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Slash
Romance
文豪野犬◆雙黑◆依賴
Writer Yukika
Writer
  • G: General Audiences
  • PG: Parental Guidance Suggested
  • PG-13: Parents Strongly Cautioned
  • R: Restricted
R
RATED
41 Reads
5 Likes
3 Bookmarks
Popularity

Facebook · Twitter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18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Follow Author
文豪野犬◆雙黑◆依賴
3 Bookmarks
A - A - A
#1
始まりの物語ー君を守りたいー
Yukika
Jun 3, 2018
2
3
11
15 Mins Read
No Plagiarism!ww91toY6mT9HQ5camDJvposted on PENANA 在被黑夜籠罩的潔白大道上,有個清脆中帶有些微焦急的腳步聲迴響著。那腳步聲的主人頭頂捲曲的蓬鬆黑髮,身穿因戰爭而顯得有些破爛的淺茶色大衣,幾乎纏滿整身的白色繃帶在月光照耀下微微發光。現在的緊急狀況使太宰那張俊美的臉龐收起了平時從容的笑容,甚至微微繃了起來。

會令太宰表現得如此異常的原因是他懷裡躺著的,被黑衣覆蓋的嬌小身軀。他們倆剛完成雙方首領共同的委託,擊倒了敵人。但中途中也沒有遵守太宰發出的某項指令,導致全身重傷。太宰在戰鬥結束後簡單地幫中也的傷做了緊急處理,用現有材料固定了骨折而變形的右腳,確保他的性命安全後,用那條他隨時都帶在身上、帶有淡淡血漬的鵝黃色手帕把對方的臉擦乾淨。之後讓受傷的他跟自己胸貼著胸、一手托著中也的臀部,一手環住他的背,讓那顆頂著有質感的老舊黑帽的橘紅色腦袋靠著自己的左肩窩,盡量不去刺激中也骨折且疼痛的腿,小心地將他抱了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TS0i9Udide

太宰已無暇顧及自己跟他這樣久違的親密舉動所導致的任何情感,只是不斷走在趕去偵探社的路上。太宰踩下的每一步所造成的震動都刺痛著中也全身裡裡外外的傷口,讓他不時發出痛苦的細微呻吟。太宰每聽到這個聲音就會不悅地輕皺眉頭,不知是否是在心疼亦或是單純對這個自己最討厭的人感到厭惡。一顆顆晶瑩、顏色豔麗的血珠沿著中也的嘴唇緩緩滴下,在地上綻放出朵朵嬌豔的血花。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MJLWKelJkH

太宰微微側過臉,用眼角察看了一下中也的情況。破破爛爛的身體、一頭紅髮下有時會咳血且喘著粗氣的嘴、強忍痛楚的容顏ーー太宰突然感到一陣心煩,咋了咋舌後換上有些急躁的微妙表情,在中也能忍受的範圍內加快腳步。其實他也已經很疲憊了,但眼前這個傷痕累累的小矮人,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自己確實很擔心。即使知道中也不是會被這種程度的疼痛給擊倒的人,太宰還是想盡量讓他趕快脫離這種令自己胸口難受的狀態。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CuptABDWfn

(中也真的是有夠麻煩的……每次跟他一起出來工作總是這麼不愉快。明明那時候乖乖照我說的去做就沒事了,現在這副快死了的樣子是想把人累死嗎。照這樣看來得趕快請與謝野醫生出來幫忙了呢。不過,她願意幫黑幫的人嗎?還有事後的各種報告也很傷腦筋……)太宰在心裡邊抱怨邊思考著,並稍稍加重扣住中也身體的手的力道。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s9gsspnFIA

「唔……太宰。」中也咬字有些模糊的低聲呼喚將太宰從紊亂的思緒裡拉了出來。太宰停下了腳步,輕輕轉動脖子,正視那雙看著他的清澈水藍眸子。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UvjFr4TMNe

「幹嘛,中也。你現在不要說話比較好喔,除非你想快點死掉。不過跟我殉情什麼的就免了,跟黏糊糊的蛞蝓一起死掉什麼的,光用想的就讓我起雞皮疙瘩。」就算心情不太好,太宰仍管不住喜歡跟中也鬥嘴的毛病,他露出只有在跟中也對話時才會有的輕蔑神色,又開始用嘲諷的話語挑釁中也。但即使是看似平常的態度,略低且帶有極小消沉感的聲音,以及鳶色雙眼中的些微陰影,仍然讓中也感覺出太宰的心情算得上是糟糕。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uqITTjvxgK

