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归途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大酌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45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归途
0 書籤
A - A - A
#2
大酌
Jun 11, 2018
0
0
8
5 分鐘
No Plagiarism!6QLiQyDjVKGYWfc3uL6jposted on PENANA

 某种程度上,试图逃避细腻神经的他还是挺羡慕她的。尽管他看起来像是她的全部,她的大胆和义无返顾却让他不禁感到疑惑,为什么她可以那么草率地将一切押在一个未知数身上?抑或,对她来说,他不是未知数,而是抛开誓言的糖衣,依旧相濡以沫的终身伴侣。赵青不由地想,她那是天真。如果他也一样离经叛道,将会是什么模样?随波逐流实在没有意义,又使人疲惫。恰逢这年纪,他决定回应在内心喧嚷多时的小恶魔。卷起袖筒,穿上人字拖,他准时抵达了集会会场——那个荒废的小屋,他说,他会参与明晚的偷窃。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D0OEDLKtJ1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KXgqzkN2c

  与他行动的是刚加入的新人,阿炎。长得憨厚,矮个子,带有略重的潮州口音。简单地打过招呼,他得知阿炎非常需要钱。阿炎问他,你要什么?他压根儿答不出来,自己明明什么都不缺。想叛逆地体验一次坏孩子会干的事,这话打死不说,保持沉默就好。阿炎因此认为赵青一定是个有故事的汉子,打从心底对他产生了微妙的敬佩。仅此一瞬。雨止蛙群齐声高歌的夜,赵青和阿炎蹑手蹑脚地绕到房子后边,赵青悄悄探头观察周遭、屋内情况,阿炎则乐呵呵地想着总算等到这么一天,平日为人高调的木厂头家,早让他倍感不悦。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xQSj8ISM1N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jzjmqooNU

  独立式房子外加疏于防范,怎么说都对赵青他俩非常有利。阿炎身手敏捷,很快便从窗口钻进去,赵青随后跟上,和阿炎分头搜索。小心翼翼地结束了这次的行动,最终结果并没想象的戏剧性,从神台柜、三分钟热度的日记本、饼干盒、搁在摇椅上的钱包里,东拼西凑,在不吵醒头家夫妇之下收获了几百块。阿炎有些失望,他以为可以捞更多。但基于赵青劝阻以及害怕被发现,还是妥协了。“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不求数目大,就攒个经验。知道么?”赵青看着花花绿绿的纸钞,知足地微笑。“赵哥,你果然很不同。”阿炎正色地说。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wHMsXYwsJC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Ndkq6umks

  两百五十六块。这是赵青最终获得的奖赏。阿炎则神不知鬼不觉地抽出几张绿色钞往裤兜里塞,然后理直气壮地接过属于自己的战利品。赵青请阿炎吃饭,阿炎却把赵青带到娼寮去。“赵哥,你尽管快活,就当是小弟孝敬你的。”话音刚落,阿炎便走进了狭小的房里。赵青兴致不大,这是他的第三次,蹩脚完事,毫无起承转合,没有精神上的刺激与兴奋,纯粹是正常不过的生理反应。对方是个外籍女子,认为赵青经验不足,还是个小弟弟。“阿炎,下一次你自己来就好。”赵青抽了根烟。阿炎想,肯定是这里较为廉价,不合赵哥胃口。“放心吧,赵哥,下次去高级的。”阿炎骑上电单车,向赵青承诺。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LnDA1hlMK5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Fc0VCzgqB

  哥哥和嫂子就要结婚了,大家都很开心,尤其妈妈。相比之下,飘忽不定,常常夜归又烟酒不离手的赵青让长辈头痛不已。因此,哥哥找来赵青,与他谈了一整个下午。赵青答应哥哥帮忙他摆摊卖粥,起码有个工作,让老人家安心也好。“阿青,我希望你懂事一点,别老让家人担心。”哥哥说。才逆流不久,就被劝靠岸。赵青惘然,或许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办婚礼后,哥哥与赵青开始在附近的街上卖粥。嫂子帮忙打理家事,做个全职家庭主妇。偏偏碰上雨季,生意欠佳,可还算过得去。煮好的粥闻起来香尝起来甜,没看哥哥下厨,还不知道他真有两下子,自己顶多能洗米切肉准备材料,干些琐碎的活儿。对于将来,赵青依旧未把轮廓摸清,心里没个底。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NhVFB4ntRp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CU2WhtkGg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也许是唱片经常重复播放,赵青竟不自觉地唱起了罗大佑的歌。她曾赞美过他的嗓音,亦爱听他罕有的歌唱。“你的声音就像冰冷冷的海。”彼时,她依偎着他。他以为,自己会一直待这个地方,和哥哥摆摊卖粥,过上普普通通的日子。脚跟未踩稳,小波澜就泛起。心存芥蒂的旧识带人上前找茬,双方大打出手。洒了一地羹粥,砸了摊子。赵青向哥哥道歉,给了他一笔钱就走了。“我另外找工作吧。”他总是破坏哥哥的安宁,和小时候一样。他顽皮,聪颖,可长大以后,显然哥哥本事多了。他在想,要不要干脆离开那个锌板屋?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hn63Q42mwM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Q3sbuyGQT

  所以,他到远处的建筑业施工区搬砖去,独自生活,偶尔回家。在那里,他更多的时间都在听音乐,还买了一把木吉他,自己摸索,学习。他不曾想过,拨弦轻唱会成为他的兴趣。正如此刻的他,还唱着那首旧歌,时过境迁,假若没迈开步子,如今又会是什么光景?“莫再提起那人世间的是非,今宵有酒今宵醉。”夜阑,他迟迟不睡,望着窗外,点了根烟。想念那些人,那些事。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Zi9DSaVeXG

54.81.112.7

ns54.81.112.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