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動作
休息中
CSO《血戰線界》———超正經的不是嗎?!!!
標籤(Tags)
作者 飛魚本人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7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CSO《血戰線界》———超正經的不是嗎?!!!
0 書籤
A - A - A
#1
《新生》
飛魚本人
Jun 13, 2018
0
0
2
13 分鐘
No Plagiarism!SJEw2HHoGNL4p7l9Oh23posted on PENANA
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wUuLbx7yG
  X病毒入侵,人類逐漸成為了「它們」……
  「它們」彷彿擁有自己的意識,開始擴張了自己的版圖,漸漸地,它們越發強大了起來,也逐漸發展出了的智慧與………武力。
  它們迅速、暴力、毫不留情!所以我們必須比它們………迅速、勇猛、果斷…!
  回憶著教官的話,包得密不通風的男子不時鼓舞著自己,舉起了「黑天使」,邁步向前衝刺———!
  「哦呀啊啊啊啊啊啊———!」
  「噹」敲鐘般的聲響,鋼鐵製成的槍托擊中了殭屍的頭部。
  頭部凹陷,綠色的血液噴出,巨大的力道將它擊退了半步,但不到半秒,它馬上取得了平衡,凶惡的看向男子———
  「………」男子眼神犀利,看向鼓起的傷口,平靜地舉槍。
   「呃噁噁————!」它怒吼爆衝,瞬間發出了比風還快的疾速,鋒利的爪子逼近男子。
  「喀嚓」,男子心如止水,下意識動了起來———瞄準、並扣下了板機———
  「噠噠噠」三顆突進的子彈分別擊中了殭屍的頭、胸、腹部,在空中劃出了三道軌跡,使它停了下來。
  但不到半秒的瞬間,三個小洞消失,對它來說這種程度的傷口根本不算什麼。
  「——————!」綠色殭屍惡狠狠的盯著眼前弱小的背影。
  挑撥般的攻擊使它止不住了心中的怒火,狂暴地針對眼前的獵物。
  「呃呃呃————!」伴隨著怒吼,綠色身影再次襲來,
  此時,男子已經跑遠,不時回頭,準備再次反擊———
  ………
  「新生,凱恩.約拿,前來報道!!!」懾人的吼聲傳遍整個校園,彷彿連窗戶都要被掀開了。
  瞬間,所有動作都慢了下來,彷彿連時間都停滯了下來。一旁,身穿西裝的老人彷彿從中感受到了某種氣場,斜眼一看———
  『這……如此《志氣》的吼聲,難道就是傳說中的……』
  『不……』頓時老人失去了興趣,但瞬間,老人又感受到了一絲細如汗毛的微小氣場。
  『這……如此《志氣》的眉毛,難道就是……?』
  『不……恐怕不是。』
  老人想從中看出什麼,卻什麼也沒看到———
  「嗯哼……?這如此《志氣》的抬頭難道就是……?』
  『不,不可能———』
  老人眼睛一瞇,想從中看出一絲端倪———
  『齁、這如此《志氣》的敬禮難道是———?』
  老人閉起右眼,雲淡風輕。
  『不,恐怕不是———』 
  『………!』瞬間,老人彷彿感受到了什麼,眼睛爆突。
  『不,難道說———!』
  『—————這如此《光榮》的靴子難道就是———?』『不是。』
  『這如此《光榮》的戰甲難道就是———!」『不是。』
  『這如此《光榮》的背心難道就是———!』『不是。』
  『這如此《光榮》的喝———喝———!』
  『如此《光榮》的手套———?』『不是。』
  『普通頭盔。』
  『不……等等………這如此《光榮的臂章》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不是。』
  其後,老人疲累地跪了下來,摀著左眼說道:「哼…,居然能夠躲過我的「魔眼的洞察」,這個男子………不簡單!」
  「………」男子無言地直視前方。左胸上,白金勳章散發著紫色金光,上面印著上古神獸————「獨角獅」的刻印,勇猛高傲地舉起武器,象徵了"武力"與"權力"。 
  瞬間,老人確認了心中的猜想———
  「合格。」老人整理衣裝離去。
  「哼~!」教官表情不屑地壓下了印章。
  凱恩家,正如其名,是個非常有錢的家族,那麼問題來了————為何「有錢」?
