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4:大開殺戒(極短篇) - -02-互相猜忌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動作
犯罪
問4:大開殺戒(極短篇)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瀧介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R
級別
179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問4:大開殺戒(極短篇)
0 書籤
A - A - A
#2
-02-互相猜忌
瀧介
Jan 19, 2018
0
0
15
10 分鐘
No Plagiarism!D3EVRr3wnIEcO1OCPZXyposted on PENANA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hRPwPVwf9
    『看來你們老大對你們真好。』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TcGO48SBw
    『居然把別人的資訊告訴了你們。』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gIqhx27w0
    『哈哈哈…………你這樣說不會覺得好笑嗎?殺手就是要知道對方的資訊,那才叫殺手啊!不然我們怎麼殺人?』岳鍾仁嘲笑著徐亞軍,殊不知徐亞軍只是在亂說話,根本沒有認真和岳鍾仁說話。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LhxAOnwkD
    而且他也知道岳鍾仁故意在拖延時間,這麼簡單的伎倆,怎麼可能會上當。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mwS3kXcdz
    反正趙天萍的手槍指著岳鍾仁,岳鍾仁暫時是無法做任何的動作的。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OPqe7Yheu
    『其實你的花招,很簡單。』徐亞軍說。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UfzsQnQmI
    『花招?哼,我有什麼花招?我就一個人,能有什麼?』岳鍾仁一臉不屑的說著。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24ZU8kSkx
    『拖延時間,還不叫花招嗎?』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3lguAnsRC
    『我沒事幹嘛拖延時間,倒是你們,一直待在大廳,你以為老大會下來見你嗎?醒醒吧!』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9xdJ036Qq
    『沒有醒的是你吧。』徐亞軍鎮定的說著。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jsTin2Cfn
    『看看你的處境,我隨時都可以殺你。』徐亞軍威脅著說。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GrvXV5koX
    『要殺就殺,廢話別那麼多,你要是真的殺手,早就動手了,我看你也沒那個種,來鬧事的吧?』岳鍾仁一說完,趙天萍便開了槍,打中岳鍾仁的左肩,岳鍾仁倒在地面上,痛苦的表情,說明這一槍讓他有些受不了。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l6uyPuCWk
    『啊啊啊----』岳鍾仁難受的叫著。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LDwFWTIy9
    『媽的,敢打我?』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IQweNsk8Q
    『就是要打你,讓你閉嘴。』趙天萍烙下狠話。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5boAKe4mb
    『你只要閉嘴,我們都能夠留你的命。』趙天萍說。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qW3WCZQky
    『臭女人…………看妳還是個美女,沒想到是個漢子,害我越來越欣賞妳了,真想現在就脫下褲子…………』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qhQXvEqPN
    『說夠了沒有?』徐亞軍不太高興的說著。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7TsvtcKyz
    『好…………我說夠了。』岳鍾仁故意用言語讓兩人的心情改變一下,雖然自己的肩膀流著血,讓他很痛,但只要過一下就會好些。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YZS1Wu1MP
    其實早在之前,徐亞軍除了鎖定岳鍾仁以外,還鎖定了另外一台電梯,那台電梯雖然也被打的亂七八糟,但怎麼感覺還有一個人在那電梯裡面。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MgRDemhEc
    不會是在等岳鍾仁死了,他才想要出現吧?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UjYnOrzy0
    『看來下來的,不只你一個人啊?』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uY8mZ5R0R
    『說什麼屁話?妳看到其他人了嗎?』岳鍾仁狡辯著說,但眼神有點紊亂,被徐亞軍發現。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AEWriaOzP
    『看來你也是個不會說謊的人啊!』徐亞軍邊走邊說,走到裝著武器的袋子前面,便蹲了下來,將袋子裡面的散彈槍拿了出來。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EKjD784GH
    將散彈槍上膛後,便遠距離的對電梯門開槍,槍聲大作,電梯門一直敞開著,內部沒有動靜,等到徐亞軍快要接近電梯門前時,突然一個男人從天花板上落了下來,給徐亞軍一個直拳,徐亞軍早就預料到,便閃了開來,用散彈槍的槍身打在男人身上。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Pc2Yy23p3
    男人被打中後,整個人撞擊在電梯內,徐亞軍開槍後,男人卻巧妙的向徐亞軍的下方滑行過去,閃過子彈,來到徐亞軍的後方。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6EA26SdUs
