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神話/仙界
悲劇
煙滅的蛇與大群
作者 怡紅墨魁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R
級別
208 閱讀
18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煙滅的蛇與大群
2 書籤
打賞
A - A - A
#2
花與蛇
怡紅墨魁
No Plagiarism!y8UjmBETqmOM9eQd0jXsposted on PENANA

氣有盡時淚無絕,歌姬早已哭到喪失聲線,淚兒輕,每每都飄送至冷風中,因為佳人的淚是不能沾濕衣襟的,不然就會有損淒美,壞了命運主宰的殘忍興致。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M4UdcEO5H0

最傷心的淚是能毒死眼睛的,歌姬突然感到天昏地暗,分不清是哭盲了還是哭死了,失去生命力的軀殼俯跌在祭祀足前,無聲地說出兩字。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5f90zwBep2

「救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BePKsFXtZV

這也是兩人初遇時的第一句話,彷若箭返弦上,又似是覆水回頭,那是個守在男孩旁邊不知所措的紫裙女孩。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VLZQYcuNhc

「救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OnsYo1uZgU

女孩懇求著。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2R8RBBwz5w

來自煙滅的大蛇祭祀埃亞笑了,他蹲在女孩面前,一手抱起蒼白氣絕的男孩,另一隻手溫柔地撥開男孩額前的碎髮,語帶嘲諷道:「看看你自己,一直苦困於肉體淪作囚徒,誰還敢說造物主是仁愛且全能的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u0huRgHm3Z

「請你救救他吧!我在這裡呼救三日三夜,你是第一個回應我叫喚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ySm0QK2lKj

「噢,小妹妹,你可要衡量清楚,我的確可以復甦這個肉體,但這個肉體很快就要背叛你哦!尋常的美貌尚會等待青春的終結一同殉葬,嘿嘿,但你所眷戀的美麗實屬罕有,恐怕到了這肉體的青春來臨時,你就會對他的醜態感到煩厭,最後你會後悔今日輕率的要求。」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gNapEM1bl6

「我不在乎,我只希望你能救活他,好心人,為了使他活過來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Q7YkYe2ki

「不!不!不!你還未明白,高貴的人寧願一死也要保持住自己理想的形態,你知道嗎?人類的生命就是一個等待化蝶的繭,沒有人知道自己能否等到破繭的時候,但帶著這股寄望,寄望著有天自己能蛻變成想成為的那個人,就足夠一個人在痛苦中掙扎求生了,但若那條七色斑斕的毛蟲早知自己不會有化蝶的一日,何必丟棄尊嚴繼續結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1TaoU18XmT

「但他⋯⋯但我不想死!我想要活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gDGq2lc4wy

「嘿嘿嘿,你忘記了嗎?明明尋死的是你呀!」現場突然散發出一股充滿硫磺味的奶白濃煙,祭祀的身影被藏去了,女孩只聽得到他狂喜的笑聲和歡呼,好像這個人終於從某種競賽之中獲得勝利一樣,他似乎鬆了一大口氣。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adoicJhrLC

作為一個典型的煙滅生物,大蛇祭祀埃亞並沒有眼球,兩個眼窩是無底的黑暗,那道白煙就是自這兩個黑洞噴出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KNvVbqWknj

在煙霧中,一條白蛇從地面鑽出,細長的蛇身抖掉泥土,纏住了男孩的頸,張開血口,瞄準了男孩的喉結。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dEWU4Zgh3M

在萬物初生的時候,首批人類都住在伊甸之中,某日一個人類從樹上偷走了大蛇守護的毒柑橘,盡忠職守的大蛇願以智慧向人類贖回果子,但獲得蛇之智慧的人類卻變得不誠實起來——這人類當住大蛇的面前把柑橘連皮帶籽吞下了,最終毒柑橘噎了在這人的喉嚨,果籽發芽又從這人的身體長出一把毒劍,果實的毒使這人失去了理智,他拿著毒劍把伊甸的其他人類都刺死了,白色的血液玷污了潔淨無瑕的伊甸,最後這人類也毒發身亡,這便是最早一批生於世上的人類的命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e0fxdZOFK

而那傷痛欲絕的大蛇則哭盲了眼,牠從樹上跌落在一個水潭中,淚水化作了濃煙,形成了日後密不透光的煙滅層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pyWkJmg3K

這時白蛇的顏色與濃煙融為一體,單憑雙眼實在無法知道這是一條蛇,不過因為蛇鱗的磨擦和嘶嘶蛇語,女孩很清楚正發生在男孩身體上的事,她因此而一度嚇得說不出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AhoxctxsLB

喉嚨傳來劇痛,柑橘皮的香遺留在鼻腔。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fBPgRntQb8

在煙的背後,祭祀埃亞喃喃細語:「如今蛇取回牠的柑橘,你的罪就被赦免了,死是罪的代價,故此你不但能重臨人間,你也永遠不會再死,在無限遙遠的未來,即使其他的永生者都有倒下來的一日,但你卻會活至永恆的盡頭,在那裡,那唯一目睹過造物主真容的首生大蛇會與你會晤,祂將為你復活一位伴侶,並在宇宙終結的最後一剎為你倆開闢一個不朽的新伊甸。」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BCy9ySSV9V

