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愛情
散文
短篇小説集
標籤(Tags)
作者 月璃華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1 閱讀
2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短篇小説集
0 書籤
A - A - A
#1
回首無路
月璃華
May 17, 2018
1
0
6
8 分鐘
No Plagiarism!oTNXBK0pixaMViIrUmubposted on PENANA

走到這一步,已經回不了頭了,萬綺。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jmMeJrotBv

晚上,銀白的月光灑在地上,夜神秘的香氣彌漫在空中;本是杳無人聲,靜安寺路卻是熱鬧得很;霓虹燈總在夜幕降臨時用五光十色的彩燈把她裝扮得嬌豔無比。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O0oCXZnXpG

路上轎車絡繹不絕,卻都停在同一地方;服務生上前微躬,為尊貴的客人打開車門,歡迎他們來到那燈紅酒綠、輕歌曼舞的百樂門。爵士樂隊忘我的演奏自己的樂器,引誘舞廳內的人一同進入他們的世界。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vzsqSaSMxm

後臺裡,萬綺穿著一條紅色低胸亮珠短裙,披上淺紫色的羽毛披肩;對著鏡子把一個絨毛頭花扣在自己的靡撩卷髮上。拿過一杯白蘭地,朱唇拉出微微的弧度,向鏡子裡的自己乾杯,今天,也要盡情的玩!收拾好心情,整理好禮服,從容的走出去。舞廳裡人聲鼎沸,輕快的爵士樂引領人們起舞搖擺;萬綺倚著吧台,百無聊賴的從煙盒抽出一根煙,將它點燃,口裡吐出一個個煙圈。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YQIK5sctVN

「萬綺,賞面跳一支舞?」一張中年男人的臉孔湊到萬綺面前,一身灰色的西裝,色迷迷的看著她。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ZKOonLoKJN

「老陳,當然好了。」萬綺把煙拋進煙灰缸裡;輕撩一下額頭的發卷;風騷的走過去,搭上老陳的肩膀,進一步,退一步的跳著。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qfnTFf4y1C

「萬綺,跟著我多好,你想要什麼我都全給你,陳夫人這稱號是很多人也羡慕不來啊。」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UZsCJx4V10

老陳攬著萬綺的纖腰,卻不忘抽點油水,雙手不聽話的在她腰背肆意遊走著;看著她嫵媚的笑容,貓一樣的慵倦的神態,像羽毛般撩得他心癢癢的。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J1Lyp8jNT3

「你就不怕你家裡的女人鬧翻天嗎?」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BkiYdYdiwe

「我才不怕這女人,整天對我呼呼喝喝的,有機會我一定把她踢出門!萬綺,你跟了我,哈同路那邊的房產就是你的。」萬綺雙眸透過一絲厭惡和不屑,卻依舊笑著;一個靠妻子才能飛黃騰達的男人,還想金屋藏嬌。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Uqen3XV8TX

「老陳,若我跟了你,我還是要回百樂門當舞小姐。」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9DYUbo3vcW

「這,這不太好吧。你跟了我,享福就可以了,何必抛頭露面去賺別人的錢呢。」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yNgQLuPZNl

「既然你都不尊重我的意思,何必再說,別再來找我!」萬綺一手推開老陳,整理好那羽毛披肩,低哼一聲,高傲的轉身離開舞池,徒留老陳一人在舞池裡發呆。萬綺來到調酒枱,點了一杯威士忌,又點燃一根煙,慢慢抽著。這年頭,真的什麼人都有,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忽然,舞廳傳出呼吼的聲音。隨後,一個酒瓶被摔在地上,美酒的香氣融入脂粉的空氣中,帶著奢糜的感覺;她卻已司空見慣,大概又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醉漢在鬧事。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dHMr5Pp0Yj

「萬綺!萬綺!那邊的醉漢在鬧事,他褲袋好像藏著這個呢!」經理人慌張的走過來,跟萬綺做出一個手槍的手勢,圓臉都冒出冷汗。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X7WW27k6Cw

「只是個嘍囉,還敢在這撒野。」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3bkk26OR5C

「百樂門的酒也不過如此,老子我可是這上海灘洪爺的手下,誰不給我面子就是不給洪爺面子,信不信我砸了這舞廳!」萬綺拿過桌子上的一杯白蘭地,當頭的潑在那醉漢臉上。白蘭地的酒精似入了醉漢的眼睛,疼得他站起來,大呼大叫,不斷揉自己雙眼。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cikZKpOaqN

「誰!誰潑我,我要砍掉她的手!」醉漢睜開雙眼,滿布血絲,面目猙獰,讓那些招待他的舞小姐都避開遠遠的。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toUpkXxF3a

「就是本小姐,對付你這種小嘍囉,用白蘭地簡直浪費了!」萬綺雙手抱胸,抬高下頜凝視著他,猶如流著貴族血液的女王,令人敬畏。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c7lwrnCgeI

「你這臭婆娘,我一槍就打死你!」醉漢抽出手槍,直指萬綺額頭,其餘的舞小姐都嚇得尖叫起來,堆在一團,不敢妄動。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Sr0cqLCfW2

「你有這膽子就開 ;百樂門的人都交足保護費; 要是我今天死了,你們都吃不了兜著走!」萬綺一步一步的走近那醉漢,抓住槍柄來固定他在發抖的右手;醉漢臉容泛白,一個腿軟摔倒地上。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2pqXPLVmqZ

