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公爵醫師.ペスト医師.Médecins de Peste - 第 3 章:調查任務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動作
黑公爵醫師.ペスト医師.Médecins de Peste
作者 AIKEN
作者 Pui Shing Ng
作者 AngryVincent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13
級別
2857 閱讀
181 喜歡
98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黑公爵醫師.ペスト医師.Médecins de Peste
98 書籤
打賞
A - A - A
#3
第 3 章:調查任務
AIKEN
No Plagiarism!zvDi7dM4PHDgOOKEyU5Wposted on PENANA

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CIHYERr5AC

維納恆首都──聖路易斯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a7dsfrekh


維納恆.聖路易斯城.聖母公會總部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XxKMiokcu

「什麼?神隱事件?在卡里昂(Kaleon)?」艾力驚訝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hOcZNRQeWr

「嗯,據報告顯示,當地接二連三地出現失蹤者,他們大部分是獨居者。現在共有八名失蹤者,年齡介乎十八至三十八歲,大部分為男性。而所有失蹤者至今仍然下落不明,就好像人間蒸發一樣。」萊.偉忠斯(Roy Wieschaus)上校坐在辦公室裡,對艾肯和艾力解釋道。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QwBYK3ebiy

五十幾歲的偉忠斯上校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黑公爵醫師,也是聖母公會的總司令(Chief Commander)。他有一頭亮麗濃密的白髮,身型健碩,因為戰鬥而失去了左手,右手拿著一把蛇頭手杖,穿著一身黑色的軍服,外表英明神武,令人敬畏。他的右眼比左眼小,上面還留著三條長長的疤痕,瞳孔如深海般的藍,眼神似是深不可測,給人一種深謀遠慮的感覺。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ew0ZjioEv

「所以你想我們前往當地調查事件?」艾肯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Vk5U7WLlT

「沒錯。因為這聽起來並不似是普通的失蹤事件;有當地居民報告最近經常有家禽畜牧被殺的情況,據說是狼的所為。」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ccpNbaRpla

「狼?當地是雷爾病毒的疫區嗎?」艾力問。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XOouOoN7Mr

「不,當地最後一個雷爾病毒的患者已經在五年前死亡,卡里奧目前仍是個安全的小鎮,不在疫區名單上。」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CFmWKh4H2p

「雖然如此,但仍然不可以排除是芬里爾的所為。」艾肯接著道。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eC02NaUdw

「對的。如果事件真的跟芬里爾有關,那卡里昂的居民就可能有性命危險,所以你們無論如何都要調查出神隱事件的真相。明白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4altFaRshE

「明白!」艾肯和艾力異口同聲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UjhR4yVMA


「好了,現在幫您清洗傷口,可能會有一點痛,請忍一忍。」艾肯對老婆婆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lmPYnRLyLY

雖然收到任務的指令,但在出發之前,艾肯還是要先在聖母醫院診所當值班。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4Q9qjPAbhS

老婆婆的手肘不小心被玻璃割傷了,傷口很深,需要縫六針。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PcM9tDe1z0

艾肯檢查過後,很快就清洗好傷口,並用聚丙烯縫線替老婆婆縫合傷口。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CUnrSKjEi5

艾肯剛開始縫針,老婆婆便說:「哎唷!年輕人,你的手很靈巧哦!」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DnWMNfBnqT

「您過獎了。」艾肯並沒有被老婆婆的話影響,繼續專心地工作。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gg52pzGDBf

過了一會兒,他說:「好了,傷口已經縫好。接下來的一星期記得不要讓傷口碰到水。知道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da1F3LZH4

「我知道了。醫生,你的技術真好啊!」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5kr17fhJDH

「沒什麼,小事一樁。接下來老婆婆您要靜心休養,我會幫您用一些藥草包扎,可以防止傷口感染和消腫。您需要止痛藥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DTYIWoiC2T

「不需要了。」老婆婆一聽到止痛藥,立即搖頭說:「止痛藥這種東西,會吃壞身體的,我不要吃!」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G72HM5tMN

「那好,我叫護士拿點藥草過來給您帶回家用吧!」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xR8ZSfeaYS

