羿的防禦節節敗退,嫦娥心慌的眼淚呼之欲出,扯開嗓門大喊:「自戀狂!你讓我下來!我不要自己離開!我不同意!」強大的拉力將嫦娥毫無抵抗之力的嬌小身軀往天際拔升,嫦娥情緒激動的不斷揮舞四肢,淚水橫溢,不久便溼滿整個臉蛋。
她怎麼能夠這麼傻?她早該知道妄自行動會惹怒天庭,天庭必會對他倆趕盡殺絕!但她懊惱的是,為何自己在那之後依然傻裡傻氣的在那和后羿卿卿我我的,從來沒有覺察……!
「死神將!你們怎麼能夠那麼卑鄙!明明就是天帝縱容金烏作亂,棄天下於不顧!這是天帝的錯!何來我們負責之說!快滾!你們給我滾!」嫦娥不斷擺動著小小的身子,用盡了全力嘶吼到現在,嗓子已經有些啞掉了,可她依然扯著喉嚨瘋狂的朝地面哭喊。
「后……」未出口的話登時梗在喉嚨。嫦娥終是停下大吼,圓睜的大眼滴滴答答的滑落淚水,表情滿是錯愕。
一道劍影夾雜烈氣旋即閃過,準確的刺入后羿的肚腹──最後瞬間拔出。
嫦娥狠狠倒吸一口氣,周遭空氣彷彿也頓時凍結,畢竟在場誰也沒想過,這一名聲響亮的玄霜副隊也會有如此狼狽的一天。
只見后羿面色如土,禁不住一股腥甜湧進,嘴角一瞬溢出巨量鮮紅的血液,瞬間染紅胸前的衣襟,模樣怵目驚心。他雖然一手難受的捂著腹部,卻仍舊紋風不動的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軀體,胸腔激烈起伏,虛弱的不斷喘氣。
又一劍深深刺入左胸膛,執著木弓的手掌一鬆,僅存的武器落地,自喉間湧出的血絲冒出泡泡,沿著唇角汩汩流下。
只見他一派從容的抬頭。
「后羿……」
一口白齒在清晨初現的日光下閃爍。
咧開嘴角,露出令人心疼、卻無比燦爛的笑容──
別擔心我。
蒼白單薄的嘴唇輕輕蠕動,他似是那麼說道。
嫦娥閉緊雙眼,兩手手指焦躁的不斷揉捏起自己的絲質裙襬。
……又笑,又笑又笑又笑……!她受夠了──!
「你不要笑!我不準你笑!拉我下去!讓我下去!你要天天待在我身邊哭到瞎眼也行!我不希罕你笑給我看!」小巧的臉蛋皺巴巴的擠成一團,嫦娥嘶啞著喉嚨朝地面哭喊,「你快逃啊……!快點逃走!逃走他們就抓不到你了……」她放聲大吼,眼淚潰堤成河。
但他仍舊原封不動的站在原地,直到雙腿再也承受不住身體的重量,軟軟的跌落地面。
以扭曲的姿態狼狽的倒在黃土上,后羿全身虛軟使不出任何氣力,僅是將力氣集中,挪動嘴唇的位置──最後選擇了淡然一笑。
她吃力的想要判斷那是什麼意思,而最後的解讀卻令她徹底心碎。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f6QVImelc
我愛妳,好好活著。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wZHlMPHX1
她、她操他奶奶的……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快逃啊……為什麼不逃……」一直到現在,他仍舊對自己以及過去的他們感到愧疚嗎?一直到現在,你,依然不能為了我放下過去的一切嗎?
后羿,你個蠢蛋……
眼前那熟悉的人影一點一滴的變小,嫦娥的眼神漸漸變得空洞,細聲呢喃。
最終,她望見那群集而聚的天兵往反方向一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轟然散開,徒留一抹單薄的黑影睜著空洞無神的雙眸,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原地。
鮮血還在不停的往周圍擴散,染紅邊疆的黃土與枯黃的乾草。
蠢死了……!
她悶悶一吼。
淚水就此崩塌。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Nr4h0D5tz
****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mPrdK9zYv
鏡花水月,浮生若夢,落花一切,終會成空……
一道悠揚的樂聲飄揚,猶如黃鶯的歌聲般動聽。
我不瞭得……人生就如夢迴千轉……千年之後,你是否仍然記得我的存在……
他靜靜坐在玻璃窗前,雙耳覆著一架耳罩式的耳機,細長的褐色髮絲已經修剪成了俐落簡單的短髮,細瘦修長的腳招搖的翹上大腿。
喂,自戀狂。
一道高亢尖銳的聲音闖入腦海,原本腦中的旋律就此中斷,他拿掉耳機,將視線往窗外一移……果然,是他想多了,窗外沒有任何東西。
他晃晃腦袋,頓時失去了聽歌的興致。
「喂,什麼叫做窗外沒東西啊,看清楚好嗎!智障傢伙!」連罵粗話的方式都一模一樣,他這自動模擬幻覺的能力倒是越來越強了,竟然還在為那麼久以前的事犯傻。
「把拔!」倏的,窗外先是裂開一道大縫,再是於一秒鐘不到的時間之內癲狂的碎成千百片碎渣,連他也不由得被這逼真的景象給嚇了好大一跳。
