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校園
奇幻
兩腳羊的世界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鯨魚精靈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13
級別
191 閱讀
1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兩腳羊的世界
2 書籤
打賞
A - A - A
#6
豺狼
鯨魚精靈
Apr 16, 2018
0
0
14
12 分鐘
No Plagiarism!7jJxZM1nuNNqS9TQj5Joposted on PENANA 扎高·胡夫(Jackla Wolf)直釋過來就是兩種狡猾的動物,豺和狼。

黑暗教典(Dark Bible)這個組織中的名字,這組織的名字好像很有深度,很有使命,但卻只是一個大型的犯罪集團。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2nRcOYd6Z

而它的「業務」就是僱傭殺手的中介工作。而扎高·胡夫這個名字長期都位於他們「業務成績」的首位。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vdjfLi2MFw

這名字在黑道中惡名昭彰,原因是它所接受的委託從不失手以及其殘忍的手法。當它的委託目標是你,那你就離死不遠了,而且是痛苦的死去。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tWsDQjWV2

但這名字背後卻有一個秘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q5IhiwfvD

扎高·胡夫並非「一個人」,而是一個被承傳的名字。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f1RygCQipw

每一任的扎高·胡夫都是用同一個方法挑選下一代的扎高·胡夫……那就是把他的家人全殺掉,卻把他帶在身邊,讓他感受仇人在身邊,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感覺。這種仇恨的感覺足以抹殺一個人的「人性」,上一代還要每天教授他殺人的技巧。最後就是承繼扎高·胡夫這個名字……當有一天他可以殺死上一代的扎高·胡夫,他將成為一匹豺狼。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OY0LrECKAx

手刃上代時刀刃貫穿人體的手感,上一代痛苦的悲鳴,眼神中的絕望,每一樣都在和他心中的仇恨共嗚著,這快感……讓人上癮……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NVYSDfaavG

所以每一代的本領都十分高強,而且是一位變態的殺人機器……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NLHFjXhagG

但扎高·胡夫於一年前消聲匿跡,無人知道他在那裡,除了他自己和……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H5FIR7mtRX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1FTZxxfIHL

叩門的聲音把我吵醒了,我坐了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ovw6aQ4s1k

吃飯了嗎?門外的肯定是多洛利斯,要快點才行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8IpOrgVOJN

穿好拖鞋後便開門走了出去。唉,多洛利斯還是不肯正面望我的眼睛呀……這的確是我不對……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LLsFK0cZIT

和往昔一樣沒有和她有任何接觸,這也沒有辦法,誰讓我越過她的底線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L6phcz8g29

但她的樣子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因此讓我擁有一些別人不能給我的熟悉感。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AaS0ZjhV71

這樣想著的時候就已經到飯廳的門口了,當我打開門的時候,只坐著一個滿臉愁容的老爸。能讓他露出這副面孔的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女兒。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TMbzwbLwT

「喔!克利斯,來得正好!」看見我的出現老爸開心了起來。我看見老爸手上的紙馬上明白要怎麼做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FhZ4zcEIsG

那是一份報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3RJ4R3lMb

凱莉被綁架了……而且老爸的手下無能為力,他們沒有一個人有把握把凱莉救出來,因為他們都擁有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戰士的榮耀,是軍隊中最傲骨的部隊,所以不可能用背後捅刀的手段,但正面面對綁匪很有會把凱莉殺死,一拍兩散。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nv59GEGRpc

除我以外,他身邊無人能夠做到。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7b6rQwVf5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4uK94WNMp

我馬上單膝跪了下來:「地點……」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EtlnydrTZ

老爸站到我的面前:「城外的廢棄工廠。克利斯,你有頭緒是誰幹的?」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CguHqal62K

「要我說的話,我只想到一個可能性,童話大師安徒生,但他背後的真身是誰,我不知道。」童話大師安徒生,一個曾經買兇殺死老爸傑利中將的人,而接受委託的……是我。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jNPOxYSuMF

「唔……明白,要留活口,知道嗎?」老爸說完後就把手上的紙握皺,在拳頭中燒成了灰,最後消失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gjoCHWP9Q

-------------------廢棄工廠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OL7jtxuODw

我爬到工廠頂部的天窗旁邊。凱莉身邊有三個人,門前五個,還有十多個在休息。轉眼暗處還有幾個身穿爛布的女生……原來是這麽一回事!這樣的話無論怎樣玩都好,凱莉都不會被攻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XjoLRnDm9

唉!不好,他們要對凱莉做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jhpDF2lCRu

那時候有三個人脫下了褲子,那醜陋腫脹的東西無遺的展示在衣衫不整的凱莉面前,凱莉不停的往後退,眼淚不停的往下滴。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sGgzZJ7txL

他們真的惹錯人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06IjvtbT7y

我從破窗上擰了一塊破玻璃就住他們的方向跳過去,剛好壓在中間的那個人身上,順手割下了右邊的那個人的那東西,左邊的那個被我利用下降的速度,狠狠的扯了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2qPs4vup7l