「好,謝謝你,格雷醫生。」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RBMQkIeDkg

「叩叩叩!」這時,艾力用力地敲門。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cWDeDqk7c

「進來。」艾肯應道。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7E4fDXvS7u

「哥哥。」艾力走進來說:「一切準備就緒,我們可以出發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LZ6xPqf34A


下午兩點半,往南部開出的火車從聖路易斯城的中央火車站出發,正前往位於維納恒的南方小鎮。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jAMfe1TFm0

「哥哥,聽說卡里昂是一個以農業為中心的城鎮。」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tFWJjUfc1

「是的。那裡盛產各種蔬果和藥材,尤其是葡萄酒和橘乾,聽說都是非常有名的。有機會的話,我們去嘗一嘗吧。」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JX1PvQgKUk

「哥哥你以前就去過卡里昂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kdV7ta8nPu

「嗯,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候我還跟著道爾教授執行任務,那時候去過一次。」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oHY4EIoyXA

「當地有什麼特別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GyCw3sMOn

「那裡地勢平坦,適合騎馬。農地也很肥沃,幾乎每年都是豐收。話說回來,這個時候去,還剛好會碰到他們的豐收節。」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69B2g5cps1

「豐收節?」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RJTWoBkXy

「豐收節是卡里昂一年一度的盛宴,因為現在是他們的豐收之月,每個卡里昂居民都會貢獻自己的一點收成來舉辦這樣的節日,所以現在城裡全部食物和紅酒都是免費的。」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xftaLxCyl

「那太棒了!聽起來就是個很不錯的城鎮。」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0EvBGMGTb9

「是的,卡里昂是個好地方。」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60EZW2BhZ

艾肯想起以前跟他的師父道爾教授進行旅行的情景,那時候他還是個醫學生(Bachelier);每個醫學生都需要跟隨至少兩位醫師(Docteur)學習,期間要跟隨他們執行任務和實習工作,艾肯就是在其中一次任務中去了卡里昂。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bxpFHbckJ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車廂服務員匆忙地走到艾肯的身邊,用維納恒語說:「Gabh mo leithscéal. Dochtúir, ní mór dúinn duit.(不好意思,醫生,我們需要你。)」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yko3V5PCY1

「什麼情況?」艾肯用流利的維納恒語回應。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LT8Mx7IAJ0

「格雷醫生,在後排車廂有一位乘客突然覺得不舒服,你可不可以去看看他。」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Tc7jRPu39

「是什麼乘客?」艾力好奇地問。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BuCFpIv1H

「一位男童。」服務員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NAEz8MiIv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艾肯直接拿起隨行的醫生包走過去:「艾力,你也一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iiouqIlfcp

「哦!知道。」艾力也一同行去。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pr0T4GjMbl

「不好意思,請讓一讓。醫生來了!」車廂的服務員首先到達後排車廂,車廂離格雷兄弟原本坐的頭等車廂不遠,只過了兩個車廂之隔。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tH84mHc9ZV

「有醫生了?」其他乘客聽到醫生來了,紛紛讓開讓艾肯和艾力通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he3LEM7UY

雖然圍觀的人不少,可是並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人為患者進行任何急救。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jqxcudvho

「發生什麼事了?」艾肯拿著手提箱走到車廂中間。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QK6ZOsG1BF

「是我兒子,他突然覺得呼吸困難,沒多久他就昏迷不醒了。」一位中年婦女坐在地上痛哭求救。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gXbkJP6QK

「好,你別緊張,先讓我看看!」艾肯冷靜地走到一個躺著地上的十餘歲男孩身邊說,只見男孩非常瘦弱,臉色蒼白,嘴唇發紫,是明顯的缺氧症狀。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5n3wUg07Mh

艾肯迅速從手提箱裡拿出聽診器,開始聆聽男孩的心跳聲。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D2CCQ5iRH

「心跳緩慢,很明顯是心肺缺氧。他有沒有病史?」艾肯問男孩的母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YOYVZiFPpv

「沒有。他從來出現過這種情況。」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zvSD1NU2VH

「他剛才倒下之前有沒有接觸或者進食過什麼東西?」艾肯一邊問,一邊為躺在地上的男童人工呼吸。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jrkl3Xc9g4

