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驚悚
懸疑
都市傳說調查員
作者 玥星伶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13
級別
1044 閱讀
6 喜歡
5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都市傳說調查員
5 書籤
A - A - A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14 15
#9
日本篇第六章 蜘蛛女
玥星伶
Mar 9, 2018
0
0
47
25 分鐘
No Plagiarism!CCSg6A3o2XzcW8XMntaOposted on PENANA
    夏玟彗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上八點五十分) 天氣晴朗
    
    我明天應該就可以出院了。唉,結果還是被迫住在醫院兩天一夜啊。半個小時前我起床,然後媽媽昨天就出院了,她的身體已經好很多了,我很替她開心,畢竟經歷過那種事,她的恢復力還能如此驚人真的很厲害。然後就是希望這幾天聖誕節不要再發生什麼討厭的鳥事,拜託啦⋯⋯。
    
    我坐在病床上,透過有扇小窗的門看到走廊經過的人們,一個女人吸引了我的目光—她長得很漂亮,或者應該說妖艷,她似乎留著黑色的長髮,因為被窗框擋住了所以沒有辦法確定,她的皮膚很白,跟海珠一樣,眼睛閃爍著無法形容的光芒。她和我四眼交會,但她很冷淡的撇過頭,一個男人突然走到她身邊,手搭在她的肩上,男人的臉色很蒼白,兩眼無神的對她做出了一種詭異的笑,而那女人面無表情的走動,男人跟隨著她。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我覺得那個男人的靈魂好像被那女人吸乾了,要不就是我想太多了。我可不是嫉妒,只是一種詭異的直覺罷了。我沒有再想太多了,繼續滑手機。
    
    我打開了電視,把手機放在床邊的桌子上。然後看一下新聞,我通常都是看一些外國電影台,偶爾留意國際新聞要不就是日本的政治新聞。我隨意的轉著台,一則新聞突然讓我停頓了一下:「毒蠍女殘殺三十歲男子。」我兩眼直瞪著螢幕上女兇手在錄影帶裡的模樣。「她⋯⋯」我嚇到了,因為那女人看起來就是剛才和我對上眼的那個。難道都沒有注意到嗎?還是他們看到的跟我不一樣?
    
    我趕緊下床,穿著醫院綠色病患穿的衣服衝出病房,連鞋子都沒有穿。騰翔剛到病房門口,就看到我衝了出去,他瞪大眼睛,追了上來。我看向走廊盡頭的那台電梯,那對男女還在那裡等電梯。我想衝過去,而那女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她回過頭,對我露出了恐怖、令人背脊發寒的微笑,我追到一半時,騰翔就拉住了我的手,要我停下來。因為他打斷了我害我的目光必須從那女人身上移開。
    
    「姐,妳幹嘛?!」他質問我,整個走廊的人們都在看著我們。我驚恐的看著他,他很嚴肅的直視我的雙眼,我甩開他的手,瞪了他一下,然後自己走回了病房,當我再次回過頭看電梯時,那對男女已經不見了,我便氣呼呼的走回了自己的病房裡。
    
    隨後,騰翔跑回了房間,皺著眉頭看著我。「剛才那是怎樣啦?」他問,然後輕輕地關上了房門。
    
    「沒事。」我說,語氣很冷淡。看著電視居然還在播報的那則毒蠍女新聞。可能只是我想太多了。」我坐在病床邊,看著那則新聞,心裡想著。
    
    新聞男主播有條理的唸著:「嫌犯目前還在潛逃中,但其實在這一兩個月間就陸續出現這種『毒蠍女』以非常殘暴的方式虐殺年輕男子,皆以取其首級為謀殺方式,目前為止就已經出現三件了,不禁令相關單位開始在懷疑這是否為同一人所為的連續殺人案。而相關資訊我們將持續為各位追蹤。現在讓我們播報⋯⋯」他還沒有說完,我就關掉了電視。
    
