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心靈
短篇故事
長絲令
標籤(Tags)
作者 斟墨客    。   迷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8 閱讀
4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長絲令
1 書籤
打賞
A - A - A
#3
中——秋去
斟墨客    。   迷
Sep 13, 2018
0
0
3
4 分鐘
No Plagiarism!EKn6Bg8eMtSd3XqklqsPposted on PENANA
 
  七弦琴等待再等待,他記得俞伯牙的那句話:「明年再見。」於是他懂了,就只有中秋之時他才會到來。
  
  他依然低鳴、依然冷清,自顧吟著哀歌,一邊吸取大地精華。由精魄形成至今,正好千年,精魄可化形,梧弦以字行。梧弦時而附在琴裡,時而化作人型撥弄琴弦,好生愜意,但是一切只是他的思想,在他人眼裡是令人畏懼的存在。
  
  有一天,一群人帶著一位道士來到鍾子期的墓地,梧弦遠遠地便看到一行人撥開草叢而來,便馬上附在琴上,觀察來人。
  
  「就是這兒!」一名大漢說著,接著道士在鍾子期的墓旁圍了一圈燭火,藉著陣法與鍾子期的魂魄說話:「怨魂怨魂,莫要束於此地,盡快步入輪迴,方可轉世……
  
  原來他們以為是鍾子期的餘魂在作祟,梧弦就靜靜地看著這位道士能玩出什麼把戲。
  
  道士見冤魂尚有回應便說道:「看來他怨念很深呢!只能出狠招,逼出冤魂。」語罷,舉劍在手心劃出一道血痕,使長劍沾上他的鮮血,「咱們許家道士有一秘術,以沾有咱們一族鮮血的利器,破其宿體,方可逼出魂魄。」他給他人作解釋。
  
  待鮮血沾滿劍身,道士舉劍欲毀墓碑。
  
  梧弦心驚,不行!如果沒有那塊墓碑,俞伯牙何嘗會再來此地?眼看著刀正要落下,梧弦化作人型,抬手,右臂碰觸劍身的一瞬間,鐵化作粉塵消散。
  
  隔著散落的細塵,他看見了道士詭異的微笑,未有驚慌……而後那些落地的粉塵相互交合,形成一條純金色的長繩,撲騰地繞上梧弦,他嚇得想縮回琴裡,但是他發現自己的力量被鎖住了,無法脫離桎梏的情況下,面對這一群人,他感到害怕。
  
  道士見他瑟瑟發抖,倒也不憐惜,施法將他與鍾子期的墓碑綁在一起,繩子緊緊束縛梧弦的身軀,狠厲說道:「終於可現身了!說說你怎麼不肯離去。」
  
  他當然不會說他是那把七弦琴,他怕一說出他們便毀了七弦琴,而他也將不復存在;也不能說他是鍾子期的魂魄,這是無端的嫁禍——於是他選擇什麼都不說……
  
  道士見他如此倔將也不是什麼辦法,於是轉身對眾人說道:「看來只有把這地方封了,否則我不保證這妖孽會做出什麼事來!這事兒就交給我,你們先行散去,在這兒省得給我添亂。」
  
  大夥聽他說得也有道理,便一一退去。
  
  至此,只剩梧弦和許道士,許道士說道:「雖然不知你為何物,但是你超脫自然,就算沒有危及他人性命,還是不能留下你……」此時的許道士言語不再凌厲。
  
  他的改變梧弦看在眼裡,也知道他說得道理,但是……俞伯牙,他很想很想他……
  
  許道士見他還是不說話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說道:「你以及村民,抱歉我選擇的不是你,但是我會給你時間,如若願意離去,便搖動鈴鐺。」語末,將一枚銅鈴交與梧弦,而後在此處設下封印,離去。
  
  梧弦是不可能搖響那枚鈴鐺的,他只想好好守住與俞伯牙每年唯一一次的相見。
  
  一天、兩天……不論大雨滂沱、艷陽高照、大風呼嘯……一次次皆是摧殘梧弦嬌弱的形體,他化為人型的時間不長,法力也未穩實,梧弦的魂魄更是每況愈下,可能他會就此消失,即使是上古神木也敵不過歲月以及侵蝕。
  
  他天天撐著疲憊的身軀,強忍著風吹雨打的疼痛,只要再撐幾個月,就到了他朝朝暮暮的中秋,到那時他將可以第一次與俞伯牙說上話,他想告訴他:可否為他彈上一曲?他就只有這個希冀……
  
  奈何有時即使盡了人事,天命未嘗可轉變,梧弦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形體還是崩落,「噹!」銅鈴掉落草地,聲響淒清悠遠。雖然如願掙脫束縛回到琴裡,但此時的他猶如新生的精魄,只有意識。
  
  他可有很多個千年,但俞伯牙只有一個百年,錯過終將錯過……
  
  

54.198.142.121

ns54.198.142.121da2
書籤! 提出編輯建議! 打賞!
0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