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ommunity
Vote
死前的三個條件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銀流*
挑戰者 泥鰍王子
挑戰者 語心晴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95 閱讀
8 喜歡
6 書籤
人氣
死前的三個條件
6 書籤
已截止
A - A - A
#1
希望
語心晴
Dec 2, 2016
2
0
67
10 分鐘
3,038 字
No Plagiarism!GsXoFKnUJs3onZlWwjUzposted on PENANA
呼...呼......
臉上的汗水不停的低落,身上僅存的一套衣服早已濕透,再看看身旁的朋友,他也沒好到哪去,有體育學歷的他,在這樣的長途跋涉之下,也顯得有些疲態,至於衣服呢?別說了,跟我一樣,早已透出汗味,別說旁人了,自己也受不了。
「欸...津,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吧…呼...呼......」他不停喘著氣,有些難過的咳嗽著。
「再撐一下好不好,曄。我們馬上要到了。」我擦了擦額上的汗,儘管對久未進食的他有些苛刻,但我只能任性的要求著。
「好吧…我再陪你一下,等等找個地方...」
「好,你先別說話了,手放到我肩膀上。」我讓他先靠在我身上,再慢慢撐起他的身體。
在這樣的緩慢速度下,終於在日落前趕到旅館。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snQnNVfLk
-------------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hqNHVdRSD
「老闆,還有雙人房嗎?」
「抱歉啦,小子,雙人房都滿了,只剩兩間單人房。」
「那就單人房吧!」
我嘆了口氣,這附近的旅館都滿了,跑了多家才終於有空房,明明是為了照顧曄,才想要雙人房的,此刻有單人房就已經算不錯了。
「津......」
見曄已經洗漱過,稍微有些精神了,我不禁感到高興,「有好些了嗎?」
「嗯,至少是飽餐一頓了。」他爽朗的對著我微笑,還摸了摸肚子。
「我不記得這裡的餐點有這麼好啊?還有,這些餐點哪來的,我沒點哪?」我指著房間的桌上,滿腹疑惑的看著他。
「啊?這些喔?我跟人家打賭來的啦!」
「你又打賭?唉…...算了,反正說了你也不聽,自己吃啦!我剛剛才吃飽。」
「你確定?」他湊到我身旁,端起一盤海鮮,
「吶,你最愛的海鮮,真的不要?」
我盯著他,再看看眼前的海鮮,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嘿嘿!」他得意的摸摸鼻子,「我特地幫你打包的耶!快吃啦!」
「唉…真是。」我對他笑著,真的拿他沒轍呢!
當我要端起盤子的時候,曄突然倒了去。
我當場嚇了一跳,「曄?曄!你怎麼了?」
摸了摸他的身體,炙熱的體溫傳到我的手上。
「好燙!」
我有些慌了手腳,房內也沒有什麼藥品,只能先用毛巾冰敷一下,向老闆詢問附近的診所,也只有1間,光腳程就要近1小時,身上的錢也所剩無幾......。
「沒辦法了,只能先過去了。」背起近80公斤的曄,津快速往樓下奔去。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bVLh5zQRt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XV9OiXJyI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A0uoHpBzi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etaZKgyA7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n5XxUfuEO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IoecMVCnv
來到路上,原先就鮮少的人潮,現在又更少了,讓我不禁提高警戒。copyright protection67PENANAHYTpEKsZDk

