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中鳥—囚愛(18+) - No.8 意外的展開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婚姻
黑暗
籠中鳥—囚愛(18+)
標籤(Tags)
作者 緋愛Meg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998 閱讀
25 喜歡
1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籠中鳥—囚愛(18+)
10 書籤
A - A - A
#8
No.8 意外的展開
緋愛Meg
Jul 10, 2018
3
0
32
12 分鐘
No Plagiarism!aLohOBLXyjQ3RdjUzmDaposted on PENANA
黑暗的房間,只有幾隻蠟燭照亮了這間房間,許多的人圍坐在了桌子旁,其中一人身穿皇室的衣服,這樣的一個小空間下,似乎是想要隱瞞些甚麼,不讓外人知曉。
「那就造計畫執行,由我發函通知冬之國。」其中的一名男子說。
「好。」其他人一致同意。
「多謝各位的配合,事成之後會有賞賜的。」那名身穿皇室衣服的人說。
而隔天的冬之國。
「殿下,陛下召見您與皇太子妃。」
「父王?怎麼會這麼突然?」
「些許是有什麼急事吧?不過還叫上我是怎麼回事啊……」
雨心有些擔心會不會事關自己。
「殿下,馬車已經備好了,若遲了恐怕不好。」
「我知道了,雨心你趕快去換衣服。」
「喔、喔。」
雨心立刻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換上了白色保暖的長裙,並且罩了一件毛絨絨的毛製披肩,穿上了黑色的靴子,就走去找清夜了。
(這是我這八年來第一次出去,老實說有些興奮呢!)
清夜扶著她坐上了馬車,自己也坐進去了,便出發向皇城去了。
清夜扶他下馬車後,就牽著她的手拉著她往前走,讓雨心有些喜悅,就這樣一路到了國王的公務殿。
「國王、皇后。」兩人依禮儀行禮,國王便讓兩人起身了。
「今天會叫你們來,是突然有了一個四國聯合的活動,在四日後舉行,會從春之國開始,再繞到我們這裡,我也是今天才接到消息,據說是春之國發起的,而這場活動慶典名叫『季之舞曲』,是參加的人員走遍四國參觀四國的皇城,並且參觀當地的特有活動,剛剛在我跟皇后的討論下,舞會的部分,打算在你的城堡舉行,你的城堡比較多新奇的事物,這點你應該沒有異議吧?」
「……我知道了,我回去馬上開始打點。」
「至於皇太子妃,會叫你來是希望到時候你要一同跟皇太子殿下出席,要記著自己該有的禮儀不要失了分寸!」
「皇后說的是。」
「既然沒什麼其他的事,你們倆就都下去吧!」
「兒臣告退。」
「臣女告退。」
兩人就回到了城堡開始討論了該怎麼佈置,等到隔天再開始佈置,就這樣到了隔天,距離「季之舞曲」剩3天。
(好無聊……清夜都不讓我幫忙……)雨心無聊的在城堡裡晃著,突然她看到了一扇很樸實的黑色大門,這是她被清夜禁止來的地方,她想著只是看一眼應該沒事,就推開了大門,而她所看到的東西令她驚訝無比。
「什麼……」雨心不能理解的看著眼前的這幅畫,而管家路過看到門開了,立刻衝進去看,看見了雨心正直視著眼前那幅少女的畫作,畫裡的少女有著銀色的頭髮,以及琥珀色的眸子,有著很甜美的笑容,那張臉像極了雨心。
「殿下該走了!」管家緊張的拉著雨心的手,想將她趕快拿出這間房間。
「管家,這是這麼一回事!」雨心激動的講,眼裡似乎閃過了憤怒。
「小的求您了,先出去再說,好嗎?」
「不,我直接去找清夜問!」
「不行,殿下!」管家立刻擋住了雨心的路,兩人的聲音已經驚動了在不遠處的……清夜,清夜朝向聲音的來源走去,他看到了是這間房間傳出來的,立刻推開了大門,看到了雨心與管家正在裡面,立刻大吼。
「雨心!我是怎麼告訴你的!管家你也是!」
「怎麼?你怕我知道?我算什麼!這個像我又不是我的女子!你喜歡的是她對吧?我只是她的替代品?」雨心激動的說著,根本停不下來,因為她根本不能接受,原來以前他對她好,都只是因為她長的像他所喜歡的人。