    「好吧⋯⋯。我買了妳的早餐,快吃吧。」他從他一直都背著的那個深紅斜背包拿出了一個奶油麵包拿給我,然後在我對面的那張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你剛才有聽到那個新聞吧?」我問他,他正準備把手機從背包裡拿出來。
    
    「嗯。怎麼?」他泰然自若的問我,好像完全不知道要小心。
    
    「小心點。」我瞥了他一眼,然後發出了長嘆。
    
    「喔。別擔心啦,我已經有女朋友了。」他開心地說完,突然遮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他的嘴巴瞬間抿緊,眼神飄向別處。
    
    「什麼?」我瞪大雙眼,露出了奸詐的微笑。
    
    「呃⋯⋯」他欲言又止。我雙眼直視著他,他一直迴避我的眼神。「我⋯⋯好像說錯話了⋯⋯。」
    
    「誰?」我直視著在發抖的他。天知道他瞞著我和爸媽多久了?
    
    「本⋯⋯本上由香⋯⋯。」他口吃了,他只要一被我質問就會這樣。我看著他,不發一語,有點想笑。
    
    「真的嗎? 你在和她交往?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笑著問他,但他卻不停的發抖,還不敢看著我,只是直盯著白色的地板。
    
    「一個星期前⋯⋯我有打電話給她,因為她給了我她的電話號碼,我想說不回覆她好像不禮貌,所以就有回撥了。我們兩個之前就聊得滿愉快的,所以我就提出了交往的請求,想不到她意外的答應了。」他的臉已經紅到不行了,說話還一直發抖,雙手的手掌還緊張的在腿間摩擦著。
    
    「是嗎?那我就不擔心了。」我微微揚起了右嘴角,深吸一口氣。
    
    「擔心什麼?」他問。
    
    「最近有個女人都會一直勾引和你差不多年紀的男生,然後再殺了他們。我是不太瞭解她的目的是什麼,我只擔心你會不會被她騙。」我斜眼看了他一下,他的臉色有點變白,我露出了微笑。
    
    「喔⋯⋯。」他好像有點嚇到了。
    
    「你快回家吧,回去陪媽媽,不要在這裡跟我聊天了。」我趕他回家,因為媽媽才剛康復,爸爸又要工作,所以他回家是應該的。「好好照顧媽媽。」
    
    「喔,好。」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把斜背包背好後就安靜地離開了。
    
    我嘆了口氣。我深深地希望,剛才那個女的不是新聞上的那個可怕女人,因為如果是,那麼剛才那個男的死定了。我拿了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開始隨意地上網。我在搜尋跟那女人有關的消息,結果都只有電視上就看得到的東西而已。
    
    我還是沒有停止搜尋,直到我看見了一個都市傳說論壇在討論跟那女人有關的內容,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
    
    「各位有聽過『絡新婦』的傳說嗎? 就是『蜘蛛女』。」這名使用者獲得的迴響沒有很熱烈,但還是有兩三個人回應他。
    
    「有啊。聽說她會用美色勾引男人,然後吃掉他們。」
    
    「不知道現在新聞報導說的『毒蠍女』會不會根本就是蜘蛛女啊?」這名使用者開玩笑的說著。
    
    我則是陷入了沈思。
    
    「如果是,那人類大概要滅亡了吧!」留言到這裡結束,也沒有其他人再回應。我咬著下唇,試著說服自己這只是普通的社會事件,跟那些怪力亂神的事完全沒關係。我可是在休息的人,我沒有辦法再去承受那些鳥事,也沒有任何理由去處理。
    
    我深吸一口氣,試著把那些念頭打消。反正海珠小姐也不在,所以我好像沒有理由去調查這整件事。我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
    