我隨機向一個路人詢問,「這路上的人潮,平常就這麼少嗎?」
「沒有,只是今天會有軍隊來巡視。」
軍隊......我的臉上冒了冷汗。
「我要走了!再逗留的話,會被軍隊抓走的!」
見路人離去後,我的腳步比先前更快了。
「......嗯...津...」背上的人似乎有了動靜。
「曄!你沒事吧?」
「嗯...為什麼要出來?我沒事的,只是有點發燒。」
「軍隊來了。」我簡明的說道。只見背後的身子有些僵直。
我嘆了口氣。「本來只是單純想帶你看醫生,沒想到軍隊來了。」
「那現在要怎麼辦?」
「我先帶你去看醫生吧!你忍著點,我要用跑的。」我背著他在細雨中跑著。
「津...別管我了,要是我們兩個都被軍隊抓到,那不是死就可以了事的!」曄虛弱的朝我大喊。
「別傻了!我不可能放你一個人的!當初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早就被那傢伙殺了!」說到這,我忍不住激動起來。
曄只是淡淡地說著,「我沒做什麼,那是你自己的努力。」
見他這樣說,我有點氣憤,但隨後吐了口氣,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你的功勞,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拋下你的。」
「......還是跟以前一樣,只顧別人,都不管自己的。」曄低低的笑著,雙手的力道稍微緊了些,「別顧著跑了,依這樣的腳程,遲早會被追上的。」
「嗯......」我看了下後方,開始在腦中思索解決辦法。
「有了,曄,還記得這附近有間影印店吧?」我突然笑了起來。
「好像有吧?問這個做什...等等,你該不會要......」
「沒錯,再不做些什麼,先死的就是我們兩個。」
「我猜你...應該跟我想的一樣吧?」
「哼!你又知道了?」說是這樣說,我的嘴角卻抑不住的往上揚。
「當然,不然我們都怎麽度過這段日子的?」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CJoNI83hJ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i7ggEbv9P
隔天稍早。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nxIBKuxmS
「欸?這是什麼?『軍隊內部長期貪汙,濫抓無辜人民入伍服役!?』」
「喂!我這邊是寫『軍隊掌握權力核心,政府形同虛設!?』」
「到底是怎麼回事?......」
人民們議論紛紛,滿地的紙張全是關於軍隊的議題,當中不乏一些軍事機密,挑起許多人的不滿,於是形成軍隊與人們的對峙衝突。
「......走吧!還得把這玩意兒還給影印店老闆咧!」我將熱氣球轉向,往山區的診所前進。
其實對那些無辜的人民有些抱歉,但是,為了自己和曄的安危,有些真相還是得公開。
「總覺得,有點對不起他們......」曄無奈的抓抓頭,滿臉歉意的看著下方的暴動。
「這世上,有太多不公平的事情了。還有,軍隊的事,他們早該知道了,不該讓人們蒙在鼓裡。」
社會就是如此殘酷,自己也是一路苦過來的,如今掙脫軍隊的束縛,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去管別人了。
「站穩了,我要開快一點。」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gvLEiuNlL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x4EOkiZQr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aOlSq5nXr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ZILLn3fap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HW5mLpFKf
​等兩人抵達診所時,天早已露出魚肚白了。
「叩叩。」
過一會兒,門終於打開,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咳咳,這麼早,有什麼事情?」
「抱歉,我朋友不太舒服,想請這裡的醫生看看。」
「喔…是這樣哪!跟我來吧!」
他背著手,帶領我們進來,右手邊第二間是診間,左邊只有一間房,似乎是空房,沒放什麼東西。
我們到診間坐下,老人拿出聽診器,替曄仔細看看,「年輕人,你太過操勞了,有些受寒,開帖藥就沒事了。」
聽這情形,我稍稍放下心來,還好曄沒事。
「在這等著,我去拿藥。」老人緩慢的走著,我有些不忍,便上前扶他,「我幫你吧!」
「不用不用,我身體還可以,不需要攙扶。」
在我的堅持下,還是陪老人到房裡頭拿藥。
「想問什麼?看你注意那房間很久了。」他頭也沒回,只是邊拿藥邊問著。
「嗯......您一個人住嗎?」
「是啊…...」他停下手,「本來還有個兒子,他為了我......自願到軍隊服役哪...」