太宰惡趣味的玩弄以及他莫名不高興的態度讓中也心中怒火頓時燃起,在心裡咒罵難聽的字眼。平時的他會開始跟太宰展開惡毒的脣舌戰,但現在的他實在沒力氣做那種無聊事,只是含糊地說了聲「混帳」後使勁用顫抖的手指陷住太宰的脊椎。疼痛感大幅減少原本猛烈的力道,太宰只是感到有些不舒服,並沒有特別難受。1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Z0cMOzQ8U
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VIUbamAx2j

「在那邊休息一下,我累了……」中也直到沒力氣了才放開緊抓纖細肉體的手,沉默了一會兒後慢慢說道。太宰的目光隨著中也移到離他們數公尺遠的噴水池。中也的情況危急,卻得停下來浪費寶貴的時間,而且他的樣子也令自己難以拒絕這個要求。太宰想到這裡忍不住嘆了口氣,說了「はいはい」(*注:意思為「好,好」,羅馬拼音為"haihai")後挪動了下被棉質長褲遮住仍呈現好看線條的修長雙腿,朝那座小巧雅致的噴水池走去。1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EwElTYOJX
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7WOrCfvw2i

(連跟我吵架都放棄了嗎……剛剛的力氣也很弱,得趕快讓他接受治療才行。啊啊,麻煩死了,一直以來都只會給人添麻煩,讓人擔心得要死。現在沒有我竟然也能活得好好的,真是奇蹟)到這裡,他停下了思緒。自己跟他已經不是搭檔了ーー這令太宰心裡一沉,狠狠地咬了咬淡薄的唇,心中的煩悶讓他的牙齒緊抓著自己不放,有些蒼白的唇湛出些許血絲。但不久後他判斷應該先把治好中也放在第一位,於是用舌頭舔掉鮮血,將嘴裡的血腥味吞下後轉換心情。

「中也,你要就這樣坐著還是躺著?」太宰把中也輕輕放在用大理石打造的檯子上,一邊替中也的臉部擦藥一邊問。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KwItqCMVa2

「啊……!喂,很痛啊,別用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異物接觸到傷口的痛楚讓中也的眼角泛出些許淚珠,他連忙阻止太宰,對方卻沒有要收手的意思,繼續在手指上擠出一小段白色藥膏,伸手準備抹在中也臉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F5KAgUWRrY

「……我叫你停你是沒聽到嗎!」中也惱怒地揮拳,把幾乎要接觸到他的手打掉。這舉動讓太宰的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容,之後還自個兒笑了起來。中也只覺得眼前的人既白痴又欠打,看起來活像個沒神經的木乃伊。「你這混蛋,笑什麼?你是太久沒被我揍了,想嘗點拳頭嗎?你抓瘋賣傻的蠢樣讓人看了想吐。」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bzVZ0xfw3i

「沒什麼,只是在想,剛剛看起來那麼虛弱,現在卻挺有精神的不是嗎?第二次見面的時候也是,明明我的傷都還沒癒合,你卻馬上就好了。小矮人的生命力真的是跟蟑螂一樣強呢~等等,不要急著打過來,我先給與謝野醫生打個電話。」太宰就那樣笑了好一會兒後才用手擦了擦笑過頭而流出的眼淚,恢復成正常的樣子,躲過迎面而來的黑色小手後拿出手機。他嘴上的話語雖然依舊惡劣,但同時也在心裡悄悄放下了重擔,看到他這麼生龍活虎令太宰安心不少,甚至有一陣暖意湧了上來。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ONPxgf93ak

「……切。」中也看著為了自己而努力著的太宰,無意識地咋舌。雖然他因為剛剛那番話很不高興,但看到太宰認真講著電話的神情,他就下不了手,只能不甘心地等著他安排好行程。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5QpPqGKnyc

(即使不是同伙人了也願意這樣嗎……該死,你這傢伙只有在這種時候會稍微溫柔一點……啊啊,已經不行了,好累。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別再丟下我一個人……)中也腦子裡面轉著這些念頭,意識逐漸模糊。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中也的身體終於承受不住負荷,眼前他看到快膩了的青花魚身影是他睡著前看到的最後景象。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lJLgJMOYiR

「Ok,現在過去偵探社吧,她馬上就到了。喂,你有在聽嗎ーー中也!?」太宰掛了電話後轉過身子,看到眼神渙散、即將昏過去的中也,他衝上前,讓受傷的精緻臉蛋靠在自己的腹部。「現在還不能睡啊,你ーー」太宰搖著中也的肩膀,語還未畢,就被中也短短的一句話給打斷。                 「拜託你了……夥伴……」中也在說完的瞬間昏了過去,整個人軟趴趴的躺在愣住的太宰身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g7F6EWlOZw