    醫生等一下就要來檢查我的狀況,所以我應該先寫到這裡吧。
    
    夏騰翔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早上九點十五分)天氣晴朗
    
    從醫院走出來後,我騎摩托車回到了我和姐姐的公寓。
    
    我等一下要和本上由香去遊樂園玩,我得先去準備要帶出去的東西。這次算是第一次的正式約會,我可不能出什麼智障的差錯,這樣就好笑了。我們兩個在交往的事我大概這幾天就會告訴爸爸媽媽了,但我覺得姐姐一定會先告訴他們啊⋯⋯。
    
    我放在褲子口袋裏的手機響了,應該是她。我右手拿著包包,左手伸進了右邊的口袋把手機拿了出來。果然是她。「喂?」我邊拉著自己的運動外套,把拉鍊拉到胸前的位置
    
    「嘿,翔太。我要出門了喔,我到了會再打給你。」該死的⋯⋯,我得快一點啊。身為女生的她都比我早出門了。
    
    「喔⋯⋯,好⋯⋯。」我欲言又止,像個白痴啊。她「嗯」了一聲,然後掛掉了電話。我迅速地整理著自己的東西,撥了撥頭髮,鎖完門後,飛快地衝出公寓,然後走到附近的電車站,坐到遊樂園位於的縣。
    
    我叫了一台計程車,坐了大概五分鐘的車,才到了遊樂園門口。我下了車將錢給了司機後,在眾多的人群中尋找著由香的身影,但卻遲遲沒有發現她的身影。
    
    「先生你好。」一個冰冷的女性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我不太確定她是不是在和我說話,但我還是緩緩的轉頭,看著聲音的主人。
    
    那是一名身材高佻(大概矮我個一兩公分而已)的女人,她的皮膚很白,烏黑的頭髮披肩。她散發出妖豔的氣息,用她銳利的雙眼盯著我看。
    
    「請問⋯⋯妳有事嗎?」我問,瞪大眼睛。
    
    女人突然露出了微笑,那個微笑真的讓我從脊椎前端一路涼到了尾端。她對我微笑,然後用手扣住我脖子的後方,用指甲插進了我的皮膚內。我一陣刺痛後,她突然吻了我。我瞪大了眼睛,生氣地把她推開,然後她大笑著消失在人群中。我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不知所措的離開。然後繼續尋找著由香,結果最後是她找到了我。
    
    我微笑面對她,她也很開心的跟我打了招呼。我不敢告訴她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只希望自己能夠遺忘剛才的事。
    
    「你沒事吧?」她問,我則感到些許的困惑。「你的氣色很差耶!」她說,我則皺起了眉頭。「要不要緊啊?」她又問。
    
    「我沒事。走吧,我去買票。」我平靜地回應她,然後我和她並肩而行,但她走到了售票口附近的一顆大樹下等我,我則快步前往離我最近的售票口。「兩張成人票,謝謝。」我掏出了錢包,將錢給了售票員。她將票券給了我以後,我便跑向了本上,然後我又看到剛才那個女人站在人群中了。嚇到的我便趕緊拉著本上的手迅速的進去遊樂園裡面。她對於我的怪異行為居然沒有表示什麼,我還滿慶幸的。
    
    我和她先進去了傳說中的鏡子屋,我其實很痛恨那鬼東西,但她卻充滿了好奇心,而且一進遊樂園的第一個設施就是鏡子屋,所以我好像沒有理由拒絕進入那個地方。
    
    果然不出所料,那裡面的燈光十分的昏暗。一進去就看到了不同鏡子中倒映出了不同的自己,而且不管你的臉往左還是往右,甚至往前看,都是你自己,只是有的臉已經變得畸形,有的則是身材產生了誇張的改變。
    
    我的額頭冒著冷汗,我常常在一些電影中看到主角在鏡子屋裏被幽靈或瘋狂殺手攻擊,所以我基本上對這地方的印象不是很好,還有就是平行分身,那鬼東西讓我莫名其妙的看到太多個自己都會害怕。
    
    我中間的過程沈默了許久,而且在進去遊樂園後我就鬆開了本上的手,所以她只是跟在我身後。我在快到鏡子屋的出口時,轉頭看了一下,說:「由香?」我說,她卻不見了。我的背脊瞬間涼了一半,心臟好像快停了。因為她不太像是會惡作劇的女孩。
    
