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動作
黑公爵醫師.ペスト医師.Médecins de Peste
作者 AIKEN*
編輯 筆言
作者 Pui Shing Ng
作者 AngryVincent
作者團隊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13
級別
3367 閱讀
216 喜歡
115 書籤
人氣
黑公爵醫師.ペスト医師.Médecins de Peste
115 書籤
打賞
A - A - A
#1
第 1 章:格雷兄弟
AIKEN
No Plagiarism!bgmVok5YwVjpip8QrFvNposted on PENANA

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YSKUvJk6yd

黑公爵(Ducnoir),是經過國家大醫生公會的嚴格考核,才能夠獲得的勛爵。他們的名字被載錄阿斯克勒庇俄斯名單上了,在社會上享有特權身份,並能得到國家的優厚的俸祿,以及用之不盡的研究經費。 這批把握人類存亡的醫生,個個都身懷絕技,即使面對腥風血雨般的瘟疫,卻依然勇往直前,拯救需要幫助的人類。 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他們不惜以命相搏。而這群不畏生死的精英醫生──他們,就是黑公爵醫師!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WJujFTDLR9


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GbzZAIP1nl

虛構的十九世紀​──煉金術時期28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naSGQyqFM
維納恆.聖路易斯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mdzhJiBQR

月圓之夜,一對兄弟在維納恆(Venaheim)的首都──聖路易斯(St. Lewis)的森林中奔馳。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PMBk5gdJ14

哥哥艾肯.格雷(Aiken Gray),今年二十八歲,手裡提著黑色箱子,裡面放著各種藥物和醫療用品。他的弟弟艾力.格雷(Alex Gray),今年二十四歲,身上背著一把中遠距離的狙擊步槍。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THgtGQcwSz

兩人身手不凡,靈敏迅速,有飛檐走壁的本領。他們穿著修身的黑色燕尾服,身披黑色斗篷,頭戴黑色高禮帽,臉上套上黑皮的鳥喙面具。黑色斗篷後面印了一個白色標誌,那是一個騎士護盾的紋章,盾上有一把「醫學之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單蛇杖(Rod of Asclepius)。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SHW6hdPAPF

平民一看到這個標誌,以及他們的這身裝束,就知道他們是國家大醫生公會(Association Nationale des Grands Médecins)派來,名字被列入《阿斯克勒庇俄斯公約名單》的黑公爵醫師(Médecins de Peste)。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rFr2Zxjcgl

然而,他們的出現卻往往意味著死亡的逼近──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ga3xDKnPgg

夜間的森林是一個美麗的葬身之地,在超過一百米高的杉木巨林中,月光只能照射到森林的邊緣。林中漆黑一片,危機四伏,到處都充滿著令人寒顫的肅殺。這座森林在本地語叫做「Forêt de la Mort」,如果翻譯過來就是「死亡之森」的意思,因為死在這裡的人實在是多不勝數。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p9Xlffz4Pp

「哥哥,我們很快就到了。」艾力跑在哥哥前面,他們已經看到了森林的邊緣,很快就能到達目的地。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Jh4bk3JEf0

艾肯看著前方的弟弟,緊隨其後說:「嗯!很快就到!」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Zwa23OMrE3

兩人對這片森林的地形非常熟悉,即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中也不會迷路。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H3cFprVZwL

不一會兒,兩人就走出了死亡之森,聖路易斯的首都之城,路易斯堡就聳立在高山之上,俯瞰著整片森林。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g2trnwb1M

然而,兩人並沒有減慢速度的意思,全因他們身後出現了一群「芬里爾狼(Fenrir Wolves)」,對他們窮追不捨。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b1il4maROO

芬里爾狼,簡稱「芬里爾(Fenrius)」是感染了雷爾病毒(Raëlian virus)的巨狼。由於牠們的腦垂體因被病毒感染而受到刺激,會不斷分泌出生長激素,造成體型巨大的特徵。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VvS8biA7h6