太宰呆呆地看著滿是傷痕的睡臉,過了幾秒才回過神,檢查對方是否還有生命跡象。確認中也平安無事後,他又盯著懷裡的小個子半晌,不過這次是用跟之前相比溫和許多的眼神。之後伸出右手,帶著對待珍寶般的溫柔揉了揉他的柔軟橙髮。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84nyUOeFbN

「夥伴……嗎。中也,你不管真的是惹怒還是取悅我都很擅長呢。兩邊都讓人忍不住對你做些過分的事……」太宰一邊輕聲自言自語,一邊重新把他抱在懷裡,繼續走向偵探社。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RwwDNfpBeI

_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tvP8Bu5Xj4

(唔……這裡是……?)中也恢復意識後,一道刺眼的白光照他的眼睛。這讓他完全清醒過來,陌生的環境使警戒的紅燈瞬間亮起。他先冷靜地觀察週邊的情況:自己被鎖在一個狹小空間的某張床上,而且身上的衣服被換成簡單的襯衫跟長褲,房間內沒有其他人的氣息,照佈局來看應該不是一樓。他屏氣凝神地觀察,確認沒有其他危險並熟記出口位置後,他果斷決定要破壞這個地方。就在他準備要用重力毀掉綁住他的床鋪時,他聽到了太宰的聲音。他停下動作,重新掃視四周。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tr9Q04EeJQ

(這裡難道是……偵探社的醫務室?)眼前一整排、放著各種藥品的櫃子及一些醫療用具,還有太宰的聲音使中也這樣推測。「喂!太宰!現在是怎麼回事!」中也的叫喊引來了兩個腳步聲。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2AnydaODM2

「呀,中也,你醒了啊。她是與謝野醫生,接下來她會幫你治療,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絕對不要使用異能喔。那麼,祝好運~」太宰跟身旁的一個白衣女子出現在門口,而他就像是在期待著什麼般,用忍笑的臉說了這段神秘的話,丟下滿臉錯愕、還來不及問清楚現況的中也就匆匆跑掉了。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lgxbp9Gu6Z

「唷,黑幫的中原先生,你還真是受了好重的傷啊。讓我來給你溫・柔・地治療吧……!」眼前的短髮女性散發出可怕的氣息,帶著扭曲的笑容從行李袋中取出一把大刀,將刀鋒對準中也後用邪惡的語氣說道。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zzrIqrN5Gw

「等等,妳要幹什麼……啊啊啊啊!」中也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被重重砍了一刀。這聲慘叫引來隔壁男人一陣開懷大笑,中也想起在黑幫看過的偵探社社員資料,再加上太宰方才的笑聲,頓時明白了所有事情。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VI7ihlt5Zg

(好啊,太宰治……你只是想聽我被砍的聲音是吧。敢跟我這樣玩嘛,等下弄好了看我怎麼把你踹到外太空去……)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8lwGwVPdqV

「阿咧?還沒好嗎……那麼只好再給你一下了呢!」與謝野再度咧開令人發寒的笑容,揮下鋒利的刀片。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cZvDHW4v1K

中也就這樣前前後後被解體了五次,當然,太宰也大笑了五次。雖然身體恢復了,但精神層面的打擊及一天混亂下來的疲憊感讓中也整個人昏在床上,精疲力盡睡了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1Xt9gKvKPu

「喂,太宰。你帶來的人直接睡著了,怎麼辦?」與謝野處理完中也後走到隔壁,把那身在強壯的女性身體靠在木門邊,歪了歪她一頭帥氣的黑髮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0XPxDmttzT

「這個嘛……嗯~雖然有點不好意思,可以請妳開車載我們到一個地方嗎?我實在有點累了,社長突然就命令人去做那種苦差事,再加上又出了點意外,讓我一路抱著他走來這裡……」太宰仰起頭,闔上雙眼後對與謝野抱怨道。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oLSUpAQt5S

「你在說什麼,你應該跟亂步先生一樣早就料到會有這種情形了吧,不然你也不會從早上就開始偷懶還有嘆氣……你們這些天才的腦袋真的很可怕啊。」與謝野輕輕笑了一聲,開始動身準備離開。「是可以載你們一程,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既然這次你委託我救的是黑幫的人,就出點錢,請我喝點酒吧?」她拿起放在矮桌上的輕薄深藍外套,轉身走向門口,對太宰揮揮手示意他趕快跟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e7PHh6rMQh