由於這時男童已經完全沒有呼吸,如果不做人工呼吸,他的心跳可能會停止。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QeSOaS7PHx

「怎麼樣?想到了沒有?」艾力在旁邊催促男孩的父母仔細想清楚。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lh2eU41P6W

「啊!我記得了!剛才在車站的時候,有一個不認識的人,他手裡拿著一朵很美麗的花,結果我兒子去聞了它一下。」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pnQLrOXA4

「花?是什麼顏色的花?」艾力問。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2rjUftMnju

「不太記得了,好像是一朵紫紅色的花。」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ELWSG1Uv7

「紫紅色的花?哥,難道是過敏性反應(anaphylaxis)* 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Q2xeTiFHgg

* 過敏性反應(anaphylaxis):一種嚴重的全身性過敏反應,發病極快且具有致命性。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LiH4dXy0kR

「有可能是。艾力,給他注射 0.4 毫克的腎上腺素(epinephrine)**。」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vewgbpXcjt

** 腎上腺素(epinephrine):一種激素和神經傳導物,可以質鬆弛支氣管平滑肌及解除支氣管平滑肌痙攣,緩解呼吸困難。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j9vRop936q

「知道了。」艾力從醫生包裡拿出了一個透明小瓶,用針筒抽取著 0.4 毫克的腎上腺素,然後給男孩進行靜脈注射。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kSJ2XW0vXk

雖然移動中的火車偶爾搖擺不定,但艾力注射的手法相當純熟,只用一針就直入靜脈,成功注射。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nszTJKjHXC

這時圍觀的人見到兩位年輕醫師的急救手法都嘖嘖稱奇,大讚不已。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hLG895idc

男孩的母親雙目全神貫注地看著他們,雙手合十地握著兒子的手,希望他盡快醒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Jy4sB1pBwm

但男孩由於缺氧,早已失去了知覺,所以亦感覺不到疼痛。沒多久,艾肯再用聽診器聽了一下男孩的心跳。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VUPvOzf7gd

「心跳恢復正常了。」艾肯道。接著他張開男童的口,用手電筒看了一下男童的氣道,原本緊閉的氣管開始鬆弛了一點,張開了一個小口。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Jruv7DFdVT

艾肯見狀,立即給男童插喉管,以防他的氣道因過敏反應再度閉合。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pEst73vwE1

「雖然情況穩定下來,但過敏反應還可能會隨時復發的,所以要小心處理。」艾肯對母親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TAWJ5KilRz

這時車廂服務員前來說:「我已經通知了下一站的站長,他們會聯絡醫療班,運送男童到附近的醫院。」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yB0367HMlD

「我明白了。非常好。」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FKi7epbJWP

「媽、媽……?」原本昏迷的男孩這時也恢復了意識,可是因為插了喉管,他無法交談。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LQqHzvsSRk

「約瑟……」男童的母親叫了一聲男童的名字,喜極而泣。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rqVrt2zbPU

「太太,我給他注射了鎮靜劑,他很快就會進入睡眠狀態。接下來他需要留院觀察一個晚上,如果沒有問題,明天就可以出院。到醫院後,請要求那裡的醫生給約瑟做一個過敏測試,如果確診患有過敏症,以後就要小心避免過敏原。過敏症是非常嚴重的疾病,嚴重者可以死亡,所以以後一定要小心預防,知道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OvF7DUwODt

艾肯用心地給約瑟的母親清楚解釋病情。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pj47TzzLr

約瑟的母親淚流滿臉地說:「謝謝你!醫生!」然後也對艾力說:「謝謝醫生!謝謝!」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dRQElSewH

艾肯這時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病歷卡,上面印著國家大醫生公會的標誌。他把男童剛才的情況寫在病歷卡上,然後交給約瑟的母親說:「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隨時去聖母醫院找我。」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9lcPsQJZEn

約瑟的母親見到「國家大醫生公會」的標誌才恍然大悟:「原來你們是黑公爵醫師啊?」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iNMmUFWur