雷爾病毒是狂犬雷比斯病毒(Rabies virus)的近親,可透過唾液和血液傳播。雷爾病毒會入侵神經系統,令犬型動物的性格變得異常暴躁和具侵略性。人類一旦被受感染的動物咬傷或者接觸到牠們的血液就有機會染上病毒,如果不接受治療,死亡率高達 99%,但即使接受治療,死亡率仍然高達 87%。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SGmV9OiGZk

人類感染雷爾病毒後的三小時是接受治療的黃金時期,假如在三小時內得不到適當的治療,雷爾病毒就會迅速蔓延至腦神經系統,引發致命性腦炎、出血熱和敗血症,患者一般會在四天內死亡。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samLwq7HhV

「艾力,小心你的右邊!」艾肯對弟弟大喊一聲,一頭埋伏在出口的芬里爾就從艾力身旁飛撲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vdrolDGVKY

雖然如此,艾力卻沒有感到絲毫的畏懼。他迅速從腰間拔出一把黑色的電極刀,瞬間就把一頭兩米長的芬里爾砍殺。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1CEoyOcQuc

電極刀是黑公爵醫師的隨身武器之一,透過連接電極,刀鋒就會瞬間加熱至華氏一千度,在這個溫度之下,肌肉組織和血液會被氣化,使肢解變得輕而易舉。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bWnyHTYPBg

電極刀長六十公分,刀身垂直,刀鋒呈半柳葉形(lancet),刀片可以替換,平時收納在腰帶後,遇到危險時才使用。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L6tdvOQbJB

「艾力,你沒事吧?」艾肯在附近注視著艾力的動向,但同一時間他感覺到身後有動靜,於是拔刀,打算轉身一劈,果然一頭芬里爾就閃現在眼前,張開著血盆大口。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9LeO9MCmD7

芬里爾鋒利的牙齒,可以輕易地把半個人吃掉,艾肯用力地用刀鋒頂著芬里爾的牙齒,才逃過一劫。電極刀的熱力把芬里爾的嘴巴給燙上了,芬里爾發出淒厲的嚎叫,然後艾肯一刀插入巨狼的心臟,巨狼立即昏死過去。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yP4VnMPmBq

由於電極刀的溫度極高,連血液都能氣化,所以被切割的傷口不會濺血,充滿病毒的血液不會沾到身上,大大減低黑公爵被感染的機會。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Cnx6A2VreF

兄弟兩人分別把兩頭芬里爾殺死之後,追趕在後面的巨狼群立即憤怒地衝上來,把格雷兄弟重重包圍。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2oqhdA3QWH

艾肯目測眼前有八頭芬里爾,如果想要逃脫,就只能把這裡的巨狼統統宰殺。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Xvw1rUNggp

「艾力,這裡有八頭巨狼,你要特別小心九點鐘方向的芬里爾,牠應該是狼群的首領。」艾肯指向不遠處的一頭芬里爾說。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HTNfZniVPw

那頭芬里爾冷目地凝視著他們,眼上有一條巨大的疤痕,全身都有著新舊的傷痕,看來是狼群中最有經驗的老狼。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ASV198CdYz

「我知道了,哥哥!你也要小心。八頭可不簡單呢!」艾力向背後的艾肯說,兩人背對背,各自面向圍攻他們的芬里爾。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UV4rXwlLNB

「你管好你自己的就行了,不用擔心我!」艾肯的語氣中隱約帶著一絲不安。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buuYKum2qb

他們雖然訓練有素,但仍是血肉之身,一旦犯錯,就可能立刻送命。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z13v2dDFqC

芬里爾巨狼多數是群體出擊,下一秒,其中一頭芬里爾帶頭出擊,接著其他芬里爾就緊隨其後發動攻擊。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elyjMvP8hC

艾肯和艾力冷靜地看著牠們,用純熟的刀法揮舞著電極刀,準備迎戰。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Js7eqRJNU9

艾力一下跳躍,就彈跳到空中,把剛才飛撲過來的巨狼斬殺,接著轉身一勾,使出一記迴旋踢把另一頭狼踢開,再用電極刀劃破牠的腹腔,腹腔內的腸子瞬間滑出體外,被割的巨狼倒臥在地上痛苦地掙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Yua2ZdfDSG