大家有上過生物課吧,都知道勃起的原理。所以他們兩個的血止不住的向外流。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z2a91Tgvq

凱莉依然是帶著恐懼的表情看著面的情景。我把頭伸到凱莉的耳朵旁邊:「閉上眼睛,很快就沒事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1vxJP3d1Wk

那兩個人捂著下面在打滾,哀號。我站了起來,隨手把左手上的東西扔了出去。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ZLorPTWe1

「呀~真噁心,這東西別拿出來嘛。」我甩了甩左手。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8BkiKmc1R

他們中的一個人發話了,這個光頭身材魁梧,看來是他們的首領了:「你到底是誰?!」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D3nbNde0eb

「路過的吸血鬼。」月亮的光打在我的眼睛上,反射出紅光。因那兩人的哀號使我興奮得露出了渴望的眼神和使人心寒的病態笑容。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Na6cCV6ya

不好,興奮得理性快要消失了!我用力的捏著自己的大腿,用疼痛來把理性挽回。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7QjIbCtxOv

「什麼?!想死嗎?小子!」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pryMCmZRmd

總算恢復了理性,但心臟還是狂跳不停,腎上腺素依然使我情緒高昂,我深吸一口氣:「對不起,我暫時還不想死。但你們真的有點可憐。連……」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2H1dNdPJjo

他打斷我的話了:「什麼?!可憐?!你……」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Tqec9pODXC

這讓我有點不爽了:「好好聽人說話好不好……」說的同時放出殺氣,不,這樣說並不準確,準確的說是我終於忍不住洩出殺氣。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8m4H9G38xq

這些殺氣還不足以震懾著他,但打斷他還是足夠的。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A7nNVBDEU

「連你們綁架的人是誰都不知道。不過幸運的是,那人說要留活口,所以你們不會死。」我轉頭看了一下那具被我壓得內臟都從口吐了出來的屍體:「那個是失誤……希望他不會要我寫檢討書啦。哈哈,哈哈,哈哈。」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1ylgKuGz7D

那個光頭笑了起來:「哼哼,我看你不用寫檢討書了,因為你就要在死在這裡,在我鐵彈頭大人手上!兄弟們!上!」說完後他們全部十九個人把我圍了起來,用著鐵通,鎖鏈之類的東西攻擊著我。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bgZgX8W0hu

在閃避著他們的攻擊時我忍不住笑:「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你這是什麼名字呀?鐵蛋頭!哈哈哈哈!唉……好了,你們都差不多玩夠了。」說完我就從腰間抽出了一條鐵鞭,這東西有點像鐵鏈,但它的速度更快,力量更狠,因為這是流星鎚的衍生物。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E4z2SuDw9

我一邊閃避著他們的攻擊,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鐵鞭,慢慢就把他們帶進我的節奏之中,鐵鞭所及之處他們不得不退避,在月光的影照下仿佛在我身邊有一道白銀的防禦結界。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xISOsnu2u

他們退後後就開始使用魔法攻擊,但都是一些弱弱的魔法,他們的火魔法連阿歷克斯亂扔的魔法威力都比它高,雷魔法不斷的撞向手上的鞭,然後被我的絕緣手套隔絕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8dK7uIgqJy

我用鞭逐個逐個抽斷他們的脛骨,直至他們全都倒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哀鳴。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Vac0JfSeSp

「別大驚小怪好不好?不過是骨折罷了。有這麽痛嗎?」剛才把那東西扯下來,左手上還留了一些氣味,於是把那個叫鐵蛋頭人的臉當是抹布抹了上去。「叱!還是這麽臭。算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opW6iLzFfB

為免他們用手爬走,我用掉在地上的破玻璃把他們的手筋和腳筋挑斷,反正老爸只是說留活口,不是死的就行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anPVvjDMKn

殘忍?對,這的確很殘忍,我不打算說他們對這些女孩子怎樣怎樣,不會說他們做過多少多少壞事,亦不會說他們罪有應得。我只是想說,這是我的任務……不,這也只是借口,其實有其他手段,我偏偏要選擇殘忍的手段,都只是因為我想這樣做……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lFxyFgNyvF

我使用通訊魔法和老爸取得聯絡:「全員二十二人,不小心弄死了一個,但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你知道他當時在……」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T5UZoFy4V

未等我交代完,老爸就說:「行了,我相信你的判斷,我已經派警衛兵趕來,遲下我會親自審問他們的。你快帶凱莉回來吧。」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aejZaPiNC2

「不,還不能回來。」我十分堅定的說。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bXIIwoZjXu

「喔?說來聽聽?」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Uo5PotvWx

「他們只不過是一群不好運的奴隸商人。而且他們的下家很有可能是理想鄉(utopia),我們可以就這樣順藤摸瓜找到他們的命門。就算不是理想鄉,都可以找到一所大型的奴隸貿易所。」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7ML6WApKd