女孩覺得一陣冰冷包圍了自己,她的身體正在下沉著,液體正忘我地湧入氣道,她想咳嗽,但一張開口,更多的水就要乘虛而入。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GJc5hoyOQk

她想起來了,三小時前她與男孩為了逃避父親的追打而一同逃入樹林中,在暴風雪裡,熟悉的山路都陌生起來,無論他們跑了多遠的路,父親的咒罵聲總如形隨影。走投無路,他們來到了一條冰河前,身後是父親響絕於風雪中的呼喝聲,他們不用轉身也能想像出父親手持利斧追趕到河邊的狠毒表情,於是他們寧為玉碎,銀牙一緊便跳入河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6WfmNCQDO

一道緩慢的水流把女孩的臉推出水面,女孩深吸一口氣,剛才那些關於她與祭祀的記憶則被留在河水中,她忘記了從此自己就是不死之身,所以習慣性地呼吸著,顫抖著,恐懼著。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ZeqxnYpfUy

這時風雪已經停止了,天空的顏色由白轉藍,女孩的呼吸在鎮靜的空氣中格外明顯。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bBinGzMfoD

水流把女孩送上岸邊,女孩一動不動躺了一陣子才坐起身來,她意識到自己正處於一身濕透的狀態暴露在室外,這樣下去她很快會失溫致死,奇怪在於她是如此後知後覺,在寒風的滋養下她的長袖裙子上甚至結出了朵朵冰霜的花兒來,但她卻沒有感到任何不適,是的,她能感覺到雪的冷,但這種感覺似乎再也無法在她身上施加痛苦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zNJv36iFWW

不過她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呢?只是一身紫色裝束在冰天雪地裡有點顯眼。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tVbUsyTRON

一個老頭從林木的背後冒出,他一手拿著個細小的黃銅酒瓶,一手拿著把輕便的短柄斧頭,他一眼就聚焦在女孩的長袖紫裙上。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ZoJn5i9kG

仔細把女孩裙上的鵝黃色花邊都打量了一次後,他脹滿酒氣的紅臉一下谷成了紫青色。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TuwpxCIdy

「我⋯⋯從未見過像你這種妖怪!」這句刻薄的話就是女孩父親出場的第一句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HuPBWovOc

他一步一步走近,在女孩面前揮舞著那把斧頭,心裡相信女孩會像之前一樣屈服在斧頭的威權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fcHYzMgJ7

「沒用的事物就不需要留住,我警告過你的。」這是他出場的第二句話,這時他已站到女孩面前,以不可攀及的身心高度俯視著坐在地面的女孩。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w0s3q0G8d

女孩習慣性的在父親的利器前畏縮了一下,這不過是長期學習得來的條件反射而已,隨即她發現自己已經不會對父親的斧頭再感到焦慮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MVJCxF02u

的確,沒用的事物就不需要留住,使女孩軟弱的那一部分,在她跳入河水的幾分鐘裡就淹死了,現在從水面走出來的,是一個嶄新的她,現在的她沒有了應該恐懼她父親的理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dlJq3I0QZJ

看到父親徒勞無功的恐嚇,以跪坐姿態於父親面前的她不禁抬頭笑出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WgYpjopZw

「沒用的事物就不需要留住,我當然記得啊!」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CejyYV5EW8

在捲曲的濕潤紅髮之後,是兩片金色虹膜,瞳孔因日光在雪地的反射而收縮成長橢圓形,粉唇的兩邊正以微妙的角度往上翹,唇後兩行雪齒間透出了嘶嘶低語,在萬籟俱寂的世界中,蛇的旋律主宰了零度空氣,要從人的每個毛孔處鑽入去。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8atSAwAAmz

從女孩高及下顎的領口處鑽出了一條手掌般長短的小白蛇,這蛇沒有眼球,兩個眼窩是無底的黑暗。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jkwAiVUGkU

「你這個妖怪!」這是女孩父親生前的最後一句說話,因為白箭經已朝他的頸動脈彈射而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cX9vw7rBLn

煙滅蛇的攻擊速度是十亳秒,是人類一次眨眼需時的二十分一,被煙滅蛇咬中的人第一個感覺是被甚麼硬物重擊了一下,很多人來到亡者之城時仍不知道自己是被蛇咬而死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KUydM8KnI7

蛇完成了護主的工作,放鬆身體從女孩父親的頸上滑落,再沿地面返回女孩的裙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W2rtCJpxqJ

毒液彷佛有著自主擴散速度的能力,未等一次完整的血液循環,毒液就已通過血管觸及父親的每個細胞,細胞的元素開始重組成晶體結構,在外觀上,他在不足一秒之間就變成一尊灰白色的石雕,臉上仍維持著無知的愚蠢表情。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rCHA8dIAPt

女孩其實沒有要置對方於死地的強烈願望,不過這是她能為男孩做到的最後一件事,願男孩的靈魂能夠在河水中安息。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YznwNaExxm

她輕輕在父親雕像的背部一推,失去重心的石雕隨即倒下,順住濕硬的冰土向河中滑落,一直到石雕的最高點都沒入河水之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up6X2Qmzg