「別說我不提醒你,你口中說的洪爺可是經常捧我場的舞客,要是他知道自己的手下拿槍來指我了,他會有什麼反應呢?」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xD6SaxfNNu

萬綺從容的擦擦左手無名指的紅寶石戒指,斜視著他。這戒指可是當年洪爺送給她的禮物,見戒指如見他呢,誰敢在他眼皮下造反。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vFVwSmhuBd

「大姐,是小弟有眼不識泰山!小弟不敢在這搗亂了,求你不要告訴洪爺,我跟你叩頭!」醉漢馬上跪下求饒,額頭都被叩到紅腫流血;他滿臉冷汗,自己這麼倒楣;他只是想用著洪爺的名義騙騙酒喝,怎想到會遇見一個後臺這麼大的舞女!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wEDXBsIwP9

「把他扔出去,我們百樂門可不招待那些狐假虎威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wmMCeW9uKW

萬綺慵懶的打了一個呵欠,回到後臺換掉舞服;剛才被那嘍囉擾亂氣氛,現在一點興致都沒有!換上深紅色小洋裝,拿出粉底盒,一張照片被抽出來。框邊都發黃了;照片裡是一個紮著兩條麻花辮的女孩和慈祥的母親 ;小女孩露出兩顆虎牙笑著,萬綺輕撫小女孩的臉兒,眼眶開始發紅。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ZfCVLvh3ZS

自己小時候的模樣大概都記不起了,現在的自己哪有當時的影子。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hwxUt8mcFc

上海灘 ,並不是人人都能生存下來。當年自己八歲冒著嚴寒來到這兒,在街上被人欺淩;為了活著,跟乞丐爭飯吃、被老闆鞭打,更多的她都作過。她要爬到上海灘的頂峰,讓所有人都仰望她,不敢欺負她!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lby8NN5XiP

在萬綺等著司機來的時候,一陣陣抽泣的聲音傳入她耳邊;好奇心驅使她跟著哭聲走去。一個九歲小女孩被一名巡捕圍毆著,衣服破爛的露出骯髒的皮膚一塊塊的瘀青,似要把女孩脖子上的玉佩給扯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Uh4wcP2tS1

「你這死丫頭,還不放手!我可要當了你的玉佩來還老子的賭債,我踹死你!」巡捕抬起右腳,直向女孩胸口踹下去!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m9xT412rdI

「放手!上海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小子撒野!」巡捕看見萬綺的真容和那寶石戒指,立刻停下腳,嚇得馬上滾走。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DzTcHHZMFh

「你哭什麼?」萬綺來到女孩面前,拿出手帕擦去嘴角的血跡和臉上的土灰。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BzzF6Lv8fo

「爸爸媽媽都不要我了,連玉佩都沒了;我去討飯吃被那些乞丐打了一頓,他們都不要我,嗚嗚。」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9BxHvCJx3W

「哭有用嗎?掉出來的眼淚能賺錢嗎?」這女孩,真有自己當時來到上海的影子;都是被人欺負,漫無目的的大哭;卻她後來明白一個道理:哭是不能用來吃飯的,只是一個浪費體力的活。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fGw9SdRSZw

「那怎樣才能夠賺錢?」女孩天真的抓住萬綺雙臂,期待著她的答案。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aB5JhbvMjK

「想要嗎?有了它,你想買什麼都可以。把這木條拿起來,剛才那些乞丐怎樣打你,你就以牙還牙。」萬綺指著不遠處的乞丐,手提包拿出一迭鈔票,在女孩面前搖晃;女孩鼓起勇氣,拿起木條,向著那群乞丐走去,陣陣呼喊的聲音在黑夜響起,格外恐怖。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atmIbSkUqn

少頃,只見小女孩氣喘喘的走回來,木條上沾上斑斑的血跡。女孩拉出一個笑容,好像一隻小狗搖著尾巴等著主人的獎勵。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RF4nPXAGPA

「不錯,那你明白賺錢的第一步是什麼?是要認清這社會的主人:金錢和權勢。有了金錢,你可以買所有你想要的東西;有了權勢,你就可以在這上海灘呼風喚雨,沒人敢欺負你;明白嗎?」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c0ciJtuffN

「權勢是什麼?」 女孩接過鈔票,咧嘴的笑。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0phn7sfsmF

「怎麼,美嗎?這戒指就是權力的象徵。」萬綺舉高左手,紅寶石在月光照耀下更顯生輝,看得女孩如癡如醉,腦袋不收控制的點著。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PdlTAaQbRG

「不要隨便在人面前露出你的心思,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拋下你這好心腸,放棄什麼我為人人的思想。狠毒才能生存,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否則一個不小心就被踢出局了!」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M4GYmqrQFG

這時,萬綺的司機來到,撫摸女孩的頭髮,進入車子裡。能否生存,就要看她的造化了;萬綺在車上閉目養神,漸漸的跟周公約會。在這裡,她隱約看到自己小時候天真爛漫的模樣和聽到如金玲般的笑聲;卻這一切,都被一把無形的利刃砍成不可修復的碎片,就像發了一場那個夢,根本沒有發生過。萬綺知道,這是一場沒完沒了的遊戲;而她,早在這遊戲中不能自拔。她已成為錢勢的金絲雀,一隻被活生生扯斷翅膀的金絲雀;她只會在早設下的天羅地網中追求更多,沉淪更深;驀然回首,已沒回頭之路。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EF6V2eniGK

54.166.172.180

ns54.166.172.180da2
書籤! 提出編輯建議!
1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