忽然乾就算有東西抱著他的腿,褲管還傳來尖銳利齒在上頭磨蹭磨蹭的搔癢感,他連滾帶爬倒退三兩步,腰間撞上椅子。
不用多想,那股令人全身起雞皮疙瘩的詭異觸感,正是來自於面前那個有著熟悉面孔的小孩子。男孩雖然將即肩的長髮紮成了一條細細長長的辮子,卻依然能從那菱角分明的臉蛋中辨識出他的性別。
一大一小就這麼僵持了一陣子。
千山萬水風流轉……你一轉身,我仍然在……
耳機孔空蕩蕩的洩出饒富詩意的樂聲。
「在?在你個大頭!兜了幾千年又來?知不知我一直在等你啊!」
「幹,到底傻到什麼時候你才甘願!后羿你他媽個混帳!」充滿怒意的女聲從頭頂劈落,她以極大的嗓門嘶吼,聲量簡直比千年之前的那個瘋女人還要大上了數倍。
一會兒過去,他愣愣抬頭。
但面前的男孩一個前撲,還來不及看清那個嬌小的人影,潮濕而黏膩的口水便沾滿他的頭髮,滿是唾液的牙齒開始不吝惜力氣的撕扯他的頭髮。
他正試圖將男孩從頭頂上抓下,沒想到卻有的女人早了他一步,被男孩給啃成禿頭的危機倒是已經解除,可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蛋,任誰也不願相信……
除了那個五與自己頗為相像的唾液男孩,面前還有個他心心念念了千百年的女人。
「唷,好久不見,自戀狂。」一股奸笑浮上臉蛋,嫦娥從背後擰起男孩的領口,語氣譏諷的笑道,「這孽障,你打算怎麼負責啊?」
那笑容就像個柔軟的尖刺,深深抵在他的心口。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k2L2nxR5v
****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kikozl2FP
「小羿、小羿……你怎麼了,小羿。」輕柔又溫暖的呼喚不時迴盪在耳際,后羿動作緩慢的睜開眼。身體沒有想像中的沉重,他意外的發現渾身輕鬆,甚至比從前都還要來的結實許多。
「要是早知道我的寶貝兒子會把仙丹送給那女人,我死都不會把那東西交出去的!」打扮妖艷的女人嗲聲嗲氣的憤憤道,雙手不經意的環繞住后羿細長的脖間,濃妝豔抹的臉蛋只距離他不到五公分。
「就算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救她。」他平淡的回道。
女人一聽,只是撥了撥臉旁的紫染色發絲,哀怨的嘟起櫻桃色的小嘴。
「就算再來一次,我也反對你倆湊成一對。」她用鼻音哼唧兩聲,稍稍移動視線偷雞摸狗的觀察著他的表情。
哼,作罷……他的兒子還是和以前一個樣。
老愛逞英雄。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ZbrqpbAYa
****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Kv8wxv4oB
「嘿,吳剛,你給的那究竟是什麼東東,怎麼可以甜成那樣?」
「喔……」大大咧開嘴,吳剛仰天大笑幾聲,身軀後傾,「春藥啊~」
「……幹!這死自戀狂竟敢騙我,還說動都沒動,早知男人色性難改……!還有,你個該死的吳剛,連恐怖樂園都別去了,我現在就送你下地獄!」
嫦娥挺著個大肚子齜牙咧嘴了一陣,面目猙獰的握緊粉拳,一拳毆向吳剛的臉。
「喂喂喂,這樣對胎教不好啊。」此話一出……
嗯,無庸置疑的,吳剛瞬間成了豬頭。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hVSBksWm7
《奔月》全文 完

 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YdDYMxp4aE

呃,三萬多……之前比賽用的活動文,應該還沒踰越「奇幻」的門檻吧(*´>д<)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eiD8KkTlqq

第一次寫這種氣氛尷尬的言情文,畫面切換和氣氛轉換都很不足,還請見諒(~>__<~)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RXFBwjDP7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Y7XqxmB8l

54.80.236.48

ns54.80.236.48da2
留言 ( 2 )

維絲塔 - 好好玩喔!話說吳剛真的神助攻啊XDDDD

嫦娥在空中時,我在聽一首歌,叫做Stay,也太剛好了~~~
2 星期前回覆

魆語莫殤 - 😂😂
2 星期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