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友誼
神話/仙界
論如何攻略仙界
作者 秦映丹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25 閱讀
0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論如何攻略仙界
1 書籤
A - A - A
#1
序(新版)
秦映丹
Jan 7, 2018
0
0
52
9 分鐘
No Plagiarism!OSysptF8E8HN35Z6B0kSposted on PENANA
  此處是為一方小祕境,位於懸崖峭壁之下。
  峭壁之下煙霧繚繞,且有一池清澈湖泊,以湖泊為起點,周遭皆生長了葉尖微微螢綠的青草、幾朵淡色小花,偶有些發光昆蟲穿行而過,造就此方一片寧靜的小天地。
  然而,這美麗的峽谷祕境卻有著與它外貌極其不相符的名字——噬魂。
  噬魂谷內凡是花草皆以血肉維生,在遇上流出鮮血的生物時便會蜂擁而至、群起圍攻,將獵物給生吞活剝。
  進入這地方的普通人近乎無法生還,死了就連斷肢都找不著,彷彿將此人活於世上的痕跡全部抹滅,因此世人便予與此谷“噬魂”的稱號。
  而如今噬魂谷裡頭的花草皆是欣喜的輕輕搖擺,興高采烈的享受送上門來的大餐。
          究其原因,就在數個時辰前噬魂裡頭正發生了一場極為慘烈的惡戰,約有十多名金丹期的修士死亡和重傷, 他們所流出的鮮血近乎染透了噬魂谷的每一寸土地,刺激著那些嗜血植物越發興奮,殘敗破爛的屍體則是被爭相搶奪分食——此情此景被說為地獄怕是也未有絲毫誇大。
  那些修士們如今僅有少少幾人還活著,但也已經氣若游絲,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被分割吞食,最後閉上了雙目,再也醒不過來。
  “唔……啊……”
  一聲微弱的聲響劃破寧靜,蓋過了那些植物攝食時所發出的細碎喀嚓聲。同時吸引了那些即將成為妖魔、已經稍有些許靈智的植物們的注意——那裡還有食物,還活著的食物。
         尚未吃飽的它們躁動起來,紛紛想要往那處移動,但因只是近妖而非妖,它們無法將自己的根部拔出土壤四處移動,所以只能眼巴巴地乾看著,食物近在眼前卻吃不著。
  這恰恰給了那人一些可以喘息的機會。
         那名少年躺倒於地,左臂已被硬生生地扯斷,不知道被丟去了哪兒,左臂被扯落的那個斷口正流出撥撥鮮血,使得他才剛醒來又即將因失血而再度昏迷過去。
  四周那些散發些微螢綠的青草往他的傷處移遊而去,而後用力地緊緊扎入傷口,貪婪的攝取那些流出的血液。
  不過那些青草吸取動作而產生的酸麻疼痛,倒是讓少年的神智暫時清醒了許多。
  他還活著。
  少年睜開了雙目,目光茫然且呆滯,木然地望著崖谷上方的天空。
  他、居然還活著嗎?
  為什麼沒有死掉呢?
  和他陪伴多年的同伴都已在方才的慘烈戰鬥中死去,而自己在不久前分明也受到了致命一擊……為什麼他沒有跟著死掉呢?
  這樣至少……三人在黃泉路上還能一起做個伴。
  少年的眼睛逐漸轉為清澈,眼淚在於眼眶中匯聚,順著臉頰滑落,最後跌落至土壤裡隱沒無蹤。
  若是他能夠活下來……如果能夠活下來!
  他一定會為死去的同伴報仇血恨!將那些貪婪該死的混帳斬盡,且生吞其肉飲其血!
  這樣就算下了黃泉地獄,也是有臉見他們兩人了……
  。分。隔。線
  坊間相傳,噬魂谷中擁有一條與外界相連的小徑。小徑十分隱密,位於山壁之間,藏於數珠高大植物之後,極難以被人發現。
  且此徑細長窄小,僅僅能讓身材不過於壯實之人側身而過,否則就算是發現了,也只能任由自己成為谷內植物口中的大餐。
  此時,有兩名男子自小徑中鑽出,兩名男子衣著一黑一紅,黑衣男子樣貌英俊、紅衣男子則是較為清秀些。
  鑽出小徑後兩人一路前行,所經之處的植物們紛紛躲避,絲毫不敢攻擊這兩名散發出強烈壓迫感的人類。
  就這樣,兩名男子僅用了短暫的時間,便來到了先前惡戰所發生的地方。
  撥開擋在面前的寬厚葉片,紅衣男子剛踏出了幾步,便蹙緊了眉頭,微微皺了皺鼻子:“……真夠濃厚的血腥味。”
         又前行了幾步,紅衣男子環顧四周,隨手拈起了一旁剛飲過血的花草,端詳片刻後便丟棄於地,神色莫名:“看來這些傢伙吃得十分滿足啊。” 清亮的嗓音在噬魂谷內迴盪,語氣帶了漠然和淡淡的幸災樂禍。