「......」我沒說話,在軍隊中,多的是亂無章法的軍紀,無理要求的長官們。在他們眼裡,士兵就如同工具般卑微,不肯聽話就得教訓,就算少了,大不了再多抓無辜人民進來就是。
「孩子。」老人看著我。
「什麼事?」
「你的眼神很棒,但是,又有悲傷、無奈的情緒。」
「是啊…」我輕嘆了口氣,「畢竟看過太多不堪的事情。」
「是因為在軍隊待過嗎?」
「!」我驚訝的看著老人,他只是笑呵呵的說著,「我看過太多了,那些逃跑的孩子們。眼神跟你差不多,除了悲傷,還有徬徨。不過,你還有堅定的眼神,這是很棒的。」
「是嗎?」我淡淡的笑著。
「記住,不要迷失自我,保有你的堅定,在你接下來的路程會順利的。」老人把藥拿給我。
「好。」
拿起藥袋,我想到在休息的曄,決定要過去看他。卻被櫃檯上的相框吸引住。
那是還未白髮的老人,以及一個剛成年的男孩,下方貼著「祝 卉 20歲生日快樂」的字條。
我愣住了,並不是因為老人年輕帥氣之類的,而是旁邊的男孩......
「這是......你兒子嗎?」我有些艱難的詢問老人。
「啊?是啊…」老人拿起相框,微微笑著,卻是泛紅了眼眶,「這是我跟他離別前,最後一張合照。」
「......」我吃驚的看著老人,內心十分複雜,「不知道爺爺你……看過逃兵嗎?」
「怎麼?不就是你們兩個嗎?」老人不答反笑。
「那…你知道,逃兵被抓到的話,會怎麼辦嗎?」
「嗯…」老人有點感慨的看著窗外,「聽說過一些,有些殘忍哪!」
「嗯,長官會囚禁逃兵們,再處以各式刑責,其中最痛苦的就是鞭刑,那些刑犯有的因為傷勢過重,或是病菌感染,就這樣死在牢籠……」畢竟,和曄曾在那區的牢房清理過不少屍體,永遠忘不了的是,那些人們,到最後一刻都死不瞑目,這讓自己做了好一陣子的噩夢。
「所以…爺爺!我要跟你道歉!」我深深的跟老人一鞠躬,並雙膝跪地。
「年輕人,這是在做什麼啊!快起來。」老人嚇了一跳,想要拉我起來,但是我遲遲無法忘記,那名少年的表情,以及他最後對我述說的話。
「不要放棄希望。」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ypVUim0Fj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VjaH5xKkI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mq7rMSQrC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ybwu5OQ5u
7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xqtI7ygST
今天是那名囚犯進來4區的日子,意外的,除了我們這些士兵們,先前的犯人都被趕出去了,不從的也直接處理掉。
「真意外呢!那位『鼻孔男』會這麼善良,到底是誰要進來監牢?」
士兵們在談論頂頭的那位長官,因為他總是用鼻孔看人,久而久之,大家在私底下都叫他『鼻孔男』。
「吶,津,在聽他們談論八卦嗎?」曄走了過來,並遞了瓶冰水給我。
「不用聽也知道在講什麼。」我笑著,並離開牆面,從他手上拿走水。
咕嘟咕嘟的喝下,我不禁爽快的用手背擦乾嘴上的水漬,「真不錯!」
「這樣也能滿足?」曄笑著搖搖頭,「我還比較希望可以吃一頓大餐呢!最近那些老頭都不跟我打賭了,好像是隊上的預算越來越少。結果他們吃的比我們還節省,也是苦了他們。」
「是嗎?」我還打算聊下去時,大門突然打開,一名著軍服的男子,拖著渾身是傷的人,並大吼著:「還愣在那邊做什麼?快把『工具』都拿過來!」
一瞬間,大家都開始忙碌起來,原先在偷懶的也嚇得一屁股彈起來,趕忙跟在其他士兵後頭動作。
我忍不住回頭看,只見軍服男不停的往那人臉上打下去,拳拳到位,血噴濺到許軍服男臉上,他厭惡的擦掉血漬,接著拿起不遠處的保特瓶,那不是我方才喝過的冰水嗎?
「還是跟平常一樣粗暴,那個嗜血的『鼻孔男』。」
「你少說話,小心他聽見。」
我聽著後方兩個士兵的碎念,畢竟新來的都會為此感到恐懼。
「看你還挺得住,就給你一些獎勵。」
長官拿起冰水,就朝那人的傷口倒下去,雖不至於熱水澆淋的劇痛,但是那冰冷的溫度,也夠折騰了。
只見他表情扭曲,在地上蜷曲抖動著身軀,口裡吐出哀號。
「今天就這樣,70號,71號!過來把他抬走!」
我跟曄趕緊上前帶走,看著長官的臉,任誰都知道,他今天的心情不錯,至少沒有做出更不人道的事情。今天的騷動也隨著事情而告一個段落。

待續.....copyright protection67PENANATjNRHtB5nl

-------------copyright protection67PENANAyrJVq5SXoM

嗯...寫不完的一個節奏QwQcopyright protection67PENANAw5LpvpaXpN

之後把這篇寫完,在丟到網誌去。XDDDDcopyright protection67PENANAii659OyLTW

54.158.199.217

ns54.158.199.21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