    他身手相當矯捷,和岳鍾仁比起來,遜色多了。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V7NfKUoOA
    『幹的好啊!張嘉亮。』岳鍾仁喊著。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TqhWpQZtf
    『廢物。』張嘉亮對著岳鍾仁喊完後,便繼續和徐亞軍的打鬥。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olHYoNRCI
    徐亞軍轉身後,本來要向張嘉亮開槍,但徐亞軍馬上趴倒在地,槍聲響起,張嘉亮的頭便被打穿了一個洞,腦漿四液,跪了下來,整個人倒在徐亞軍的面前。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FDqsSamgZ
    岳鍾仁發現後,徐亞軍趕緊跳了起來,趙天萍手槍朝著已經爬起來的岳鍾仁,但是趙天萍的槍法,只有對靜止的人,比較準確,岳鍾仁無法打中他。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mToEPNvPg
    徐亞軍的速度比岳鍾仁快,整個人跳了過去,將岳鍾仁的腹部抓住,兩個人滾落地面,岳鍾仁要起身,徐亞軍便抓住了岳鍾仁的腳,兩人在地面扭打著。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SF6zEvmv8
    徐亞軍奮力一抓,便對著岳鍾仁喊:『死吧!』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ONIfgBpDS
    岳鍾仁腦部的晶片起了反應,突然停了下來,徐亞軍便慢慢的起身,看著岳鍾仁沒有動作,等到徐亞軍走到趙天萍德身旁時,岳鍾仁才有了動作。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BfiZU8NpX
    岳鍾仁走到左側的樓梯間內,走到了屍體身上的一把小刀,轉身似乎看著兩人,一把小刀就這樣插入自己的咽喉,力道之大,將自己的咽喉割了一大刀。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aPJgonMLS
    頓時,岳鍾仁的咽喉處,便流出了大量的鮮血,便倒了下去。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RHHAWYblC
    『沒事吧?』趙天萍關心著徐亞軍。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Ldj3ddb0C
    『沒事。』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4MYO3nbP9
    『那就好,我有點擔心你。』趙天萍覺得徐亞軍的心情有些改變。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K0LsBHqM3
    『別擔心,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和他們的老大算帳,我會要他付出代價的。』徐亞軍小聲的說著,兩人的臉靠的很近。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QOgaSto4t
    監視器的鏡頭不斷的照射兩人,不過也就這兩支監視器在看,當然,兩人在一開始進來的時候,早就發現了監視器的存在。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dyNcnRAzH
    留下監視器的原因,只是因為不想讓他們看不見他們,但是現在情況改變,趙天萍快速的用手槍,將兩支監視器開槍打掉,畫面從這裡開始,便看不見大廳的情況。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DrLpTm7k9
    曹南認為,現在的情勢,應該不要在派這麼爛的實驗者去會會他們,應該要改其他的方式。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m0ZCaS6yX
    在辦公室內,曹南一個人坐在桌前,桌底下一直傳出像是吃東西的聲音,曹南低頭看著金賢玉,用手摸著金賢玉的臉和頭,便說:『現在可是關鍵,妳將就一點,好嗎?』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zb8nnweY5
    『好,我會乖乖的。』金賢玉像極了寵物,她最愛的人就是曹南。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JInu8gRfA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門被打了開來,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女人聽見曹南特辦公室內有奇怪的聲音,便不理會,因為她猜想可能是金賢玉在幫曹南辦事吧!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qX0qAbiGK
    『魏央,妳帶十個人下去,人妳可以隨便挑,讓樓下那兩個人知道妳的厲害。』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gjqpHOVVN
    『是!』魏央回完後,便離開了辦公室。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RwJf1RvS7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Tx3TXD5gj
    在大廳的徐亞軍和趙天萍兩人卻在擁吻著,好像敵人隨時都不會來一樣,但趙天萍的手槍還拿在手上,這是以防萬一他們兩個人在親熱的時候有人來打擾他們。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vA8WZQLVM
    但徐亞軍一直在保持著警戒狀態,雖然現在做這個是不對的,趙天萍的需求,他只能幫忙附和,即便他手上沒有拿武器,還把剛剛的散彈槍放在地面上。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VE4FT6xoY
    這樣也奇怪,兩人擁吻的地方,居然是一個滿地血色的大廳,還有好幾具屍體就在旁邊,趙天萍離嘴時,開玩笑著說:『我們這樣,躺在地上的那些人,可能會羨慕我們。』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vRcyL9cQp
    『死人有什麼好羨慕的,他們也看不到,不過我只能幫妳一下下,等處理完他們以後,我再來好好的欺負妳。』徐亞軍微笑著說。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FV7OR6EC1