目睹了自己的同伴一個接一個地被宰殺,群中的其他狼開始獸性大發,圍攻艾力。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f62NpPjfXB

其中一頭芬里爾張開大口,口沫橫飛地飛撲上來,恨不得一口把艾力的脖子咬斷。然而,艾力也不是庸手,他見狀,立即收起電極刀,敏捷地躲開了牠致命的一擊,接著拔出他的狙擊步槍,把槍口對準芬里爾的大腦開了一槍。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RH3ZWuRFhL

一顆裝著硝酸银的銀色子彈就從槍口射出,在巨狼的枕部貫穿頸椎,直入大腦。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Pgg0igdyT5

芬里爾眼前一黑,當場斃命,連痛楚都沒有感覺到。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f9chXC7gR5

但就在這個時候,老狼看準了時機,從艾力的側面衝了上來。老狼詭計多端,好像把一切都計算好。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SJMVJIqAoH

艾力雖然看到老狼,身體卻來不及反應,沒辦法躲開這致命的一擊。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mdXCdgSrPM

老狼兇狠的眼神,讓艾力的心跳靜止了半秒,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生命的終點。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x4VJmTmtae

「死亡,會是今天嗎?」艾力心裡默念。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y2YlXH4nhs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支純銀的弩箭在艾力的眼前掠過,在月色中閃耀著刺眼的光芒,把艾力從思緒拉回現實中。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5DG3gUk8l9

銀箭射中了老狼的下顎和舌頭,接著艾肯的身影擋在艾力的面前。電光火石間,艾肯就狠狠地用電極刀把老狼的嘴連舌帶牙地切了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USdQCAJY4T

艾力看著艾肯巨大的背影,雖然有一點點崇敬,但又暗自不爽。他環看周圍,其他的芬里爾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被老哥全部殲滅了。雖然每一頭狼的死狀都很慘烈,但幾乎都是一瞬即逝,死前並沒有承受太多痛苦。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dDVbYTS2ha

牠們即便不被宰殺,身上的雷爾病毒也終究會把牠們折磨致死。曾經有人解剖過芬里爾巨狼的頭顱,發現牠們的大腦幾乎被病毒侵蝕了一大半,溶解成一堆發臭的腦漿。所以對於這群無藥可救的野獸而言,死在電極刀下已是非常人道。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vnNcq36Lcs


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U7k8YXIHWN

「雷爾病毒(Raëlian virus),是狂犬病雷比斯病毒(Rabies virus)的近親,可透過唾液和血液傳播。人類接觸病毒後會受感染致死,如果不接受治療,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但即使接受治療,死亡率仍然高達百分之八十七。」​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B9qxloqdrI

──《聯邦醫學期刊》摘要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X5c9wffhs


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Hbz2ky03fW

「唉……這回又被老哥救了一命。」艾力心想,突然感到一股力量輕輕地把他拉了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QR6gorFPF6

艾肯在小心翼翼地把弟弟扶起來說:「艾力,你沒事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y33Dfc9vsq

「我,我沒事。」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XaCxcW5cZl

艾肯知道弟弟一向喜歡逞強的性格,所以就不多說他,看他能站起來就放心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9Pdf5CGLsl

艾肯在電極刀的刀柄上按了一下,六十公分的刀片隨即鬆開,自動接疊成三層的二十公分刀片,一併退回刀柄之內。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R0oVDE8N9B

這時,突然颳起一陣刺骨的寒風,彷彿在提醒他們自己的任務還沒完成一樣,艾肯順著風吹的方向,看到了一縷炊煙在屋頂上飄著。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d7LQFYMLbL

格雷兄弟望見遠處山坡上有一間殘破的小木屋,就在山腰上。上山的坡路非常陡峭,附近人跡罕見,除了這座小木屋之外,周圍幾乎沒有別的屋子。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7kBkAHXgsp

「哥哥,是那個屋子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Ckp1g3FoQP

「嗯,沒有錯,應該就是那裡。」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04XLUDKHoV

「有一點陰森的感覺,怎麼會有人住在那麼危險的地方?」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twg4RQMO7e