「請不要喝太多啊,我可是很窮的。」          「誒?對於幫你把心愛的人治好的恩人,不是應該要盡力感謝嗎?你就做好被我榨乾錢包的準備吧。」太宰聽到這話微微苦笑。雖然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了,但想到與謝野醫生那能喝上一整天的驚人酒量,他就在心裡為自己的荷包捏了一把冷汗,看來又要花很多錢了。「呀,這可真是讓人害怕呢……不過,他可是我最討厭的人喔?心愛什麼的怎麼可能有呢?」說完,太宰也起身,嘴上嚷著「要帶中也回去什麼的麻煩死了……」,故意拖著腳步繞到隔壁。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hRf6oStSm3

「……用那種表情衝過來偵探社找我,還好意思說自己不喜歡他?不管是誰都看得出來根本不是這樣啊。真是的,還真不坦率。」與謝野看著太宰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用對方聽不到的音量說完這段話,之後帶著拿他沒辦法的笑容走出門,到樓下等著互相厭惡的兩人。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LKPEEeevIk

「中也,你可以起來了嗎?我可不想再抱著你走路啊,你很重的。吶,你是要不要起來……」不管太宰再怎麼搖晃那身矮小而強健的身體,中也仍然閉著眼睛,不客氣地在太宰面前打呼。太宰過了一會兒後嘆了口長氣表示完全放棄,對眼前這位睡到流口水的人擺出厭惡的表情,嘴裡碎念著各種為了醜化中也而取的綽號,把旁邊的帽子拿起往中也的頭用力壓去。關掉所有電源,確認一切都沒問題後,太宰看向病床上的中也,本就破爛不堪的衣服,因方才「溫柔的」治療而沾滿鮮血,畫面十分怵目驚心。太宰皺了皺眉,毫不掩飾臉上嫌惡的神情,抱起中也離去。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nWscDJj5wa

_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mN1BUquoiQ

「好,到了。記得要實踐剛剛的諾言啊?要是我沒喝到之後我可要跟你要更多酒喔~」太宰用玩笑話回了與謝野的話並道謝後,自己先下了那輛樸素的黑色小客車,然後把睡得正香的那人拖下來後讓他躺在地上。太宰就這樣把中也丟在那邊,朝前方用檜木打造、上頭攀著點隨風飄揚的翠綠藤蔓、氣勢十足的古代日式房屋ーー黑幫幹部的宿舍走去。太宰從口袋裡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開鎖工具,在5分鐘內迅速把門上上下下十幾個鎖全部打開。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r4BgIgvXLd

「小矮人的戒心還是一如既往的重啊,真不懂弄這麼多鎖到底有什麼用,像敦君一樣有強大攻擊力的異能者一下就毀掉了……果然腦袋超級簡單啊,都沒有人來襲擊這裡,他也太幸運了。……還有三個,解開這些簡直快比跟他本人對話討厭了。」太宰在懶洋洋地拆解的同時也不忘損一下中也,等大門終於咿咿呀呀的打開後,他才轉身,把身穿單薄襯衫的中也用公主抱拉起。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h89KlNtFS0

「今天你給我添了這麼多麻煩,你之後可要好好『補償』我啊,中也。」太宰用意味深長的語氣對懷裡的人說道,把他丟在皮製沙發上後將門關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PfNRQIhl6A

To be continue.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bxENOn3jkP

後記如下。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wCYGmjtQZm

這是我第一次寫文,文筆真的真的很渣,請各位多包涵。篇名我是亂取的(實在不知道要用什麼名字),日文文法應該是沒錯,如果有錯麻煩糾正。ooc好像有點嚴重,如果有建議希望能給一下,我會很感謝你的!如果不喜歡這篇要批評可以,但請不要使用髒話或「媽的、臥槽」等不雅字眼,我很討厭這樣。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QOBDFrmXNs

54.80.198.173

ns54.80.198.173da2
Comments ( 3 )

浮雲 - 雪か你好,這裡是浮雲ヽ(●´ε`●)ノ
然後我不要臉的來給點建議了!

關掉所有電源,確認一切都沒問題後,太宰看向病床上的中也,本就破爛不堪的衣服,因方才「溫柔的」治療而沾滿鮮血,畫面十分怵目驚心。太宰皺了皺眉,毫不掩飾臉上嫌惡的神情,抱起中也離去。

不知道有沒有幫到你,因為我還是個渣渣(/_;)
更新加油,我想吃肉(不
2 weeks agoreply

Yukika - 浮雲你好!
很抱歉這麼久才回覆,我寫完太宰生賀才看到你熱心的回應QQ
這敘述非常可以!!!!等等換上去XD
感謝你給我建議QwQ
你真是天使❤(ӦvӦ。)(比大心)
6 days agoreply

浮雲 - @Yukika,居然被換上去了!感動餒!!
今天依舊期待太太的車ㄟ( ̄▽ ̄ㄟ)
((很想看淚眼汪汪的中也被宰++←問題發言
5 days agoreply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