女孩這時才算是真真正正的重生了,她是自由的,再也沒有男人可以擺佈她,她從今以後的名字是柑橘花,在煙滅神話中,首生大蛇在伊甸裡悉心照料著柑橘樹上唯一的一朵花,翻風雨的時候牠便化作眼鏡蛇張開頸部為花兒遮攔,在悶熱的晚上牠化作響尾蛇為花兒演奏搖籃曲,可是花兒不愛牠,為了反抗大蛇的愛,她斷然使花瓣枯萎,結成了一顆不說話的柑橘,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扭轉她的意願,就是細水長流的愛意都不能夠水滴石穿。從沒有人把這個典故告訴過女孩,但柑橘花一直就是她所鍾愛的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60TOB22jCR

而她的父親,在死亡的一剎就被河中的水蛇帶走了,他會被帶到那位大蛇祭祀埃亞的面前,然後一個專為折磨他而設的惡作劇會在那裡等著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MAra6elLMS

只知道三十年之後,那位在歷史中豔壓七洲十界的石像鬼歌莉會在同一條河中誕生,傳說中僅次於那以美麗為聖名之靈——智天使之下,石像鬼歌莉的美貌勝絕以主之手所造的其餘一切生靈,對一個視自己親生骨肉為怪物而殘忍對待的罪人,報應的形式彷若一條緊咬自己尾巴不放的餓蛇,蛇牙總會有咬在蛇頭之上的時候。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8rnxxlznI8

誰都不明白天生麗質的歌莉何以如此唾棄自己的容貌,何以無人能得到她的青睞,當泰坦巨人因為傾慕她的芳容而把她擄回深淵層面封為皇后,她在新婚之夜便趁機跳入了無窮深邃的深淵之中,寧願葬身無窮也不願屈服,人們都說她是石像鬼,因為她有著一顆石頭般不可打動的心。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O9xDKzF3c

這都是另一個故事裡的情節了,我們今次故事的焦點仍是在於柑橘花其人身上。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QMY1TcmEY

這裡是七洲之中的護洲,因有諸神監護而得其名,護洲北部勢力之中有一個向寒冬之父效忠的冰原十二國宗教集團「永夜之民」,其聖所座落在護洲的最北端的燈芯港,被十二國的領土如層層半環所擁抱。寒冬之父——作為一個毫不關心人類權力鬥爭的神祇,祂根本不在意自己在地上有多少子民,故此祂甚少以宗教為主題出現在人類面前,更勿論任命先知以下賜神諭,甚麼「永夜降臨,薪火不息」、「寒霜巫妖將主持公正」等宗教概念不過是人為了馴服人而妄談的謊言,當然這秘密就只有你我心知肚明,歷史令謊言都變得神聖,那些稱職的教士總會相信自己所相信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NpBkXXUkF

在燈芯港這個宗教聖地,有以寒霜巫妖塔遺跡改建的薪火祭壇,有首位永夜之民創立的無寒避難所,有專屬於最高教士一人所有的冰宮殿,而在如此神聖的土壤之上,竟有一間聞名於十二國之外的煙花場所——風花雪夜紅提燈。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3Zudw7X6M1

這可不是那種誰人都可以入場消遣的一般妓院:所謂三橋一門,紅提燈的正面有三道橋,左邊的一道石橋是供貴族人物通過的,石橋上有朵朵大小不一的繡金蘭白布篷,每道篷在橋的兩邊又有金色垂穗,讓外人難以辨認過橋人的身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jR5iSYueD

右邊的一道鐵橋是讓曾經資助過十二國聯軍的富商豪紳走的,這些人覺得有資格出入紅提燈是身份的象徵,橋面自然無需遮掩物,橋柱之間綁有極為敏感的銀鈴,就是輕步走過也會叮噹作響,提醒紅提燈裡面的人大爺到了,要準備鋪張地恭迎大駕;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ttqT5LR2Gc

至於中間的紅木大橋,橋面是三條橋中最闊的,橋身結構也比其餘兩橋高曲,每當日落,橋上隔三步就有俏麗的小姐提住紅燈在兩旁照明,這橋是專屬於紅提燈花魁一人的,從前的花魁不願走路,出入都有六人抬轎,每當小黑轎經過,豔紅燈火就會透過薄紗映在花魁的臉,這時剛好經過旁邊兩橋的人們就會引頸舉目,因為花魁真容是難得一睹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KbbXHjUO6

每逢月份的最後一日,紅提燈都會變得格外熱鬧,在天未入黑之前,兩邊的石橋與鐵橋就開始排起長龍,也不是全因為來賓人數大增所以築構了人龍,而是因為每位來賓都帶備了大量禮物隨行,使兩橋的交通嚴重堵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W6qNbIGadV

無他因由,不過今日是花魁唯一出現在公開場合的日子,而每個男人都想在美人跟前一搏良好印象。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HpeAu0sxG

人多的地方自然吵雜,任你風高景貴,當堂大煞自然是少不免的瑕疵,聽說若在無風日子站在紅提燈的橋上仔細聆聽,自比鄰巨峰風暴廳堂融化的雪水在橋下緩慢流過,那水每刷過一顆鵝卵石的聲音都可以清楚聽到;在人氣稀薄的時候,整座建築在水上的紅提燈都會彌漫住堅果實的甜暖香氣,有說紅橋之下水葬了一棵千歲沉香,有說橋的本身就是香木所造。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fqPrnwKil