正如艾力所說,維納恆的大部分居民都遷移到城鎮裡居住,很少有人還會住在這樣殘舊的房子裡,更何況那麼接近森林,晚上很有可能會被芬里爾襲擊。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dJzDKPHqex

「應該是為了隨時防備巨狼,才把房子建在這種地方吧?」說著,艾肯和艾力就開始爬上那座陡峭的山坡。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feCd0xQKee

艾力小心翼翼地攀爬,不想被尖銳的岩石弄傷手:「這家人到底是什麼人?」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GILXMCNzqV

「我也不清楚,委託書裡並沒有詳述,有可能是來自赫里爾(Helier)的難民,也有可能是在山區居住的普通貧民。」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NEEnipcZPr

「什麼?你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就接受委託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x5FaiGH8rW

話雖如此,但艾肯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艾力早也習慣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n7E85rLT0b

「無論患者是誰,醫生的職責都是一樣:『救傷扶危,拯救眼前的生命,為世人的健康和福祉作貢獻。』醫師誓詞不是這樣寫的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OQsb9Ro9H

「會把那種誓詞當真的人,恐怕只有老哥你啦!」艾力邊說邊走,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追過了艾肯,爬上了山坡。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QHMwR4czcD

「艾力,你今天話怎麼這麼多啊?」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wALbIQCtJD

「因為都怪你接受這種莫名其妙的委託,我們才會遇到這種危險⋯⋯」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Fysw0EFS3P

「這個委託書已經釘在聖母公會的委託欄兩天了,卻沒有人管,我們又怎麼可以置之不理,見死不救呢?」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ATwmpoqCYD

「大家就是知道危險才不去的,委託金才那麼一點,誰會願意為這種小錢穿越死亡之森啊?」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gud1GWSjqC

「可是,我並不是為了委託金而來的啊!我是為了幫助患者而來的。」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W5aoCb3i46

終於,兩人爬過了陡坡,來到山坡的一塊小平原上。這塊小平原雖然沒有什麼特別,可是讓人驚訝的是,在平原的盡頭有一個巨大的石山深淵。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7EZE1p2s10

山淵深不見底,而且離小木屋不遠,如果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尤其在晚上,四周漆黑一團,根本摸不清路向,要走進木屋就變得相當困難。相比之下,他們剛剛爬過的陡坡根本不算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6hvjjbgbuG

艾肯和艾力站在遠處遙望著木屋。木屋的周圍用木欄圍著,房屋的多處都有用木板修補和加固的地方,應該是用來抵禦野獸的襲擊。雖然如此,圍欄上並沒有被野獸抓過的痕跡,似乎周圍的野獸對這個房屋並不感興趣。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rMYQoaTGf

「叩叩叩!」艾肯敲了門說:「你好!有人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ZNTYrVnunp

木屋的燈突然亮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vtG0N0c3cH

「什麼人?是醫生嗎?」艾肯他們聽到一個女人應道。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K08wZYU9RB

「你好!我們是國家大醫生公會的醫師!我們已經確認過周圍安全,麻煩你開一下門!」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QoiPQddlB

聽到是國家大醫生公會的人,對方立即把門打開,激動地說:「醫生!醫生!您們終於來了!我們等了很久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CQ5jQSj3Wv

艾肯打量著這位女主人,看她神色驚慌,眼神充滿不安,便問:「不好意思,請問你是發送這封委託書的衛斯理太太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KGwScvR7FI

說著,艾肯從胸袋裡掏出了一封信,上面印著國家大醫生公會的標誌,並且用公會的蠟印圖章封好,信封上潦草的字跡寫著委託人的名字「衛斯理太太」。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I4z7mpYACj

「正是。」衛斯理太太說。她是一位五十出頭的的婦女,身穿殘舊的衣服,身材消瘦,看是家境貧困。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cf9hz09T35

然而,艾肯並沒有嫌棄她,反而彬彬有禮地對她自我介紹:「太太晚安!我是艾肯.格雷醫生,這位是我的弟弟,艾力.格雷醫生。請問患者在哪裡?」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pNMVGYqx66

