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冒險
黑暗
《零·靈》
作者 The Far One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459 閱讀
27 喜歡
9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零·靈》
9 書籤
A - A - A
#7
《零·靈》 第二篇· 皇者之塔Ⅱ
The Far One
No Plagiarism!rsQFBVJNaxXwU4zHMIPHposted on PENANA
  騎士隨即拿起背上的長柄戰斧,走到倒在牆前的佑人跟前,說道:「 你今天的死,就只可以怪你自己的無知」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QqCw2ygPI
  然後舉起手中的戰斧,準備給予佑人最後一擊。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NfHSOpFxe
  但當戰斧斬下的一瞬間,一個紫色的魔法陣忽然出現在二人之間,並抵銷了騎士的這一擊。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AbUFLep5E
  接著,一個雙手各持一把銀色長刀,身穿深紫色裙甲的紫髮少女出現在魔法陣上。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SuPv1R3hH
  騎士見到少女後連忙退後了數步好像是在懼怕少女一般。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4v2MnRc3o
  這時,少女從口袋裏拿出兩粒黃色的寶石,並將其裝到手中的雙刀上, 雙刀的刀刃頓時被無數的靜電所圍繞。
  
     她隨即去到騎士的面前,先是一個迴旋踢將騎士手中的戰斧踢開,然後就是在騎士身上揮舞自己的雙刀。

        鋒利的雙刀左右出擊,每一下的“斬”和“刺”,也精準的落在騎士身上。沒有偏差,也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要是她手中不是拿著雙刀,而是絲帶的話。她定必會是一個無可挑剔的出色舞者。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qYCkEoz4u
copyright protection28PENANA2Wx5AkJjpY

  
  不消一會,騎士已經被少女斬得體無完膚,並且陷入了麻痺的狀態。少女隨即走到佑人的面前,問:「呐,萊德分身的封印,是你解開的嗎?」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snIhSJ9W0
「萊德? 如果是指那騎士的話,那某程度上是的...不過,你是不是要把他殺了?」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I4mLRKC3N
「 當然不是了,我不喜歡殺生的。」
  
  聽到此話,佑人立即拿起真理引導者,並且走向萊德,打算將其殺之而後快 。
但少女卻隨即用長刀攔住了它的去路,說:「 我說阿。為什麼你們就是這麼喜歡送布偶給我呢?房間都沒位置了。」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udZ7yEv7I
「 我受夠你的胡言亂語了,不要阻礙我」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lbn3sgMCc
「 呐。你知道嗎?不聽話的孩子,可是要被懲罰的。要是你再不願乖乖聽話,我就只可以把你變成布偶了。」
  
   正當二人正在爭執之時,一股強烈的殺意,忽然從少女的身後傳來。
  她立即回頭看去
  見到的,是解除了麻痺狀態的萊德。
  他就在少女的身後,而手中的戰斧亦已經對準了少女。
  縱使已經看見敵人就在自己的眼前。縱使知道自己必須揮劍,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但此刻,少女卻連一下也動不了。
  這不是因為任何的負面效果。
  而是因為,她被這突如其來的殺氣所嚇壞了。
  在她的眼裏,這殺氣就猶如一個巨大的牢籠,那些圍繞在身邊的氣流,就彷彿是鐵鏈一樣。 
  根據她過往的實戰經驗,面對如此高大的對手,而且手握這種長柄武器。攻擊範圍可不是想離開就離開得到的。
  逃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萊德準備取她性命之際。
 
「 退後!!!」佑人一手把少女推開,並用真理引導者擋著這一擊。
 
   可是,萊德的力量遠遠超出佑人的想像,雖然它已經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抵擋這一擊,但依然無法抵消萊德的這一擊。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tVSQGJAjM
  萊德:「 哼!區區人類居然打算與皇帝的騎士戰鬥?真是笑話!」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khBkoaZUi
  佑人並沒有給予回應,就只是繼續緊握手中的劍抵擋來的攻擊。 但就在這時,佑人意識到自己體力已經快將耗盡。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UDTiHmyuY
  它隨即對身後那個被萊德剛才的突襲,嚇得不知所措的少女高喊:「你快點逃吧!要是真的有人要死的話,一個就夠了,所以...」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hsHaioTTH
「真的會是這樣嗎?」萊德隨即往佑人的腹部打出個上勾拳,把它打到競技場的觀眾席上。
  
  眼見保護自己的陌生人因自己而受到傷害時,一陣莫名的憤怒忽然在少女的心中形成。
  
  她把兩把長刀的劍肩合併在一起,變成一把大型的剪刀,然後開始走向萊德,並在過程中說:「吾乃掌管死亡之摩伊拉, 阿特洛玻斯。今以叛亂以及企圖弒神的罪,處決青銅...不對,是處決愚蠢騎士萊德。」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h2XSnm3mg
「不要跟我開玩笑了!你這個低等的地球神,居然妄圖降罪於擁有真神信仰的我!?」雖然口裏仍說著狂妄的說話。但事實上此刻,萊德的心中其實已經被恐懼所充滿。
  
  這時,少女對萊德露出一個親切的微笑,然後說道:「真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呢,雖然我真是很想懲罰你。可是,作為神明的我,其實是應該給你一個改過的機會的...不過,要在你死了之後。」
  
