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冒險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木子兄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6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0 書籤
A - A - A
#2
第一章 無法釋懷
木子兄
Feb 11, 2018
0
0
7
4 分鐘
No Plagiarism!sp1O0jnGccJ4qSMf6Lkwposted on PENANA
濃濃的酒菸瀰漫在潮濕的小房間裡,燈光昏暗,搖擺不定。
      男人拿起桌上的舊式煙斗,深深的吸了一口,灰白色的濃煙從他佈滿鬍渣的口中衝了出來,屢屢白煙圍繞在男人肥胖的身軀旁。
      他瞥了我一眼,遞過煙斗,“要嗎?”。
      我看了煙斗許久,才緩緩的接過,“謝謝”。看著剛被胖男人放入口中的煙斗吸口, 我不願的放到嘴邊,正要放入嘴裏時,胖男人突然開口“沒關係,不用勉強自己。”。
      他不慌不忙的從我手中取過煙斗,並道“先不說這個了…”,他身子一動,把臉靠在我耳邊,故作神秘的說“這次,我需要的東西很難得手,記得5年前的那起案件嗎? 許多Hunter 都死在這案件手中,你辦得到嗎?”
      我蹙緊了眉頭,緊咬著嘴唇,內心回想著5年前所有看過的大新聞,可搜索枯腸還是無用。
      我放在桌上的手機被他拿起,他俐落把手機鎖屏密碼解開,“你……!”怎麼會知道我鎖屏密碼?不等我話說完,他便把手機湊到我面前,因突如其來的亮光害的我一時睜不開眼來,眨了眨眼才好適應光線。我一手把手機拿過來,好方便我看。
      在幽暗的光線下,看這這篇文章,心裡的不安愈來愈強烈了。
      手機刺眼的光芒反射在深棕色的瞳孔中,臉色凝重,陷入沉思,在這密閉的小房間裡, 一片死寂,空氣十分壓抑,彷彿要置人於死的窒息感瀰漫在室內。
      “這…這是…?是那個……”握著手機的那隻手不斷的在顫抖,“嗯。是的。”男人輕道。
      “那為何還要找我呢!”我使力咆哮,“而且爸爸也是被你…被你給”男人打斷我的話,微皺著眉頭,斜眼看向我“我?那是個意外,是在出任務時所發生的事,不該牽扯到我的。而你不也坦然接受了嗎?所以今天你才會來找我的呀!”他悠然的吸了一口煙,緩緩的吐出“不是嗎?”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手機摔落地面,玻璃保護貼被砸個粉碎,碎片在落地的那一剎那起舞,四處飛濺,一哄而散。
      “我誓死不會放過你的!”對天怒吼,因憤怒而沖昏了頭,理智線早已斷去。眼中佈滿血絲,握緊了拳頭,硬生生的往男子臉上揮去。
      男子跌落椅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拳頭正中鼻樑,鼻子就這樣塌了下去,鮮紅的血從鼻孔滲出。
      血液順著上唇沿著嘴角緩緩流下,滴落地面,血流不止,一瞬間的時間,就把地面染紅,地面上的鮮血不斷的向外擴張,流向我的腳邊,讓純白的鞋子染上點點血跡。
      這時,門碰一聲的被硬生生的踹開了,門後出現兩名身穿黑西裝,打著大紅領帶的高大壯漢出現在門後。西裝被身上的碩大肌肉撐的緊繃,彷彿一動身西裝就會爆裂。
      “張董”兩名壯漢見狀連忙上前扶起男人,男人踉蹌的站了起來,不怒反笑“不錯,不錯。年輕人,精力充沛嘛!看樣子,你會成為我獲得‘長生’的最大主將。”男人大笑。
      聞言,我無法抑制心中熊熊燃燒的烈火,衝上前打算把男人掐死。
      怎料,似乎是被怒氣衝昏頭,我全然忘了男人身旁兩名熊腰虎背的壯漢,我一把被站在男人左邊的壯漢一把抓住,狠狠的掐緊了我的脖子,將我高舉空中。
      我無力的踢動雙腳,雙手吃力的抓著他的大手。
      男人笑的把眼睛彎成細細的新月,伸手入西裝外套的內裏,掏出一張閃著金光的名片,遞過來。
      “聊了這麼久,還沒介紹我的大名。張旺福。興旺的旺,福氣的福。哈哈,多好的名字呀!”張旺福轉頭看向我,意味深長的問說“對不對呀   王·橋·先·生· ?”。
       隨著時間拉長,我的意識愈來愈模糊,模模糊糊的看見張旺福把名片輕輕地放入我的衣服口袋,丟下一句“請你務必考慮一下”就逕自轉身離去。
       壯漢一把把我甩了出去,腦袋硬生撞向地板。那一剎那,眼前一片黑暗,意識就這樣飄離我的身軀……。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3yHZUfwX5

54.167.29.208

ns54.167.29.208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你已經到達故事的結尾。

未有標籤

故事主頁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