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動作
幽默
黑與白的制裁者 第一章 月幕下的黑與白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粒子魚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53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黑與白的制裁者 第一章 月幕下的黑與白
0 書籤
A - A - A
#1
黑與白的制裁者 第一章 月幕下的黑與白
粒子魚
Nov 4, 2016
0
0
16
13 分鐘
No Plagiarism!4MdjAdVxLBHGUEPifGwsposted on PENANA
我驚訝地喊出少女的名字。2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hdoIyI3Eh
「嗯?我們見過嗎?」
完了!因為太驚訝就不自覺的叫出名字了。
「不……沒事……」
「是嗎?」
呼~~幸好她沒察覺。
「嗯!」
梅拉突然將臉靠過來,我們的距離只有毫米之間。
啊……啊……
「妳幹嘛啊!」
「嗯!對、對不起!只是覺得你的口罩好像在哪看過,所以……」
什麼嘛!別嚇人啊!還以為妳認出我了……
這種人是怎麼成為「獵犬」的啊!
而且她還偏偏是我的搭檔……
我摀著自己的臉,不敢面對眼前的事實。
算了……先把心思專注在工作上吧!
「喂!妳……」
「我是『』,是被俄羅斯分部派來支援你的『獵犬』。」
「不是!我想說的是……」
「嗯?」
「為什麼要穿得全身白來執行任務啊!」
「可是我每次行動都是這樣穿的啊!怎麼了嗎?」
靠……看這天然的程度絕對是同一人……
算了……沒被發現就好……
「那妳知道今天的任務嗎?」
「知道知道!要宰了『肥豬』沒錯吧!」
額……算了不重要。
「我們還得從他身上取得一些資料才行。」
我嚴肅地看著梅拉!
「嗯……喔!對了!在過來之前『Dr‧T』,給我了一個信封袋。」
信封袋?
梅拉遞給我一個牛皮紙製成的信封袋,我拿出裡面的東西……
這是!
富豪們的宴會邀請函。
哼!真不愧是「Dr‧T」連這種東西都弄得到。
等等……該不會是要我混進去吧!我才不幹!
突然間梅拉開始在我眼前脫起了衣服。
「妳幹嘛啊!」
我大叫著阻止她。
「嗯?換衣服啊!」
梅拉用一副不在意表情看著我。
這人的腦袋真的沒問題嗎?
雖然只有瞄到一眼但是那與雪白的肌膚產生強烈對比的那塊黑色的布料難道是所謂的……
算了還是別想了……
等等……什麼時候……注意到的時候已經開始流鼻血了。
我隔著口罩壓緊著自己的鼻子止血。
「嗯?怎麼了嗎?」
梅拉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異狀緩緩地靠近我。
「別……」
正當我想制止梅拉時,一轉頭她已經到我的身旁。
而且她身上的穿著已經證實了我剛剛看到的不是幻覺。
嗯……!
「梟、梟先生?」
「拜……拜託……離我遠一點。」
我用虛弱的聲音向上身只剩黑色內衣的梅拉求饒。
決定了!潛入讓她去就好了!我只要在遠方觀察情況!
打死我都不可能跟她一起去,跟她一起潛入我還不先被她害死才怪。
「拿去!」
我別過頭刻意避開梅拉的視線,從口袋拿出一枚由「Dr‧T」自行製作的微型耳麥給梅拉。
「趕快換衣服吧!我不會偷看的。」
「喔!好!」
試著不去想像更衣中的妙齡少女就在我正後方的事實,我將視線和注意力轉移到狙擊鏡上。
將狙擊鏡切換成熱感應後,我仔細觀察大樓的內部情況。
嗯……門口三名,電梯口兩名,會場內東西南北各一名。
總共九名保鑣啊!
嗯!