「夠了!你跟我走!」清夜生氣的將雨心拉走,兩人走向了清夜的房間,雨心立刻被扔向了床上。
雨心怒瞪清夜,「怎麼?被我知道了就這麼氣不過?」雨心的話讓清夜更惱火,清夜將她的手綁在床頭。
「你幹什麼!放開!」
「對!我就是把妳當成她!妳是就是她的替代品!」清夜粗魯的吻著雨心,讓雨心覺得很痛,雨心的衣服就這樣被他給解開,他在雨心的身上刻上了他的印記,那疼痛讓雨心承受不住的大喊,他是故意的,宣洩他的情緒在她的身上,讓她知道惹到他只會有這個下場,清夜在將她的褲襪扯破,在她的大腿也留下了印記。
「住手!」
「是你惹到我的,既然你惹火我,我就要你滅火。」
「我惹到你!你這沒道德的行為被我知道,我沒火,你火什麼!」
「我警告過你,不要進去的!」
「然後呢!就這樣乖乖地被你矇在鼓裡?你當我傻了嗎!」
「你真的是!」
清夜解開了她的內衣,不是溫柔的舔舐,而是粗魯的狠咬,胸傳來的疼痛,讓雨心無法抵抗,不,她的疼痛並不是她的身體,而是那顆已經被他破壞殆盡的「心」。
清夜將手指插進了雨心的小穴,不斷的刺激著她的敏感帶,讓她的身體都變得不正常了,明明就很恨他,但卻想要渴求他的身體。
「想要……」
「想要什麼?自己說啊。」
「請您……插進來。」
「你這個騷女。」
清夜一下子就將他的插了進去,一口氣往最深處頂,讓雨心的身體都自己扭動了起來,上下的摩擦轉動讓雨心很快就高潮了,直接暈了過去。
那之後,清夜去洗了澡,坐在了床邊看著雨心。
「身為代替品的妳,還是不要參加的好。」說完這句話清夜就走了出去,雨心的淚從眼眶流了下來。
「這8年究竟算什麼……」
就這樣雨心一直被關在清夜的房間,每晚都跟清夜發生關係,但兩個人都不跟彼此講話,清夜也不鬆綁雨心,雨心就只能一直保持裸體的躺在床上。
就這樣到了,季之舞會。
「雨心呢?」
「她生病了不方便接見各國使臣。」
「病了?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些許是過於忙碌,生病了。」
「真是的,算了,趕緊準備,人都要來了!」
國王、王后,以及清夜帶著各國的人參觀了冰雕的工廠,了解了冰雕的樂趣與技巧,在去參觀了皇城,夜晚的降臨,帶領了大家邁向了清夜的城堡,舞會順利的進行了。
一名身穿藍色皇室西裝的男子走向了清夜,向他鞠了個躬,清夜也向他鞠躬。
「冬之國的皇太子殿下,不知在下的妹妹在哪?」
(雨心的哥哥?)
「雨心近來勞累過度,染上了風寒,正在靜養,不方便見人。」
「那還真是可惜,難得可以來見她的。」
「下次吧!」
「也是,那就勞煩皇太子殿下照顧在下的妹妹了!」
那名男子離開之後,混入了人群,向其他國的使臣說了句話。
「B計畫,上吧!」
那些人的手下立刻趁人多的時候,走到了二樓,因為人群眾多現場不意控制,並沒有人發現,那些人立刻迅速的找尋著雨心的身影,發現有間門鎖著立刻給踹了開來,看見了漂亮的銀髮正在月光的照耀下閃耀著,那些人一時間都看呆了,那些人看到了雨心是裸著身體的,便不敢擅動,而且他們也看到了雨心的身上到處都是被獠牙咬過的痕跡。
「先撤吧!」
那些人再度趁人多混回了人群裡,向那名身稱是雨心哥哥的皇室男子報備。
「知道了。」
那名男子再度走了出去,但這次是走向了冬之國的國王與王后。
「在下,夏之國二王子參見冬之國國王、王后。」
(夏之國二王子?)國王與王后以及在一旁的清夜都閃過了一絲不安的念頭。
「請起吧!」
「在下對今天的舞會感到非常的愉悅,特此送上一份謝禮。」
「謝禮就免了吧!」王后感覺到這人不懷好意,想要先拒絕。
「不,請務必接受。」
「那也請二王子你讓我們知曉是什麼禮物吧!」
國王一說完,那名男子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那請國王、王后以及皇太子殿下,跟隨在下前去一觀吧!」
三人就這樣被他帶到了清夜的房間前。
「二王子,我不太明白,你說得禮物竟是在這裡?這可是我們皇太子殿下的房間!」王后不明白的說。
「王后殿下稍安勿躁,請睜大你們的雙眼一看吧!」
清夜原以為門被鎖上了什麼都不會被看到,沒想到門就被那位二王子推開了。
(什麼!)
