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 - 他是阿狗,他们是阿狗。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看不见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大酌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35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看不见
0 書籤
A - A - A
#1
他是阿狗,他们是阿狗。
大酌
Jun 11, 2018
0
0
9
5 分鐘
No Plagiarism!u3vEPbUQx4hFbwSah7ogposted on PENANA

熙攘的街上有条陋胡同,两旁的破墙都长满了青苔,雨季时总是湿嗒嗒黏糊糊的,他们就住在那里,简单地用纸皮,木块和锌板搭个风吹就倒的小屋子。大热天时铺层报纸便得安眠,若是不幸下雨了,就把塑料袋拼起来,起码不必把脸贴泊油路上,那粗糙的,多少都会伤及肌肤。思城把残羹冷炙带回来,叫醒了酣睡的阿狗。阿狗揉着眼,打了个呵欠“你回来啦。”思城笑道“今天收获不错。快吃吧,我刚吃过了。”阿狗轻蹙眉泉问“真的吗?”思城叹了口气答道“当然了,今天浪费食物的人可真多,幸好我动作快,不然又得挨一顿打了。”阿狗看思城不假思索的模样便信了他。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Fdyh3llJ1i

太阳总算出来喽,要到街上走走么?”思城伸了个懒腰,望向一旁吃着剩饭的阿狗。好久都没上街的阿狗基于想陪伴思城的心情就答应了“好吧,吃了饭就上街去。”反正,也好久没看看外面的世界了。“放心好了,没人会看见我们。”思城脱下外套,披在阿狗身上。“嗯,好的。”思城拉着阿狗的手,踏出他们的小窝。栉比鳞次的建筑物,钢筋水泥的气味,急促的步履,潜在压抑的氛围实在让人无法一下子缓过来。阿狗有些紧张地紧握着思城的手腕,开始深呼吸。思城拍拍阿狗的肩膀,试图让他安心。阿狗强颜欢笑地看向思城“我还行,没事。”他好久没打量这座城市了,如今路人来去匆匆,压根儿没瞅他们一眼。不过这一点,倒是让阿狗放心不少。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fwlKbbW51t

思城见阿狗放松了,才说道“今天是不是很温暖呢?”阿狗盯着一旁的服饰店,问了思城“温暖?温暖是什么?”“温暖就是……你不会觉得冷吱吱的吧?”思城用福建话应了阿狗。“对啊,今天这样嘟嘟好。”阿狗亦用方言回话。“阿城,那件衣服很好看。”阿狗指着意见黑色的衬衫。“你想要么?”思城问。“不可能啦,我没办法穿上那种衣服的。”话音刚落,阿狗便加快步伐向前迈去。一路上,阿狗发现了不少新奇的东西,思城一边解释着,一边瞧瞧阿狗兴奋的模样,莫名的欣慰就这么涌上心头。他想起第一次遇见阿狗的时候,阿狗是遍体鳞伤的,被一群和他们一样的生物围殴着,丝毫没有还手的机会,若不是他相助,也许阿狗早就被揍死了。阿狗总是认为,思城和他存在不一样的阶级,实在没必要为了他过上那种生活,光是名字就好了,他有姓有名,思城思城,多好听;而他呢?阿狗,一生下来就注定了未来的命运。思城却认为名字不过是个标签罢了,他与阿狗是惺惺相惜的。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9i9kP1v68U

阿狗就是那么纯粹。没念过书写过字,打老爹离开后便独自生活,有什么可以干的都干了,挣了钱,三餐不足就一餐。和他的名字一样,宛若一条流浪狗,颠沛流离,没工作了,就乞讨,乞讨行不通,便如思城那样,捡个垃圾当宝贝,吃着剩饭过日子。只要活下去就好了。这是他老爹说过的话,不管多糟糕,只要活下去就好。于是造就了此时的他。被冠上流浪狗的称号,任由他人践踏着尊严,毫无意义地活着。彼时,思城问他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阿狗说“我本来就是这副模样。”“你不想改变么?”思城问。“只要活着就好。”思城想了想,阿狗说得也没错,哪怕是糟透的,阿狗不也是努力地活着么?他从没想过放弃生命。反倒那些所谓高高在上的人们,无病呻吟着,玩弄他人的生命,也轻视自己的生命。丑陋无比。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mO7V6bhrUj

直到阿狗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被臭骂了一顿“垃圾就该死!滚边去!脏死了。”阿狗低下头,对思城说“阿城,我们回去吧。”而雨也来得是时候,成全了阿狗。两人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小窝。“阿狗,刚才的事你别惦记着。”思城说。“惦记是什么?”阿狗问。“就是……你不要放在心上。”“原来。没事,我不放在心上。不过,谢谢你,我学会了新的词。惦记是怎么写的?”阿狗继续问。拿起插在口袋的钢笔,思城把惦记二字写在了纸皮上。“我不惦记那些人,我只惦记你。”阿狗诚挚地笑着。“我可是一直都惦记着你的呀。”思城摸了摸阿狗的头,他早已视阿狗为亲弟弟。躲在锌板下,看着雨水坠下,阿狗伸出手指触碰雨滴,任它滑落。这动作勾起了思城的回忆,思城儿时也爱那么玩。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K9P6T0hQ5j

你确定要跟着我么?”起初,阿狗向思城提过这个问题。“思城只是比较好听的名字而已,我也可以叫阿猫或是猪头。”思城曰。“我叫你阿城吧。”阿狗莞尔。于是,他们便开始了这样的生活。只要没有肢体接触,就不会有人看见他们,这是思城与阿狗生活后得出的结论,等同于不存在。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jfCtzru5xD

好了,是时候去找晚饭了。”思城撑把有些破损的伞。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ZUs7Qyi70c

早点回来。”阿狗说。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qLmgRgh96m

再见。”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sqB4Tbwog3

再见。”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1gYunP2FW3

就这样,阿狗等了三天,思城都没有回来;找了三夜,也毫无踪迹。copyright protection9PENANASnOeEFuVOA

54.225.38.2

ns54.225.38.2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