我將狙擊鏡切回一般模式。
門口有金屬探測門,等等……在目標的身旁還有三名保鑣啊……
差點看漏了……
「好了!」
我轉頭看向梅拉……
啊……
梅拉的身上的穿著從雪白的風衣換成了純白的晚禮服,在月光的映照下,不禁下意識的感到少女的高貴、純潔,隨著晚風微微吹起的裙襬,在微風中飄揚的,疑似是稱為薄紗的布料,隱隱約約的;透著月光,更使少女的存在;添上了一筆神秘感,不知不覺就這樣欣賞著梅拉的我……
「怎麼了嗎?」
「額……不!沒什麼……」
看到這般美景讓我不自覺的看傻眼了。
我在幹嘛啊……
「那我過去囉!」
「等等!武器要換下來。」
「嗯?為什麼?」
妳認真問這個問題嗎?
「裡面有金屬探測門,妳帶著武器進去的話馬上就會被抓的。」
「對齁!那我的武器就交給梟先生保管囉!」
賣什麼萌啊!
嗯!
在接過刀的瞬間……
這不是武士刀!
枴杖!
果然只看握柄判斷是錯的嗎……
「怎麼了嗎?梟先生?」
「喔!不沒事!」
居然還有人用這麼復古的裝備啊……
「啊!對了!記住我們的主要目標是他身上的硬碟。」
我假裝冷靜叮嚀著梅拉。
「我知道。」
目送梅拉離開後,我稍微看了一下她帶的武器。
嗯……兩把俄製的MP443,象牙白的槍身在漆黑的手套上顯得額外突兀,還有兩枚備用彈夾。
她還真的把全部的裝備都給我啊……
拜託多少懷疑一下吧……
嗯……保養的不錯嘛!
但是最令我好奇的還是……
我拿起她的拐杖仔細端詳,在樺木製的握柄上有著精美的浮雕。
白色的杖身……
喀!
嗯!                                                               
這女人到底要讓我驚訝幾次啊……
這居然是一把枴杖刀!
這還真是不常見啊……這年頭居然還有人用這麼特殊的武器。
銀白色的刀身上刻劃著與刀柄雕刻相同的浮雕。
這些浮雕分開來看雖然並不具有什麼意義,但合起來的話……看起來就像一段文字。
這麼精緻的刀卻被拿來當作殺人的工具也還真是可惜啊……
不過!
不管是武器還是彈夾,全都清一色是白的啊!
到底是有多愛白色啊!
「喂!你的武器和裝備不也全黑的嗎,這不是正好嗎?剛好成對比啊!」
在我體內的「」悠哉地說著風涼話。
「你閉嘴!」
「好好好!我不說話總行了吧!」
但他說的也沒錯啊!
不管是我的M2010狙擊槍還是M1911制式手槍、風鏡還有口罩、外套也全都是黑的啊!
我真的好像沒資格嫌她啊……
……
可惡!我在想什麼啊!
「沒想到居然有如此貌美的小姐來參加這場宴會啊!」
嗯!
聽到耳機傳來男人的聲音,而我也就定位趴著,將視線放在狙擊鏡上。
看來上鉤了呢!
「靜!從現在開始別回應我,聽我說話就好。」
叫她的真名我就死定了……
在會場內的梅拉微微的點頭確認收到我的指令。
OK!讓我看看這頭「肥豬」到底有多少能耐吧!
我靜靜地聽著他們的對話。
「不會!再怎麼漂亮也不會比您的夫人美麗。」
「連氣質都這麼高雅,真讓我有點想包養妳了呢!」
那頭「肥豬」不客氣地摟住梅拉的腰,將臉貼的超靠近她。
人渣!真想直接開槍打爆他的那副蠢臉。
「您的錢還是留著給您重視的人吧!」
「那如果我說小姐妳就是我重視的人呢?」
「真不好意思!我已心有所屬了。」
梅拉一個轉身掙脫了「肥豬」的掌控,還順道摸走了在他口袋中的隨身碟。
很好!資料到手了,接著就照那樣離開現場就……
「等一下!」
嗯!