這可算是附庸風雅?說不上,首先附庸與否要視乎人的意圖,而人的心思卻又是無可猜透的,其次是當此時此刻人的俗氣已經消滅了美景,就沒有了主體可以附庸。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Rerh2DZJNd

風雅都不見了,只剩餘貴賓們的催促與抱怨,下人們的互相恐嚇與喝叱,盤點人高聲地宣告何人有何名堂,贈送何物,予哪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AU4PvzPX6

而這個那人,那個七年前改名換姓為柑橘花的女子,這時輕紗蓋面,一襲紫衣,不顧守衛的阻撓,走上了紅橋的最高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vBmWqNkXyC

她輕蔑的笑了,而兩橋上的男人都因為她的探望而屏息,於是人們數得出冷水流過了多少顆鵝卵石,突然又想起那死在橋下的古老沉香。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pRKGTnGCa

這些男人,連呼吸都任她擺佈。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ThKOlAjUpg

隨住夜的成熟,紅提燈的廳堂坐滿了人,漸進地又站滿了人,除了靈巧的端餐待者,要從廳堂來回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夜的主角是花魁一人,所以她亦算是另一個例外,無論她想去哪裡,都有熱切的伙子在前頭開路。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1VSnRiabgJ

每當她手中的葡萄汁被一飲而盡,就會有無數隻手遞上又一杯美酒,但她一律都不會接;每當她嘆一口氣或者是笑一聲,就會有魯莽的公子們上前搭話,但沒人可以影響到她想與誰人說話的決定,有時積極的人們爭破了頭,她卻去留意那坐在角落一早放棄了爭奪的氣餒家伙。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Oy8FjPzGwb

對於一些經驗老到的追求者來說,今晚最不適宜採用太過進取的手段,在花魁面前盡力賣弄當然是徒勞無功,況且今晚也是一年之中的最後一晚,唯獨這晚燈蛾應該自重,唯獨這晚撲火是自取其辱,這晚的勝利是屬於那個沉鬱的紅花舞者,那個傳授花魁歌藝的音樂家、演員、豎琴手與詩人,眾人都見識過花魁開嗓的時候能令飛過的候鳥都回頭駐足,人們也口耳相傳著紅花舞者雅辛托斯的歌聲能令雪地的雲雀羞愧得吞聲餘生。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qsBeObxIA

今晚的禮物大多是形式而言,為了讓這些送禮者們的誠意顯得四季如一而已,他們的禮物在花魁眼中從來都不重要,在這晚更會比平時卑微一點,不量力者往往效顰模仿,於是花魁身後的婢女就抱滿了鮮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OJwG6nZhzf

花魁突然從人群中轉身,走向廳堂盡頭的倚牆階梯,如常地拒絕了多餘的攙扶,一步步走上那有一人身高的演唱台。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0nO937ZCNv

她環顧廳堂四周,直至看到了在場最銀亮的甲冑,一對比窗外冰雪更冷漠的眼光,一株拿在手中的塔墓紅玫瑰,就算未聽過老詩人與黑風新娘的故事,誰都清楚塔墓紅玫是殉情的花,偏偏這是她今晚唯一會親手接受的禮物,這種不吉利的默契一直讓外人無從了解。7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YuFKqVLR4
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OEVgf94rHN

雅辛托斯的眼神本來正放空著,發現到花魁的凝視,他乾脆把頭盔上的護目拉下,花魁亦面不改色地把視線移開。7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MwSjYtGjc
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2vwybDWaUv

「很想聽,你再說多句話,在沉默的燭前,留意你嘴巴;(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VTe4Xl4z9

花魁以凡人無從理解的煙滅語唱起歌來,在煙滅層面裡,歌唱只能用於儀式之中,便是歌者本身亦無法事前決定歌詞內容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znNuE3EJul

「伸出手,臂未直已盡頭,凝固的指頭,舉起了又收。(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wxQ252G2dA

「若覆上檯布便叫晚餐與我共晉吧,插著玫瑰噴上水露扮你送我的花⋯⋯(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DwrSBoeFY

「⋯⋯」這位歌姬突然停止了唱歌,因她不願歌詞的內容引起那個人的誤會,那個也懂得說煙滅語的紅花舞者雅辛托斯,她看不穿那片冷冰冰的金屬護目下正以怎樣的眼神看著她。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embJ0eoJJ

她清一清嗓子,接上另外一個曲風相似的旋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JghAjmDZpR

「遙遠,有隻孤單氣傲善謀略的鴉,能奪到王國卻飛不回家⋯⋯(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AXv6onHNBm

聽來這次的歌詞不會引來不必的尷尬,她便放心唱下去。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MZB8al8pJS

「惡魔在,那王座前等待,咬合了牙與刃,在登基禮張開。(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8t8p4rMIqc

「凡人慾與苦是惡魔的美食,痛苦之王在這世道挑選菜色。(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z1947yrPl3