    「哈囉?」我問,沒有人回應。我開始往回走,等我回過神來時我發現自己已經迷失方向了。我環顧著四周,都是一樣的景象—我的倒影。我不停的走著,試圖在這個鏡子迷宮裏尋找出路,卻徒勞無功。我的冷汗直流,雙手和雙腳不停地在顫抖。
    
    突然,我的手機響起。因為四周太安靜了,所以我還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嚇了一大跳。
    
    「喂⋯⋯?」我問,我的嘴巴也不聽使喚的發抖。
    
    「翔太,你在哪裡啊?我都已經出來了。」是本上,她用她甜美的聲音說著,但她的聲音卻沒有安撫我緊張的情緒,反而讓我更害怕了。
    
    「那麼剛才是怎麼回事?我明明看到她走在我身後的⋯⋯,我也都到出口了,不見的人應該是她啊!?」我心想,我嘴巴卻不知道要怎麼回應。
    
    「我好像迷路了⋯⋯。」我突然覺得有點丟臉。
    
    「我看看能不能請工作人員進去找你,你先別動喔!」她語氣不帶任何輕蔑語氣的說著,我則認為自己是個大白癡。
    
    「嗯⋯⋯。」她在我回應完後,掛了電話。
    
    我倚著一面鏡子,坐了下來。我的手機完全收不到任何網路,但是還是可以打電話出去,好險。
    
    「翔太?」過了五分鐘後,她的聲音突然出現,我轉過頭,她就站在我身邊。
    
    「由香? 妳在這裡幹什麼?妳應該在外面等我的啊。」我其實被她嚇到了,因為我以為她會在外面。
    
    「喔,我只是想說自己進來找你比較快。」她微笑,但是我卻從她的笑容中感覺到了令人不安的東西,還讓我打了個冷顫。
    
    「妳是誰?」我問,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的直覺告訴我:她不是本上由香。在我說完後,她的表情突然變得猙獰。我的手腳開始發抖,她逐漸走向我的同時我的四肢隨著她踏的每一個腳步漸漸地失去知覺,我無法動彈。我清楚的知道她不是本上,而是別的東西,但我完全無力抵抗。我看著她逼近我,還優雅的蹲下身,死盯著我。
    
    「你想幹什麼?」我問,她歪著頭,沒有回答我,臉上仍掛著那個可怕的笑容。
    
    接著,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她的臉上的眼睛突然從雙眼變成了至少八顆眼睛,身體也開始變得巨大,還長出了和蜘蛛一樣的八隻腳。我試圖舉起雙手,但她卻用蜘蛛絲將我的手緊黏在地板上,像老鼠黏到了黏鼠板一般。
    
    她變成了半人半蜘蛛,全身除了雙手和頭部還留著,其他的部位都已經被蜘蛛的部位給取代了,而且就外觀看,她是黑寡婦蜘蛛,而且它在變身後臉孔也變成了另一個人—我剛才遇見的那個女人。
    
    「翔太!」我又聽見了本上的聲音,只是這次我確定真的是她,而且還多了大概兩三個人的腳步聲。她和其他人突然的出現,讓蜘蛛女快速的爬到天花板上,而隨著她的離開,我也開始可以移動我的身體,手上的蜘蛛絲也消失了。我狼狽的站起身子,看著本上和兩名工作人員衝了過來,然後在他們面前暈倒,至少事後由香是這麼告訴我的。
    
    一個小時後,我在樂園附屬醫院醒了過來,初步檢查沒有大礙,但那裡的醫生還是建議我去真正的醫院檢查。
    
    「我得告訴姐姐這件事。」我告訴自己。
    
    那個女人絕不會就此放過我的,我像是一隻蒼蠅,努力掙扎才逃離她的魔掌,她一定會再織一張網讓我掉入陷阱。
    
    本上倒是很擔心我的身體,我根本不打算告訴她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只會被她當成瘋子而已。我現在思緒呈現了極度混亂的狀態。
    