在被叫住的瞬間,原本在東西南北的保鑣擋住了梅拉的去路。
「靜!沒錯吧!」
什麼!他怎麼會知道梅拉的……
「驚訝嗎?我早就知道妳會過來了,政府養的狗。」
照這個情勢看來……
「把她清理掉吧!我對別人家的狗沒興趣。」
肥豬」舉起手的同時,位在梅拉面前的保鑣掏出了槍對準了梅拉!
連名字都被不該知道的人掌握了……
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應該就只有那個了吧……
我們被出賣了……
希望這個情報賣了不少錢……
不對……我在想什麼啊!
將梅拉的衣服收進我帶來的迷彩背包內後,從口袋拿出一枚繩標瞄準在宴會場的落地窗上的水泥牆。
很久沒丟了啊!但應該沒生疏多少啦!
咻──
繩標的箭頭精準的插在水泥裡。
好!
我拿出口袋裡隨身攜帶的吊帶掛在繩子上,揹起M2010、背包還有梅拉的枴杖刀……
唰──唰──唰──
我以極快的速度滑向會場的玻璃窗。
砰!
從左大腿上的槍套中拔出M1911,朝落地窗開槍。
場內的警衛紛紛轉頭看向正接近落地窗的我。
哼!
我放開吊帶,拔出右大腿上的另一把M1911。
啪──唰──!
我撞破落地窗,接著……
砰!砰!砰!砰!
四聲槍響後原本檔在梅拉眼前的保鑣應聲倒地。
在接觸地面之前,我收起自己手中的槍,在觸地翻滾後朝梅拉丟出藏在我袖子裡的MP443。
梅拉接過後轉身將槍口對準眼前的「肥豬」。
「『肥豬』!不……或許我該說『Mr‧陳』,幸會啊!看來我的搭檔受你不少照顧啊!」
我悠閒的邊說邊拔出在大腿槍套中的兩把M1911。
「哼!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投降了嗎?」
原本在門外的保鑣似乎是注意到場內的騷動,頓時……拿著M9手槍的保鑣全部衝進了會場內,而場內的賓客也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一哄而散。
會場內只剩下我、梅拉、陳、還有八名保鑣。
前方三名,後頭五名嗎?前方三名保鑣的武器是警棍啊……
「喂!靜!我負責後面的五人,妳負責目標身旁的三人。」
「我、我知道了。」
梅拉說完後撕破晚禮服的裙擺,好方便行動。
唉……真可惜,一件那麼華麗的衣服就這麼被毀了……
而我……
「該你了『』。」
「交給我吧……」
一瞬間少年的眼神突然變得宛如野獸一般,死盯著眼前的五名保鑣。
我摘下風鏡露出我那變得鮮紅的雙瞳。
「梟先生?」
「現在先別和我說話……專心對付你眼前的敵人吧!」
說完後……
只有一瞬間……
我從梅拉的身後消失,接著出現在那五名保鑣後頭……
看到我突然出現在後面……那幾名保鑣的臉除了驚恐之外沒有別的。
「嗨~~」
砰!砰!
我舉起槍擊斃在自己左右的保鑣。
兩個……
「可惡!」
其中一名保鑣大叫對我舉槍……
砰!砰!砰!
朝我開了三槍。
哼!太慢了!
在我的眼中子彈跟烏龜的速度根本沒兩樣……
我將身體稍微右傾後子彈打到在我後方玻璃。
我也舉槍準備回擊……
鏘!鏘!
我手中的槍被在後方的保鑣打掉,掉在地板上。
哎呀呀!
但是敵人的槍擊並沒有因此停止……
我向右翻滾來到剛剛打掉我槍的保鑣身旁。
「西裝不錯喔!」
我抓住他的右手……
嗯……我記得這是……前臂、手肘、手臂,OK。
喀!