隨意唱訟出這個世界上某處某個人的命運,這便是煙滅生物——歌姬的獨有能力,對於台下不認識煙滅語系的一眾凡人,花魁的歌就不那麼有啟發性了;對於柑橘花自己來說,用煙滅語唱歌是她的娛樂之一,歌曲訴說的故事總會是精彩萬分的;至於對那位叫雅辛托斯的男人⋯⋯反正他甚麼都要管,甚麼都要反對,所以花魁偏要在這個一年一次的會面中演唱煙滅之歌。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c72Nfc9oCS

想到這裡,她唱得更是得意忘形,痛快之餘,又另外唱了一首煙滅之歌。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gKmpaqQX8h

對於慕名於花魁美色或是其天籟之音而來的男人們,為了這夜苦惱籌備名貴禮物仍是值得的,然後花魁的演出完畢,她重返人群之中,直接走到紅花舞者雅辛托斯的面前,彷彿有隻無形之手在從中作梗,這時沒有人敢站在兩個人之間,便是在場最得勢不饒人的皇親國戚,這時也深明知情識趣與自討沒趣之間的分別,誰都知道花魁倔強的脾性,加上大家都害怕那位不多言的紅花舞者。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9IiiMqQefc

舞者雅辛托斯遞上了玫瑰,歌姬便接過了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skkfAxoY9

他像個紳士般朝她鞠躬,她如常地不領情,越過他,離開了廳堂。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fUDE54v2d

雅辛托斯沒有在眾人的注目中顯得尷尬,這晚他已經是一個勝利者,沒有男人比得過他,而且送花的一幕已經不算是新戲碼,往年如是,前年如是,大前年如是,習以為常,毫不出奇。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cW6vJwlYM

既然沒有了需要斷絕心情交流的對象,舞者又再揭起護目,他的眼光仍然冷冰,室內的氣溫又好似降低了一些。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ygeSBus9Tr

各位可會奇怪一介舞者也要穿戴銀甲?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bGdPliTRl

在大前年的最後一夜,也是柑橘花成為花魁的第一天,風花雪夜紅提燈的老主顧們都會記得那一幕所發生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7Ex3K3MhpK

那天晚上,歌姬第一次以花魁身分在廳堂演唱,她無視了富有的狂蜂和血統高貴的浪蝶,卻親手接過一位無名武士的塔墓玫瑰,這景象實在囂張得讓人氣憤。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4X1jQCOiLH

有位十二國之一國的王子率先對柑橘花說了難聽的話,花魁隨即不悅地閉上了眼。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K4TriIMACD

紅花舞者之名,因為武士拔劍同時血光盛開如紅花,因為武士使劍如同熟練的舞藝大師。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WJiuN3xAkW

花魁的閉眼,不是因為不堪受辱,而是她討厭武士的自把自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lpUmJKZx3L

「區區凡人,豈能褻瀆大蛇祭祀的歌姬。(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fNP8e7Q1Is

劍之舌尖劃破喉嚨,血之美酒熄滅了人世的喧鬧,連同王子與他的十個隨身護衛都默默跪了在花魁周圍,那點點紅酒潑了一地和武士的銀甲,而花魁本身是滴酒不沾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FFcX9Z0HAl

「滾,在我張眼之前離開這裡。(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VKyitjh1m

「下年我會再回來送花。(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2gaSop0eqJ

不久之後,永夜之民的最高教士宣告這件事是一場正當防衛下的意外,那位自此有紅花舞者之名的異教徒被當場無罪釋放。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6oT3yT4gt

永夜降臨,薪火不息,寒霜巫妖將主持公正——聽說在宣判的前一晚有位寒霜巫妖帶住神諭降臨了冰宮殿,不追究紅花舞者所為是寒冬之父所示意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UpatHEMZF

又有說紅花舞者所侍奉的神秘主人是十二國聯軍的最大債主,單是這位神秘人一筆投資的黃金量都足以供養整個聯軍三年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82WjVkIVz9

他是如斯不可得罪之人,難怪人們都會自覺離他三尺距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Fgf4ajC3nT

花魁接過花了,也離開了廳堂,紅花舞者的任務便完成了,他穿過兩重正門,走了上右邊的鐵橋,鈴噹作響,和應著他每一個步伐,叮噹,叮噹,每步分明。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NNWYgEC2E

叮叮叮叮叮叮!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bHeuCzcy8

剛才有序的節奏並沒有維持太久,很快銀鈴又亂響一團,這是另一種氣急敗壞的節奏。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mdpBhzVUDj

舞者在橋上轉身,後面追上來了花魁的一位侍女。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a6B75RMIU

「我的大人!且慢⋯⋯柑橘花小姐有話想和你說,請你隨我上樓吧!⋯⋯這絕不算是晚餐,小姐要我這樣告訴你。」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r058fAKPMi

那道兩道從不融化的冰冷,現在可有變得柔軟了些?於是舞者又重新覆上無情的護目。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8wnKOWGJA

這時花魁在樓上的房間裡,坐在桌子的一邊,正盯著燭火出神。她應該把桌布換走的,這支該死的蠟燭也是,但這是不是後悔得太遲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ZxL68Sb0FT