    「你不打給你的姐姐嗎? 或者是其他家人⋯⋯?」她坐在我躺著的病床邊,極為迫切的問著我。她看起來十分焦慮,第一次約會真的不應該是這樣的。
    
    「我會告訴我姐的,妳不要這麼緊張啦。」我揮了揮手,要她別擔心。
    
    「喔,好吧。」她鼓起了右頰,微微的翻了白眼。「我只是擔心你罷了。」
    
    「我會沒事的。」這聽起來真的太不可信了,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
    
    夏玟彗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早上九點四十分) 天氣晴朗
    
    我接到騰翔的電話後就辦了出院手續,儘管院方阻止,我也不理會,我的死腦筋是幾乎無可救藥的,我的家人和很要好的朋友都知道這件事。我立刻換上了平常的衣服,撥了通電話給騰翔。「你現在人在哪裡?」我將手機夾在耳朵和肩膀之間,手上收拾著住院用到的東西。
    
    「遊樂園的附屬醫院⋯⋯,你要過來喔?」他的語氣透露出了不願意,我也知道為什麼。
    
    「我不會刁難你的『朋友』的,」我加重了語氣,臉上露出微笑。「我只是想去問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會嚇成這樣。」我的態度有點從容,我想這樣他應該不會太緊繃。
    
    「這實在很難用簡單的幾句話說⋯⋯。」他的語氣變得溫和,但也有氣無力。
    
    我在想,本上由香在一旁應該很困惑。因為我和騰翔講電話都是用中文講,她應該聽得一頭霧水。我一定要知道他到底遇到什麼事、看到了什麼,尤其是我剛才又看了那篇論壇的文章,不安的心情好像又更嚴重了。「總之,我會過去,但你要告訴工作人員說我是來探望你的,不然他們會把我當成硬闖入樂園的人。就這樣嘍,拜拜!」我掛電話,將手機塞進了口袋裏,然後背著裝滿我日用品的大背包走出了病房。
    
    我穿過了一些人群,才終於離開了醫院的五樓,也就是我住的樓層。我搭了電梯來到了一樓大廳,快步跑出了醫院。我一出醫院便叫了一台計程車,先回公寓放東西才前往遊樂園。我是坐電車去的,這個時間也沒有什麼人,所以我不會浪費太多時間。
    
    順帶一提,我們全家都已經在準備明年三月要搬去美國的行李了。因為老爸老媽工作的關係,我和騰翔得在那裡住上一陣子,而且是和我的阿姨住在同一棟房子。更可怕的是,海珠小姐現在人已經在那裡了,不用說也知道是要監視我們的。總之,我只能在日本待上剩不到三個月了,一切都不能再有任何差錯。
    
    我坐在電車的座椅上,發出了長嘆。大概過了五分鐘後,我要下車的站到了。我接著便步行走到了車站外面,又叫了一台計程車,搭了五分鐘的車便到達遊樂園門口。我還是買了門票,反正我也沒來過,探望完騰翔後也許還有玩樂的時間。
    
    我當然先去一趟了附屬醫院。詢問了一下櫃檯服務人員後便得知了騰翔休息的房間在幾樓幾號,然後跑去搭電梯。我簡直箭步如飛,但內心也摻雜著無限的不安,只是我還在試圖壓抑自己的情緒。
    
    我終於到了他病房的門口,我敲了敲門,才輕輕的打開門。他臥坐在病床上,本上由香則坐在靠窗的床邊,她一看到我便立刻站直了身子。
    
    「嘿,」我打了招呼,試圖打破僵局。她緊張的點了點頭,臉上掛著微笑。騰翔則是臉色慘白又凝重的看著我。我轉頭看向他,他也看著我,眼神平靜的像灘死水。「你沒事吧?」我問了一個答案極為明顯的問題。
    