「太太,是的。我是艾肯.格雷醫生,這位是我的弟弟,艾力。」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noEeejz7y6

「太好了!感謝您們!」約瑟的母親激動不已:「我早已聽聞黑公爵醫師的醫術高明,你們真的很厲害!我身上沒有什麼禮物可以答謝你們,我就把這個送給你們吧!」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PHr2wTSgSw

約瑟的母親說著,把自己的項鏈拿下來。項鏈上面有一顆紅寶石,價值不菲。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lPr7clM8Q

可是艾肯卻婉拒她說:「太太,我們不需要酬勞!」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wfTLudlBL

「可是……」約瑟的母親猶豫了片刻。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rrsStZMmgE

「太太,真的不需要,請你把項鏈收回。」艾肯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U0Il7UHU2

「謝謝您!格雷醫生!我一定會記著您們的大名!」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y8zN2khfGT

「不用客氣,救人是我們醫師的職責,這一切都是我們應該做的。」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07kt0OtNaJ

就這樣,格雷兄弟一直守候在約瑟和他母親的身邊,直到他們到達下一個車站為止。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3DsLZzFGt

約瑟情況一直很穩定,救護員早已在車站月台上候命,目送母子登上救護車後,艾肯和艾力才回到黑公爵專屬的特別車廂。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IfCh2ECkUj

然後,列車繼續行進,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卡里昂。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dUrynrmQew


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Gzd9ldI0U

「狼一旦感染了雷爾病毒就會轉化成芬里爾。雷爾病毒會先入侵神經系統,首先感染腦垂腺(pituitary gland)。腦垂腺受到病毒刺激後,分泌生長激素(growth hormone),導致芬里爾的肌肉變得異常發達和強壯。然後,病毒會延伸至中腦(midbrain),影響視覺和聽覺的反射中樞,令牠們的視力和聽力變得相當敏銳,而且對光極度敏感,因此大部分芬里爾只在夜間出沒。」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cI9P0btDwn

──《聯邦醫學期刊》摘要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JiniGPEx4


「哥哥,我們終於到了。」艾力說,兩人站在卡里昂車站的等候區。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b7LLlU6yD6

經過幾個小時的車程,他們終於來到卡里昂,車站外面也早就停泊了一輛馬車迎接格雷兄弟。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sPPCEQO8tk

馬夫是一個穿著軍裝的年輕人,他一看到艾肯就說:「艾肯!艾力!你們終於到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q4OOmvE02

「哦?」艾肯和艾力意外地聽到熟悉的聲音。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Ib9uXvo332

「沒想到吧?」年輕人轉身看著兩人露出詭異的微笑。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9wRZ8wPWEj

「你是……」艾力沒有認出對方,艾肯也猜不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haKlZyHudH

「真是的!你們該不會把我給忘了吧?」年輕人翻了翻帽子,露出一頭金色短髮,白皙的牙齒,英俊帥氣的面孔吸引了不少在路邊經過的小姑娘。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xWTHqQcPUg

艾肯一看這張臉,就興奮不已地說:「湯.埃爾歷克(Tom Ehrlich)?你怎麼會在這裡的?」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R4NJ3WfSST

「哈哈!嚇一跳吧!」湯露出壞壞的笑臉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c94Wu4vczI

他有一雙棕紅色的眼睛,兩道彎彎的眉毛,好像一直都帶著笑意,雪白的皮膚襯托著淡淡桃紅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極致完美的臉型,就連男生都會盯著他不放。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T6ENO5E1Uy

「你這傢伙,還是那樣帥氣嘛!」艾肯忍不住誇口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hMC5vG1KzU

「呵呵……謝謝!」湯的臉紅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L4JHzNcLn

湯跟艾肯以前是同級生,也曾經一起在道爾教授的領導下實習工作。兩人雖然不是經常見面,感情卻非常親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FuztiE7jz

「已經兩年沒見了。」艾肯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GBljHQZIBy

「對啊!時間過得真快!」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CgjH01gNd1

「看樣子,你是我們這次任務的嚮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b8HFIaXmih

「嗯,不過其實我也是剛到不久。剛好在附近完成了一個任務,就收到老頭子的命令了。」湯口中的老頭子就是偉忠斯上校,他從小就一直這麼叫他。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VYThiA7hiJ