都怪那首亂來的煙滅之歌,多事多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U6U0eaAZZn

她得叫廚師千萬別送來那些準備好的食物,這件事她仍來得及制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XwOlhDiXm

她站起身走到屏風前正要喚人,剛好那個人也來到了,兩者便一個照面措手不及。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SWTD32we2b

「請問有何吩咐,歌姬大人?(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8Xi3Yxezwe

她可是對萬人愛戴不屑一顧的當紅花魁,在某程度上也算是舞者的女主人,她怎能失態於這人面前呢?她應該惜字如金,她應該恢復她的從容高貴,所以她笑起來是泰然自若的,她沒有回答舞者的話,坐回自己位置,指頭在對面的桌面敲了兩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WObsDwJgOH

接著舞者坐了在歌姬的對面,燭前,無話,良久。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DHDxkGzRVC

然後一心錦上添花的侍婢把花魁接過的塔墓玫瑰插好,放置在桌子的中央,又好事多為地取出一個水壼在兩人前為花瓣噴上水珠。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34Al7ySm7p

花魁這時已不能再裝作若無其事了,她把臉別過一邊,手掌掩住了朝向對方的那半邊,區區小手卻遮不住那漫延到頸子的紅霞,這時她又一心希望這男人會自動自覺遠離她所看得到的空間範圍。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A4dLxRig87

他一定察覺到了吧,那首歌的內容。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LOBj9iT0d

紅花舞者雅辛托斯並不是一個木訥的人,試問如果他是一塊不通氣的石頭的話,他又怎可能同時是音樂家、演員、豎琴手與詩人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w3i6pqFhMM

為了不讓兩人同時地難受著,他決定站起身向花魁告辭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mRV7oMqFU

「如果沒有別的吩咐,我就要回去了。(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DGme0vxTw

花魁這時又有點後悔自己的許願了,對著紅花舞者的背影,她不加思索的伸出了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Kpz3vYtagf

臂未直,已是盡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XBPTJdF9S

她看著桌上的玫瑰花,本來伶俐的口齒一時間說不出一句有意義的說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AHvg4KgAha

這花,不算是他送的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62zG55EygV

他又算是甚麼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eTp3M8gsi

「你是埃亞大人選中的歌姬,從此我——祭壇護法雅辛托斯,會成為你成年前的監護人。」他指著柑橘花頸上的蛇紋身,補充道:「因為你擁有了這世上最具價值的禮物,在將來的人生中你會遇到數之不盡的人想與你共分一羹,所以我的責任就是為你篩走無謂的滋擾者,當我不在的時候,你頸上的蛇也會替我好好保護你。」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920Ej4pAEG

那年是他發現在河邊遊蕩的她,是他把她帶來燈芯港,並為她安排一個體面的寄養家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KLJkrOp5nG

「埃亞大人會希望你生活無憂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1aUUAYHIf9

「作為一位尊貴的歌姬,你應該要接受良好教育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1ob13v6s5L

「不,你這樣的舉動實在有失身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9PwS9XGz33

「埃亞大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f4eaZP8Hyn

「埃亞大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zL2BPyHiD

柑橘花不知這個埃亞大人是誰,也不明白雅辛托斯掛在口邊的煙滅戰爭和那些跟蛇有關的神話故事,只知在每年的最後一日或者在緊急關頭,他都會奉背後主人的命令前來探望或者解救她。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trsZjCW0cZ

她可是喜愛自由的柑橘花,最不願就是再活在另一個男人的陰影之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4r4jC48KLG

她屢次逃走,屢次會在半路上碰上他,再被他強行帶回原處,柑橘花最成功的一次逃走是坐在一艘已經駛出遠洋的捕鯨船上,然後他出現在甲板上,帶住一條噴發綠色毒霧的海蛇,全船的人都被迷惑了,船頭立即又轉向燈芯港的方向航行。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8CgUFSJdz1

「你仍然未成年,所以一切都要聽我的打算。」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2tj2NWYN8

她打從心底討厭他的監護,討厭著事事替她下決定的他,雖然也討厭那位從不露面卻諸多要求的大蛇祭祀,但最討厭的始終是這個每年都會出現一次的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YSA3bc7kXT

於是她苦等到成年的那一天,就走入了風花雪夜紅提燈。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15vi0baJoK

柑橋花從前在三橋旁邊見過前代花魁出門的駕勢,見過黑轎薄紗紅燈映襯,那時十二國的皇族都向她提親,花魁毫無猶豫盡數拒絕,某天她突然就為自己贖了身,雇傭了一隊士兵浪跡天涯去,男人,低微得不曾在花魁的生命留下一頁紙的重量。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LfNfzP2vOP

柑橘花心中一直傾慕著花魁的自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NIeQUrYeo

鴇母聽完就笑出來了,也不解釋是為何發笑,她賣了一件雍容高貴的紫色長袍予柑橘花,不用收錢,一切記在帳裡。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RgunyuyIeX

當一個滿身酒氣的老年貴族買下了她的初夜,事情就變得有點與想像脫節了,不是嗎?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t0dgfM5hhT

為了拯救她美好的幻想與驕傲,白蛇又從柑橘花的衣領鑽出,把那貴族咬成石像。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7WGPaxJBvY