理想鄉是指在帝國內最大規模的犯罪集團,有多方面的「業務」而黑暗教典就是它的其中一個分枝。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sVbaEHyD1v

「你打算怎麼做?」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81qx6gVALR

我向老爸說出我心中的計畫:「……這是一場賭博,成功了有機會可以搗破理想鄉,失敗了的話……要傷及他們將會更困難。」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8dZVY5RyuB

「賭贏的機會有多少?」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WxX7bFFPG

「不夠一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bYICvPSqpD

「好,交給你了。」老爸中斷了通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yQhtPmknR

我走向凱莉,我以為她會向我投出畏懼的眼神,誰知她一下就撲了過來攬著我,邊哭邊說:「嗚嗚嗚!我好怕呀!克利斯!嗚嗚!幸好你趕到了!嗚嗚!」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WaOu7VGNAv

我脫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在她耳邊輕聲的說:「好了好了,沒事了,等下聽我的說話做就好了。」再看看瑟縮在一角的女孩子們:「我一定會把你們送回家的,放心吧。但在我送你們回去前請相信我。」她們聽見我的話後眼睛終於回復了一點光輝。我推開了凱莉:「等我一下,我很快回來。」看見她點點頭後我轉身就跑向外面,爬上了旁邊房子的屋頂,尋找著警衛兵。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MtcoY1gpr

我在屋頂上看見一隊警衛兵,他們是一隊二十四人的分隊,我向他們旁邊的小巷跳了下去,從小巷走出來後截著了他們:「你們等一下!」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HZLYtAlOY

「你是誰?快讓開!」警衛兵的隊長不耐煩的說。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cL80fgVV3w

「我是傑利中將的人。放心,人已經救出來了。現在聽我的指示。」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yjVKHUMYj

警衛兵隊長向身後的警衛兵說:「聯絡傑利中將……唔?好,明白。對不起,克利斯大人,現在我們分隊都交由您指揮,您要我們怎樣做?」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dT0dEZHfkv

「你們只要馬上把那些倒地的廢人帶走就好,其他的等我的指示。」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exgnywDtsH

他向我做了一個正規的敬禮:「了解!」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0TgjP01JNZ

不一回兒他們就把工廠內的人全帶走了,我把那具內臟從口中吐出來的死屍移動到工廠外隱蔽的地方。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20S3ex3VNn

完成後我坐在工廠內的桌子旁。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1VHote2XG

果不其然半小時後一個接頭人坐著一輛分成兩卡的馬車來到,看來那一輛馬車就是把那些女孩運走用的。車停下來後車夫就背著工廠抽起了煙。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XA0hp1i9O

那接頭人走了進來,他是一名年過半百身穿西裝的老紳士,左手拿著一個手提箱,面上帶著狡猾的五官,他伸出了右手於是我就握了過去,他嘻笑著說:「您好您好,請問一直和我做交易的先生,去那裡了?」他用力的握著我的手,要是我心虛一定會讓他知道的,我一定要冷靜……以前都是得心應手的,現在一定沒有問題。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cPbg3IjZv

「他去交收今天從海外運到的毒品了,所以今次是由我和你交易。」說的同時我把左手伸進了褲袋,幸好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我的眼睛和右手上,並沒有為意我這個動作。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GqxC8V5mX2

「喔?為什麼我沒有聽說過他有做毒品生意呢?」他手上的力加大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3I0EIi4JBd

「這叫多元發展,現在不做多點,那養得起我們這幫兄弟呀?」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Tpn5GqOZq

他的手鬆開了,然後把手伸進西裝外套內,抽出一把左輪手槍,指著我的頭:「是嗎?那就不用養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jGRRiZMnmK

幸好我早有防備,左手把收藏在褲袋中的小刀抽了出來,一下把他放在板機上的食指切了下來:「我們談得好好的幹嘛突然拔槍呢?還以為火器什麼的都消失了,想不到現在還有。」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qqsr4bJ8Vk

他捂著自己的右手,面上的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你……你到底是誰!」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teMQjsh7r

「你希望我是誰?」說完後就刀丟在地上,用手捏住他的頸「給你一個忠告,絕對不要威脅豺狼。」說完後用力一扭「什麼!你……」他話也未說完就被我捏碎了喉嚨,隨著清脆的聲音倒下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Hr7yjpy5NV

我脫下了他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很幸運的剛好合身。當然,不合身也有方法補救。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QeljFqupyq

我把他的屍體放到車夫的盲點後,就走向那些女生:「對不起,你們要先多受一會兒苦了,但我保證你們最後一定會自由的。那麽請跟我來,等下出到去請走上那輛馬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JVTYHJi90q

她們點了點頭就跟著我走了,看來她們是真的把一切賭在了我的身上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BISJhb8PhW

54.162.159.33

ns54.162.159.33da2
書籤! 提出編輯建議! 打賞!
0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