         旁邊一路上都沉默看著的黑衣男人終於開口:“下次別碰這些東西,髒。”說罷便牽起了紅衣男子的手,在他的手掌處用袖子輕擦了一陣,而後握緊,道:“繼續吧。”
  “嗯。”紅衣男子不以為然地聳聳肩,倒也是順從地跟著黑衣男子繼續前行。
  他們二人來噬魂是為了找尋一種藥草,此種藥草生於噬魂的湖泊旁,葉尖有著些許的螢綠色,可用來醫治陳年暗傷和經脈不暢所造成的身體虛弱。
  但此種藥草未開花時並無藥效,就只是株會食血的草罷了。因此,在摘取此草之前必須以鮮血澆灌,使其“開花”。
  可就剛才那個情況,他似乎不需要獻血了,紅衣男子思索到。
  他一點也不喜歡每個月都在手臂上劃上一道傷口放血,雖然不久便可以癒合,甚至看起來並無受過傷的痕跡,但他總還是不喜歡的。
  傷口會疼,還醜。
         越往前進血的味道越發濃厚,只是隨意一瞥,卻可以清楚地瞧見當時打鬥所留下的深深划痕,甚至還有些尚未被吞食消化的殘肢斷臂,以及噴濺到岩壁上的暗色血跡。
  簡直就是活生生的人間煉獄。
  男子兩人蹙眉,前進的速度愈發快了,沒一會兒便來到了噬魂谷內唯一的湖泊旁。
         湖泊此處的景觀可謂十分奇特,先前路上的山石岩壁雖高低起伏不定,抬頭卻都看得見那細長一條的天空;而湖泊此處的山壁卻是突然拔高了許多,遮蔽天空,形成一個圓,但又獨獨在湖泊的正上方留了個缺。
  所以每當月亮出沒時,湖泊周遭皆是一片黑暗,唯獨湖面反射著照下的月光,清澈的湖底清晰可見,所見者無一不是忍不住讚嘆這自然塑造成的美麗景象。
  兩名男子往返此地多次,依然次次被驚艷到。
          但顯然這次的經歷並不會有什麼好觀感,見了方才的慘狀,紅衣男子雖早有了心裡準備,但看到已被鮮血染紅的湖泊,以及躺倒在湖旁生死不明的那個人,他還是給深深震住了。
         二人緩步行至湖邊,只見那人滿身血腥且爬滿螢草,面容骯髒到看不清原本面貌;嘴唇蒼白;衣物破爛;身上近乎沒有一塊好肉,以及左側已經空掉的手臂。
  看那身形,這人生前年紀應該不太大。
  “埋了吧。”紅衣男子輕歎了口氣,縱使他們二人已閱過無數更為殘忍的血腥畫面,但仍為這少年感到了些許不忍。
         值得慶幸的是,噬魂湖周遭只有螢草生存,其餘更加殘暴地傢伙都在前來的路上,此地可說是噬魂中唯一一小片“淨土”,否則少年的屍體不會保存的這麼“完整”。
  “霞飛。”
  “嗯。”
  “人還有些氣息。”
  “哈啊?”
  洛霞飛隨著黑衣男子蹲下了身,食指與中指相並,探向少年的脖間,閉目屏息,數十秒後睜開雙目:“確實是活著。”
  雖也活不久了,但能夠撐瞭如此長的時間,這名少年的意志力可謂十分驚人。
  了結了吧。
  洛霞飛手快速伸入了袖中,抽出了一把小刀便直直往少年的頸間刺去——卻被一抹白影擋了下來。
  “何人?!”
  黑衣男子見刀子被擋了回來,立刻環住了洛霞飛的腰,往後躍了十數米,大聲喝道。
          這帶有靈氣的一喝將整個噬魂谷給驚動,植物們紛紛騷動起來,叫囂著想要逃跑,白影則差點被這瞬間的靈氣動盪給沖散消失,扭曲了一陣,才堪堪凝聚出了個形體。
  那是抹已經虛弱到快要消散的靈魂。
          洛霞飛定睛一看,見那抹靈魂並無甚麼威脅,回頭便要身後那人放開懷住他腰死緊的手:“夠了,鬆開吧,我沒那麼脆弱……你休息一會。”
  “……嗯。”黑衣男子將手收回,面色有些發白,他的身體只僅僅那一喝就快要無法支撐,虛弱至此。
洛霞飛緩步回到昏迷的少年身邊,微微俯身,盯著立於面前那抹幾近透明的靈魂,釋放出了點點威壓,瞇眼道:“你是何人?又為何出現在此處?”
         那抹靈魂已快虛散消失,但還是依稀可看出生前是名漂亮的男人,靈魂面對著對如今的自己算是強大的壓力,面無懼色,卻是避開了洛霞飛的問題,看了看被自己護於身後的少年,堅定地吐出二字:“救他。”
  洛霞飛蹙眉,有些惱怒:“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靈魂回首,直勾勾的看著洛霞飛的雙眼,眼神開始渙散空洞,勉強凝聚的形體逐漸不穩,卻依然堅定:“救他,救他……求你了……”
  話音剛落,靈魂便飄散消亡,消弭於天地間。
  “……該死!”洛霞飛氣極,他沒來得及拒絕!
  他先是垂眸看了看昏死的少年,後又回頭惡狠狠地瞪了方才那不自量力使用靈力的傢伙。
  現在可好了,他是要怎麼把這兩個累贅帶回去!

54.198.23.251

ns54.198.23.25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