「在屋內,請進。」衛斯理太太說,接著讓艾肯和艾力進屋。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gOaPVxeU7R

艾肯和艾力一走進房間,就聞到一股腥臭味,房間內的衛生環境非常糟糕,到處都是染血的毛巾和衣服。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dj7nBHnKAr

艾肯和艾力對望了一下,有一股不祥的預感。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QZeCVVBlsH

衛斯理太太領著他們來到睡房,只見一個十二歲的少年四肢無力地躺在床上,他目光呆滯,呼吸緩慢,已經陷入深度昏迷的狀態。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rIvCyr9Nlg

「他就是我的兒子,安德烈。」衛斯理太太說,眼神充滿著哀傷和絕望。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FzAMWbujW4

艾肯看著奄奄一息的安德烈,深知不妙,他走到床前,把被單拿開,先給他把脈,接著從手提箱裡拿出一個聽診器,給安德烈聽診;安德烈的脈搏虛弱,心跳緩慢,連呼吸的力氣都快沒有了。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LN40pZV0lo

接著,艾肯在艾力的幫忙下,把安德烈身上的衣服脫光,檢查全身。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HN6dpFFys1

艾肯發現安德烈全身都有大大小小的紅疹,有一些還會滲出血液和膿液。除此之外,少年的嘴邊還有一些血跡,應該是吐血後,血液在嘴角凝固後形成的,從衣服和毛巾的血跡上來看,安德烈應該曾經大量吐血過,身上的血液恐怕已經缺失了五分之一。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P8AqUwCpQz

「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吐血的?」艾肯問衛斯理太太。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tBmyBLxxMS

衛斯理太太努力地回想起來說:「應該是昨天晚上開始。」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VuG2I5HnEa

「每次吐的量是多少?血液是什麼顏色的?」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tiYUdvwCm

「每次都不一樣,昨晚吐了差不多一個湯碗的血,今天早上又吐了一個杯子的血,血都是鮮紅色的。」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66YsEAec70

艾肯一邊聽衛斯理太太說,一邊沉思著。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53vL5dRNAv

「你孩子病得那麼嚴重,為什麼不早點帶他看病?」站在旁邊負責記錄的艾力問。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XZZgXTttq5

「我也知道他病得很重,可是我根本沒有錢去聘請醫生,只能找國家大醫生公會了,可是他們說我的酬金太少,而且在偏遠的地方,所以除了兩位之外,沒有別的醫生願意出來應診。」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QwcPYQpc2x

艾肯想轉移話題地問:「衛斯理太太,你有發現孩子身上的紅疹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d7BITGVKuw

「有。」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frveHt8bXz

「是從何時開始出現得?」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hN5tC4j2hm

「應該是三天前吧!」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AvucdnS97n

「三天前?」艾肯從口袋裡拿出一盒火柴,點起了其中一支,接著用指頭撐開了安德烈的眼皮,仔細地觀察瞳孔對光的反應,確認過瞳孔反應後,艾肯又問:「他有發燒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GmObBwEKHC

「有。」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jYppr2uL5L

艾肯摸了一下安德烈的額頭,發現他的體溫非常高,便問:「什麼時候開始發燒?是不是出了紅疹後才發燒的?」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8GhCSu0LE7

「對的,應該是差不多兩天前才開始發高燒。」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8kuXv6taQb

艾力把一個體溫計交給艾肯,艾肯在體溫計上塗了潤滑膏後,把他放在安德烈的腋窩下測量體溫。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M99cyBf2nl

「對了,衛斯理太太,你們在森林的這一帶不是經常有獼猴出沒嗎?」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Ov158UA8Ff

「嗯,是的。」衛斯理太太露出奇怪的表情,不知道這猴子的事跟孩子的病情有什麼關聯。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fOzKM5QfgG