「原來如此。」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QV0aC0bSOp

「對了,艾力!你最近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ZyCEgMCC4

「嗯,還不錯。」艾力說,腦海裡突然冒出以前被湯糊弄的情景。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Ty3MPlnXCF

「好了!我們走吧!我們今天的工作可多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HtBHDdIO6w

兩人先把行李放進馬車的後座,然後再坐上馬車。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d1wLDa2pME

這時,艾力才注意到,拉行著馬車的不是兩頭普通的白馬,而是維納恒獨有的「黎歌恩(Licorne)」。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Gdxt2TQ0w

黎歌恩跟普通的馬沒有太大的異樣,唯一的分別在於頭上的尖角,由角質組成,會斷落,也會再生。這種獨角馬是非常溫馴的動物,不會胡亂攻擊人類,是平衡與純潔的象征,但如果遇襲,牠們會用獨角來防禦敵人。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HZ7pCl7rr

黎歌恩的角可以入藥,而且價值相當高昂,所以有一些獵人會非法獵殺黎歌恩。不過,傳言殺死這種純良的生物,生命便會受到詛咒,終生感染惡疾。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DFt9r6ktw7

「對了,湯,接下來我們去哪裡?」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80Olyhos8o

「先去一趟分會總部吧!今晚我帶你和艾力去卡里昂的夜市逛逛,雖然還要過兩天才舉辦豐收節,但市集已經非常熱鬧,很有節日氣氛,你們一定要去看看。」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YE6XMvA7C1

「嗯,好!」艾肯高興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zgH2q89KBF

畢竟兩人很難得才有見面的機會。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RKGF5fXuH6

艾肯和湯是十年的同窗,兩人感情非常要好,不過因為工作的原因,兩人總是分隔兩地,自實習畢業之後,兩人就很少有機會見面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TFKZDxudF7

湯雖然也是醫師,但他的主要工作是搜集世界各地的情報,尤其是對黑市商人和無牌的執業醫師方面的情報;為了獲得對國家安全有利的信息,湯必須周遊列國。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fenWhN5qyH

「話說回來,老頭子是不是因為要派你來才叫我去接應你們的?」湯突然想起他前幾天收到偉忠斯派來的錫珀利芬,告訴他立刻前往卡里昂。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5prM5x131I

但湯卻在到達卡里昂的納德斯公會(Naiads Guild)後,才知道被公會派來的人是格雷兄弟。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9UoUU1rof7

「他也許是故意安排的吧?說起來也像是他的作風。」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vulTrCGw2e

「嗯,應該沒有錯。」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d8EEUKcVOe

馬車離開了車站,沿著大路一直走,朝市中心的方向前進。沿途艾力看到街上有不少賣絲綢的服裝店,便問艾肯:「哥,卡里昂也盛產絲綢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X82R34jsj

「是的,絲綢也是這裡的特產之一,所以你會發現這個城市的人的服飾很多都是用絲綢編織。」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qYOMRfpyLs

「原來如此。」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NZAsEvcQr0

「對!而且到了豐收節,卡里昂的女士都必須穿絲綢裙子,男士就要穿絲綢馬甲來慶祝。」湯告訴艾力。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45Yd8Qgd9I

「真的嗎?我也好想參加啊!」艾力眼睛發亮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AGkmyAL6l

「哎!不過我們還是先完成任務再說吧!不要忘了我們這次來卡里昂不是為了觀光的。」艾肯露出認真的表情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eUlOmZjzQK

「哈哈哈哈!艾肯,你還是老樣子,任何時候都是那麼認真,你就不會稍微輕鬆一點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AUQy8Zoocy

「哈哈!對啊!老哥就是這樣的!」聽到湯的回應,艾力樂極了,這種話他恐怕是不敢說出口,可是湯講了卻不一樣,艾肯對這來自十年同窗的評語實在是無力反駁,只好一笑置之。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7I8O3vmDht