  凱恩.約瑟夫,是現任家主,也就是凱恩.桑拿的父親———其嚴肅、嚴厲、嚴格的教育方式,造就了血腥、殘忍、暴力的人物,也因為某種血統使他們變得嗜血善戰,所有成員都擁有無法比擬的戰力,除了————
  「別以為你們訓練了幾周就天下無敵了,沒有經過實戰的你們他媽—的還只是個LV5的殘渣!」教官噴著口水,拿著擴音器狠狠地罵著粗口。現在無一個人不想塞住耳朵,但全都被獅子般的氣勢給震懾住了,沒有一個人敢做如此不敬的事。
  「弱小你們還只是雜魚…!會蠕動的蛆蟲!如果還想繼續成長!你們只能互相競爭…!互相啃食!踩著同伴的屍體,搶奪所剩不多的殘渣,向上邁進…!」教官吞雲吐霧,彷彿活生生的邪神。
  忽然,一位新生驚訝地叫道:「真的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嗎?!教官!」面對教官的氣勢,他卻彷彿什麼也沒感覺到,直率地問道。然後教官回答了:「比喻啦~比喻。」說完,教官岔氣地吼道:「總之,這就是給你們新生的禮物啦啊啊啊!!!!」
  咚撕————綠氣瀰漫,遍及了整座操場,伴隨著咳瘦聲、嘔吐聲、許多人第一次聞到了「那個的氣味」。
  瓦斯味———統稱:濃厚的屁味。
  見眾人的樣子,教官居高臨下地笑了:「哈—!哈—!哈—!拿起武器戰鬥吧———!蛆蟲們!!!」
  ………
  「正如我所說,我的父親是個非常偉大的人!」
  某個新生正站在台前說著又臭又長的屁話:自我介紹。
  「好長…」這是全體人員一致的想法
  「從小,我過著富裕的生活,但發生了某些事,從此,我富裕的生活一落千丈…」頓時,他的滿是陰霾,忽然表情又是一變———「…但嚴格的家規不許我如此放縱…!嚴格的訓練、戰鬥、殺戮,不斷灌溉著我,逼我成為了一條好漢!」他自說自話比出各種手勢,非常自信。
  「呼———似乎是命運在作祟吧…!我———」
  此時,一旁的西裝老人看了下時間,催促他趕緊講完。
  「…哦……,總之,雖然我資質不足,但我有志氣、有毅力!我會殺光全世界的殭屍、拯救全人類…!」說完自己的理想,幾個稀疏的鼓掌聲傳來,因為大部分的人都睡著了。
  演講人正是凱恩.約拿,這個人從小就不停地訓練、操練,就是為了無時無刻夠幫助全世界的人類,但是他抱怨連連———『為什麼就只有我要從基層做起啊!!!』
  不過是另一種抱怨———『這不就不能為國爭光了嗎!!!』
  ………
  頭盔男冷靜應對,無時無刻都在戲耍著殭屍,不管是近身戰還是遠程射擊,殭屍都無法傷到他一根寒毛,這讓殭屍越發煩躁了。
  「嗝噁噁———!嗝噁噁———!(為啥!?明明是我比他快!為啥抓不到他!!!)」
  它當然不知道,男子早已習慣了這種單調的攻擊,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了。
  片刻,男子繼續引誘,在殭屍衝來的瞬間———「就是現在!」
  「轟」轉角處發出了懾人的聲響,伴隨著絞肉聲,殭屍無力地縮起身子,打棒球般,將它擊飛到了遠處。