    他沒有反應,眼睛微微瞄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本上,我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便不好意思的對本上由香說:「對不起,可以請你出去一下嗎?」我問,她什麼也沒有多說的走了出去,我和騰翔都在確認她離開後才開始說話。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他的語氣充斥著極大的恐懼,雙唇既蒼白又在發抖。他的臉色也很差,整個失去了血色。
    
    「什麼?」我看他那個樣子,嚴肅了起來。
    
    「蜘蛛女。」他簡單的幾個字,已經讓我的心涼了一半,雙腳也感受到了詭異的冷風。他根本不知道有這個都市傳說,但他卻說出了它的名字就表示他真的看到了。
    
    「它長什麼樣子?」我壓制住自己內心不安的情緒,試著讓自己冷靜。我不希望他有危險,但如今似乎已經無法避免了。
    
    「它雖然有著黑長髮女人的頭,眼睛卻有至少八顆,而且每一顆都是黑色的。身體則是黑寡婦蜘蛛的,體型十分巨大。」他發著抖,盡量用自己最詳細的描述來形容。我全神貫注的聽著,不想遺漏任何的細節。
    
    他說完後,我只問了他一個問題:「你有聽過絡新婦嗎?」我還沒等他回答,又繼續說:「它又被古代的人稱為『女郎蜘蛛』專門誘惑男子,男子上鉤後便取其首級食用。」我說完後,他輕輕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彷彿擔心自己的人頭會落地。我的手上則拿著手機在搜尋「蜘蛛女」的傳說故事。
    
    「那麼⋯⋯她有什麼弱點嗎?」他發抖的問著,語氣中帶著迫切。
    
    「火。」我簡短的回答。
    
    他嘆了口氣,又繼續說:「我現在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還會再出現要來抓我,我現在整個就是活在恐懼之中。」他用雙手抓住了自已的頭髮,看起來真的很害怕。我在這種時候,更是不能慌張,要保持冷靜,不可以先慌張。
    
    「我們只能等了。所以你得隨時做好準備,而我說的準備是指不准做魯莽的事情。」我繼續搜尋著,看看它有沒有什麼特別容易出沒的地方,我在想也許我們可以去那裡等它。「離這裡最近的森林在哪裡?」我問。
    
    「遊樂園後面就是森林公園,兩個是相通的。怎麼了?」他問,我過了一會兒才回答。
    
    「絡新婦的另一個嗜好就是喜歡躲在森林裏,誘惑在森林裏遊蕩的男子。」我微笑,看著他眼中充滿恐懼的吞了口水。
    
    「所以我是誘餌?」他問,我微微地翻了白眼。
    
    「當然。」我嚥口水,實在說的有點心虛。
    
    我的手插在口袋裡,不斷地搓揉著口袋裡的銀色打火機。我其實有點不安,因為如果失敗了,騰翔的人頭便將不保,而我也不知道這對調查員的世界有什麼不良的影響,但如果不去嘗試戰勝那傢伙,可能對未來的情勢會更加不利,只能放手一搏了。
    
    我們花了五分多鐘,才從遊樂園走到了通往森林遊樂區的入口。入口有扇生鏽的鐵網門,感覺就像跨過去就會進入精神病院的感覺。我的直覺告訴我絡新婦已經在等待著我們了,那是一種背脊發涼、全身的肌膚被麻痺了的感覺,而我已經很久沒有那種感覺了。我們步行在鋪滿落葉和碎石子的森林小徑上,我們甚至像智障一樣的呼喚著絡新婦,但都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只是有件事很奇怪,就是當我們越往裡面走,天色似乎越來越暗,視線也漸漸的被莫名其妙起的霧給影響。
    