「好了,我們快到了。」馬車大約走了十五分鐘,便來到卡里昂的市中心的一個大型凈地廣場。廣場中央有一個噴水池,噴水池上站著一個差不多兩米高,手裡拿著鐮刀杖的女神雕像,她性感裸露的身軀、豐滿的乳房和臀部,無一不吸引著艾力的目光。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ZvnkkKjDj9

「哥,這個女神是誰?」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oT4frceQBq

「哦?那個?她就是狄蜜特(Demeter)。」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oJ8xxc2UPk

「狄蜜特?」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oOQM9awtOP

「狄蜜特是代表大地和豐收的女神,傳說她給予大地生機,教授人類耕種,同時她也是卡里昂人最崇拜的正義女神。」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DdJIsaUG0w

「哦……」艾力發現噴水池的周圍種滿了白黃色的水仙花,非常漂亮,令他忽然想起已去世的母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6pffWNrZIh

敏感的艾肯察覺到弟弟神情憂鬱,便轉移話題說:「這裡是中央市廣場,卡里昂的豐收節就是在這裡舉行,到時候會有盛大的晚宴和嘉年華會,我們到時候一起參加,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k76aTgkpJ9

「嗯,好。」艾力眼角撇了艾肯一下說,他本來想隱藏自己的憂傷,可是艾肯總是比他更早發現自己的情緒。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fmmY4O9Zva

「這裡就是納德斯公會的總部了。」湯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wCzMRwAjvi

納德斯公會的總部就建在中央市廣場,正對著噴水池。那是一座古舊的市政廳建築,有七層高,由白奶油色瓷磚所鋪蓋而成,保留了十八世紀的古典建築風格。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BPpH0iYlIH

艾肯和艾力一步出馬車,就有公會的職員出來接待。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uX4RW9G59b

兩人拿著各自的行李走進了總部。在納德斯公會的職員不多,寥寥幾個,因為卡里昂一直是個非常安穩,沒什麼瘟疫的城鎮,所以駐守本地的醫療人才自然稀少。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fFNPrFl1ZQ

卡里昂位於低地山丘,周圍有大河包圍,跟聖路易斯不同,卡里昂附近的森林不多,甚少有野獸出沒,加上城鎮有城牆圍著,所以整個城鎮都非常安全。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kAGKiG3g1L

卡里昂超過一半的人口都是農民,由於水源充足,土地肥沃,農作物每年都豐收,令卡里昂人常年過著與世無爭的安穩生活。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YwJ2nFc3Ll

「你好,這位是從聖路易斯來的艾肯.格雷醫生,旁邊的是艾力.格雷醫生。」湯跟接待處的員工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f012PsIbuH

「好!請出示黑卡來表明身份。」其中一位員工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1PiIzApCRr

「在這裡。」艾肯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黑卡,上面印有國家大醫生公會的銀色標誌和醫師的照片,並且刻上了他們的名字和金色的簽名。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oPX7SlN4py

黑卡是黑公爵的證明,也是身份的代表,只有持有黑卡的人,才有資格進入公會的總部。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qEzrHpUpAp

「好!沒問題了!你們的房間是七零一號,這是你們的鑰匙。」職員把一把金鑰匙交給了艾肯。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7CepkN0KqS

「七零一號?我的房間就在隔壁呢。」湯對艾肯說。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bOI9WAuKFU

「請謹記,離開房間之前要把門窗鎖好,避免有可疑人士潛入總部。」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i6zSxghsGS

「我知道了,謝謝你!」艾肯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ROu5ePTezk

接著,三人便準備上樓。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7L9PU5qpP6

就在這個時候,總部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呼叫聲:「救命啊!救命啊!有醫生嗎?有人要死了!」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k8cT1K9jcQ


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b3EG9Sw376

《黑公爵醫師.ペスト医師.Médecins de Peste》9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7O4NXXj15
第 3 章:調查任務(完)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nfRw4MCvbs

下期連載:2018年8月17日9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okhVo3yTf
請繼續支持!copyright protection92PENANABvBOoCyyVK

54.198.195.11

ns54.198.195.11da2
留言 ( 2 )

打賞了 1000coins -
1 星期前回覆

AIKEN - 謝謝!
6 天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