之後就是那位祭壇護法雅辛托斯出場的時候了,要不是歌姬的強烈反對,他這晚就要用紅色的雪花洗刷整間妓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0neuLNZjwe

他熟練地為她消滅兇案痕跡,然後語重心長要勸她離開紅提燈,從雅辛托斯的口吻得知,他背後的主人將會對她的任性很痛心。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ZeufugkLy

歌姬現在心有餘悸,放棄的心本應是有的,之不過這勸退的話是出自他口,歌姬偏偏就不想如其所願。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TuVIFsshY

她已經是條成年的蛇,他便沒有了作為監護人的資格,雅辛托斯不過是區區一個祭壇護法,又怎能干涉一位歌姬的決定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hmFM7sMrY

「那我會教你煙滅語和唱歌的方法。」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0JXfdcJuxv

憑這個技能就足以讓她成為一位花魁了,沒人再能強逼她要與誰做愛,但這又算不算是另一種多事的束縛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3LoyH7dazv

應那位埃亞大人的要求,從此他每年都會帶來一支意義不明的塔墓玫瑰。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90MvFzC7l4

塔墓玫瑰的傳說有很多版本,有浪漫故事把這種花當成殉情之花,但在柑橘花最初認識的故事版本裡又是另一回事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5mN3C0fmvM

在她所熟知的故事裡,黑風新娘終身被囚禁在受詛咒的高塔之中,連展現笑容的自由也被魔法所剝奪,最後她從塔頂躍下自盡,失去魔力維持的高塔便是碎成瓦礫,也要壓在新娘的屍首之上。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Szyg7folqY

最後這塔之墓上長出了一朵玫瑰花,象徵了新娘至死也不會得到自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QzYD4DcHLy

這種恐怖的花語又怎能得到柑橘花的喜愛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LQVyUxz9T5

況且,這根本不算是他送的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WLEv2MKr7b

「我最討厭玫瑰花。(煙滅語)」歌姬不知不覺說出了心底的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XKnBO1NvM

祭壇護法雅辛托斯,她曾經的監護者,那位被稱為紅花舞者,銀甲不離身的煙滅劍客,她心中最討厭的人,聽到她的話後就一把五指捏在門框上,用力之深讓堅硬的木材都彎曲了,這又嚇了歌姬一跳。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mhDhQxOqHI

「你有喜愛甚麼花嗎?我的小姐。(煙滅語)」但他的語氣依然平淡如靜水。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vDta8wWTX4

你問,但你關心嗎?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4n2OKDDMq9

淚汪汪的眼,近對著玫瑰花瓣的水珠,凝結著,凝望著,始終沒有落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yMqc3gJSGq

「在我的家鄉河邊有一面山崖,崖頂長了一棵開花不結果的柑橘樹,那樹的柑橘花是紫色的,我一直想要但不敢去摘。(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Ac44mdBj7y

「別睡,等到天亮之前。(煙滅語)」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cWp0H3Etu

銀光閃亮,鐵橋上響起了鈴鐺聲,花魁熄滅了燭火,在黑暗中翻倒載住玫瑰花的玻璃瓶,故此花上的露珠也撒了在地面,滴答滴答。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2gdekuYdb

她可察覺到那條偷偷離開她喉嚨的小白蛇?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OouSLHt4P

在夜裡張眼,她等著,她等著。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2s1YS2FVG9

天亮了,她仍等著。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tbGHq1coe

接著又一個夜晚,又一個日出,又一個日落。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oO2MiVx0oC

她摸著頸上紋身消失的空白,越發不安寧。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r4QpWS5Rz

然後有人敲門,最終還是把紫色的柑橘花送到她手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h2qXKQYXf

「我們無法把他的屍體帶走,唯有把他手中的紫花帶回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dl4g8nbFnA

這時小白蛇從窗邊遛了進來,不動聲色地,再沿地面返回女孩的裙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d1m3riWxa

終於擺脫另一個男人的擺佈了,渴慕自由的柑橘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vMrycpj3oh

在紅提燈的映照中,小黑轎快步跑過,急得旁邊兩橋的人都來不及抬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jBCnSKL3q8

夜深,她喚醒了驛站的守夜人,買了匹馬獨自奔往家鄉的方向,不眠不休趕了兩日路程,來到樹林旁的冰河,對面便是長著柑橘樹的山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EImF4q7nmE

水裡有著甚麼,相信你我就最清楚了,所以就算有淺水的路徑,普通的馬匹是不肯渡河的。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ySqZrDpKGN

她只好親自過去,當她的足尖觸及屬於大蛇的河水,那時遺忘的記憶又再回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10pEoip9lP

她總算記起為甚麼自己是不死之身,到底誰是那位常被提起的大蛇祭祀。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i0yEFC4N0r

看,那位煙滅層面的大祭師不就正在河的對岸等著她嗎?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ryjSyKvXvb

在祭祀的足旁,是那依舊銀亮的盔甲,他的手實在握得要緊,直到歌姬親自扳開,裡面還藏住幾朵柑橘花。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LxbbcAtBJP

大蛇祭祀推開銀甲的護目,那是已變成石頭的雙眼。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r1PZGvCKiC