    趙天萍的警覺心和徐亞軍的戒心,兩人分離後,徐亞軍快速的將地面上的散彈槍撿起,便奔跑著,滑行到右側的階梯旁,整個人靠在牆面上,等候著敵人下來。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bX5fDYman
    趙天萍則是繞過櫃台,跑到電梯前,整個人坐在地面上,背靠櫃台下緣,手槍舉起,等候敵人下來。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PSc1rYbEP
    只見左側樓梯間下來一個戴著鐵甲面罩,全身鐵甲衣的高大男人,手上拿著零式機關槍,他德身形相當壯碩,看起來就是相當難纏的傢伙,徐亞軍卻還是非常鎮定的由右側樓梯間看向左側樓梯間的男人。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auwhjnoY0
    零式機關槍轉動時,徐亞軍便從右側向著壯碩的男人跑去,散彈槍則在他的下方擺動著,雖然速度沒有很快,但是零式機關槍在快要射出時,右側的樓梯間卻下來了三個黑衣人,拿著手槍,對著徐亞軍射擊。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pbour1sNc
    不料,零式機關槍發射時,徐亞軍巧妙的閃過,便靠在左側牆面上,躲藏零式機關槍的掃射,右側樓梯間下來的三人也因為角度上的問題,被零式機關槍給掃射到,三人的身體都被打成蜂窩,便倒在樓梯間內。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82Il39keO
    徐亞軍所靠著的牆面,幾乎被零式機關槍給打爛,徐亞軍向著一旁在靠過去,子彈掃射的速度很快,徐亞軍知道壯碩的男人越來越接近他了,突然就聽見零式機關槍『鏗鏗』的聲音。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PZDlhXJFV
    子彈不在射出,徐亞軍才衝了出去,用散彈槍瞄準壯碩的男人的頭部,不過鐵甲的面具,卻堅硬到無法被散彈槍打穿,直至散彈槍的子彈用盡後,徐亞軍逼不得已向壯碩的男人喊:『死吧!』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6kUuPmwha
    壯碩的男人突然就把零式機關槍丟落地面,站在大廳上的壯碩男人突然就不動了,徐亞軍趕緊跑到趙天萍躲藏的櫃台邊,趙天萍起身後,便看了壯碩的男人一眼,再和徐亞軍說:『他會不會有炸彈?』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7iKQEO0Y3
    徐亞軍突然想到,一個穿著鐵甲衣的壯碩男人,要怎麼對自己做出傷害?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7SNLd4IWK
    這就跟趙天萍說的那樣,會不會真的是炸彈?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GQZBlOXR5
    徐亞軍突然抓著趙天萍跑向右側的樓梯間內,藏在壯碩的男人體內的炸彈,突然爆炸,壯碩的男人被炸的血肉模糊,屍骨分離炸彈的聲音太過於強烈,整棟創星公司都感受的到。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Adqk34933
    徐亞軍和趙天萍才慢慢的走到大廳,只見鐵甲衣被炸爛,壯碩的男人上半身不見,只剩下下半身,那血肉模糊的場景,趙天萍實在受不了。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Sb4FWiKFf
    大廳內的四處,都是壯碩的男人的屍骨,看起來相當怵目驚心。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kVkjwF7ux
    就在左側的樓梯間內,從樓上走下來一個女人,她鼓掌著,徐亞軍看過去,那女人沒帶任何的東西,但還是看出女人背後藏了四把短刀。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B7r2su7By
    趙天萍看了女人一眼,便說:『曹熙…………』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NqlS6iaQX
    『妳認識?』徐亞軍問。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kilFBSlIm
    『嗯…………之前在分公司見過,她算是高層裡面的人,沒想到在這裡又遇見她了,真意外。』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WXZn0rS73
    『兩個人就可以殺了這麼多人,我實在佩服,看來曹南很喜歡你們。』曹熙微笑著說。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hRRDJYVUO
    徐亞軍這時才知道他們的老大叫做曹南,不過都是要死的人,知道他叫什麼早就不重要。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k8bGONy9v
    『嗯?哎呀…………這不是趙天萍嗎?能夠在這裡真是榮幸啊!』曹熙奸詐的臉,顯露出噁心的嘴臉。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1sS1QStI0
    『妳的身體還可以嗎?那幫男人對妳做的事。』曹熙故意挑起之前在分公司,趙天萍在男人揉擰的畫面,當時的曹熙經過的時候,也有看見,而且趙天萍那時候所在的地點,還很多人圍觀。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ain1V7ZR2
    那時候的趙天萍幾乎是不想活的狀態,現在曹熙卻把當時德事情在說出來,但是趙天萍早就不想想那件事情了,現在的徐亞軍早就包容她了,其他的根本不必在意。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KmXW3LJBU
    『這樣的女人,身為殺手的你,還想跟她在一起,真不知道她有多髒嗎?』曹熙又說。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vWIoXygrh
    曹熙說完,身後又跑下來五個穿著像是特種部隊的裝扮的男人。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Xryltuttl
    曹熙便說:『殺了這兩個骯髒的人。』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h6Se3VZMw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22QKqOiHf
1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Yd1xzv12Y

54.92.182.0

ns54.92.182.0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