    「這一定是她的伎倆。」我對騰翔不滿的說著,卻沒有注意到他早已消失在朦朧的霧中了。「該死的。」我的心臟瘋狂的亂跳,但保持冷靜,我一直往森林裡面走,因為我知道裡面有東西在那裡伺機而動。過了許久,我找到了一個十分不起眼的洞穴,它完全的被叢生的樹木雜草給遮蔽住了,我透過微弱的光看到了那些樹木上纏繞著細小幾乎無法被看見的蜘蛛絲,和細碎、一般人根本不會察覺的白骨,我便確定這裡是她的巢穴了,只是我得在騰翔的人頭落入她的五臟廟之前把她給宰了。
    
    我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的同時,發現了這一帶是完全沒有訊號的,也就是說我無法向任何人求救。「沒辦法了,管他的。」我根本不在乎了,我只想把我的弟弟救出來。我進入了這個異常黑暗,又潮濕的洞穴,它的高度只比我高了快三十公分而已。裡頭潮濕的空氣讓我快窒息了。在黑暗中我隱約聽見了一些聲音,而那種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你嘴巴被蒙起來時,還不斷地在鬼叫的聲音。
    
    我聽見聲音後,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狂奔而去,頭上的空間也變大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巨大的蜘蛛網,騰翔被綁在上面只露出了兩顆眼睛,但透過微微透明的蜘蛛絲我仍然能認出他身上穿的衣服。我環顧著四周,發現網上還有其他也被綑綁住的人,但他們的頭都不見了,黑暗的角落中也堆積著許多頭骨。我拿出了斜背包中的瑞士刀,爬上了和蛛網等高的岩壁,開始將不斷掙扎的騰翔身上的蜘蛛絲給切斷,但切到一半時他卻突然大叫,我趕忙拿著手電筒照著四周。
    
    「妳這ㄚ頭,可真有膽量。」一個混雜著男女性的詭異聲音突然迴盪在我的腦海中,那種感覺是十分的不真實的。「居然敢直接的闖入我的巢穴,真是不要命了。」我不害怕她,至少目前是這樣。我隱約可以聽見她八隻腳在石頭壁上爬動的聲音,那種聲音緊湊又細微,讓人焦慮。我沒有回應她,只是拿著手機,不斷旋轉著自己的身子,企圖找到她的位置,但每一次我的燈光照射到她的身上,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離開了我的燈光下。
    
    為了讓她能夠停下來,我只能用激怒她的方式了。「妳不准碰他,聽見沒有?」我憤怒的大吼著,胸口感到一陣熱,雙腳和雙手卻感到異常的冰冷。我甚至覺得她在用蜘蛛絲纏住我的雙腿,但我不為所動,我的目的只不過是要拖延她,再等適當的時機把她一把火燒了,讓她沒辦法吃掉騰翔。
    
    「妳以為妳是誰啊?居然敢說出那種自不量力的話?妳憑什麼阻止我? 妳有什麼本事?」沒想到管用了。而她的聲音有種令人頭昏腦脹的魔力,但我必須把持住。我冒著冷汗,迅速地將打火機從口袋中抽出,當我再次將手電筒移到我的正面時,絡新婦便出現在我的面前,她從洞穴的深淵直衝而來,我滑動了打火機上頭的齒輪,火花照亮了洞穴,她還來不及反應我已經將打火機丟向了她。
    
    打火機落到了她的背上,她邊用淒厲的聲音尖叫,邊狼狽的向我衝過來。因為她的動作很慢,所以我躲掉了她,往騰翔的方向衝去,猛力的將他身上的蜘蛛絲扯開,他便順利的逃脫。蜘蛛女無法再追來,因為她的身上佈滿了火焰,火苗竄著她的身體,瞬間點亮了昏暗的洞穴,蜘蛛女最後變成了塵土,她洞穴裡的東西也隨著她消逝了。
    
    我扶著虛弱的騰翔走出洞穴,他的氣色好多了,只是看起來很疲憊。我帶著他回到了遊樂園,和本上道別後,我便帶著他回家了。
    
    我們得開始為三月搬去美國的事情做點準備了。今天的紀錄到這裡。

54.162.239.233

ns54.162.239.233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