「真是可惜,他一定是對你動了歪念,所以才會被你頸上的蛇咬死。」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cKbvCJg7HM

歌姬的兩眼紅腫,讓人分不清楚是多夜未睡之故還是其他原因。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jsjvDw577O

「我記得你當初說過的話,在萬物終結之時,我可以要求首生大蛇為我復活一個人,你因為一心想要獨佔我,才會派他來看守我,每年送我一朵玫瑰,事無大小都要規管我,多管閒事地保護我,你不高興他為我摘花,所以你便要蛇殺死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XzQMywibhB

「甚麼?他竟然把玫瑰都送給你了,我可沒有命令過他做多餘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OtlZZXIf5p

大蛇祭祀從腰間拔出一把祭祀用的宰刀,在雅辛托斯的屍體旁蹲下,一刀一刀地剖開銀甲,在他埋頭工作的過程,他又說道:「你可知道每條煙滅蛇都是一個造詣深厚的園藝家?首生大蛇能把柑橘樹養得通靈,所以我在玫瑰塔掃墓的時候也摘了一朵花來養。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2pSmUwS0DZ

塔墓玫瑰是一種殉情之花,從花中孕育出來的生命,想必也會有為深愛之人殉身的命運吧?」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AyFn7cFju

鋒利的宰刀在胸甲的中央破開了一道裂口,在裂口裡,玫瑰藤像群蛇一樣向外湧瀉。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g7XC7WAPcF

「一朵玫瑰都不剩啊?還真是蠢得無可救藥呢雅辛托斯。」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ff47BZEtZi

歌姬柑橘花,看著一地的藤蔓,觸目驚心。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tOT2ugaHWu

「所以不是你在送花給我?那麼他每年出現一次也不是⋯⋯」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bdB9PI5qyi

大蛇祭祀埃亞苦笑搖著頭。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6OyaW9aADa

所以送花的原來是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S7ZLat2lbZ

「我也沒有叫他監視你,我只是要他在必要時候為你解困而已,我指的『必要時候』,是指你被人活埋或者封印了的時候,我為甚麼要費神派兵保護你這個不滅的存在呢?況且你不是還有蛇嗎?」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Pmcrv29BsI

所以多管閒事的是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UywsJtCU3f

是他希望她生活無憂,希望她受到教育。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4Wn3IxxLSJ

是他每年念念不忘。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KI5W9BZids

是他為了一句不敬的話拔刀殺人。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171yzK1cF5

是他因為她成為妓女而痛心。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rJ2PNKmlvf

「聽說你在紅提燈成為了花魁?果然是我的精心傑作呢,你就奉我之命迷惑更多男人吧,然後把他們的一顆熱心都無情唾棄。嘿嘿,因為地上有苦逐欲望的愚人,凡界實在比煙滅層面精彩得多。」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5gXbd6McpZ

「你們男人⋯⋯總想擺佈我。」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Fr7GZHr1T6

「你知道嗎,我唱過了千萬首煙滅之歌,我不需要擺佈你就已經預料到你的命運,若果命數已定,我又能夠擺佈甚麼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7kQ99EUw0q

你的確會為他守寡一陣子,這段時期的你,把所有膽敢追求你的人都石化了,你以為拒絕了所有對你好的人,心中就能為他預留一個位置,在萬物的終點之時,你就會記得他,繼而你就能要求首生大蛇復活他。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M5GJgTQ36f

因為這個執念,世人都會銘記你美杜莎之名。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2LG9rGQTHJ

但是誰又能保持住一顆不變的心來對抗永恆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ZP4QYeuSLu

在無限遙遠的將來,你會遇上下一個男人,或者是女人,這個人完全替代了原來的人在你心中的位置,但這個人最後又會離你而去,下一個人緊接而來,所以前一個人又顯得不這麼重要了,在無限之中,你會忘記所有的人,誰都不比較重要,誰都不再需要被復活了。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jxAZhQT7TZ

凡人的牽掛高貴於人生的有限,所以歲月不一定能將之摧毀,但你是一個例外,你能記住一朵玫瑰的花瓣數目多久?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nWL46dKX6s

「哈哈哈哈,荒謬,我恨他,怎可能會為他守寡?我甚至不會為他流一滴眼淚。」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H5hMWg0q8M

「真是自打嘴巴的人呢。」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VskwrBnkJh

風起了,那是絕不讓淚兒沾濕衣襟的冷風。copyright protection74PENANAk6d5akiVho

54.80.97.221

ns54.80.97.221da2
留言 ( 5 )

地下白玫瑰 - 啊啊,短篇小說嗎
4 星期前回覆

怡紅墨魁 - 也算是吧,不過透過往後無數的煙滅小故事以及在另一個地獄故事系列的間接提及,煙滅之中的「大蛇」與「大群」兩個主要種族的恩怨,與「煙滅戰爭」的主線就能編織出來
4 星期前回覆

薄荷茶 - 很美
1 個月前回覆

醉光陰 - 彷彿詩歌一般的故事。
1 個月前回覆

怡紅墨魁 - 故事後續的線索在我另一個系列《地獄的鏡花水月》中有出現哦
1 個月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