  「嘎啊啊啊啊啊——————!」
  在它落到地上的同時,勁爆的烈焰竄出,將它燒成了灰燼———
  「幹得好,拉奇爾,嘉獎一支。」一旁幹練的女人推推眼鏡說道。
  「喂,我也有功勞吧?」恐龍般的男子拿著"好威"鐵鎚走了出來。
  「沒錯,你也有些許功勞,但這不算,殺它的人拉奇爾。」
  「耶。」一個毫無特色的男子呆呆地說道。
  「哦…」眾人對他的攻擊模式早已見怪不怪了。
  傳說中的英雄———銀狼-維克多,在擊殺了魔眼邪神後從此不知所縱,然後,他的直系子孫彷彿受到詛咒一般一落千丈,生出的小孩不是畸形就是怪胎,當然,不是真的「畸形」,而是…,頭盔男看向毫無特色的男子———
  「相信嗎?十一歲就有閃電般的速度,十一歲就有鋼鐵般的防禦,十一歲就有恐龍般的蠻力。」說完,男子看向恐龍般的男人———
  「不,這個不算。」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恐龍男轉頭,過於巨大的肌肉彷彿真的能和恐龍玩摔角,頭盔男不理會他繼續說道———
  …這些能力使他們得到了莫名的稱號:驚世盜賊、戰車搬運者、人型坦克,但是,從數據上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真的被詛咒了。這些"傑出"的能力彷彿吸收了其他能力:敏捷S,其他全是C或者D,特別是智力方面———頭盔男可憐地看向毫無特色的男子。
  但好處還是有的—————
  沃夫.拉奇爾,人如其名,非常的lucky,只要在他半徑50公尺以內的地方很容易就能開到寶物、撿到解碼器,簡直就是幸運的化身。
  但是,神民們似乎是發現了這個bug,在他500公尺以內的地方———就會變成煉獄。
  遠處,奇美拉的吼聲響起———「吼———!!!!」「挖呀啊啊啊啊!」
  後頭的女子打開通訊器負責的說道:「…ALU壹隊.緊急通報:這裏有拉奇爾,不要靠近、不要打開寶箱;重複,ALU壹隊有拉奇爾,不要靠近、不要打開———」
  「………」
  拉奇爾還發誓過:「今後……我不再思考了…,…我……要照著"感覺"走…!」然後,他就照著「感覺」,走個幾步就丟個手雷,有時還會不預警的放出炸彈,當然,我們並不能知道他會放在哪裡,因為拉奇爾曾經說過———「命運,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深奧———」
  ……哇,這智者般的語氣難道真的是拉奇爾親口所說的嗎…?!。
  「雖然他本人沒什麼戰鬥力,不過把他當作輔助人員簡直就是神氣啊!!!」現在恐龍男背上鼓起的東西就是拉奇爾,人稱:「史上最強人形立牌!!!」
  可是……這可是智力F呀…,不及格呀…,太悲慘啦啊啊啊…!!!
  「嗚嗚,太悲壯了…!」男子用綠色面罩擦乾眼淚。
  「嗯哼,介紹完了吧,那麼,任務繼續!」女人霸氣的說道。
  ………
  「新生訓練」———毫無攻擊性的名詞。
  但其背後真正的意義並不是「新生」———而是———「地獄」!!!
