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南娜》 - 摩加(1)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冒險
《伊南娜》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Chazel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74 閱讀
1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伊南娜》
2 書籤
A - A - A
#2
摩加(1)
Chazel
Jun 14, 2018
0
0
14
5 分鐘
No Plagiarism!VDQ7XxmRThopUAKyfUvzposted on PENANA

沃爾瓦新曆二十一年四月 起霧的夜晚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OWcWzMxIS7

  待車隊駐紮完畢,太陽已駕車離開沃爾瓦大陸,潛入無盡的闃黑之中,陰影從東邊的天空湧起,直至覆蓋眾人頭頂。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OKyVH5hyZ

  自雷拉新聘的傭兵只有兩人,卻足足花了摩加兩百聖城幣,但他一看就知道這兩人值這價錢,像條黑線一筆勾成、曾是王城直屬精銳的不死者席爾,以及雙瞳異色的魔眼射手艾羅。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Xpty92O3y

  自從十多年前聖城崩毀事件之後,沃爾瓦大陸陷入了長時間的紛亂,白鷺神地位不再,錫奎周遭頻繁的宗教紛爭幾乎將此地化做廢墟,王城兵力無法顧及之處黑暗叢生,原先的居民早就遠走他方,剩下鼠輩一般的地痞與窮人繼續苟延殘喘,或是幹起不法勾當,或是加入流寇集團。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nSvzO4lmMe

  於是僱傭兵這樣的行業迅速崛起,甚至出現傭兵公會與組織,四處拉攏顧客,想辦法提升商譽,好大顯拳腳,賺進大把錢財。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tv2e3XV9fu

  摩加稍微計算了一下,和兩位傭兵所簽的合約七月到期,必須在三個月內抵達尼爾卸貨,回程價錢另計,他並不特別擔心,這條路線來回好幾趟了,打商隊歪主意的大抵都是些烏合之眾,加上這次聘請的是冰斧獵兵會成員,驍勇善戰,光靠名聲就能震懾敵人,也省去不少沒必要的死傷。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9Oszi0IkOM

  他和負責守夜的不死者席爾打聲招呼,彎腰撩起帳篷入口處布簾,營帳裡光線比外頭更加明亮充足,巴掌大的光蟲佔據燭台,貪婪吮吸燈油,摩加脫去外衣,在自己的臥鋪坐下,另一側是前幾天在雷拉買的女奴,像隻蜷縮的貓,低垂眼眸如海一般深沉悠遠。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TcEoMss7Of

  雖然出身北方的摩加從未見過海洋,但繼承父親的絲綢商隊後,長年下來認識了許多人,聽聞不少關於南方魔怪之海的傳聞,不僅只是陰晴不定的海況與繁複的海神文字,對於濃霧與南方人的魔法體質,他也早已不感到驚訝,然而,海洋總有更令人心醉的存在──尤其是來自更南方未知所在的神祕種族,涅瑞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iKowOmsYC

  幾年前的某一次退潮,南方大港尼爾發現了第一個涅瑞伊人,他在出海口的陣陣波濤中待了整整三天,卻全然不顯疲憊,其後,有更多他的同族人來到尼爾,在城市邊角找了塊低窪地居住,大多時間待在海裡,自給自足,不與其他居民交流。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8rpHJqq4f

  無論男女,他們都擁有極為白皙的皮膚,以及深藍的瞳孔。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cXrQldjOl8

  因此在摩加面前,剛穿上新縫製衣裳的女奴,極有可能就是涅瑞伊一族的成員。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3HrO6XCtqB

  可是女奴每次總對這類問題露出疑惑表情,然後搖搖頭,表示不明白摩加之意。摩加也曾問過女奴姓名,但只得到無聲回應以及一串寫在羊皮紙上、他完全看不懂的文字,不過,就算知道名字也沒什麼用,摩加畢竟還是距離海洋過於遙遠,無法思索出更多資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5nJwNqgdQk

  若她真的是涅瑞伊一族,又是怎麼被人口販子擄獲,輾轉來到北方內陸的?也算她幸運,還沒被那些下三濫的給弄壞或埋了,大概也知道這樣的姿色特質可以賣個好價錢……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t2iUTE7dst

  「把外衣脫掉再睡吧!帳篷裡應該夠暖。」摩加邊想邊下達指令,饒富興味看著女奴微微點頭,她起身揭去肩上薄紗,露出下腹部細膩複雜的刺青,絲毫沒有遲疑與羞赧。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lwaMkhKWKa

  初次見到那刺青圖騰時,摩加心頭震動了好大一下,他腦海中還殘留著對那圖案的印象,就在父親留下的日記本裡,深藍墨色如同浪淘波紋擴散,想忘也忘不了,可是也沒有其餘相關訊息,他只知道是類似家紋的存在,以及絕對不產於沃爾瓦大陸,而是來自海的另一頭。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PyhmlHCzy

  忽然想起一些關於父親的事,他清了清喉嚨,等待女奴跪坐回被褥之中。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2BfXuT4Hm

  夜還未深,適合說點故事。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3SIQcZB9J

  「妳來自南方吧?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HzkYVGGxf

  不,別搖頭,我知道妳跟南方那片濃霧瀰漫的海洋肯定有關係,我們最終的目的是尼爾港,在這之前,還有很長的一段路──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euiPKfkDk1

  有去過北方丘陵嗎?妳可能不熟悉,這塊大陸上啊分成了幾個大區塊,王城、北方丘陵、墮落之城戴普凡緹、盜賊之城錫奎、曾經遮蔽天空的西邊巨大樹叢……我們之後會經過其中幾個地方,我是在王城附近出生的,可我的父親卻是南方人,在他還沒開始經營絲綢買賣之前,是個不折不扣的海盜。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0S5SAW5Axe

  對,就是那些在海上打劫商船維生的壞傢伙。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jWUDUPkBn

  我沒有見證過他當海盜的時期,我出生時他就是這個商隊的主人了,可我接下來說的啊,都是他留下來的日記裡所寫,或許會有浮誇或虛構之處,我不清楚,但是沒關係,我們有時候聽故事或說故事,追求的也不是事情的真假不是嗎?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APSSFC8Zgt

  那麼,我想大概要從新曆開始之前說起……」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1hl79W3ewA

54.80.93.19

ns54.80.93.19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