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黑暗
冒險
總裁是黑道
作者 疾魂鷹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01 閱讀
17 喜歡
1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總裁是黑道
11 書籤
A - A - A
#4
chapter.3 九龍社的規矩
疾魂鷹
Feb 11, 2018
2
0
17
5 分鐘
No Plagiarism!ekhrFH0qWPzaTJX6cwXqposted on PENANA
一群人在漆黑的走廊中行走,拐了好幾個彎,經過無數個房間,終於來到一個寬廣的大廳,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老舊的大鐘,鐘的四周有幾攤乾土和乾草,這裡原本是一座室內花園,因為長年無人照料的關係,土壤表面龜裂,草乾了,花也死了,如今看起來和廢墟沒什麼不同
  除了凜瑛以外,其餘在場的人無不為此震驚,也有人已經從震驚的情緒轉為好奇,目光根本離不開那座鐘
  它寬約二十公尺,高度足足有七層樓那麼高,鐘的表面有大片的生鏽面積,指針已不會轉動
  但…
  “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一名最冷靜的部下在仔細觀察後,提出了疑問,聽到這麼一問,其他人也總算是回到現實,紛紛好奇起凜瑛帶他們來的目的
  她聳肩一笑,“看就知道了”
  只見她走向大鐘,做出了要爬上去的動作,眾人納悶,鐘的表面明明是平的,哪有“路”呀?
  可她就是爬了上去,僅了爬了兩米,凜瑛便回過頭朝其他人道,“跟著我踩過的地方,否則沒有其他方法可以上來,可別踩錯,摔斷了手腳!”
  眾人撫額,他們就懷疑了,眼前的人到底是男是女呀?怎麼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舉手投足間都像個十足的男人?現在也是,說爬就爬,沒有半點畏懼
  到底還是有人腦袋比較靈光,老大說啥就做啥唄!總不會害了自己人,於是大家接二連三的跟著凜瑛,不多時,凜瑛爬到了鐘面的高度,只見她在指針處稍做了些手腳,“喀噠”一聲,鐘面就像門般打開了!她靈活的跳進鐘裡,探頭看了下她的部下們,等確定所有人都上來後,將“門”關了起來
  關上後,立即有人迫不及待的劈頭就問凜瑛“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凜瑛並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看了他一眼,反問道“你是新來的吧?”,那人微愣,隨即點點頭,卻不明白凜瑛的用意,就在這時,剛才那名最冷靜的部下忍不住了,厭煩地朝“新來的”說“你話太多了,老大自有對策,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別扯老大的後腿就行!”
  凜瑛一怔,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明白高位者的心思,這人挺不簡單的!
  “不錯”凜瑛投以他賞識的眼光,又對那名新人道“沒事,我並不怪你,是龍騏那傢伙沒教好你,回去我再好好修理修理他”說完笑了笑,自顧自的打量著四周
  這鐘樓密室本是父母計畫的避難所,想不到在關鍵時刻終究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在這時派上用場,真是……命運捉弄人呀…
  她心中升起無限感慨,卻也不得不接受已經發生的現實
  她想了想,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把龍騏那傢伙漏教給大家的規矩教了吧!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咳”她輕聲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趁著現在有空,我教你們些事情吧!無論你們有沒有學過,都必須將我接下來所講的話銘記於心”
  “是!”眾人齊聲道,聲音整齊響亮,拖了個長長的回聲
  緊接著凜瑛開始講起了九龍社的規矩,
  “第一,九龍社向來不隨意殺人,這點不久前已經很明確地告訴過你們了,我們和一般的黑幫不大一樣,並不是看不順眼誰就殺人,而是處理掉那些居心不良、會危害社會的人。拿剛才的警察作例子,他的職業就是警察,不過是接到命令前來執行任務,這是他的本份,我們不能因此就殺了他,他有自己的家庭、父母、朋友,甚至妻小,他若死了,一個家庭就這麼破碎了…”
  說到這,許多人點了點頭,大部分的人都能理解,他們太了解沒有親人的滋味,他們幾乎都是九龍社收留的孤兒,有人一生下來就沒有家、沒有父母,有人原本有著幸福的家庭,卻在一次變故中失去了親人,在毫無任何求生希望下,九龍社收留了他們,是九龍社給了他們一個家,他們才得以安全的長大
  “第…等等,安靜!”話還沒說完,凜瑛便要大家安靜,仔細豎起耳朵聽
  於是眾人閉上了嘴,果真聽到了鳥類的叫聲,凜瑛小心翼翼的開啟“門”,將手伸出去,再收回來時,臂上就多了隻黃腹藍琉璃金剛鸚鵡,她將鸚鵡展示給大家看
  “記住這隻鸚鵡的樣貌,牠代表的意思是【安全】”說完手一揮,鸚鵡便展翅俯衝而下
  “我們可以離開了,想來是總部將人給引走了”,聽凜瑛這麼一說,眾人不由得鬆了口氣,心想終於結束了
  時間已接近清晨,凜瑛領著十幾人回到九龍社總部,那些人回了自己的房間後立刻倒頭呼呼大睡,凜瑛也很想這麼做,可她還是認命的先到醫療處去報到,因為左臂上的傷口隱隱有裂開的跡象
  幫她處理的醫生極度地沒有醫生的形象,見她一開口就是“唉呦!妳怎麼搞的呀?嘖嘖嘖”,邊包紮還邊和她話家常似的
  凜瑛嘴角直抽,心想妳好好包紮就行,話真多!
  可那人並不這麼覺得,嘴巴不嫌累的一直講,而她手臂上的紗布是越捆越大…
  ……
  凜瑛受不了了,直接打斷她,“這紗布妳是要捆多久?都能捆成顆球了!”,並附贈一記白眼
  沒想到那人卻笑嘻嘻地說“妳就知道我在這無聊的很嘛…難得妳來了…”說著便轉為落寞的神情
  呃…
  “唉…”她輕嘆了聲,擺了擺手,“有空…我會常來…”說完即匆匆離去
  留下那女孩一臉的苦笑

54.167.29.208

ns54.167.29.208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