  許多人都會在第一關倒地不起,有的放棄了,有的成為了後備,有的甚至———
  教官言:「經後,還有著更加殘酷的訓練等著你們———長途跋涉、捕獲、生存、互毆,小心了———有時還會有意外的"驚喜"發生,例如………(嘿)」
  奸笑。
  噗嘶———「唉———到底是那個無知的賤民…在老子演講的時候放…」「這不是放屁!」全員都嚇到了,有人掏出了手槍,而非戰鬥人員馬上退走了。  
  噗嘶———綠色的氣體更加濃郁了———
  忽然,一大群身影從煙霧裡竄出———
  「嘎呀啊啊啊啊!(決一死戰吧!人類!)」領導者-猴子,這麼說道。
  「呀啊啊———!別讓它吃了我!」方纔演講的男子毛髮豎起,鑽進了碩大的講桌。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瞬間,雜亂的腳步聲傳遍了整座禮堂,片刻,猴子般的綠色生物擠滿了入口處。
  從表面上來看這些生物很小一隻,身高不過人類腰部,卻有著與外表不符的敏捷與機動性。有的攀附在牆壁上,有的撞開桌椅衝了過來,目標是———殺了眾人。
  忽然,一個男子拿著擴音器吼叫道:「別慌亂!全員靠著牆壁排成一列!」
  在場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舉起槍械戰鬥,死命衝到台上———「噠噠噠噠噠噠」瞬間,子彈貫穿了牆壁、窗戶、桌椅,還有無數的殭屍———
  「攻擊自己最近的殭屍!用腳踢!用刀撕裂!」咚,向前突進的槍托暴力地打在殭屍的頭部。其破壞力是重力和速度的凝聚,加上完全命中了它的弱點,形成了巨大的破壞力,讓它在空中吐血並迴旋了幾圈,成為了最佳示範。
  同時,喀嚓聲傳來:「啊啊!沒子彈了!」
  「別怕,用刀桶!」男子將軍用小刀踢了過去,堅定的語氣瞬間讓原本是一盤散沙的學生凝聚了起來———
  但是,眾人還是敵不過海量的殭屍,優勢逐漸消失———「沒子彈了…!」喀嚓喀嚓「…我也是!」「逃呀啊啊啊啊!!!」躲在講臺下的男子連滾帶爬地逃了。
  「戰略性撤退———!」與說的內容相反,男子氣勢十足地舉起槍托向前打去,瘋狂擊中在猴子的頭部、胸部。
  在他迅捷動作的同時,眼中不時堤防著四面八方襲來的殭屍———
  瞬間,他用肉眼看不見的速度舉起步槍,噠噠噠,精準的「盲射」定住了幾個突進的殭屍,同時他踏步而出,彷彿有分身般瞬間動了起來:寸擊,拐腳,飛踢,展現出殘忍而有效的戰技———
  某處,老人穿着西裝,不怕死的站在頃斜的屋頂上,手裡拿著什麼———
  「齁,這種戰鬥技巧是———」
  只見男子利用空檔時間拿著擴音器說道:「注意!注意!這不是演習!重複!這不是演習!榮耀禮堂被殭屍入侵!請求外界支———!」
  「咳……這是演習……」老人吐嘈。
  「訓練用殭屍-猴子,其強大的臂力與迅捷的速度,使它成為了難纏的敵手,通常會成群結隊聚在一起。但是,被抽掉感染能力的它們只會發出陣陣惡臭,並不會造成任何「危害」,所以漸漸被人們輕視了。也因為其不死的特性,使它們成天被關在牢裏無所事事———漸漸地,被拔掉爪牙的它們開始「進化」了,並逐漸創立了一個恆久的社會,在世界各地計劃著什麼———」
  「誰管這些啊啊啊!!!」新生持續著激烈的攻防。
  見此,老人滿意地笑了———「呵呵……差不多該收手了吧…」老人雲淡風輕地按下按鈕,對猴子們下達撤退指令。
  但是,紳士慌亂了———「什!?否決!?」老人不斷按下按鈕,卻不斷閃著"否決"的字樣。
  ………
  禮堂廣大的空間中擠滿了數十隻綠色的猴子,呈現一片綠油油詭異的場景———
  男子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無懼地環顧四周,身上的鬥志越發強勢了———
  「切…!難道要動用"那個"了嗎…!」說完,地板震動,男子爆發出驚人的氣勢:「唔哦哦哦哦哦———!!!」
  周圍的猴子彷彿看到了天敵,全都不敢靠近。
  嘶———咚,空氣震動,窗戶碎裂,男子宛如人形炸彈,逐漸爆發出了———
  咚!門被踢開「不準動!猴子們!」好幾個黑衣人往裡頭竄了進去。
  「再動就制裁你們———!」一個瘦男吼道。
  ———啊啊———好娘的聲音啊—————
  ———算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
  「———好累啊———先睡了—————」
  「晚安。」
  咚。

54.81.71.219

ns54.81.71.219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