再過了一會兒,艾肯輕輕地把體溫計抽出,水銀顯示出來的體溫是攝氏四十一度。艾肯嚴肅地看著衛斯理太太說:「衛斯理太太,你兒子患的是『卡梅熱』,是一種在獼猴身上傳播的卡梅腦炎病毒(Kamer Virus)所引起的急性傳染病。」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r3QBfpcvsA

「卡梅熱?我從來沒有聽過這個疾病。」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Qg5SmeMWms

「卡梅熱是一種罕有的疾病,病因是感染了跟人類皰疹病毒相似的卡梅腦炎病毒。患者會出現高燒(fever)、紅疹(rash)、肌肉癱瘓(paralysis)、腦炎(encephalitis),是一種非常嚴重的疾病。」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cChLm3Rdj7

「醫生,那這個病要怎麼治療?」衛斯理太太問。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TKaKlq9yWB

「這種病的死亡率很高,而且需要用大量的草藥和藥物來治療,所以我們不可以在這裡醫治,一定要把他送到城裡的聖母醫院(Notre-Dame Hospital)。」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8NReFetsbP

「我知道了,請你們立即把他送過去吧!」衛斯理太太回答,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予在格雷兄弟身上。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Vnsc9Pg02z


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8VjjFFKPeG

《黑公爵醫師.ペスト医師.Médecins de Peste》28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58AoKKUPl
第 1 章:格雷兄弟(完)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qmtiB9w4BI

下期連載:2018年8月3日28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KSI7BXiAc
請繼續支持!copyright protection278PENANAUw5mJebZfe

54.80.83.123

ns54.80.83.123da2
留言 ( 20 )

紅云鳶眉 - 好多專業詞匯!
令整個故事很有真實感 ~♪

而且兩兄弟與芬里爾的格鬥非常傳神,
更是使人如在目前 ~♪

只看這一章的話,
覺得艾力對艾肯的不爽會是伏筆(?

「死亡,會是今天嗎?」中的「是」不是很妥當,
應該改為「在」 ~♪(謹供參考
1 個月前回覆

打賞了 100coins -
1 個月前回覆

AIKEN - 謝謝。
1 個月前回覆

隱於市 - 鳥嘴大夫!喜歡這種感覺的故事
1 個月前回覆

AIKEN - 喜歡嗎?那就好!謝謝你的支持哦!很開心!
1 個月前回覆

穹葉 - 覺得不錯,有空慢慢看XD
弟弟說「我只知道了」,是不是多了「只」那個字😂?
1 個月前回覆

AIKEN - 哦!對的,不好意思,是個筆誤。還好被你發現,已經修改了!謝謝你!
1 個月前回覆

大便大 - 光看前半部就雞皮疙瘩掉滿地,太酷啦!
1 個月前回覆

大便大 - 看完後我有兩個問題想請教,

1.和芬里爾巨狼對戰中,有一段寫到「敏捷地『多』開了牠致命的一擊」,多是錯字吧?

2.後面一段在替安德烈看診時,寫到他恐怕缺失了五分之一的血。我印象中人類只有6000cc的血液,少了五分之一會死人嗎?
1 個月前回覆

AIKEN - @大便大, 謝謝你的留言!對,是筆誤,應該是「躲開」才對。謝謝你發現,已經修改。至於第二點,五分之一就相等於20%,一般失去20%血液會開始出現低血壓和心跳加速的症狀,但不會有即時的生命危險。
1 個月前回覆

大便大 - @AIKEN,謝謝你抽空解釋,長知識了!
1 個月前回覆

AIKEN - @大便大, 不用客氣,剛好休息,看到你的留言。順帶一提,通常失去30%血液會導致缺血性休克,需要立刻輸血。
1 個月前回覆

大便大 - @AIKEN,剛才問完突然想到失血過多這個問題所以有去查了一下,還是感謝你的回答。
1 個月前回覆

AIKEN - @大便大, 哈哈!你好像對醫學很感興趣?
1 個月前回覆

大便大 - @AIKEN,還好啦!只是喜歡寫懸疑小說,覺得這方面知識要多補一些。
1 個月前回覆

AIKEN - @大便大, 嗯,原來如此。
1 個月前回覆

顯示更多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