房間裡的那名女子分明就是裸體的躺在床上,並且身上還有多處的獠痕。
「清夜,你是怎麼跟我們說的!」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雨心?」
國王與王后感到相當氣憤,清夜卻一句話都不說。
「你這樣跟你哥哥有什麼兩樣!」
「不一樣!這次是她先惹到我的!」清夜終於說了一句話。
「這是我跟雨心之間的事不需要你們插手!」
「不,皇太子殿下,這可是在下的妹妹呢。我哪忍心看我的妹妹被這樣對待呢?國王、王后,您們應該知曉這樣是傳到樓下各國的使臣耳裡,冬之國的名譽何在啊?」
(他原來就是衝著這個來的!)三個人瞬間理解了他的企圖,但眼前的也都是事實。
「你想要怎樣?」國王開口問了。
「在下不想要其他什麼,只希望雨心與皇太子殿下的婚約可以取消,並且將雨心送過夏之國。」
「我不允許!」清夜極力反對,並不希望她離去。
「為什麼?」
大家都驚訝的看向房間裡,雨心用棉被蓋住了身子,起身向他們說話。
「把我留在這裡折磨我比較痛快嗎?」
「妳!」
「看吧!皇太子殿下,在下的妹妹可是不想要再留在這裡了呢!」
「夠了,不用吵了,送雨心回去吧!」
「父王!」
「夠了,這件事是應你而起,之後我會在處分你!現在這件事就讓它過了!」
雨心就這樣被僕人換上了衣服,與那位二王子坐上了馬車,清夜衝到了城堡外,看著馬車漸漸的離去,眼神帶了些傷感。
「可惡!早知道跟她說清楚就好了……」清夜似乎懊悔了。
而馬車上的雨心,想著終於可以自由了,但淚卻流了下來。
「妹妹,妳怎麼……」
「咦?」
「妳在哭啊。」
雨心碰著自己的臉才發現,淚已經流了下來,她明明應該為自由而感到高興才是,怎麼反而難過了呢?連她自己都不清楚,淚就這樣一直的流了下來,怎麼也止不住。
「我說,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他了?」
雨心哥哥的一句話,讓雨心感到驚訝。
「才不可能……」
「那你為什麼要哭呢?」
雨心這才發現她是為了以後再也見不到他而哭了。
(原來我已經喜歡上他了……)
雨心被送回夏之國後,每天還是看著窗外,悶悶不樂的,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公主殿下,小的幫你整理房間。」
「去吧!」
「女僕在掃地的時候,發現了地上有個很美麗的紅寶石鑽戒,立刻撿了起來。
「公主殿下這是您的嗎?」
雨心一看到立刻激動的把戒指抽走,讓女僕有些嚇到。
「對、對不起,你還是下去吧!」
女僕立刻退下。
雨心緊緊的握著手中這個鑽戒,(這是現在我身旁唯一有關他的物件了!)淚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女僕跟現今的夏之國國王報告後,國王都嘆了氣,「這樣子我們當初何必救她出來呢?」
「我也沒想到妹妹竟然會傻到愛上了他。」
「據我所知,皇妹這幾天飯菜幾乎一口都沒吃,這樣下去是會死人的。」
國王以及二王子都感到傷腦筋,但也都拿她沒輒。
到了晚上時,雨心被國王叫到了飯廳裡吃飯,雨心當然也只能去了,但她還是一樣不動任何東西。
「皇妹啊,你多少吃一下吧!」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吃。」
「妹妹,你也聽一下國王的吧!要不然當初我們把你帶回來有什麼意義。」
「夠了,不要在說了……」雨心從椅子上倒了下去,國王和二王子立刻著急的請人把大夫找來。
過了一陣子……雨心醒了,她睜開了眼發現二王子和國王在門外討論事情討論的很激動。
「現在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這是我沒預料過得事情。」
「現在趕快想辦法吧!難不成讓她把孩子生下來?」
(孩子?我有喜了?)雨心不敢相信的喊,「二哥哥你在說一次!我有喜了?」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4TDhcxRyb
突然出現的生命,是禍是福?

下集待續。copyright protection32PENANAWkSReESvdG

作者FB:緋愛的小說室https://www.facebook.com/meg0971003660/copyright protection32PENANAhorFGfgrdP

54.224.11.137

ns54.224.11.13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