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归途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大酌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39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归途
0 書籤
A - A - A
#4
大酌
Jun 11, 2018
0
0
7
5 分鐘
No Plagiarism!qEGFiHlLXB9uaj1WaxRHposted on PENANA

将烟蒂扔进沟渠里,赵青随手拎起放在一旁的行囊,敲了敲那扇熟悉的老木门。迎接他的是抱着女儿的嫂子,他回家了,理由是哥哥病重,杂货铺必须由他接下,还有朝夕盼他归来的家人。离开了马小梅,不再当卡车司机,赵青看起来比过去稳重了些,这让爸爸感到欣慰。牙牙学语的侄女叫赵媛,有着和嫂子一样的大眼睛,像哥哥的嘴,长得十分讨喜。赵青伸出食指触碰她的小脸蛋,她望着赵青,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奶奶说,过些日子她就会叫叔叔了。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HXqB6tJCmH

而当赵媛学会叫叔叔后,她的爸爸就走了。嫂子决定一生守寡,把赵媛养大。“嫂子,以后由我来照顾你们吧。”赵青决意不再飘摇。那时候流行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偶尔,赵青会用粗糙却颇有风味的烟酒嗓唱出这首歌;偶尔,他还是会怀念起罗大佑的《恋曲1980》。他曾经见过她与卖烧腊的小哥走在一块,又听闻烧腊小哥就快娶媳妇了,这让他费解。反正他们再也没有半毛钱关系了。他亦不打算结婚,尽管嫂子总让他找个好女人成家立业,免得孤独终老,他笑了笑,想想给嫂子帮忙,把赵媛照顾好已经足够了。哥哥临走前如何交待,他从没忘过。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NNmtsFbOq9

这一切都不过是回忆。此时的赵青老了,家里头只有嫂子和正要上小学的赵媛。杂货铺打烊了,赵青把拾到的瓶瓶罐罐装进麻袋里换钱,然后到街边的小食摊去吃饭喝酒。一个手臂上都是刺青的年轻人过来与他聊聊,两人谈起了自己的事,像蒙太奇一样切换得不可思议,混乱却也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这年轻人辍学了,受不了课业压力以及霸凌,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他正如戏里那尚未懂事的孩子一般,学习坏孩子的模样,让自己看起来更坚硬。外强中干。赵青心里想着,嘴里没说出来。谁不曾憨过?与潜意识里的自我赌气,做出了一些并非本意的事情,最终两头不到岸。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pAEAUFx5co

阿叔,这双鞋是你的?”年轻人问。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rxyNFtOks
嗯,买给侄女的。她就要上小学了。”赵青答。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oeaOdPGSI
你可真好,还懂得回家。我现在呀,有家都回不去,他们都把我赶走。”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Azt9JF0So
过些日子,你就回得去了。”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rQx0Dctrx
你怎么知道?”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uVaFJnuqf
哈哈,我猜的。”赵青把杯里的啤酒饮尽。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3QNxZxc0p
阿叔,你不后悔吗?”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0RryR5Kkx
后悔什么?”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g1eqGXNbo
当初没娶你的初恋。”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prTcZSJbS
不后悔。”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NT0erRjcc
那为什么你总想起她?” 1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usSISzGGL
那是两回事呀,肖连欸。”
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MUldwsGf53

姑娘世上没有人有占有的权力……”赵青小声地唱着。听说,男人一生中拥有的女人越多就证明他越强,在赵青看来那都是放屁。女人不是物品,他极度厌恶物化女人的家伙,他这大半生只有两个女人,一个叫李桦,一个叫马小梅。她们美丽,也非常有魅力,让他难以忘怀。年轻人说赵青算是感性,而赵青丝毫不在乎。“阿叔,你现在幸福吗?”年轻人问。“幸福。”赵青接着说“幸福这种事,不是你得到的多你拥有全世界,而是你真正地活着,踏踏实实地感受当下……”年轻人不太明白,只觉得赵青开始胡言乱语。“是是是,我也很幸福,我也很幸福。”他随意敷衍。看看时候也不早,年轻人就告别了。仅剩赵青独自坐在那儿,不着调地唱着歌,回味过去。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XSQjmjYx7p

那意义不明的梵文刺青,李桦泪流满面地转身离去,潮州仔阿炎,哥哥卖的粥,马小梅诱人的身材与字条……刚那年轻人问,阿叔你多久没做爱了?他才想,确实好长一段时间没做这回事了。终究,他也没多大的兴趣。比起性爱,他更喜欢抽烟。当然,他不会在赵媛面前抽。赵媛成了他女儿似的,爱尾随他,让他陪她玩,而妈妈负责指导学习上的事情。有时候,他还会给赵媛唱童谣,和嫂子一起说说故事哄她入睡。周末,他和嫂子会带赵媛出去玩,这让近邻说了不少闲话。孤男寡女带着个小孩,看起来就忒刺眼,但他们不曾理会。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Hx0l8U1FZe

干了最后一杯,赵青买单离开了。这时候再不回去嫂子会担心。刚下过雨的泊油路很潮湿,一股气味涌上,他感到舒服。醺然地踱步归去,没有熙攘的人群,只有超速的车,提着那双新校鞋,想想赵媛穿上时高兴的模样。但愿她好好学习,平安长大。一个眼晕,他撞到了几个流氓,与他们搏斗,偏偏体力不支被揍倒在地。他靠着街灯,努力地让呼吸平顺,额头流着血,鞋子掉在烂泥上,弄脏了。赵青彻彻底底地感觉到,自己真的老了。手扶栏杆撑起身子,他一瘸一拐地走着,该回家了。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3L8pYESFTX

该把鞋子洗干净呢,或是明天再买过一双新的,他想着,蓦地一阵天旋地转。copyright protection7PENANAIQPyabR8JZ

54.80.198.173

ns54.80.198.173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