  聽到少女的說話後,那份在心中不斷膨脹的恐懼使萊德已經無法保持理智。
  
  他隨即衝向少女,張開他臉上那條縫隙,把他那張長著尖牙的血盆大口展露於眾人面前,高喊著:「死吧!你這個假神!!...」
  
  少女隨之把剪刀刺進萊德的胸膛,並且剪斷他的生命之線,使他的身體隨之崩壞,粉碎,最終在銀色的利刃下化成灰燼。
  
  在打敗萊德後,少女連忙走到重傷的佑人身旁 。在為它療傷後,有點難為情的問道:「那...那個,你還好嗎?我是掌管死亡的摩伊拉,阿特洛玻斯...請問你是?」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4bZXtGj1a
「我是佑人,全名黑崎佑人。剛才要是沒有你的話,根本不可能打敗萊德,感謝。」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NsKuC3SwW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了不起的事,我也不過是為世界除害而已......可是,剛才...你為什麼要救我?」少女問道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ceCa7Zwal
「嗯?這個...其實我也不是太清楚為什麼。呀...可能就是因為我想救你吧。」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vpYunrbGt
「欸!?可...可是你剛剛差點就要喪命了!」」少女驚訝地說道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ZhOKLrNDX
「這樣又有什麼問題?」佑人反問,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daYQl6PSg
「不要跟我開玩笑了!」少女激動地說:「為什麼...明明就只是一個弱小的種族...為什麼作為人類的你,可以為了救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不惜去犧牲自己的生命...為什麼你這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類會擁有比神更高尚的品格?...」
  
  此刻,少女的內心充斥著疑惑與激動。她完全無法理解佑人的行為。更加無法理解它的想法。同時,開始思考自己作為神明的意義;
  
  但就在這時,佑人卻對她說:「誰跟你說我是人類?」並向她展示自己的左手。
  
  當少女看見佑人左手上的長生鳥印記以及色條時,她立即意識到佑人就是那個在預言中被提到的詛咒者。
  
  少女隨即走到佑人的面前,並用手指在它左手的手背上畫了一個小型的魔法陣。
  
  就在她把魔法陣完成的一刻,佑人原本穿在身上的殘舊囚衣瞬間變成一套做工精良的黑色套裝。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FLADgY5rE
「這是?」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NEQCoB4cf
「 這是黑色信仰。你就把它,當成是我對你的補償吧。你是預言中的詛咒者,我希望這可以保護你,不用再受這種無謂的傷害...保重...」語畢,她便轉身打算離去。
  
  但就在她正想用剪刀在地上畫出用於離開的魔法陣時。佑人卻上前捉住了她的手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XtcWjx28p
「怎樣了?」少女回頭問道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j54UJlSON
「可以聽我說幾句話嗎?」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oBceeAQiN
「你認為我可以拒絕嗎?」少女搖一搖被捉住的手,同時露出一個難堪而且有一些尷尬的表情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jLzwHS3K1
「 我說完要說的話,就自然會放手的了。」佑人說道:「在我所剩無幾的記憶裏,我記得自己以前有位朋友曾說過,"神明其實都是人,只不過他們做到人做不到的事。"所以,你是不需要將所有責任都歸咎於自己身上的。因為作為神明的你其實也是人。而人,根本就是不完美的,你想去保護其他人,保護每一個你希望能保護的人,可是你是不可能一輩子都在保護其他人的。有時,你亦都會軟弱,亦都會需要別人的保護,這是因為你們都有"人性"。是只有你們才擁有...也是我沒有的..."人性"...」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3ly7ght86
「 可是,你剛剛也有保護我...又怎麼可能沒有呢?」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GuSSJ6tAo
「我之所以會保護你,是因為我不希望再有人受到傷害,雖然有這個想法的原因,我已經遺忘了。但是我保護你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人性"。而且,我亦不需要別人的保護,或者可以說是,我不值得擁有。不過...好像說得太多了。不好意思,浪費了你這麼多時間。保重,女神,阿特洛玻斯。」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GI2ffJ8iu
  佑人放開少女的手,並轉身走向皇者之塔。
  
  但就在這時,少女忽然紅著臉說道:「 等等...」
  
  此話使佑人停止了它的腳步,就在它回頭打算看看發生什麼事時。少女隨即走上前,並在佑人的左臉上輕輕地親了一口。 
  
  在嘴唇碰到臉頰的瞬間,一個小型的魔法陣突然出現在佑人的左眼之上,把它的左眼的角膜,由原本的深綠色變為與少女眼睛相同的深紫色。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MxvkFMC8V
「 你...你...你做了什麼!?」佑人驚慌地問道,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pBeiuYpXy
「 這...這是我對你的祝福..."初之祝福"...也是我對你的...保護...」 少女含蓄的回應道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fewhuL1D4
「阿...嗯...是...是這樣嗎...那...感謝你了... 女神,阿特洛玻斯。...」佑人苦笑道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NQ2jbI6OQ
「 叫我阿特洛吧。佑人」語畢,阿特洛便立即使用魔法陣離開。
  
  而佑人,亦隨之走向王者之塔。
3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ygCMz7LY5

54.198.158.24

ns54.198.158.24da2
留言 ( 1 )

煦焱 - 坐等更新
1 個月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