「啊──!」
他的手由外向內被我折到變形,伴隨著清脆的骨頭斷裂聲,保鑣發出令人懼怕的慘叫聲。
接著我將因為劇痛而昏厥的保鑣丟在一旁,用嗜虐的眼神看著剩下的兩名保鑣。
「等等……我認得那雙眼……」
其中一名保鑣,摘下墨鏡露出臉上那一道清楚可見橫跨雙眼的傷疤。
「你是……血紅的報喪鳥『』沒錯吧!」
嗯?
很少有人知道這名號呢!而且……
「你……認錯人了……」
我很討厭這稱號……
緩慢的走向他們的我彷彿根本沒把他們手中的槍當作一回事似的。
事實上……我也根本就不怕他們開槍。
「怎麼了嗎?不開槍嗎?」
根據我的推算他手上的M9還有大概七發子彈,應該足夠把我幹掉才對。
但我看後面那個西裝頭的保鑣從頭到尾都沒開槍,而且手抖個不停我看應該是沒救了,而臉上有傷疤的保鑣也沒有想反抗的痕跡所以我想……
看來連開槍的勇氣都被突如其來的恐懼給壓過去了……
然後他們手中的槍……
從手上滑落掉落到地上……
連持槍的勇氣都沒啦!
看到他們兩個這樣子我也自顧自地撿起剛剛被打落的M1911。
他們應該不敢再做出任何動作了……
「喂!小鬼!」
聽到陳的叫喚聲,我有不好的預感……
唉……
在我眼前的是被陳拿著象牙白MP443挾持的梅拉。
「喂!妳是怎麼被敵人抓住的啊!」
我看著被挾持的梅拉大吼。
我的天啊!誰快斃了我吧!
「欸?因、因為他說要投降了所以就放鬆了警戒……」
我看著倒在他們四周的三名保鑣……
好吧!情況應該是這樣……
梅拉撂倒三名保鑣後,陳裝作投降的樣子騙了純真……不對!是蠢到爆的梅拉,接著搶了她的槍,挾持住她,嗯……以上。
看來我也有錯啊……太專注在五條雜魚上,唉……
將槍在手上轉了幾圈後……
「要投降就趁現在喔!死肥豬……」
「這……你叫誰肥豬啊!小鬼!」
「你叫誰小鬼啊!你才小鬼,你全家都小鬼。」
可惡!就說我有一百七了。
不對!現在心思不能放在這上面了。
「額……」
「暴?」
「時間到了……」
當切換回我自己時……
「哈~~!」
算了……反正也搞定的差不多了……
我將風鏡帶回臉上。
而我的瞳孔也恢復成原本的黑色……
好了~~剩下就由我來收尾吧!
伸了個懶腰後,我轉著手中的M1911慢慢靠近陳。
「別過來!我有人質喔!」
「你想開槍就開槍吧!反正我的任務是殺了你並奪取資料,不是當她的保母。」
我不管他說的話繼續接近陳……
「喔~~你真的這麼想……」
廢話當然不是啊!
「我真的會開槍喔!」
「殺人需要很大的勇氣喔!當你扣下板機的瞬間你的頭骨也會爆開喔!」
「嗯!」
陳被我的話嚇得睜大了眼睛。
「不、不要以為我在嚇你……」
「還是你想賭賭看……」
陳的身體開始微微發抖,額頭冒出些許的汗珠。
哼!你輸了……在膽識上……
隨著我的距離越來越靠近,陳身上恐懼的氣息就越重……
「別、別過來──!」
最後……
我贏了……
「我……我……我……」
陳的嘴巴中不知在念什麼,他的雙眼無神癱坐在地上在我眼前的人……看似是富豪但在我眼裡卻像流浪漢一樣落魄。
梅拉趁現在搶走他手中的MP443,躲到我身後。
我將槍口抵到陳的額頭上,他一點也沒有反抗的意思只能懼怕的看著我扣下板機。
砰──!
那一夜……又一個社會的禍害被剷除了。

54.162.159.33

ns54.162.159.33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