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耽美
玩不膩的失憶梗(ーー゛)
作者 神靈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56 閱讀
0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玩不膩的失憶梗(ーー゛)
2 書籤
A - A - A
#3
虛實
神靈
Jan 13, 2018
0
0
2
4 分鐘
No Plagiarism!29S8vZhzDzb0tJ4cJzY4posted on PENANA
「你失憶了?」男人驚訝的道:「你不記得我了?」
看著男人又訝異又有些失望的表情,我莫名的覺得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對你對阿年這個人都感到陌生。」我趕緊補充道,希望男人不要因為我忘記他而感到難過,畢竟我連我自己是誰都忘了。
男人硬是擠出一絲笑容道:「沒事,這沒什麼大不了的,阿年你不要感到害怕,會慢慢想起來的。」
雖然男人的聲音很溫和,但是還是能感受到男人心裡的慌張,不知道為什麼,男人似乎比我還難以接受我失憶這件事。
突然很好奇我跟男人的關係,是家人嗎?又或者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才會對我忘記他而感到難過。
「我…」我正想開口問問我跟男人的關係時,就見男人轉身拉過一張椅子坐在我的床邊。
男人道:「阿年,你剛剛想讓我說說關於你的事情對吧,呃…你叫謝年,我們都習慣叫你阿年,21歲原本是個大學生,不過前幾個月就辦休學了,目前在幾個地方輪流打工,出事故那天就是你打工回家的路上。」
原來我叫謝年,對這個名字比起阿年更讓我感到陌生,也許是因為身邊的人習慣叫我阿年的緣故吧。
「我有家人嗎?」我問。
「沒有,你是個孤兒,你是在孤兒院長大的,目前跟我和…跟我同居。」
我驚道:「我們住一起?」竟然我是孤兒男人就不會是我的家人,我還以為我跟男人最多就是朋友的關係,沒想到竟然住在一起,「為什麼?」
男人俊朗的臉閃過一絲不自然,男人道:「因為我跟你是…」
「陳先生,我聽說謝先生醒了。」醫生走進病房,恰好打斷了男人正要說的話。
男人起身面向醫生,似乎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打算,逕自跟醫生交流起我的病情,當然也包括失憶的事情。

我不滿男人自顧自的結束話題,沒有加入男人跟醫生的討論中。copyright protection2PENANAsZrisXLsCW

醫生道:「抱歉,關於謝先生何時會回復記憶這件事我也沒辦法給個確切的答覆,可能看到熟悉的事物就想起來了,也有可能就這樣朦朦朧朧的過一輩子。」
男人沉吟一下道:「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
「如果不嫌麻煩的話,也許可以帶著謝先生到幾個以前常去的地方看看。」
「嗯。」男人點頭,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
醫生上前問了我幾個問題,幫我做了幾個簡單的檢查,我問醫生可不可以拆掉幾條手上的繃帶,起碼不要讓它看起來這麼有喜感。
醫生聞言,似笑非笑的望了眼身後的男人,男人的臉看起來心不在焉的,心思完全不在醫生跟我的互動中。
醫生道:「當然,其實依謝先生的恢復程度的確不太需要這麼多繃帶了,我晚點請換藥的護士幫你拆下。」
我道了句謝謝,醫生點頭朝男人講了幾句話後就離開病房,房間裡又只剩下我跟男人。
對於男人,我也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只是因為失憶而對周圍的事物都感到陌生,讓我不自覺地想依賴男人,我看著男人,男人似乎在沉思沒有注意到我的目光。
我道:「剛剛醫生叫你陳先生?」
男人聞言抬頭微笑道:「嗯,我的全名是陳簡然,你以前習慣叫我竹然。」
竹然?對於這個名字我感到很陌生,我應該是真的忘了。
「我跟你是什麼關系?我覺得你似乎很…關心我?」我終於問出了從剛剛就一直好奇的問題,男人到底是我的誰呢?
男人聽到我的問題後沒有馬上回答,反而走到窗戶邊拉開窗戶,一陣一陣風吹了進來,男人的黑髮也被風吹亂。
男人道:「我覺得房間有點悶,開開窗戶透氣也好。」
看著這一幕,我突然湧起一股很熟悉的感覺,有一個畫面在我的眼前一閃而過,有個男人的頭髮在風中隨風亂竄,紅色的髮絲在陽光底下閃著動人的光芒,男人的臉莫名的跟眼前的人重合。
我因為想起有關男人的一點點記憶而感到開心,興奮的道:「紅髮…竹然你以前是不是紅髮?」
竹然驚訝的扭頭看著我,眼裏複雜的神情是一種我讀不出來的情緒。
竹然道:「沒有,我一直都是黑髮,沒染過頭髮,阿年你…想到什麼了?」
記憶中的那一幕因為竹然的這句話而破碎,「沒沒什麼,就是問問。」
竹然點頭繼續道:「阿年如果我跟你其實是一對戀人,你會覺得奇怪嗎?」
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E6oNBo4a1
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l2656jOGh
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8glrJidcU

54.234.0.2

ns54.234.0.2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